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杨卫院士:应以10年为周期衡量大学发展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2-22 编辑:心灵

作者:中华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出版:2012年

商品名称选择:萧中院士

Da

杨伟:大学发展应该以10年周期

来衡量,大学是活的,大学的发展和成长应该以10年来衡量。

●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与时俱进,评价一流大学的价值不尽相同。

●研究生导师有很大的责任,不仅要向学生传授知识和方法,还要继承精神和文化。

■本报记者钟华

第一批在美国留学的新中国研究生在不到50岁时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他们成为中国固体力学专业的研究带头人。他们于2005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并于2006年担任浙江大学校长。 57岁的杨伟已经适应了从科学家到校长的转变。 现在,对他来说,他的首要地位是校长,科学研究被放在第二位。 谈到自己的目标,他说,“首先试着成为一名教育家。” “

人才引进:从“三三制”到“五五制”

中国科技信息研究所(China Institut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formation)最近于2011年发表的中国科技论文统计结果显示,浙江大学是2010年中国高校国际论文被引次数最多的大学,而浙江大学也是2001年至2010年10年国际论文被引次数最多的大学,也是2010年产出“良好表现”论文最多的同一所大学。

这一出色的表现也从一个方面证明了杨伟从上任之初就大力推进的人才引进工作取得了初步成效。

杨伟向记者《中国科学报》介绍了浙江大学过去五年的人才引进结构:“我们在过去五年里引进了大约600或700名人才,来自海外的人数约占这600或700名人才的36%至37%,来自中国其他学校的人数约占30% 我们称之为“三分之三体系”结构:海外人才占三分之一(现在略多于此),中国着名大学的人才占三分之一,我们自己培养的人才占三分之一。 未来五年,我们引进的人才可能有另一种结构:海外人才可能占一半,国内人才可能占一半(25%来自中国其他着名大学,25%来自浙江大学) 再过十年,也许我们自己的学生不会留在学校。 “

在过去的6年里,杨伟采取了这种渐进的方式来改变浙江大学的结构 改革之初,有许多障碍。许多老师告诉他,把一等学生留在自己的学校比把二等学生留在其他学校好。 “这种情况可能适用于一两个例子,但人才的整体流通仍然是必要的。 此外,就学校的宏观结构而言,近亲繁殖是建设一流大学的一大禁忌,所以我国许多学校也开始这样做,如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这两所学校几乎没有学生留在学校。 我们现在基本上只有三分之一,将来会越来越少。 "

与此同时,浙江大学近年来调整了学位结构,研究生人数已超过本科生。 下一步可能是适当减少硕士学生的数量。 “20多年前,我们的研究生培训以研究生为中心,现在主要以博士研究为基础 我国科研论文产出的一半左右是博士生,每年大约招收1700名博士生。他们是科学研究的主要生力军。 杨伟说,“硕士学位学生现在有学术和专业两种类型。学术硕士学位学生必须用学术指标来衡量 在这种情况下,随着科学的发展,如果我们真的想在科学的前沿取得创新性的成就,是不是太短了? 因此,我们不妨增加博士生的数量,这有利于研究型大学的形成。 “

研究生教育的创新生态

杨伟五年前曾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表过一篇题为《研究生教育的协同创新》的文章,文章讨论了研究生、导师和培训环境(研究生院)之间的协同作用 在今年研究生院的创业教育课上,杨伟向他们讲述了创新生态。

杨伟认为创新生态是研究生教育的本质特征 它的形成并不是突然的,而是一个可以逐渐理解、学习和掌握的渐进过程。 研究生教育也是社会服务的载体和创新文明的源泉。 研究生教育的关键在于创新,而不是你学到了多少知识,这也是为创新做准备。 研究生教育在于新知识和新价值。它引领着人类发展的创新文明。这是研究生教育和本科教育的区别。 “研究生教育的主要目标是创造新知识 在这个阶段,学生和老师是团结的,这个目标是共同的和创新的。 同时,我们也应该考虑与研究生院的关系。三者之间的合作关系必须注意几个基本原则。三个政党都不应该太强或太弱。我们必须好好考虑这些关系。 "

“研究生培养是高等教育的一项重要任务。研究生导师责任重大。导师不只是要向学生传授知识和方法,还负有传承精神、文化的重任。导师要时刻牢记重任在肩,如何当好导师是大学教师的一个重要话题。”杨卫给浙大的研究生导师讲过一次课,列出10条导师应遵守的要则,被总结为“导师十戒”—— 一戒“光当老板”、 二戒“尽做监工”、三戒“漠不关心”、四戒“呵护过紧”、五戒“批评不停”、六戒“处事不公”、七戒“用心不专”、八戒“治学不实”、九戒“逐末忘本”、十戒“快速扩张”。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不断追求卓越的过程

中国的知名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不仅成为高等教育界关注的问题,似乎也成为公众关注的一个社会热点话题。对此,杨卫发现在这个问题上,现象层面和社会环境层面出现了一个有趣的逆反:“从事实层面来讲,我们是距离世界一流大学越来越近了,不光是排名,包括一些名校对我们的看法,是觉得距离越来越近了,有很多东西可以和他们相比了。但同时,社会环境、舆论对我们的评价却越来越低。我一开始很不理解,后来慢慢想明白了,无论是哪个国家,它的高等教育有较大变化或者进步比较快的时候,社会舆论环境都是最持批评态度的。”

他解释道,中国高等教育前一段时间是大幅度扩招,现在是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因为水平上来了,所以目标就提得很高,这种反差是必然要有的。“所以,媒体说高等教育有这样那样的问题,给了我们压力,也给我们改进增加了很多动力。但客观地说,高等教育,它是在快速地发展。”他笑着说。

“在制度层面,社会舆论对高等教育有很多批判,比如说英美很多大学本科以博雅教育或通识教育为主,而我们还是专业教育;西方是院校自治,我们是行政权力比较集中等等。”杨卫承认这些差别确实存在,但是他也认为,“建设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不应简单地照搬以‘学术自由、院校自治、通识教育’为特征的西方办学模式。这种模式是在自由资本主义时期形成的,而当时西方国家在科学与文化等方面处于垄断地位,有充裕的自由发展时间。对中国这样的后发展国家,采取这样的道路容易限于跟在别人的后面亦步亦趋。我们必须体现积极的进取精神,走‘中国特色、世界水准、全球影响’之路。”

目前浙大实施的是综合通识教育和专业教育的“一横多纵”的本科教学模式;契合学术权力与行政权力的“双轮驱动”的治理结构;兼顾国家需求与自由探索的“团粒状”科研体系;以顶天与立地相结合的T型学科结构;循序渐进、梯次提高的学术评价体系,以及基于多种评价标准的分类管理体系和教师管理体制。

“我们尝试从发展模式上采取一条以进取为灵魂,以混合为特征、以和谐为保障的发展模式。”杨卫说,“在中国经济、政治上崛起的同时,通过这样的渐变模式转化,能够平稳地完成从适应于计划经济的大学教育理念到适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学教育理念的转变,使中国的一流大学平稳地崛起于世界之林。”

在清华百年校庆前后,关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提法有了新的深入,明确了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一个过程而不仅仅是一个里程碑。杨卫说:“我的体会是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并不像一幢建筑物,建成就达到目的了,而是一个不断追求卓越的过程。而且,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也在与时俱进,评价一流大学的价值观也非一成不变。”

他提出了一个新颖的观点:大学是有生命的,大学的发展成长应该以10年为衡量单位。

“大学最根本的变化是教师层面的变化,而大学聘一个教师一般是聘30年,二三十年才换一个人,所以大学的发展变化是以10年为单位的。大学的排名每年都有起伏,但是10年才能看出趋势,所以我们的计划都是以10年为单位的。”他开玩笑说,“10年是大学的一岁,哈佛今年是成立375年,就相当于37岁,正属于壮年,我们浙大今年是114周年,相当于11岁多点,还是少年呢。”

新时代的大学精神

杨卫在上任之初就提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需要大师与大楼,更需要大学精神。”他也曾说过:“大学精神是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精神支柱,是指明前进方向的灯塔,是集聚广大师生和校友的磁石。”

那么,历史悠久并有“东方剑桥”之美誉的浙江大学有着自己独特的优良传统,在21世纪,她又应该有怎样的大学精神?

“新时代的大学精神要体现人文与科学、物质与精神、时间与空间的完美协调。要以一种‘大不自多、海纳江河’的气势统领全局。新时代的大学精神,既不应是西方大学理念的仿制,也不应是儒家书院的回归,而应该体现中国特色、时代精神和文化特征。”杨卫说。

首先,他认为新时代的大学精神应体现积极进取的精神,“要以进取为灵魂,始终以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为精神支柱,把发展的理念落实为具体的阶段目标和发展路径。要以混合为特征,采取一套适应于计划经济体制逐渐过渡到市场经济体制的混合式发展模式。要以和谐为保障,在发展中不忘基本校情和广大师生的根本利益,逐步有序地从‘优先发展’转向‘和谐发展’。”

其次,新时代的大学精神应体现中华文化的包容精神,要体现中华民族的文化特征。他强调:“单是恢复到传统的儒学理念或国粹,或简单地认同20世纪30年代的教育理念,都缺乏21世纪的时代精神。要对中华传统文化予以新的提升,赋予其在新时代的科学与人文内涵。所以,必须体现中外贯通、文理交融、经纬交织、兼收并包的精神。”

浙大的竺可桢校长确定了以“求是”为浙江大学校训,因为“求是”这两个字既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又是西方近代科学的真谛,若想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必须把握住这个共同点。而创新是基于求是学风之上的进一步追求。因此,新时代的大学精神还应体现求是创新精神。

杨卫说:“只有塑造出‘积极进取、文化包容、求是创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大学精神,我国的研究型大学群才能在中华文明的基础上,在新的世界文明的背景下,发展出引导21世纪高等教育主流的大学精神。”

这不仅仅是浙江大学的大学精神,也应该是所有中国的大学应当具有的精神吧。

《中国科学报》 (2012-01-01 A17 大学周刊)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