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政法大学商学院前院长遭举报:博士论文抄袭剽窃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3-29 编辑:小故事

作者:周航资料来源:激增发布时间:2015/10/13 10:88:02

选择名称:小中学

政法大学前商学院院长报道:博士论文剽窃

中国政法大学前商学院孙主任选择报道:博士论文涉嫌剽窃

另一名大学教授卷入学术不端纠纷

近日,一名记者向澎湃新闻透露,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商学院院长孙特选2008年4月完成的博士论文《服务型政府及其行政机制研究》涉嫌剽窃。

告密者说,除了封面、中英文摘要、目录、参考文献、致谢等,这篇论文的总字数超过了18万。文本约为160,000字。 其中,约60,000字与其他人以前发表的研究成果相吻合或高度相似,长度超过文本的三分之一。

澎湃新闻通过中国知网下载了孙轩的博士论文,并将其与记者指称的抄袭文章或书籍的原件进行了仔细比较。发现博士论文中确实有许多内容与他人的研究成果完全一致或高度相似。

更令人惊讶的是,孙翔的论文有超过1000字的连续内容,与他论文完成前发表的论文完全相同,没有注释,但只包含在论文末尾的参考文献中。

对此,10月11日晚,孙特选本人对汹涌澎湃的新闻作出回应,称上述报道是诬告,他的论文“只引用了别人的观点或使用了共同的表达方式”,但核心观点是原创的,不能被视为剽窃。

另一方面,中国政法大学学术委员会和学位评估委员会对《鄱阳湖新闻》表示,举报剽窃行为需要实名制,才能由相关部门处理。

告密者声称180,000字的论文中有60,000字涉嫌剽窃

什么是剽窃?

1999年,国家版权局就如何认定这一行为回复青岛版权局

当时国家版权局提到版权法中提到的“剽窃”和“剽窃”是同一个概念,“指的是窃取他人的作品或作品片段以供自己出版。” “从剽窃的形式来看,有原封不动地或基本上原封不动地抄袭他人作品的行为,也有修改后窃取他人受版权保护的原创作品作为自己作品的行为。前者被称为版权执法领域的低级剽窃,而后者被称为高级剽窃。 “

但是在学术界,一些研究者认为剽窃不同于剽窃。

例如,魏徵在《着作权法原理》中指出:“剽窃是直接的,剽窃是间接的。” 剽窃表现在大量甚至整段抄袭别人的作品。抄袭者不做任何改变,或者只做一些无关紧要的改变。 剽窃是指从别人的作品中窃取个性化的内容和想法。它的行为通常是改变他人的内容,使其看起来像自己的创造。 “

孙特选,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是这次被报道剽窃论文的人。

他的博士学位授予单位也是他工作的中国政法大学。他的专业是政治学理论,研究方向是政府改革理论和实践。 他的博士论文《服务型政府及其行政机制研究》于2008年4月完成,已被列入中国知网博士论文全文数据库。该书于2009年3月由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出版成书。

告密者声称孙玄的博士论文有超过18万字,大约6万字与其他人发表或发表的研究相同或高度相似。

告密者还声称他的论文中有201处引用,其中近一半与涉嫌剽窃的研究所使用的相同,因此可以推断论文的作者做了错误的注释,实际上并没有阅读这么多文件。

澎湃新闻通过中国知网下载了孙特选的博士论文,并与记者指控的抄袭文章或书籍的原件进行了仔细比较。

经核实,孙玄博士论文确实包含了一些内容或抄袭了其他人的研究成果,并被直接使用。或者通过调整词序、替换单词、拆分段落等方式改变原有的、间接的用法 文章中的许多地方都出现了上述现象,每一个地方都有200到300个单词或1000多个单词的空间。

一千字的讨论几乎等同于另一篇文章。

确定一篇论文是否涉嫌剽窃的最直接方法是比较这篇文章是否相同。 然而,在孙轩的论文中,确实有许多地方与其他人发表的早期研究完全相同或高度相似。

例如,他的论文第87页最后一段和第88页开头关于“政府反应”的讨论几乎与李卫全的第《“互动决策”:政府公共决策回应机制建设》条一致。 以上两段共约1000字,不仅内容相同,而且是引用专家意见的唯一注释。

孙选博士论文87-88页涉嫌剽窃(黄色)

李卫全论文中的文字(紫色部分),与仲孙博士论文的87-88页完全相同 论文的103页和104页分析了“政府决策系统中的反应机制” 本文将回应机制分为六种类型:政府决策承诺制度、政府公开与决策公开制度、重大决策听证制度 这种划分完全符合李卫全在上述文件中对“政府公共决策反应机制”的分类。这两者在类别的具体表达上只是略有不同

论文第105页的最后一段和第106页的最后一段分析说,“对行政的回应能够真正在公共意志和政府行为之间形成一种互动的选择”。本部分内容超过1200字,与李卫全的上述论文基本一致。

中国知网数据库显示,李卫全的文章《“互动决策”:政府公共决策回应机制建设》发表在2002年第三期,《探索》 孙玄没有在论文中对李卫全的研究进行注释,而是将其纳入了论文的最后一篇参考文献。

此外,孙选论文第147页第2段中关于“公共财政资源配置体系”的讨论有600多字,与魏立群的《建设服务型政府,促进社会和谐》 (《中国金融》,2007,第1号)完全一致,没有注释。

论文的类似内容也出现在公开发表的学术着作中。 应该指出,这些作品的出版时间早于孙玄论文的完成时间。

例如,京民在他的书《构建服务型政府:理论与实践》(北京大学出版社,第一版,2006年11月)中总结了“服务”的概念。仲孙宣的论文也在第13页对“服务”进行了分类分析,其中500多个词与京民的相似,论文中的三个注释与京民引用的完全相同。

李传军在他的书《管理主义的终结——服务型政府兴起的历史与逻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2月第一版)第238页和239页解释了“政府管理的社会化模式”、“社会治理的自治模式”和“社会治理的多中心模式”

这部分有800多个单词,也出现在仲孙论文第30页的第2、3和4段。两者之间的相似度超过80%

怀疑替换单词和改变单词顺序的“聪明”处理。

据另一名记者称,孙翔选择的一些论文也经过了“巧妙”的处理,如替换单词和调整抄袭文章的词序,这些将作为他自己论文的一部分进行修改。 经过检查,这条“激增的新闻”发现确实有很多这样替换单词和改变词序的例子。

如果sun选择他论文的第83-85页来分析“面向公共利益的服务管理”,有1000多字的内容类似于王大海的《顾客社会与无缝隙政府》 (《中国行政管理》,第3号,2002)

这两项研究的最大区别在于,王大海在文章中使用了“顾客导向”,而《太阳报》在文章中使用了“公共利益导向”。王大海提议以“顾客为最宝贵的资源”,孙特选提议以“公众为最宝贵的资源”。王大海将客户分为“外部客户”和“内部客户”。《太阳报》将公众分为“外部公众”和“内部公众”

孙选博士论文83-85

王大海在他的论文中使用了“顾客”和“以顾客为导向”等词,在孙博士的论文中用“公众”和“以公众利益为导向”代替,但句子结构非常相似。

另一个例子是仲孙论文第71页第2段中关于“隐性期望与政府管理”的讨论,其中300多个词“借用”自汪永贵《服务营销》书第131页(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3月1日)

两者的区别在于,《太阳报》选择将汪永贵作品中的“顾客”一词改为“公众”、“企业”改为“政府”,将“服务提供者”改为“政府工作人员”。其余的表达和句子结构非常相似。

除了替换单词,表达方式也有变化

例如,仲孙文件第16页对“服务型政府”的总结与京民《构建服务型政府:理论与实践》年的总结基本相同。

然而,在分析政府与公民的关系时,京民的原话是“公民的意志处于决定性地位,而不是政府的意志”。孙玄的表述是“公民的意愿或需求起主导作用,而不是政府的意愿或需求。” 表达细节上的差异削弱了这两篇文章的相似性。

此外,孙文选的论文也有不规范的注释和段落变化的现象。

例如,论文第111页和第112页对“治理和善治的内涵”的分析类似于克平主编的《治理与善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第一版,2000年9月)序言,约1000字。

尽管孙轩在第112页第一段末尾标记了余克平的另一本书《权利政治与公益政治》(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第一版,2003年4月),但他实际上引用了不止一段。

它也是这篇论文的112页,最后一段“自国家和政府产生……”实际上是在余克平的序言《治理与善治》中。 然而,《太阳报》重新安排了这一百多字段落的内容,把它藏在段落中间,没有置评。

Parties Deny剽窃:核心观点是原创

公共信息显示Sun selected于1994年进入中国政法大学工作,自2002年起担任商学院院长

2014年6月,他在中国政法大学2014级工商管理硕士新生的开幕式上透露,他已经向学校领导提出辞去商学院院长一职。

据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官方网站报道,孙轩仍是商学院工商管理学院的教授。 同时,他还是学校学位委员会主席、学校学位委员会委员和学校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

关于线人所说的上述情况,孙轩在10月11日晚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否认剽窃。

他说这是别有用心的诬告,希望能与告密者当面对质。

"判断剽窃有一个非常严格的标准,而不是简单的比较 ”仲孙告诉澎湃新闻,任何报纸都必须对之前的观点进行评论 我自己的论文就是这样。引用别人的观点然后提出自己的观点相当于在前人的基础上学习。

与此同时,他解释说,报纸上有些内容与其他内容相同,这是一个已经达成共识的表述。 此外,我还在引用时做注释,例如,在文本描述、页脚注释或包含在最终引用中。

至于举报者暗示即使是引用也可能是剽窃,孙说他的论文有200多处引用,来源不限于举报者列出的十几份文件。

"真正的剽窃意味着你的文章和一篇文章的大部分是一样的 “在孙翔看来,他的论文结合了许多人的研究成果,但核心观点和具体讨论都是原创的

学校学术委员会要求实名举报

事实上,这并不是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第一次遭遇剽窃

据《成都商报》报道,2008年5月,该校商学院教授约翰杨(john young)报道,同一所学校教授金仁淑撰写的学术专着《21世纪中国人力资源竞争战略》涉嫌剽窃。 金仁淑还向学校报告了五个问题,包括约翰杨过度提交一份手稿、剽窃研究生论文和剽窃学术专着。

中国政法大学介入此事半年。这所大学的学风建设委员会举行了几次会议,就金仁淑是否构成剽窃进行投票。结果是5比5 学校作风建设委员会的一名成员在接受《成都商报》采访时说,约翰杨确实存在学术失范的问题,但这并不构成剽窃。

2008年10月,金仁淑和约翰杨都被停学,但学校没有说明停学的原因。 一个月后,两人都重返工作岗位。

作为中国政法大学的专职教师和博士生,孙璇论文涉嫌剽窃的问题应该由学术委员会和学位评定委员会进行调查和处理

10月10日,中国政法大学学术委员会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报道需要实名制 另一方面也透露,大学学术委员会正处于“新旧过渡”时期。如果要进一步关注,最好等到11月新学术委员会的机构正式运作。

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学位办公室是学校在学位评估委员会的日常办公室

该办相关工作人员解释,被举报人如果是2008年获得博士学位,学校可能刚刚启动或尚未启动学位论文“查重”工作,限于当时的技术手段,不能保证所有抄袭的论文都能查出。

“一般来说,举报要求实名。”上述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学校针对论文打假,专门成立了研究生质量监督办公室。如果有举报需求,可以联系该部门提交资料,届时两个部门会互相配合进行调查。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