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换头术靠谱吗带你去主刀医生任晓平实验室10问真相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4-07 编辑:生活散文

作者:李友资料来源:新华出版时间:2017/11/23 14:18

选择字体大小:中小

换头可靠吗?让我们带你去任小平医生的实验室,在10

询问真相。图为哈尔滨医科大学任小平教授在实验室接受新华社采访。 新华网蔡萌照片

显示任晓萍的学生在哈尔滨医科大学医学转化中心实验室做实验。 新华社蔡萌11月23日电两年前,一则《中国医生要参与世界首例“换头术”》的新闻让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任晓萍陷入舆论漩涡。在惊呼和疑惑中,任小平用“改变主意的技巧”的真假来回应新华社的镜头 当时,他的团队在1000只老鼠身上做了实验,存活率为30%-50%,最大生长周期为一天。

最近,因为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吉奥卡纳维拉尔(sergio Canaveral)宣布,世界上第一次“人体头部移植”已经在人体上成功实施,并且“手术”在中国进行,任小平参与指导了“手术” 这再次把他置于公众舆论的中心。

那么,谁参与了这次“行动”?在过去两年里,实验有什么新进展?这个实验中有没有被同事质疑的数字或事实?为什么外国专家总是披露这项研究的最新进展?带着大家的疑惑,我们走进了中国医生任小平的实验室。任小平对他和他的实验做出了回应:

问题1:据报道,你在身体上进行了头部移植并取得了成功,是吗?它发生在哪里?负责的医生是谁?

任小平:这是一篇从外语转到中国的报道,有些报道在翻译过程中可能不太合适。 我们对两具新遗骸所做的不是头部移植(不是“头部交换”),而是人类头部移植的外科模型。 确切地说,实验于去年11月底在哈尔滨医科大学实验室完成。我带领团队和医生独立完成了实验。我是领导者。

问2:这个实验中的两具尸体来自哪里?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任小平:实验中使用的尸体由他的家人签字并同意捐赠。 该研究获得哈尔滨医科大学人类研究伦理委员会的批准。 我们用了两具男人的尸体。这是临床转化前的实验。我们需要临床模拟。这两具尸体在性别、形状和肤色方面至少尽可能接近。

图片显示任晓萍的学生在面试时正在做实验。 新华网蔡萌照片

问题3:您是否考虑过在回答问题时披露实验的现场照片、视频和数据?

任小平:这是一项科学工作,不是恐怖电影。 这个操作不是一个普通的操作,有些图片不能公开。 为什么?考虑到社会的宽容,它不是所有普通人都能接受的。我没有在我发表的文章中使用实际的插图,(尽管)所有的数据、图像和图片都是可用的。我在杂志上发表的文章中的插图是艺术家画的操作示意图。

是任晓萍提供的第一次人体头部移植手术设计的局部示意图。 新华社:问题4:脊髓神经功能的修复是外界质疑“头部置换”的重点之一。目前动物实验取得了什么进展?

任晓萍:脊髓修复是术后恢复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对头部移植的顺利临床发展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已经开始成为老鼠,我们总共做了几十个案例。我们所做的不是头部(截肢),而是头部下方的脊髓。存活率约为90%或以上。目前,老鼠最长的存活时间是一个月。 在成功实验的基础上,对20例犬脊髓损伤进行了实验。狗的存活率在90%以上,最长存活时间为一年。

图片显示了狗在脊髓截肢后不同阶段的恢复情况。 信息电影

是任晓萍提供的第一次人体头部移植手术设计的局部示意图。 新华社:问题4:脊髓神经功能的修复是外界质疑“头部置换”的重点之一。目前动物实验取得了什么进展?

任晓萍:有很多志愿者在找我。国内外总是有电话。 目前还没有考虑临床手术,志愿者的问题对我们来说并不紧迫。 有一天,在这些科技问题得到解决后,我们将从这些病人中挑选一名志愿者作为向临床治疗的过渡,但我认为现在为时过早。

是任晓萍提供的第一次人体头部移植手术设计的局部示意图。 新华社:问题4:脊髓神经功能的修复是外界质疑“头部置换”的重点之一。目前动物实验取得了什么进展?

图为任小平(右上)和意大利医生卡纳维拉尔(左上)在美国的一次学术会议上会面。 (翻动照片)新华网刚刚被拍摄

问题6:为什么意大利专家第一个披露每一个新的发展?你有什么担心吗?

任小平:卡纳维拉尔是我非常好的搭档,所以他知道我们实验的每一步,我也知道他的进展。我们经常联合发表一些文章,并且在我们取得进展后我们非常高兴。在重大科研成果公布之前,我们过早地向媒体透露,人们有着不同的个性和中西文化。我喜欢按照正常的程序在权威期刊上发表我的科研成果。

问题7:哈尔滨医科大学对做这样一项与头部移植相关的实验研究持什么态度?

任晓萍:当然,我支持。如果我不支持,我就不在这里做这项研究。我已经回家五年了。

提问8:网民有疑问:如果不成功,是手术失败还是疏忽导致死亡?

任小平:医生是一个危险的职业。医生不是神。每个行动都有风险。 如果医生每次手术都能100%成功,那么医生就会退出。 照片

显示任小平指导学生在大鼠身上做脊髓损伤实验。 新华网蔡萌摄影

问题9:你如何回应“换头”的伦理问题?

任小平:自从头部移植成为社会热点以来,伦理问题一直是讨论的主要话题。 我希望这场争论是建设性的,而不是破坏性的。 只有每个人都有建设性,这项工作才能快速推进。

问10:人类离“换头”还有多远?第一个人类头部移植模型对头部置换意味着什么?

任小平:没有时间表,也没有具体的地方做头部移植。 今天,我可以说我们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我们在一些最困难和最具挑战性的中枢神经问题上取得了非常好的结果。该模型的意义和价值在于为未来头移植的首次临床治疗和手术提出一个计划和策略。 (规划:周红军翁卫青文本:李友访谈:严炳光,韩齐家照片:蔡萌,郝阳)

阅读更多

任小平论文强调只排练

参与头部置换意大利医生:手术也开空定殖门

头部移植模型论文称头部置换可行两个问题未解决

“头部置换”焦点:哈尔滨医科大学教授能否修复脊髓?

任小平:完成人体头部移植模型和头部置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头也可以移植吗?“换头”背后的五个问题分析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