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李培根院士:教育应该真正以学生为中心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5-10 编辑:优美散文

作者:李培根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4年

萧中院士

李培根:教育应该真正以学生为中心

中国现在的教育有很多问题,从教育政策到创新的教育方法和模式。面对这些问题需要批判性思维。每个人都在努力让学生有批判性思维,但是我认为老师首先需要批判性思维。

什么是能够容忍不同想法甚至异质想法的关键

批判性思维?我认为首先是理性,因为批评必须基于理性。第二是公开使用自己的理性。 因为即使你有批判性思维,如果你不公开使用它,它会慢慢退化,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实际上会消失。

长期以来,所有大学都在进行教育改革,从未停止过。 我们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教育改革,如课程体系改革、课程内容改革、教学方法改革等。这些都是有意义的。 但是每个人仍然觉得效果有限,为什么?哲学家卡尔卡尔雅斯贝尔斯说:“今天,一个老师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牺牲自己。然而,由于缺乏整体支持,他仍然很虚弱。” 此外,内容丰富的教育正在瓦解成无穷无尽的教学实验……一种尝试很快被另一种尝试所取代 教育的内容、目标和方法不断变化。 "

事实上,我们的许多老师都充满了牺牲,并进行了许多改革。然而,这些改革往往是没有灵魂的改革。 例如,稍微改变原有的课程体系,增加一门课程或减少一门课程,增加一点或减少课程内容等。 这些事情是有意义的,但它们不是真正触及灵魂的改革。教育改革不能仅仅停留在“技能”上

孔子说“君子不知道如何做事”。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说吗?一个是“绅士不知道如何为自己做事”,另一个是“绅士不知道如何为别人做事” 你不应该把自己当作工具,也不应该把别人当作工具。 作为教师,我们不能把自己仅仅视为教学工具。另一方面,我们不能把学生培养成工具。 要真正从人的角度理解教育,应该强调人的自由发展,而不仅仅是希望学生“倾听”并成为某种工具。

哈佛大学校长福斯特有一句非常好的话:“大学的本质是对过去和未来负有独特的责任而不是对现在负全部甚至主要责任。” “这句话似乎真的是对我们说的,因为中国的教育基本上是面向现在的。 丘成桐的一句话也引起了我的注意:“大学应该有自己独立的观点,领导社会。他们不应该被政府、企业或媒体驱使迷失方向。” “当然,他的话可能有点苛刻,但大学确实需要一方面为社会服务,另一方面发挥领导作用 因为如果一个国家的大学不能领导,它显然不利于国家和社会的进步。 大学应该为社会服务,但它不仅应该是社会的风向标,更应该是社会的引擎,尤其是一流大学。 大学不仅要引领科学技术的发展,还要引领社会思想和文化的进步,这一点也非常重要。 在这方面,领导力表现在开放性和批判性上,开放性主要表现在对不同思想甚至异质思想的宽容上。 将来会证明一些异质思维是正确的。难道不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等异质思维吗?

学生不是实现预期目标的工具

教育应该以学生为中心 事实上,大学仍然以教师为中心。 因为在大多数学校,老师教什么和学生学什么都有明显的问题。 “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不是对学生放任自流。对教师来说,这一概念也体现了一种人文情怀。 要真正以学生为中心,一个人甚至应该从更深的层次,从哲学的角度,从自由存在的意义,从尊重生命和尊重生命的意义来理解它。

以学生为中心,教育依赖谁?可以肯定的是,教育主要是由教育者进行的,而不是由学生进行的。 在教育活动中,教师起主导作用,学生是主体。 领导不是垄断和做任何事情。如何“引导”是关键。 其他人会说,我们能有两个中心吗?也就是说,教师和学生是中心?教育中心是指教师作为教育者考虑教育活动的起点。 对教师来说,教育的中心显然应该是学生。 可以说,教师是办学的中心,但不是教育活动的中心。 此外,它们都是中心,这将鼓励教师在过于“自足”的环境中思考问题。 事实上,教师应该更多地在“无自我”的背景下思考教育,把学生作为教育活动中的首要存在。

哲学家马丁布伯把这种关系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我和你”,另一种是“我和它” 他提倡的关系是“我和你”。 他说“我和它”:我用我的期望和目的与另一个对象建立了一种关系,这就是“我和它”之间的关系 相反,我没有期望和目标。我把彼此视为和我一样的神圣存在。这就是“我和你”之间的关系 布伯提到,当许多理想主义者高度赞扬他们的理想时,他们只把其他人和整个社会视为他们实现良好目标的目标和工具。 独裁甚至屠杀很容易在理想主义的幌子下出现。希特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当谈到教育时,布伯说:教育的目的不是告诉后代什么将存在,什么将不可避免地存在,而是告诉他们如何让精神充满他们的生活。 师生之间真正的关系是这种“我和你”关系的体现,也就是说,学生被视为伙伴并与他们相遇,这种关系是根据彼此的所有因素来实现的。 我认为这是教师理解师生关系最重要的一点。

我非常爱我的孙女。我取笑了她几次,她对我发了脾气。 有一次,当她平静的时候,我问她,爷爷这么爱你,你为什么发脾气?她说爷爷有时很好,有时有点“戏剧性”。 我意识到她打扰我戏弄她的方式并没有试图理解她的存在,只是把她当作表达我的爱的工具。 有时,我们的老师会说,“我们对学生也有好处。” 但是我们应该多想想。我们真的应该把学生当成和我们一样的神圣存在,把他们当成伙伴吗?(原标题:教育应该真正以学生为中心)

阅读更多

李培根院士:高等教育需要现代化

李培根离任:我对过去和未来的责任做得太少

李培根卸任中国科技大学校长

特别声明:本文的重印只是为了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