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周刊>

杨雄里:中国发展“脑科学计划”需要只争朝夕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7-28 编辑:生活故事

作者:周吴语资料来源:广州日报发布日期:2018/4/24 15:52:57

选择名称:中小

杨李雄:中国需要抓住每一个小时制定“脑科学计划”

杨李雄

中国的“脑科学计划”也已作为重大科技项目列入“十三五”计划。许多中国科学家正在努力捕捉这一自然科学领域,包括中国科学院院士、神经生物学家和生理学家杨李雄。

近日,杨李雄来到上海市普陀区镇儒文英中心小学,与200多名中小学生就脑科学进行了对话,并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采访。

他说有科学精神从事科学研究是非常重要的。"相信书总比没有书好。"对于你暂时无法理解的东西,如果你想思考是因为你无法理解还是因为书中有问题,你应该不断脱离现有的想法。即使是权威的观点,你也会用自己的思维来判断它所说的是否合理,这是从事科学研究的非常重要的科学精神。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周吴语

杨李雄院士今年77岁。在采访中,记者能深刻感受到他在学术研究上的严谨态度。他不仅清楚而有条理地回答了记者提出的每一个问题,而且非常坦率。

他说他在小学时很淘气,喜欢在课堂上说话。后来,老师让他和班长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班长是一位学习成绩优异的女同学。她从来不在课堂上说话。结果,她被带去和她说话。

“脑科学项目”不可能同时全面展开

记者:2016年,你发表了一篇文章《为中国脑计划呐喊》,为什么?

杨李雄:我只是尽我最大的努力来“敲鼓”推广中国的大脑项目。 我从事神经科学研究已经很多年了,这样做是我的职责。 脑科学本身在科学中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人们如何思考以及如何通过行为改变世界都是基本问题。 科学界一致认为大脑研究是自然科学的“终极前沿”。我同意这个观点。 尽管脑科学研究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我们对大脑的理解仍然很肤浅,特别是大脑的高级功能,如感知、思维、情感、意识和智力。其次,脑科学对人类健康也非常重要。脑和神经系统疾病不仅给社会造成巨大损失,而且影响整个社会的发展,因为这些疾病会影响人类的高级功能,如思维等。 第三,学习大脑的工作原理对促进人工智能和其他学科的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 因此,无论是在科学上还是在促进经济和工业发展上,“脑科学计划”都具有重要意义。 中国应该尽最大努力推进这一领域的研究。 目前,各国都在大力发展脑科学研究,我们面临着非常严峻的挑战。

记者:接下来,中国的“脑科学计划”将逐步启动。你最期待中国在哪个领域取得突破?

杨李雄:全面启动“脑科学项目”是不现实的,尤其是考虑到我们的基础还比较薄弱。 在我看来,有必要先考虑一下我们的研究团队,他们有研究基础,积累了成果,从一些有独特想法的重要领域出发,在短时间内几个点就能达到领先地位。 以基础研究为例,分析执行大脑认知功能的神经回路(由神经细胞通过特殊连接点突触形成,突触是大脑的基本功能单元)的运行机制被认为是科学前沿的一个关键问题 然而,如何在这方面独树一帜,提出新的、创造性的想法,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脑保护方面,根据我国疾病的特点,进行了大样本研究,总结出一些重要的规律是可能的。

中国需要一个强大的“核心”来发展它的“脑科学项目”

记者:你认为中国在推进它的“脑科学项目”方面面临什么挑战?

杨李雄:当世界上所有国家都在推进他们的大脑项目时,中国需要“抓住每一分钟”的精神 如果我们只注重规划的重要性而不采取非常实际的措施来促进它,我们的研究水平和国际水平之间的差距将会扩大。 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强大的“核心” 在当前推进我国“脑科学计划”的过程中,如何建立一个强大的领导核心,有效地逐步推进脑科学计划的实施,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

记者:你认为这个“核心”是行政部门还是科研机构?

杨李雄:这个“核心”应该是行政层面和研究层面。最重要的作用是决定如何推进项目的实施。 首先,“核心”需要具备把握脑科学整体发展的能力,包括对计划整体推进做出决策的能力,了解中国脑科学研究现状的能力,以及组织和领导重大科学项目的丰富经验。它应该有一个宽广的胸怀,接受所有流入大海的河流,集思广益,接受好的建议,并能够摆脱以邻为壑的观点。

记者: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科学研究中心的成立被视为中国“脑科学计划”的正式登陆。同时,上海正在建设一个神经科学研究中心。该中心的建立真的能推动中国的“脑科学计划”吗?

杨李雄:我认为建立两个中心对促进中国人才计划非常有好处!然而,建立一个中心只是促进计划实施的一种形式。他们各自的功能是什么?在我看来,这非常关键。 我们应该尽力避免两个中心各自为政,避免绕路。

进一步完善真正重要的科学问题。

记者:中国科学家目前正在研究脑科学的哪个领域?

杨李雄:一般来说,脑科学领域的研究可以归纳为三个方面:理解大脑、保护大脑和模仿大脑。中国的脑科学研究不会脱离这三个方面。 从具体问题的选择,如理解大脑,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们应该有它的重要性和我们自己独特的想法,需要从这两个角度来考虑。 再说,只要国家有足够的财政资源,我们就可以购买一流的工具,但关键是解决什么问题 这些问题应该既重要又实用,或者对促进工业发展具有特殊意义。 在这方面,我们仍然需要做出巨大努力。 十三五规划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自2013年春天中国神经科学界开始讨论“中国大脑计划”以来,已经过去了五年。我希望尽快看到“脑科学计划”的具体实施步骤。

记者:脑科学研究目前是许多国家的一个重点研究项目。就研究人员的储备而言,中国还足够吗?

杨李雄:显然,中青年科学家应该在“中国人才工程”的进一步推进中发挥主导作用。他们应该在集体领导中占据领导地位,特别是考虑到脑科学研究的长期性。 在这个领域不需要5或10年就能取得巨大的成果。这需要很长时间。 总的来说,在实施人才计划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着眼于如何取得近年来的巨大成果,还要考虑可持续发展,把中青年推到第一线凸显其深远意义。

“别人停下来的时候,我正在路上。”记者:据说你在小学的时候很调皮,学习水平也很高。你曾经说过,努力工作弥补了你在天赋上的不足,那不是很好。

杨李雄:我认为应该有天赋,但是为什么一个人的天赋比其他人高呢?这还不清楚。 在我看来,对大多数人来说,天赋的区别在于50步和100步之间,这可以通过不懈的努力来弥补。 我经常用一句话来描述我的处境。我走不快,但是当别人停下来的时候我就走,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走在前面

记者:你对你的学习有什么建议吗?

杨李雄:首先,为任何课程做好准备。当我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我通常为老师的讲课做好准备。这将在掌握知识和巩固知识之后发挥重要作用 预览在某种程度上是一种自学。对一个人的一生来说,自学是最重要的学习方式。听老师讲课只是人生某个阶段的主要学习方式。从长远来看,主要是通过自己的学习来增加知识。

其次,无论你是初中、高中还是大学,你都应该广泛阅读。 我自己学习科学,但我读过许多关于文学、历史和哲学的书。 理解这些知识将有助于指导科学研究,比如写科学论文,论文最后应该用流利的语言表达出来。 此外,知识是类推的。例如,在推进自然科学研究时,必须考虑一些哲学问题,理解这些哲学问题将有助于自然科学的研究。 还有关于文学和艺术的书籍,可以很好地培养一个人的感情。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