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光明日报:学术抄袭事件中的“非学术”关卡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27 编辑:观点

作者:刘文佳资料来源:光明日报出版:2009

选择名称:萧中

Da

光明日报:学术剽窃中的“非学术”检查点

6月18日,广州中医药大学两名女教师在《中国青年报》报道了校长论文的剽窃,成为今年学术剽窃的又一篇“新文章”。 今年年初以来,各种与“剽窃”相关的学术丑闻影响了人们的听力,抄袭者从硕士到博士到博士不等,公众对“剽窃”的容忍度不断加强,“每月一个帖子”的学术丑闻几乎不屑于一次又一次的批判。

但是,在上述涉嫌剽窃的事件中,在记者的声明和回应中,我们仍然看到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东西,这些是非学术的壁垒巧妙地干扰了学术剽窃的识别、调查和评价

“非学术”一级:涉嫌抄袭者的行政地位和资源 据报纸报道,校长涉嫌剽窃他的博士生奥海清的论文,因为相似率高达40% 如果这个数字是真的,很快就会引起广泛的怀疑。 然而,事实是虽然学校里有一些私人讨论,但没有官方报告。直到校长论文发表两年后,一位从事教学30多年的女教师才把这件事提到正式渠道。原因是“反正我也不会很快退休,所以让我举个例子。” 然而,另一名参与该报告的女教师发送了一条与学校员工邮箱剽窃相关的简单信息,导致邮箱因“在网上散布谣言”而关闭。 所有这些曲折都很难不引起怀疑。

“非学术”二级:报告部门的犹豫和拖延 2007年10月,举报者向广州中医药大学党委和纪委举报了校长的剽窃行为。学校将此事提交给广东省教育纪律委员会。 后者于当年11月开始调查,直到第二年8月才对此事发表任何意见。它还将此事提交给广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经过广东省纪委的调查,目前还没有回复。 着名学者葛熊健教授曾经评价剽窃“太明显了,甚至中学生都看不见”。受理部门发现很难识别它。恐怕这个谜与学术本身无关。 与此同时,正是这种非学术难题体现了每一种学术不端行为的复杂性学术界并不是孤立于世界之外的,它有太多的利益依附于社会的各个层面。

“非学术”三级:个人恩怨与学术正义的混淆 两位女教师作出坚定的报告后,公众将目光转向被报告者,这符合同时听取报告的原则。 校长认为这是诬告,“有人别有用心,目的是让我下台 在关于该事件的辩论中,许多声称知道内情的网民也认为,该事件是针对个人的,并“揭露”了各种“幕后” 不幸的是,我们没有听到对该文件本身的详细答复。 尽管校长认为“作为同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的课题,长期积累的数据将是一样的”,但与记者的详细分析和论文上的无数疑问相比,记者的解释过于笼统。 即使校长论文中的“40%相似性”确实是基于不同的原因,将个人怨恨引入学术争论也无助于问题的解决。 坦率地说,怨恨并不意味着没有剽窃,学术清白应该由学术本身来解释

这些障碍的存在使得很难理顺学术剽窃的调查、鉴定和定性机制,并使每一个学术不端行为的解决或多或少具有任意性。 在目睹了各种学术剽窃事件后,我真的希望这次事件的最终结果是公平客观的,也希望其解决过程能够为我们将来打破这些“非学术”壁垒提供思路。

阅读更多

广州中医药大学校长被控剽窃博士论文

相关话题:聚焦论文造假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