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应对传染病:不能重“新”轻“旧”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2-05 编辑:创造

作者:王梓霏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时间:2014/12/18 8:39336022

精选商品名称:中小

应对传染病:不能强调“新”胜于“旧”。

在一些专家看来,随着一些新传染病的爆发或出现,一些常见的、多种多样的和传统的传染病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所以它们越来越严重-

■记者王梓霏

最近一次门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段钟平教授 诊断显示其中两例为肝硬化,一例为肝癌。

虽然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段钟平还是很难过。

在中国,丙型肝炎的标准疗法是利巴韦林加干扰素,两者都是抗病毒药物。 “丙型肝炎其实很容易治愈,只要及时发现,良好的药物治疗,50%以上的人的病情都可以得到控制,甚至治愈 ”段钟平说道

然而,事实是许多丙型肝炎患者一旦被发现,已经达到非常严重的程度:肝硬化或肝癌 “丙型肝炎从预防到诊断到治疗的整个过程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段钟平说道

丙型肝炎的危害被低估

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全国性的丙型肝炎流行病学调查。

一些调查显示,中国丙型肝炎的感染率约为1% 换句话说,全国有近1300万慢性感染患者。 然而,这些都是小样本调查,并不是专门为丙型肝炎的流行病学调查而进行的

前段时间,段钟平主持了一项关于中国丙型肝炎治疗经济负担的调查。结果表明,如果慢性丙型肝炎患者不接受治疗,15%~30%的患者将患有肝硬化,而5%~10%的肝硬化患者将成为肝癌。

2013年报告的法定传染病发病率和死亡率统计数据显示,丙型肝炎死亡率比2012年增加了41.25%。

事实上,丙型肝炎很容易预防,其传播途径无非是输血、母婴传播、静脉注射毒品和性行为。

而现在,“基本财力不清,预防、诊断和治疗效果更难保证 段钟平表示,国家在丙型肝炎的诊断、预防和治疗方面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一些现有的诊断也很不规则。 “

事实上,在2007年,应对丙型肝炎面临着一个机遇 当时,欧洲学术界和患者组织积极敦促欧盟将丙型肝炎列入最危险的传染病名单,并制定专门的肝炎预防计划。中国还计划开展丙型肝炎筛查工作。

然而,由于理解的问题,这个机会最终被错过了。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名专家表示,丙型肝炎造成的危害被低估了

“新工作就是成就”

丙型肝炎不是唯一被忽视的

布鲁氏菌病是一种人畜共患的传染性过敏性疾病。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它在中国变得更加流行。 然而,由于政府采取措施加强流行病监测,感染率在1990年代初降至0.3%,发病率仅为0.02/10万。

然而,自2000年以来,布鲁氏菌病的疫情呈强势上升趋势,报告病例数逐年增加。 以宁夏为例,发病率从2004年的0.02/10万上升到2013年的13.95/10万

面对布鲁氏菌病的死灰复燃,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随着一些新传染病的爆发或出现,一些常见的、多种多样的和传统的传染病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而且越来越严重。

为了分析原因,专家用了一个词“炒新” “投机能得到关注,吸引关注,是成就 “

事实上,这些传染病有相当大的人口基数,其严重后果是不可估量的。 在一些地区,疾病的发病率甚至失控了。

今年广东省爆发登革热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广东报告了4万多例登革热病例,是10年来的最高数字。

“登革热很常见,其爆发机制非常清楚。它需要全年处理,但没有人实施 “一些专家告诉记者,登革热抗原具有激活作用。如果有继发性感染,治疗并不容易。

此外,几位专家指出,直到20世纪90年代,中国政府一直大力开展群众性爱国卫生运动,重视日常生活中传染病的预防。然而,现在很难再看到类似的行动。

迫切需要增加科学积累

“对于传统和多种传染病,我们在应对技术和方法上已经有了一定的储备,因此在新传染病的研究上投入更多的精力和物质资源是没有问题的 中国科学院广州分院副院长、微生物学和分子生物学专家郭俊说

然而,对于传统的传染病,郭俊说也必须给予更多的关注。 在他看来,对付传染病的关键不是看它是新的还是现有的,而是要注意它在社会和人群中的传播程度。只要达到一定水平,就必须加强预防,并及时切断其传播链,这就需要加强监测工作。

传统传染病的威胁继续存在,新的传染病继续出现。中国正面临传统传染病和新传染病的双重压力。 为此,相关传染病监测和预防体系也在不断完善。

但是,在专家看来,基层和相对贫困地区的制度建设仍有很大改善空。

上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表示,有必要提高系统的预警能力,以便能够在早期发现疫情、暴发和疫情信号。

“要提高覆盖面,做到横到边,竖到尾 郭俊说,健全的科学体系、医疗体系、疾病预防体系和知识传播体系是应对传染病的基本支撑平台。

其中,更多的科学积累是必要的 郭俊说,应加强对常规和现有传染病的监测,并更新技术储备。同时,还应建立高水平的研究平台和研究团队,使新的传染病能够追溯到病原体,以便及时进行分析和判断,更好地加强对传染病的控制。

《中国科学报》 (2014-12-18,第一版亮点)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