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校园小计划事件续:专家认为北邮负有侵权责任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1-04 编辑:情感散文

作者:郝帅斌赖洋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2年

商品名称选择:中小

校园小计划事件继续:专家认为北友承担侵权责任

部分考生和家长收到“案件回执” 郝帅斌拍下“高考将在几天后举行”。去年,孩子们也参加了三次考试。现在他们被这些招生作弊伤害了,他们的青春白白浪费了。据估计,他们今年只能参加高考。 “

今天早上(5月29日),李女士在电话中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她担心女儿会参加今年的高考。

自《中国青年报》5月9日发布《坑爹坑娘又坑娃的“校园小计划”招生》系列报道以来,已经过去了3周。虽然谎称北京邮电大学自动化学院特殊班级可以按“校园小计划”招生的骗局已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公安机关也已受理,但家长仍未得到学校满意的答复。

令李女士稍感欣慰的是,今天早上她接到了北京昌平公安局陈警官的电话 另一方告诉她,警方已经在北京邮电大学洪福校区和校本部进行了初步调查,目前正在调查涉案资金的下落。

推迟等待学校的声明

虽然警方给了一些家长关于调查进展的反馈,但家长更关心学校的声明。

韩寒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家长们在担心孩子的未来的同时,焦急地等待着警方的处理结果和学校的回复。

”就像狗追逐兔子一样,这只是狗的一顿饭,但却是兔子的一生。 ”韩先生打了个比方,“学校至今还没有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也许这对他们来说什么都不是,但对我们的孩子来说,这是一件关系到未来和命运的大事。 “

”如果学校不为作弊提供这个平台,我们的父母怎么可能被欺骗?河北廊坊的李先生坚持认为北京邮电大学应对招生骗局负责。

“目前,学校承诺退还两万多元的学费和杂费,但我们一开始就报名了 你为什么要退款?我们绝对不知道 这对我们打击如此之大,以至于现在孩子们都躲在家里没有学习,今年的高考也没有被命名。 学校应该给家长一个解释 ”李先生说

韩先生还认为,北京邮电大学及其附属自动化学院不能只回答“你被骗了”,一切都会好的。 从收到录取通知书到在自动化学院的网站上找到录取信息,再到签署协议和注册,父母很难再怀疑这是一个骗局。

“即使学校说通知是假的,我们为什么可以用假通知注册呢?我们在办统一招聘班,谁把我们放在特殊班,特殊班的性质是什么,只有学院知道 “在韩先生看来,要不是学校和骗子关系密切,他们永远不会被骗

河北廊坊的王先生也持同样的观点。他告诉记者,几天后他将继续和女儿一起去学校寻求建议。

孙女士认为目前最大的事情是孩子的教育。 “这孩子太老了,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现在她没有书可读,害怕见任何人。她怎么能承受家庭作业的沉重负担?”孙女士说,“无论如何,孩子们都是被北友录取的。学校应该发表声明。” “

然而,目前家长“向学校征求意见”的想法可能是痴心妄想。 今天下午,记者拨通了北京邮电大学信访办公室的电话,询问信访办公室的师兴老师答应考生和家长的回复进展情况。 然而,接电话的男老师告诉记者,负责接待考生和家长的石老师已经从信访办公室调走。他了解到,事情的进展是“学生家长已经报案,并将等待公安机关的调查结果。”

关于专科班的现状,老师要求记者直接找到自动化学院的负责人。 然而,记者随后给自动化学院的秘书、执行主任和办公室打了电话,但没有人接。

然而,记者从韦杰、祁鸣等被欺骗的学生办公室了解到,虽然负责“特殊班级”教学管理的崔老师于5月14日召集学生,提到班级可能解散,但仍然没有明确的解散消息。

当记者拨通特班辅导员范老师的电话,试图了解情况时,范老师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说她除了问她什么都不会说。

破解招生骗局,期待“阳光高考”和高校履行职责。

2005年5月10日,为实施高校招生“阳光工程”,教育部正式推出“阳光高考”信息平台,确保高考招生信息的公开和招生工作的公平正义 从2008年起,教育部将每年在网上发布警告,提醒考生和家长不要被欺骗。

然而,最近的高考招生欺诈案件表明,一些非法招生人员的欺骗手段变得更加老练,涉及的金额也变得更加惊人,影响范围更广。 例如,在2007年海南发生的巨大招生欺诈案中,犯罪团伙利用电脑黑客伪造了87名在校学生的名单,涉及全国17个省市数以千计的高考落榜学生,涉案金额数千万元。2009年,吉林卷入了一起涉及3600万元的巨额招生欺诈案。

今年5月2日,《检察日报》发布了一份揭露高考招生十大常见舞弊方式的报告,揭露了近年来发生的各种高考招生舞弊方式。 记者发现,在北邮自动化学院特色班招生舞弊中,至少有四种欺骗与报告中提到的内容相同或相似。

首先是混淆不同类型的高等教育 许多家长被告知,他们可以在入学后三个月申请普遍入学,但他们在入学后不知不觉地被安排在非学历教育班。第二是利用录取信息进行欺诈和利用在线欺诈 在这场“特殊班级”招生骗局中,北京邮电大学自动化学院的网站和所谓的“录取通知书”是骗子获得父母信任的主要途径。此外,在这场骗局中还出现了以“自主招生”或“补充招生”为幌子的欺骗行为。 据记者了解,孙女士和其他人的欺骗与他们相信自主招生“是学校的决定”有关。 因此,当马穆超自称为校长助理时,他们不再怀疑马穆超处理事务的能力。

然而,韩先生和其他家长认为,这次家长被骗了,不是因为这个把戏有多巧妙,也不是因为家长太粗心,而是因为学校监管不力。

“如果有人在街上和我签了一份协议,即使是真的协议我也不会相信,但是协议是在学校的办公室里签的,我们没想到协议会是假的,甚至院长也是假的。 ”韩先生说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周广利认为,在北京邮电大学自动化学院专修班的招生欺诈中,学校必须对未能履行相应的监管责任承担一定的侵权责任。

“学校和这些学生有着特殊的关系 周广利说,根据侵权法的相关原则,学校应该承担一些侵权责任。 首先,学校有义务照顾好自己的学生,无论他们是非学历教育还是学历教育,并保护他们的人身安全和财产不受伤害。然而,学校和学院并没有完全履行这一义务。例如,学校的办公室被骗子利用,成为骗子的场所,从而给学生的财产造成严重损失。

其次,在这次事件中,学校的许多职能部门都参与了对学生和家长的“暗示”,如结算中心收取学费,学生注册部门处理学生身份证,特别是处理只有具有学历的学生才能享受的火车票折扣卡,后勤部门处理住宿,使学生和家长失去判断力。 《高等教育法》第30条规定,只有学校具有独立法人资格,中学不具有法人资格 然而,没有独立财务会计权的自动化研究所出具了加盖自动化研究所公章的收据。所有这些行为都是错的。

第三,不管学院是否承认马牟超等人为学院的“合同工”,这些人都是以学校的名义招生,学生权益受到损害的事实已经存在。

针对北京邮电大学及其下属自动化学院一直声称“不负任何责任”的说法,周广利指出,“学院与范moumoumou为首的合伙人之间至少存在一种委托与委托的关系。” 目前,自动化研究所应与其合作伙伴一起展示经营“特殊班级”的合同,并宣布合同中规定的权利和义务,包括双方如何分配利润等。 这样,很容易定义双方需要承担的责任。即使没有书面合同,也有事实合同。学校应对招生人员马牟超等人给学生造成的损害承担侵权责任。 “他还指出,今年的高考临近,招生工作即将开始。北京邮电大学和自动化学院尚未对被欺骗的学生和家长做出任何解释,这将损害学校的形象和声誉。

”这种用“拖延战术”搪塞学生和公众并试图将新闻“拖延”成旧新闻的做法将严重损害学校的信誉。 ”周广利说

大学应该如何将非学术教育视为“创收”

与以前的招生欺诈相比,这次招生欺诈的特点是欺诈者与学校“关系紧密”。 ”周广利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尽管教育部每年都会发布警告,提醒家长不要被欺骗,但仅仅发布预警的效果是有限的,学校应该从根本上得到管理。 “现在骗子是无法阻止的,只要你的学校运作正常,即使这种情况再次发生,你的责任也会少得多 其余的都是关于公安机关的 ”周广利说

在周广利看来,北京邮电大学自动化学院所谓的专修课不名副其实。 “我们说一个班是一个‘特殊班’,它指的是其人员培养规格的取向。它的培养目标和课程体系与众不同。北邮自动化学院专修班的课程设置与普通招生班相同。它的特点是什么?除了其他事情,还有一个“特殊阶层”这个词的问题 “他告诉记者,目前公立大学举办的非学术教育和培训活动是这些大学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现在许多学院和大学以各种借口开设各种培训班来获取利润。他们只需向教育行政部门登记,无需纳税 一些学校还设立了专门的培训部门,这些部门非常受欢迎,利润丰厚。 教师可以从中受益匪浅。 "

在周光礼看来,营利创收应该说是北京邮电大学自动化学院开办所谓特色班的主要动机之一。据他介绍,基于规避风险和获利的考虑,从事教育培训的机构都喜欢与公立大学合作办班,“合作一般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一些在工商部门注册的大的培训机构,他们是独立的企业法人,与学校签订合同,规定双方的权利与义务,比如师资、场地、设施等资源由谁提供,招生谁负责,利润如何分配等;另一种是一些小的培训机构或个体依附于学校,与校方签订合同,以学校的名义负责招生等事宜。北邮自动化学院的特色班看起来应该属于后者。”

他特别指出,从收据显示的数额来看,学校收取特色班学生的学杂费只有元,而有的家长实际花掉20万元左右,“既然是搞培训创收,那么,学院的利润在哪里?”

周光礼说,公立大学办非学历教育培训班创收无可厚非,但如果没有相应的法律和制度建设,任由高校作为,只能导致混乱,使一些不法分子乘机谋取不正当利益。

他认为,近些年中国一再出现招生诈骗案件,要得到有效遏制,至少还要从三个方面做起:“首先高校要建立良好的内部治理结构,规范大学权力运作,尤其是权力过大的招生部门,要杜绝权力寻租。其次,国家要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规范公立大学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活动,规范合作办学的培训市场。第三,要参考一些国外大学是如何进行非学历教育培训的,加以借鉴。”

“公立大学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来做培训,其实也损害了对学历教育学生的投入,分散了从事高等学历教育人员的精力。”周光礼说,“如果高校再不规范自己的培训市场,最后会把自己的这一创收渠道给断了。”

(报道中学生的名字均为化名)

更多阅读

北邮校园小计划事件追踪:家长质疑院方把关不严

北邮“校园小计划”高招骗局被曝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