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保护江豚组织内斗激烈志愿者生存状况堪忧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2-03 编辑:生活散文

作者:倪建宁资料来源:北京青年报发布日期:2014年

商品名称选择:萧中

江豚保护组织:志愿者之间为生存条件担忧的激烈战斗

志愿者游湖寻找非法渔具

游湖记录

长江江豚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和《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为了保护洞庭湖江豚的栖息地,岳阳江豚保护协会(以下简称江豚协会)于2012年成立。几十名志愿者离开家园,成为“江豚之父”,李劲松就是其中之一

一年半后,正当洞庭湖江豚的生态逐渐改善的时候,李劲松于3月22日突然被公安机关逮捕,并发生了敲诈勒索的丑闻。 然而,丑闻的背后是一幅真实的画面,描绘了江豚哺乳父亲的生存困境和组织内讧,他们的生活令人担忧。

7个月前的湖游之夜

今年3月,岳阳县公安局接到渔民黄鹤林的举报,称他被保护海豚的志愿者李劲松勒索1万元。

3月22日晚,李劲松在湖游结束后着陆,被警方逮捕。 直到第二天,江豚协会的成员去拘留中心看望他。李还认为事情并不严重。 江豚协会的一名志愿者对《北青报》的一名记者回忆说:“当时李劲松说对方主动提出送钱,并没有强迫他们要钱。那就没什么了。” “

即使和妻子说话,李劲松仍然认为他会“过几天就出来”,不让妻子从其他地方回来。

李劲松的妻子在恐惧和颤抖中度过了两天。感觉事情没有她丈夫说的那么简单,她把她两岁的儿子托付给一起工作的姐姐照顾。她独自回到岳阳,与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周晓明一起去了李劲松。

这发生在7个月前 2013年10月14日晚,海豚保护志愿者在黑暗中来到湖边,驾驶铁船在湖上巡逻。 当时,时任江豚协会副主席的何大明带领着一艘四人船,李劲松就是其中之一。 凌晨4点左右,在洞庭湖军山水域,渔民黄鹤林的电网渔船和他们船舱里捕获的鱼被发现。 何大明立即打电话给城陵矶渔政站站长报告了此事,但连续三次未能拨通电话。

”当时,船上有两男两女。他们哭着求我放他们走。我不同意 ”何大明向《北青报》记者回忆说,根据有关规定,如果非法捕捞超过500公斤,渔船将被渔政部门没收,相关人员也将被拘留。 面对这种情况,渔船上的两个女人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想跳进湖里自杀。 “我也不敢刺激他们,怕真的致命,所以把李劲松留在船上,我们另外三个去追其他的电动渔船,然后在路上给渔政署打电话 ”

此后,黄鹤林四人开始向李劲松求情。李打电话给何大明,询问他林晃是否可以幸免。何大明同意了

岳阳县公安局的调查记录显示,黄鹤林通过鱼贩舒湘祥向何大明求情。 那天中午,舒为何大明、李劲松等四人安排了一顿晚餐,但何大明没有露面。 饭后,黄鹤林主动提出要花钱“解决”这件事,李劲松主动提出要花1万元,黄鹤林主动提出要减少2000元,并要求舒和对方讲和。 李劲松说他不能作出决定,并要求舒打电话给何大明。他在电话里哪里同意的? 第二天,黄鹤林和李劲松在亭涛阁的茶馆见面。李坚持要1万元。黄鹤林最终给了李劲松1万元现金。

周晓明律师告诉《北青报》记者,李劲松在拘留中心告诉他,在餐桌的第一天,他提到自己用来保护江豚的车辆的维护费用约为1万元,另一方主动提出给他寄钱。 然而,这一说法与岳阳县公安局报告的案件不一致。

此外,岳阳县公安调查的结果还包括钱的下落 处理此案的警方透露,由于只有黄鹤林和李劲松参与了收钱的整个过程,警方不知道李劲松被捕时此案是否涉及其他人。 在被拘留的第一周,李劲松还坚持说他已经收集了所有的10,000元钱,并用它来修理车辆,他说何大明对此一无所知。 然而,在对李的持续审讯中,李承认他收到了钱,私下留下了2000元,并将剩下的8000元交给了何大明,何大明又将其中的2000元返还给了李劲松。

得知何大明卷入此案后,公安人员前去逮捕他,但扔了一个空 早在李劲松于3月25日被捕后的第三天,何大明就离开了岳阳

北青记者在不同的地方看到了何大明。何大明坚持说他没有收到任何钱,也不知道李劲松的钱。 何大明说他被江豚协会主席徐亚平诬陷勒索渔民。 在采访中,渔民黄鹤林说,当江豚协会的五名成员开车到他们家要求他起诉李劲松时,他们也在第二次拜访他时把警察带到了他家。

只有江豚令他着迷。

李劲松42岁。2011年,他曾在岳阳经营一家茶馆。他以前也在酒店工作过。后来,茶馆生意很差。李卖掉茶馆以开一辆黑色汽车为生。 他在2012年认识了何大明,何大明回忆说江豚协会当时正在组织活动。他们在找李劲松租他的车。

“我开始和他(李劲松)谈判来回运输共300元。在路上,他问我们做什么。我说我们保护海豚,所以我们一直在谈论海豚的话题 ”何大明回忆说,李劲松在那天晚上返回何大明和他的队伍后,提出不支付车费,但希望一起去湖边看江豚。 几天后,李劲松跟着何大明来到湖边。经过一整天的旅行,李劲松说他也想成为一名志愿者来保护江豚。 这样,李劲松成为江豚协会的成员

与平均只受过小学到初中教育的渔民志愿者相比,李劲松中学和高中的渔民志愿者被认为是这一群体的知识分子。 “我们(保护江豚)只知道跟随何大明,但李劲松有自己的方式。何大明对江豚的了解来自多年的捕鱼活动,但是李劲松可以系统地将这些知识记录在纸上 一名志愿者描述道

在朋友的眼里,李劲松是一个非常“闷”的人,但是说到江豚,别人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对团队和朋友来说,李劲松的个人生活都是一个谜。 “他从来不多谈他的过去。出于担心,我们有时会问他。他总是表现得很无聊 “何大明说,作为团队中与李劲松关系良好的人,他只知道自己离婚过一次,他的前妻带走了十几岁的孩子。

至于李劲松的过去,甚至他现在的妻子也“不确定” 李彦宏也从未向妻子讲述过该协会的工作和对江豚的保护。 “他(李劲松)从未说过他在做什么。有时他半夜接到电话就出去了。我问他在做什么。他只告诉我他有事要做,然后怎么问他,都是“有事”。" ”李劲松的妻子觉得很委屈。当他成为江豚的父亲时,他们的家庭开始变得“一团糟”。"

“我对他非常失望。他说我不理解他,但他什么也没告诉我。我怎么能理解他呢?”谈到李劲松,他的妻子泪流满面,满腹委屈。“不管我怎么说,我都不支持他这么做。他甚至不能养活自己。他没有对家庭做出任何贡献。 “

志愿者的生活条件令人担忧。

加入江豚协会后,李劲松切断了所有的生活来源,他的生活几乎得不到协会“兄弟”的照顾。 何大明和团队的其他七名成员决定,无论团队中的任何人有任何收入,他们都必须得到李劲松的份额。 然而,现实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家庭也反对他们的事业。他们每年给李的补贴约为1万元,用何大明的话说,这可以帮助李劲松“不饿死”

李劲松的朋友透露,他卖掉茶馆时收到了20万元。大约一半的钱花在了婚姻上,剩下的一半花在了保护江豚的事业上。从今年开始,李劲松不时借钱,这并不顺利。这些李从未告诉他的家人。

2012年初,李的妻子为他生了一个儿子。然而,李劲松,一个40岁的“老人之子”,经常表现得让他的家人无法接受。 李的妻子要求他开车送他的儿子和母亲去医院,但李拒绝了,因为江豚协会正在工作。她不得不把儿子抱在怀里,在寒风中停下“出租车”。 李劲松曾经苦笑着告诉他的朋友,他有时会离开湖三到四天。当他回来的时候,他的儿子哭着藏在妻子的怀里,以为陌生人已经来了。

面对贫困的家庭生活,李劲松的妻子别无选择,只能和她当时1岁的儿子出去工作。从那以后,李只是在船上生活和吃饭,再也没有回家。

事实上,不仅李劲松,江豚协会和何大明的清洁队都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

《协会负债投资情况》显示,江豚协会在过去两年里收到了来自各行各业的70多万元捐款,但债务支出总额为170万元,其中142.2万元用于宣传,而湖游费用仅为24.3万元,这也引起了外界的质疑。

徐亚平,江豚协会主席,曾计划通过经营一个行业来补贴协会的开支,但他从未有过任何商业经验。手术失败后,他阻止了参与募捐的成员去讨债。徐也不得不公布他的年终奖金。

何大明团队分道扬镳后,他们的财务状况甚至更糟。 2013年9月,在何大明成立的洞庭湖净水服务队自成立以来几乎没有收入来源。 从今年1月开始,为什么北京的环保组织大明的团队一个接一个地发起了两轮融资,总计约3万元,仅用了四个月的时间 “每天游览湖泊,一艘燃烧柴油的船会燃烧200元 ”清洁队的刘波说道

除李劲松外,何大明队的九名队员都是职业渔民,他们的收入几乎都取决于每年7月至明年3月的捕鱼季节 成员陈浩波说:“洞庭湖捕鱼季节结束时,最高限额超过5万元,最低限额只有2万元,这是渔民的总收入。” "

尽管何大明有一家名为“渔夫”的餐馆,但这家一度繁荣的餐馆在他开始保护江豚后不久就濒临倒闭。 何大明的妻子失业了,他的家人除了捕鱼收入外,还从他早期投资岳阳县造纸厂获得了每年1万元的股息。

环保志愿者的牺牲得到了回报。渔网已经在洞庭湖插了一段时间了(摇头丸)。江豚协会成立后,已经消失了一段时间,电动捕鱼比以前少得多。 中国科学院水产科学研究所的年度观察表明,东洞庭湖的海豚幼体数量在过去两年有所增加。

外部压力和内部混乱

作为团队领导,徐亚平和何大明面临的不仅仅是个人生存

他们巡逻并追捕非法渔民。两人都受到生命威胁,他们的家人也受到威胁。 “洞庭湖的渔民害怕他们 洞庭湖环保志愿者周天然表示,“他们的湖游实际上是渔业管理部门执法权力的一部分,而非政府环保组织本身无权处罚违规者。他们必须通过渔业管理部门受到惩罚,这就是渔民害怕他们的原因。” "

然而,徐亚平的特殊地位使渔业局“不敢忽视”他的报告。岳阳市渔政管理局一名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不仅渔政管理局,而且公安部门都对江豚协会有“意见”,但他们“不敢冒犯” “原因很简单。他们(江豚协会)捕获的非法捕鱼越多,越多的领导人认为渔政管理做得不好 岳阳市渔业局的一名前雇员说

在面临各种外部压力的同时,徐亚平和何大明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严重。

在李劲松被捕之前,何大明和江豚协会主席徐亚平之间的冲突已经公之于众 2013年9月30日,江豚保护协会副会长何大明成立了一个新的组织,名为“岳阳洞庭湖污水净化志愿者服务队”。他本人成为了该组织的负责人,并继续担任江豚保护协会的副主席。李劲松没有退出江豚协会就加入了这个组织。 由于两个团队都在洞庭湖从事环保工作,由此产生的竞争加剧了这种关系,关于“内讧”和“陷害”的谣言比比皆是。

3月6日,江豚协会召开会员大会,解除何大明副主席职务,并将其开除会员资格。 3月8日发布的开除何大明党籍的决定指出,他的“违法乱纪”行为包括:多次擅自接受媒体记者、损害协会和巡逻成员的声誉、打着协会的旗号为自己筹集资金、向巡逻成员和渔民勒索钱财等。

何大明的妻子陈云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徐亚平在幕后。 在她看来,海豚保护协会的主席应该是何大明,但是当海豚保护协会变大后,徐亚平想赶走何大明。

陈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何大明是江豚协会的发起人。 早在2011年,他就想成立一个名为“渔业资源保护协会”的非政府组织。由于没有附属单位,他无法在民政局登记。 这时,徐亚平找到了何大明,并说只要他成为总统,他就可以注册江豚协会。

协会注册后,各行各业的捐款都涌入江豚协会的账户。然而,何大明领导的巡逻队成员无法获得财政支持。该协会只对两年环湖旅游期间积累的1万多元报价4100元。 最后,何大明决心结束“被剥削”的关系,离开江豚协会开始新的事业。 然而,前“江豚的监护人”现在已经成为本案中的“逃犯”。

无论这一事件的结果如何,目前唯一可以证实的是保护洞庭湖江豚的力量已经减弱。 (原标题:被困在“勒索门”中的江豚护卫队的生存困境和组织内讧现在削弱了洞庭湖的江豚护卫队。)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