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生活派>

复旦投毒者自白:不计后果伤害别人不是我的底线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2-04 编辑:生活语录

来源:央视面对面发布时间:2014年

选店名称:中小

复旦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毒

[工作室]

欢迎面对面 周二,复旦大学因中毒被一审判刑。 10个月前,被告林森浩是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他向宿舍的饮水机里注射了剧毒化学试剂,导致室友黄洋中毒身亡。 在接下来的10个月里,人们把目光集中在这个聪明的学生身上,寻找关于他的线索,希望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告诉每个人是什么让他伤害了凶手。在宣判之前,征得他的同意,林森浩接受了我的采访,这是他自事件发生以来的第一次采访。

[字幕]2014年2月18日8: 00,上海闸北区中山路

[纪录片]雨街观景台外景

[背景声]今天上海多云多雨,雨可能是中到大雨.

[解释]

2月18日上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C101法院内外,尽管观众和媒体记者拥挤不堪,一天的寒冷气氛却无法减轻。

被告林森浩是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10个月前成为公众所知,他将于10点多进入法庭,等待一审判决,他和他的室友黄洋(两名医科毕业生)之间的中毒案件被暂时中止。 (审判现场)

在判决宣布之前,经我同意,林森浩第一次接受了媒体采访。

[同期]

记者:如果你4月份进入看守所已经10个月了,你可能很难消化,因为你从复旦大学的学生开始,然后去看守所成为一名等待判刑的犯罪嫌疑人。你是如何消化这10个月的?

林森浩:一直在看书

记者:你读什么书?

林森浩:主要是读更多的文学名着

记者:你为什么选择这些书?

林森浩:因为我认为我过去在科学和工程方面读得太多,而在这个领域却太少

记者:你认为你缺少它,这就是为什么你读它?

林森浩:是的,我觉得我的头脑有点太直了

记者:什么是直的?

林森浩:我只是不知道如何转身 有时候,最好不要考虑事情的后果或他人的感受,包括说话和做事要直截了当。记者:在生活中,你是认为直来直去更好,还是认为转身更好,有时更好?

林森浩:有时候事情太简单了,很容易制造出这样的东西。

[解释]

谋杀发生在2013年4月1日,愚人节 年轻人喜欢在这一天互相开玩笑,靠欺骗来娱乐。 但是复旦大学医学院的研究生黄洋今天早上喝了掺有剧毒化合物二甲基亚硝胺的水,直到15天后死于中毒,并且没有从他的室友林森浩那里得知真相,他自称是在“开玩笑”

一个所谓的笑话在人性的黑暗通道中徘徊,却没有找到一个光明的出口,在黑暗中以悲剧告终。 记者:现实的残酷在于发生了什么。这就像用钢笔在白纸上写一行字。它可能无法再次擦除它。也许在你在拘留中心的10个月里,我在想,你可能每天都在想,如果还能再做一次,我该怎么办?

林森浩:一个月前我也这么想,但当我得知受害者死亡时,我基本上不想这么做 4月12日和11日,我被带到警察局,再也没有出来。他似乎是在17号或16号去世的。直到4月21日,我才知道他死于我律师的口中。

记者:你心里知道他的死讯吗?

林森浩:彭头空当时是白人,那他什么也不想要

记者:在你不知道黄洋的死讯之前,你的心态是什么?

林森浩:我一直想知道他们是否能和好

记者:你们俩之间?

林森浩:那是他父母的一面。原谅我,但是当我知道我已经死了,我基本上不会这么想。

记者:你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他?

林森浩:我不能说。实际情况是我不能说出来

[解释]

我脑海中的“砰”的一声似乎是自犯罪发生以来林森浩表情中最不平静和理智的时刻。 大多数时候,当谈到他毒死自己的谋杀案时,他是精确而克制的。他会用“受害者”这个词来指代他的前室友黄洋,就好像他在讲别人的故事一样。

但是他的老师、同学和亲戚都无法平静。 他们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动机导致林投毒,把他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的室友推到了死亡的边缘,他住在复旦大学林峰校区西苑20号楼421室。

[同时代]

记者:2011年8月,你和他住在一起,有两年多的感情?

林森浩:是的

记者:你们两个相处得很好吗,还是你认为你们一直互相看不起对方?这是什么情况?

林森浩:要么不好看,要么不铁。

记者:没有铁吗?

林森浩:例如,你我的性格不是那种可以成为好朋友的人,但是我们绝对可以为普通同学做这件事。

记者:如果我用和平来描述你们的关系,可以吗?

林森浩:基本上

[解释]

如果你有相同的性格,林森浩和黄洋会是好室友。 这两个人经历相似,出生在普通家庭。通过努力学习,他们进入复旦大学医学院攻读硕士学位。 他们两个都可以被称为“学习型恶霸” 2010年,当林森浩大学本科毕业时,他被免除考试,并被复旦医学院录取。2012年获得复旦国家研究生奖学金。 他在核心学术期刊上发表了13篇论文,其中5篇是第一作者。 然而,完成学术标准只需要一篇文章。 同样,黄洋不仅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也是内部辩论赛中最好的辩手和西藏志愿者的领袖。 犯罪前,他还进入了医学院医生的第二轮考试名单,结果是笔试第一名。 但就性格而言,它们只是两端。 林森浩安静而精确,而黄洋善于表达自己。 阴郁的阳光 在这间小卧室里,两个人因为性格冲突而不快乐。

[在同一时期受审]

他可能一点也不喜欢对方,例如,他可能认为我没有生活方式,我可能认为他有点自以为是,仅此而已。

[同时代]

记者:你通常用什么样的方式交流和沟通更多?

林森浩:我和其他学生交流不多,但一定有交流,这不会导致我杀了他。

记者:作为同一个屋檐下的同学,你们之间会有什么样的矛盾或意见,会让你们想到这样对待他?

林森浩:人们不是普遍认为我嫉妒他通过了医生检查吗?

记者:这是外面的世界。这是真的吗?

林森浩:没错,事实上,我和他之间没有矛盾。

记者:这更是个问题。在没有矛盾的情况下,你为什么会想到用这种方法和那种剧毒的化学试剂呢?

林森浩:我后来回忆起这件事,我会做这样的事。原因不应该在黄洋,或者我个人没有调整这种消极情绪。

[解释]

林森浩的同学认为黄洋性格外向、骄傲,有时说话吝啬,这可能伤害了林的自尊心 2012年底,他们互相删除了QQ,并在网上分手了。

把过去的生活拼凑在一起,林森浩不太擅长处理负面情绪。 在互联网上,他用极具攻击性的语言辱骂他的同学和公众人物。 根据林森浩同学的记忆,当他还是大学生的时候,他因为和同学发生争执而发了十几条威胁短信。 实习期间,因为和同事吵架,他还在网上大声咒骂,用了一些无法形容的脏话。

[解释]

2013年3月,随着毕业临近,林森浩在继续学习和找工作之间犹豫不决。 最后的选择是去广州中山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超声波科。 这个部门,被许多人简称为b超,不能满足林森浩从事临床医学的愿望。 他在微博上说,“这实际上只是一份工作。没有必要挣扎。” 犹豫不决的人浪费时间,扼杀生命。 "

[同期]

林森浩:当时我的整个心情很干燥,当时无事可做。我也写完了论文和其他文章。我在同学中相对空闲,我找到了一份好工作。学校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记者:那时,我应该感到更自在。为什么这么乱?

林森浩:那段时间黄洋发生了一些事情 当我上床睡觉时,他正在玩游戏。他这样保持双脚,在床上来回移动,发出沙沙的声音。我说,伙计,你很温柔。我没想到他会冲向我。他说我没动。那时我非常生气。我非常生气。愤怒总是在我心里,我很冲动。

负面情绪聚集在林森浩 3月30日晚上,因为黄洋的一个笑话,线越紧,就越接近骨折的临界值。

[同期]

[同期]

记者:为什么不悦目?

林森浩:那时,那个人非常骄傲。他不停地拍福临元的照片,这让我当时很不舒服。

记者:年轻时,我想打愚人节。你为什么觉得它不悦目?

林森浩:当时我想,如果你想惩罚别人,我会惩罚你。

记者:你认为他所说的一切都是针对你的吗?

林森浩:不是我

记者:那他为什么不再对你不好,你想惩罚他?

林森浩:那时,我只是看着你,想着你。

记者:你怎么惩罚他?

林森浩:因为3月29日,我和一个同学给吕鹏打了电话,然后他改了博客。他让我做他的实验志愿者。我同意他做实验的地方就是我两年前做实验的地方。这个地方是我的药,所以我只是想用这种药来使黄洋完整。

这种药是二甲基亚硝胺 里根诺。在危险化学品清单上 在正常情况下,将严格监控危险试剂和剩余试剂的使用和计量。 但是在去年3月31日下午,林森浩取走了实验室里剩下的75毫升药物。 这是致死剂量的30倍。

[同时代]

林森浩:那天晚上,我回到卧室看了看。我发现这个桶里没有水。当时我想倒进这个桶里。

记者:有多少水?

林森浩:后来我记不太清楚了。应该是几百、100、200毫升,不多。

记者:不多

林森浩:是的

记者:你带了多少化学物质倒入这个桶里?

林森浩:这是个问题,因为那时不应该有太多化学试剂进入。 也就是说,起初,虽然我把它倒了进去,但实际上我的注射剂并没有倒进去,最后在我扔掉垃圾后,我也把水扔掉了,然后我用矿泉水把水冲走了。

记者:如果是科学或医学计算,你注入的剂量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林森浩:我不知道

记者:当时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剂量会给他带来极大的不适甚至死亡

林森浩:我当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记者:你知道这种化学试剂的毒性,因为你做过实验,对吗

林森浩:我知道它有肝损伤

记者:损失有多大?

林森浩:这可能会导致死亡,但当时我没有想到。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或者你不知道,或者你不确定?

林森浩:出乎意料 事实上,我也不确定。

记者:你不确定

林森浩:是的

记者:作为一名医科学生,你怎么能做这样一件不确定的事情?

林森浩:这和我刚才说的价值有关

记者:也就是说,不管后果如何

林森浩:是的

[解释]

但是根据检方的指控,林森浩对二甲基亚硝胺很熟悉

[同期]秦韩军(检察官)

在他题为 《面对面》 的硕士毕业论文等文章中,林森浩明确地写道,二甲基亚硝胺是一种具有肝毒性,基因毒性和免疫毒性的化学物质,由此可见,林森浩对二甲基亚硝胺的基本毒性以及它能够导致生物体肝功能衰竭,直至死亡的认知是明确而又清楚的。

【解说】

为了完成论文,过去三年多,林森浩需要反复进行动物实验。完成实验后,大鼠要被带回处死。处置方式残酷,需要实验者用双手拉断大鼠脖颈,之后进行解剖。根据论文中提及的数量分析,林森浩处置的实验大鼠近千只。他对此的纪录也从“我必须克服恐惧。我希望能成功地完成实验。愿老天保佑。”变成了“胆子要大,下手要狠”。

【同期】

记者:你毕竟用过大白鼠,小白鼠做过实验,你看到过当这个试剂进入生物身体之后它会发生什么样的反映在你预测效果中的后果应该是什么?

林森浩:就是他可能难受。

记者:什么叫难受。

林森浩:我当时想大得难受就是肚子不舒服,或者不适,就是不适,具体其实让我想我也没有去想。

记者:就是从你下毒的那一刻开始,您当时密切关注了整个事态的变化。

林森浩:对。

记者:因为即便是小白鼠,大白鼠的话,你作为实验者也是要密切关注的,那黄洋在喝了你下过试剂的水之后,他的一举一动你是在密切观察吗?

林森浩:前面没有。

记者:为什么没有?

林森浩:就是因为他真喝的时候,就没咽多少。

记者:你感觉?

林森浩:对,我在床上睡觉,他喝水有个动作,用这个白色的杯接一点,咚咚嚼一下,喝一点,那天早上他是这样说,就这样喷到地上,然后强咳,想把口中的东西吐出来,我当时想这应该没什么事。

记者:你总是在从你这个角度,主观的视角来看,你觉得应该没事,你觉得他喝下去应该很快就好,那事后你怎么看?

林森浩:这就跟很多人对我的看法,这样的自我。就是在想问题的时候可能稍微有点自我。

记者:稍微有点自我。

林森浩:自我应该是,我感觉对我这个人来说是很负面存在的,这个问题最关键还是在于没有考虑过。

记者:这是你到了看守所以后意识到的?

林森浩:其实我在外面也意识到了。

记者:没想着去改变?

林森浩:一直没想到怎么去改变。

【解说】

这个愚人节的所谓玩笑一直持续,黄洋在莫名的病痛中,一步步接近死亡边缘。

【同期】

记者:我就在想,实际上你有更改的这个机会的比如说在他没有喝之前,你可以跟他说先别喝,这是一个机会。另外一个当他喝了以后,这个里面到底有什么,你可以直接对症下药的治,但是这些机会都错过了,而且就在他身体发生反映以后,进入医院做B超,是你做的。你应该说刻意的隐瞒了身体的不适为什么没有去及早的更改自己的错误?

林森浩:第一次机会就是在喝之前,那么我肯定不会做的。因为我投完之后,他不可能喝的。结果他喝了。

第二个机会,就是我在4月2日的中午回宿舍我本来平时中午都不回宿舍的,我都在医院里度过的。

记者:为什么回?

林森浩:因为他知道这个水桶是有问题的,回去就是让他来质问,你有没有动了手脚了。

记者:你等着他来问你。

林森浩:当时那天回来他没有问我,他根本没有怀疑到我。进来他就直接跟我说,这个水的味道,有点像消毒水的味道,下午我能不能到你们科去看看,所以这个机会我没有把握住。

记者:你为什么没有把握住?

林森浩:他没有质问我,那我就想你没有质问我,那这个事情就过去了。

记者:你观察他身体发生什么变化,他有什么不适了吗?

林森浩:那个真没有。然后下午来找我做B超,我就给他做了,做完之后当时还露了马脚,就没告诉他。

记者:露了什么马脚?

林森浩:他正好看胃,我看了他的肝脏。

记者:那个时候他肝脏出了问题了?

林森浩:然后我就讲话里面就多了这么一句,胃也没有问题,肝脏也没有问题后来我就自己瞒过去了。

【解说】

当晚,黄洋去往医院检查,化验结果显示肝功能出现损伤,但病因不明。就在黄洋住院的4月5号,林森浩在微博上说:“不安的社会,迷茫的人……带种的就来真的”。那时他刚刚看完电影 《超声弹性成像评价肝纤维化的实验及临床研究》 。这部台湾电影,改编自20世纪60年代台湾青少年真实的杀人事件,讲述失败的成长,残酷的青春。“出来混,就不要怕死”,林森浩在结尾写道。

【同期】

记者:小林你觉得你做的这件事是一个恶作剧能解释的吗?

林森浩:初衷肯定是恶作剧,我当时就想着好像这个事情过一段时间会好,而且老鼠确实也是生龙活虎的,就是那天没死的老鼠生龙活虎的。

记者:但是你刚才说的是没死的老鼠,有没有他的身体里面由于被注入了这样一个化学试剂,他死了的情况。

林森浩:所以我刚才说了,这有点自欺欺人,就是脑子里就不去想这个。但是可能我这个想法太幼稚。

记者:幼稚在哪?

林森浩:不计后果,毕竟就是把别人伤害别人身体这种行为,在我这里不是我的一个底线,就那种时间来说,本来应该每个人做事都有一个底线,你不应该怎么做。

记者:为什么这么基本的问题,当你长到这么大,而且你的智商又这么高的时候,反而会没有具备?

林森浩:不知道。其实我现在我就觉得这些东西是需要学习的,就是你头脑里的底线,你做事的习惯方式,思维方式都是需要你学习的,除非你在很小的时候可能在你的家庭环境那种强烈的反反复复的刺激到你头脑里从小就形成这种习惯,要是从小没有,那么你长大之后学习,必须是自己经过反复不断的强化。

记者:你有吗?你有学习过吗?

林森浩:我没有。

【解说】

4月12日,医院给黄洋家属发出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当天,林森浩被警方刑事拘留,他对投毒事实供认不讳。但坚称自己是开玩笑,并非蓄意杀害。这一点,让黄洋的家属感到不满。

黄洋父亲:开玩笑,什么开玩笑,开玩笑怎么能拿毒药开玩笑的,任何说法都说不通

【解说】

4月16号,黄洋去世。在此后的一审当中,检方认为林森浩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极大,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庭审同期】林森浩

我的这个行为,导致了我同学黄洋的死亡,给他家庭确实带来了非常沉重的打击,我罪孽确实是特别深重的,我对不起我父母将近三十年的养育之恩,但我一定会接受,法院给我的任何处罚。

【解说】

一审结束后的这个春节,对于黄洋父母来说,每时每刻都是煎熬。

【同期】

她说害怕回来回来提起这些事她都要伤心

【解说】

同样悲痛难忍的还有林森浩的家人。

【同期】林森浩父亲

今年过年,哎,不要提起了他要故意杀他的话,这个我到死我都不会相信的,我孩子这个人,心不会阴暗到那个程度,也不会歹毒到那个程度。

【解说】

这位父亲也读不懂自己的儿子了。一个曾亲手抄下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誓言的准医生。(我不得将有害的药品给予他人,也不指导他人服用有害药品。)也是一个站到了被告席上的杀人犯。

【同期】

记者:你是学医的,医生一开始西方有希波克拉底誓言,中国有医者,仁心,仁术,这个概念你心里应该是扎根的你刚才跟我叙述的这一切,是在你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下,让你的同学,身体里面渗入到这么剧毒的,就是它有毒性的试剂,你不觉得这有点矛盾吗?

林森浩:对。我也一直跟公安说我这个人矛盾。但是像我在医院里面,临床上我也呆了两年的时间,我的所作所为,说悲天悯人应该说当之无愧,但是我确实做了这个事情,做了这个卑鄙的事情,大大的矛盾。

记者:你能解释吗,就是自己性格中的这种巨大的反差?

林森浩:我想想。解释不了。

记者:想到未来吗?

林森浩:没有,少,有肯定有,但是我不会深入去想。

记者:为什么,是恐惧还是说没有去想?

林森浩:没用,一想到我就觉得没用。

记者:什么叫没用?

林森浩:因为我感觉我要么死亡,就是被叛死刑,要么就是很长的刑期,到时候不是我的意志所能够决定的。

记者:你觉得眼下有用的是什么?

林森浩:有用的,不知道,我觉得需要的是一个潜移默化,是一个慢慢地,把自己的思维方式做一些调整。

记者:为什么要调整呢?

林森浩:我觉得思维方式是我能力上能做的。

记者:调整还有用吗?

林森浩:假如活的话是有用,死亡了就没用。

【同期】

被告林森浩,因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

【纪实】

宣判现场:旁听人员不要讲话,请将犯人带出法庭

林森浩父亲:不服判决,我要上诉

【同期】我只能说三个字,对不起,让他们把我忘了,把我忘了。

【演播室】

那天在现场,林森浩至始至终都没有回头看过一眼在旁听席上的父亲。哪怕最后他的父亲高喊着不服判决。有人说林森浩性格冷漠,但世上那么多性格冷漠之人,有几个会去害人、伤人呢?也许就因为有那道底线存在,尊重生命,不伤害他人,性格再冷再毒也还不会越过雷池。这道底线是1,其他的不管是学历、财富还是社会地位,也都是0。如果一个人没有这个1的底线,那划上再多的0,恐怕也无济于事。

更多阅读

复旦投毒案被告人告白:对不起 愿父母忘了我

复旦投毒案凶手父亲向受害人父母谢罪遭驱赶

中青报:“复旦投毒案”只是极端个案

复旦投毒案宣判:嫌犯表情漠然 对死刑反应淡定

复旦投毒案被告人一审被判死刑

复旦投毒案今宣判 受害人家属称不判死刑就抗诉

“复旦投毒案”明日宣判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