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生活派>

对话冷冻人丈夫:活不过来,也为医学做了点贡献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1-19 编辑:励志

作者:吴家辉、陈宇思、李来、鲁元吴岳薇资料来源:澎湃新闻发布时间:2017/8/16 10:59:40

选择字号:萧中

Da

对话冰人丈夫:不能活了,为医学做出了贡献

8月15日,这是詹文莲妻子的百年祭。按照济南商河的习俗,桂君君会在日落后去参加追悼会,“陪她聊聊天,放点她喜欢听的音乐,带点她喜欢的花。” “

2017年5月8日,49岁的詹文莲死于肺癌 在她死前,她的家人完成了她的遗体捐献登记手续,并决定在她死后接受人体冷冻手术,并将她的遗体储存在容量为2000升、温度为零下196℃的液氮罐中,这也被认为是中国大陆第一次人体冷冻手术。

保存詹文莲尸体的液氮罐 银丰制图研究所

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所和山东大学齐鲁医院联合开展了为期两天的手术。 据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所报道,主治医生宣布詹文莲临床死亡后两分钟内,数名临床反应专家向她体内注射了抗凝剂、抗氧化剂、中枢神经营养等药物,并通过循环系统快速注入冰盐水进行物理降温。同时,实施气管插管,启动呼吸机、Lucas2等心肺支持设备,确保身体的血液供应和氧气供应,维持身体的生理功能。 十三分钟后,詹文莲被转移到银丰研究所低温医学研究中心。采用微创双向体外循环灌注技术,在专用低温手术台上通过体外循环技术将体温降至18℃左右,开始血液置换和多梯度防冻剂灌注。 这些程序完成后,詹文莲被转移到一个大跨度自动程序冷却装置,将温度降低到零下190℃左右。

5月10日,在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所低温医学研究中心,桂君君看到妻子在冷却完成后躺在一张特殊的床上:她的头露在外面,锁骨下看不到她,但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她因脱水而稍微瘦了一些,看起来睡着了,轻松安详。 15秒钟后,詹文莲被转移到超低温液氮罐中进行长期保存,预计有一天会“复活”。

人体冷冻保存是一项具有前瞻性和争议性的技术,它给人类带来了对未来的期望。 世界上有三大组织提供冷冻人体业务,其中总部位于美国亚利桑那州的美国铝业生命延长基金在1976年进行了第一次人体冷冻手术 然而,到目前为止,世界上唯一能够运作的人体冷冻机构是冷冻和保存,并且没有“复活”的先例冷冻和“复苏”可能面临严重的细胞损伤,使得保存特别困难。 因此,这项技术更被视为一种商业活动。

刘晶,中国科学院物理化学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北京低温生物医学工程重点实验室主任,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说,当前人体低温保存更接近于一种身体保存服务。 乐观地说,随着未来新技术的出现,突破人体冻结的技术难题,实现恢复和生存,并不一定是不可能的,但需要艰苦创新的科学探索。 如果这个技术难题得到解决,它将是人类最重要的科学突破之一。 因此,人类将突破年龄限制,实现星际旅行,并“随意改变人生轨迹”,将其应用于永葆青春和抗击疾病等方面。

然而,时任国家人类基因组南方研究中心伦理部主任沈明贤曾表示,尽管我们的法律不禁止人体冷冻和长期保存,但这种打破生命周期的行为可能对医学伦理构成巨大挑战。

49岁的桂君君是济南一家公共机构的工作人员。在他健康的妻子突然患上肺癌后,他的生活突然改变了。得知妻子的病无法治愈后,他把妻子送到了临终关怀医院。偶然接触到人体冷冻技术后,他没有经历过太长时间的世俗思想斗争。

夫妻双方都同意捐献遗体,并认为当人们离开时,“他们必须为社会留下一些东西。所有有用的东西都将被别人使用。其余无法使用的骨骼将被送到学校的解剖室,并悬挂在那里。” “

”未来的技术,我们只能展望未来 即使你不能生存,你仍然可以对医学做出一些贡献。 ”桂俊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桂俊民红星新闻图表

“我们认为人们必须留下一些东西 “

澎湃新闻:据报道,在你妻子康复无望后,你把她转到临终关怀病房,觉得“一个人要想去,就必须有尊严地行走”。你为什么这么想?

桂君君:我以前接触过临终关怀。我父亲突然生病去世了。那是同样的方法。当时,我咨询了医学专家。他们说,以目前的技术,确保生命体征没有问题。然而,我们认为医学专家已经判断没有希望了。在现有的基本条件下,最好让她安静下来,不要受苦。

澎湃新闻:你以前听说过人体冷冻保存吗?

桂君君:我听说过。最早的作家杜红把他的头冻住了。 这只是一瞬间的想法。我们当时想,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这对夫妇都觉得他们在这一生中呆的时间不够长,他们会在这一生中留下来。 但是,看了这份报告后,我觉得我们的经济实力和技术条件都不能满足,我们也不能联系有关机构,当时的人也没有达到这个水平。

选择这个(冰冻的人体)是很意外的 我们搬到了舒适病房(临终关怀病房)。碰巧部门主管对生活有独特的理解。 我们一起进行了一次推心置腹的谈话,很自然地谈到了这个话题。他建议我可以了解它。 我和尹风已经有了30到40次的来回接触,参观了现场并和项目经理谈过话,对此我非常赞同。 第二,我和我妻子非常赞成遗体捐献。 我们觉得人们离开时必须留下一些东西。我曾经和她开玩笑说:“你把我的身体给了我,然后把它给了别人。可以使用的都是别人的。不能用的是骨架。把它送到我们学校的解剖室,挂在那里。” ”

澎湃新闻:你曾经说过你不喜欢传统的殡葬方式,觉得没有人情味。你为什么这么说?

桂君君:我和我妻子想为这个社会留下一些东西,并做出一些贡献。 即使一个人死了,我们身上的一切仍然可以利用。 火葬后,什么都没有了。 人们无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或死亡。我想知道他们死后能否选择如何处理他们。

澎湃新闻:当你听说你可以在你的妻子身上使用这项技术时,你是怎么想的?

桂君君:我心中充满感激。同时,我认为我们应该尽力合作,把这件事做好。 他们告诉了我技术上存在的问题和未来的发展方向。 至于未来的技术,我们只能展望未来。 我们觉得我们必须为这个希望而战。即使我们不能生存,我们仍然可以对医学做出一些贡献。 通常她身体很好,突然发现癌症,早期没有症状 即使她将来没有复活,如果它有助于疾病的研究,那么我们也认为它是值得的。 我们也想通过这件事给每个人一个选择,尊重生活。

澎湃新闻:为什么银丰科学院选择你的妻子来做这个项目?

桂君君:最重要的情况是患有典型的疾病;第二是家庭成员的支持和他们对冷冻保存的知识 他们还谈到了之前感兴趣的病人,他们中的许多人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们的家人不同意。 我们非常仔细地思考,避免一切外部干扰。我们认识的人不多。我们害怕被别人的观点影响,因为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意识到它是什么样子。

澎湃新闻:今年2月我得知这个项目并最终决定参与这个项目有多久了?

桂君君:不会太久 起初我知道这个项目,然后我决定在讨论后直接做,然后我办理了一些手续,等待机会。

澎湃新闻:在这个过程中,你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理过程?

桂君君:这只是一个词。除非迫不得已,否则我永远不会放弃。 如果有其他医学方法可以挽救她的生命,那么我肯定会采取其他方法,不会选择这条路。 我咨询了美国专家艾伦德雷克,他说在美国没有办法治疗这种疾病,他还得去临终关怀医院。

澎湃新闻:你曾经有过心理斗争吗?

桂君君:没有心理斗争。这只是一瞬间的想法。我只想知道以后该怎么处置她。 我们后来了解了这个程序,她在完成所有法律程序后开始了这个程序。我们觉得没有问题。 外界怎么说和评论与我无关。我一直坚持我没有做任何伤害天堂、伤害他人、造福他人的事情。法律没有说我也不允许这样做。 我们也可以为我们的家庭和社会做出一点贡献,这符合她的愿望,所以没有斗争。 既然我们不能改变她离开,那就接受吧!接受后,我们必须考虑我们能做些什么来更大程度地实现她的愿望。

澎湃新闻:你的家人对这个计划的态度是什么?

桂君君:他们没有意见 除了最早的时候,当她嫂子考虑世俗压力时,大多数人觉得他们被埋在了地下。人们已经走了,再打扰她是没有意义的。 她没有考虑我们的感受。一般来说,在我们沟通之后,这件事就没有问题了。

澎湃新闻:你妻子在哪里?

桂君君:我妻子当时无法表达,但她能理解。我对她说:“要么我给你找个安静的地方睡觉,当你能解决你的问题时,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会醒来握住我的手。” ”她抓住我的手 对我妻子来说,她希望我们能生活得更好,生活质量更好。我们做出这个决定是为了帮助她实现这个愿望。 如果她能让我们生活得更好,我认为她比任何其他人都幸福。

詹文莲 家人提供了照片。

她跑得很快,真的很放松。她跑了,把我们扔在这里。

澎湃新闻:你和你的家人对这个计划最大的担忧是什么?

桂君君:在低温状态下,人体非常脆弱。轻微的运动可能会损坏人体。 他们提出了一些操作计划,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

澎湃新闻:你和你妻子说再见了。你说什么了吗?

桂君君:如果我是私人的,我不太擅长表达感情。 总之,这一切都是关于爱和不放弃。

澎湃新闻:在她被转移到液氮罐进行长期低温储存之前,你对她的状态有什么看法?

桂君君:啊.我希望她能醒过来,但如果我不放弃,我也无能为力。 我们感到非常满意,至少她平静而有尊严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告别了一会儿后,她去休息,最后把所有的泡菜都扔给了我。 原来她担心我们家所有的事情。我是家里刀手的店主。 哦,她跑得很快,真的很放松。她跑了,把我们扔在这里。

澎湃新闻:你认为你的妻子是什么?

桂君君:我妻子是一个善良、诚实、有爱心的人。 我从未想过自己。我总是首先想到单位和其他人。我很累,也不自觉。 她通常是志愿者,每年都给农村儿童捐赠书籍和文具。一旦她买了,她会一声不吭地把它们直接送到学校。 今年,她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还在问,还在问她是否买了什么东西?我说我买了。我买了它并放在那里。 过去,我们社区门口有一条公交线路。公共汽车来的很慢,有时他们40分钟都来不了。 每个人都在大喊大叫,她直接拨打政府监督热线,让公交公司增加频率。 正常情况下,她领导的人,肯定会做到最后,无事可做一半不做,就会盯着最后,必须要有结果,要有声明 我总是说她爱管闲事 在单位里,她也是一名劳动模范,喜欢自己做一切事情。 单位怎么了叫她走,快跑,谁也拉不动

澎湃新闻:你离开妻子的最后一刻在想什么?

桂君君:我怎么能不接受她离开我 以前,我总是开玩笑说谁跑在前面,谁是逃兵。她离开并不难。这对我们来说很难。我总是说我想成为逃兵,让她感到不舒服。 有一次,在医院的病床上,我问她,你能和我呆多久? 她说,一辈子 那时,一个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生命如此短暂,以至于只活了一半?

澎湃新闻:你妻子离开后,你有心结吗?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桂君君:是的,起初她不想见任何人,记得所有和她有关的事情,也不想提这些事情,因为这很痛苦,毕竟她太矮了。 后来,我与阅读、与我的孩子交谈、聊天以及看她死前的所作所为毫无关系。我仍然选择接受它,包括媒体采访。即使别人说了什么,我也不在乎。我们没有强迫别人理解。

澎湃新闻:你曾经说过,一些同事和朋友听到这件事的时候都在嘀咕。他们在嘀咕什么?

桂君君:贫穷的时候就说你在做什么。大家都走了,你为什么要和她闹着玩?让她安静下来

澎湃新闻:你会感受到压力吗?

桂君君:从我的内心来说,起初我有压力,但当我想通了,就没有压力了。 首先,我们将考虑一些世俗的问题,例如事务的处理。后来,我们通过律师了解到医疗团队将为我们提供完整的法律程序,因此不会有压力。 我们没有做坏事,我们只是成为了先锋。 如何向他人解释对我们来说更令人困惑。 一个人不可能悄悄地消失,但也涉及到她的朋友。如何给别人写信也有压力。后来我们派了一群朋友,买了一个墓地纪念碑,和父母一起埋葬了它。 事实上,为了她活得好,当她离开时没有必要向别人展示,而为自己活得好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安慰。

银丰研究所和齐鲁医院的专家正在对詹文莲进行人体冷冻保存 尹风研究所提供图片“我希望每个人都更加关注医生和临终关怀”

澎湃新闻:你认为人体冷冻保存技术会涉及哪些伦理问题?

桂君君:如果她活了50年,人类身份的定义是什么?我只希望她能在那里好好呆着。我也希望医学能加速它的发展,并在将来治愈她的疾病。 低温和复温技术的新发展更有希望。

澎湃新闻:手术花了多少钱,你承受了多少?

桂君君:大部分都是山东银丰生命科学公益基金会资助的,我们几乎不用自己承担。 我们免费把遗体捐献给他们,他们在费用上照顾我们。

澎湃新闻:有人认为这项技术一旦普及,可能会成为富人的专利。你怎么想呢?

桂君君:我不这么认为。这不是富人的专利。享受这项技术的一定是有特殊需求的人。 机构和生命科学研究机构有公益性质的基金项目,暂时不考虑它们有多少商业价值。

澎湃新闻:你想过提升银丰科学院吗?

桂君君:不,我不认为冷冻是焦点。舒适的医疗保健(临终关怀)是未来的焦点。 因为我们的教育系统缺乏死亡教育,大多数人不会面临死亡。 我不知道如何面对死亡,如何让人们带着尊严离开,平静地走过这一幕。 我过去常听道听途说,我对医生的印象非常不好。我觉得医生都是无情的。只有联系了这些医生后,我才意识到大多数人都有职业道德。因此,我也想借此机会让人们关注医生的职业,了解医生。

澎湃新闻:据报道,你已经加入了生命延长计划。你为什么选择这种方式?

桂君君:首先,我非常赞成 第二,它非常现实。我还认为,万一她醒来,她必须有一个同伴和一个她认识的人。 我留下来感觉很好,至少我可以陪她,至少我和她有同样的记忆。

澎湃新闻:你有想过未来的场景吗?

桂军民:说实话,在我有生之年可能是看不到的。不一定要我看见,下一代人可能看见,或者下几代人看见。不管是谁看见,只要证明这个选择没有错误,人体冷冻事业上我们也做了该做的事情,对社会有益,对她本身也带来一些益处。至于以后的事情,不好说了,我们不知道以后科技发展到什么地步。

澎湃新闻:你如何看待生命与死亡?

桂军民:我觉得生命的存在,是多种形式的。一个人不是说没有呼吸心跳就是死亡,那只是医学上的判断。我觉得人还是要有点精神,到现在为止,我不认为她离开我了,我认为她只是短暂地告别了我们,偷了个懒而已。

更多阅读

中科院专家:当前人体冻存更接近遗体保存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