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标签集 > 历史
紫云文心   2017-11-29

建中二年(781)十月,一位被贬往崖州(今海南海口)、时年五十五岁的官员,从长安出发,沿着驿路,一路向南。这天,他到达容州(今广西北流)以南三十余里的地方。只见两山夹峙,状若关门,驿路从仅仅宽约三十步...

紫云文心   2017-11-28

唐永徽元年(650)五月二十六日,长安城。唐高宗李治来到距离皇宫并不远的皇家寺院感业寺,为去世的父亲李世民敬香。这一天,是李世民去世一周年的忌日,他必须来。办完敬香这件正事,他还干了件私事。...

紫云文心   2017-11-28

中国,是诗的国度。唐诗,是诗的巅峰。那些或浪漫雄奇、或慷慨激昂、或厚重沉郁、或清新脱俗的唐诗,首先是脍炙人口、千古传唱的文学作品,同时又是亲临其境、现场记录的珍贵史料。这是从唐朝就开始形成的共识。...

毛朵   2017-03-05

前阵子,我在凤凰网看了上下篇连载故事《夹边沟记事:上海女人》。看完之后,非常震惊。相信很多中国人对上下五千年的中国古代历史熟记于心,却显少知晓距离现今只有半个多世纪的1957—1960年中国那段特殊的...

missan   2016-10-24

首先声明:本文适合夜间阅读,配合着做梦。汤因比老头做了一个梦,一个穿越的梦。在梦里,他来到了中国的宋朝。汤因比老头不姓汤,也不是中国人。他的梦开启了一个课题,一个对宋朝研究的世界性课题。这位英国的洋老...

missan   2016-05-10

大家应该都听说过《荷马史诗》,但这段被神话的历史和它最真实的文明到底是怎么样的?让我们来一起感受一下。所有《荷马史诗》的现代版本,都是法国贵族让-巴普蒂斯特·加斯帕尔·德安西·德·维罗伊森版本的后裔。...

missan   2016-04-23

对荷马的爱就好像一种病。如果你患上了,就很有可能终生无法摆脱。他开始渗透到你意识的每个角落。荷马早餐吃什么?(油、蜂蜜、酸奶和美味的面包。[独眼巨人]库克罗普斯的问题之一就是不吃面包。)还是野餐?(葡...

missan   2016-04-21

1863年5月11日,巴黎,麦格尼饭店。这里是左岸第六大道一条鹅卵石街上的一家小餐馆。像往常一样,才华横溢愤世嫉俗的巴黎人文人在这里聚集,参加每两周一次的晚餐。这里有不少明星:批评家和历史学家查尔斯·...

missan   2016-04-21

第一次读到荷马英译本是在十年前的一个晚上。当时我和好友乔治·菲尔赫斯特刚穿越250英里的凯尔特海,从法尔茅斯航行至爱尔兰西南的巴尔的摩。我们提前了三天乘木制双轨船“海雀号”出发。“海雀号”首尾共长42...

missan   2016-04-21

本书的核心是一对互相依赖的问题:荷马从何而来?又为何重要?我深知荷马的巨部史诗艰深晦涩,令人望而却步,但我依然坚信他对于战争和苦难的描写依然能够关照天命、残忍、人性及其脆弱,以及无法逃离的宇宙。这不只...

missan   2016-02-26

虽然他们在一起只有三年,但是她却幸福了一辈子。一位年轻英武的国王,为了娶她,甘愿挑起两国交兵。在娶了她之后,这位爱她的丈夫又为她修建了一座王宫,作为给她的新婚礼物。唐朝是一个崇尚英雄的时代,很多活在那...

missan   2016-02-26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乞怜求荣要好过贫寒破落,卑微苟活总好过飘零坎坷。而对于一个真正向往自由的人来说,比血光更加冷冽的是孤独地老去。而比孤独更加让人不齿的是丧失自己的人格。自古以来就有“伴君如伴虎”的说法...

missan   2016-02-26

她是一只彩蝶——是一只在世间诸多不公、不幸的挤压下羽化而成的彩蝶,她以她的才情,以这世间给予她的诸多不公、不幸为双翼,飞向了一个更为广阔的世界,一个能让她的心灵得以安顿的世界。或许在世人眼中,她的一生...

missan   2016-02-25

作为一个帝王,她览尽世间胜景,不愧于社稷苍生。然而作为一个女人,她这一辈子唯一不成功的就是当母亲。这是她一辈子的痛苦,或许就是这种痛苦和愧疚促使她最后还帝位于李显,也或许正是这种痛苦让她一辈子都不喜欢...

missan   2016-02-16

我们已经检讨了民间叫魂信仰的根源,但我们永远也无法确切地知道是什么“导致了”1768年的叫魂大恐慌——如果这本身是一个有意义的问题的话。要找到为什么大恐慌在这个时刻、以这种方式发生的线索,我们就必须如...

missan   2015-12-16

我家是共高祖以下几房住在一个大墙门内的。直到日寇侵杭,各房人家都避居外地,从此分散,不再在同一个墙门里住了。我小时候听父亲说:不知那一房做官的长辈触怒了清朝皇帝,听说要来抄家,于是其他几房人家为了自保...

阅读时间编辑部   2015-12-11

翁同龢,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不少,但完全清楚他一生的人也不多。至少在这之前我是这样的。只知道他与戊戌变法扯在一块,还有他名字中“龢”字既不好念也不好写,一旦记住了也不好忘。后来为写这篇文章,恶补与他有关的...

missan   2015-12-06

今年是《大宪章》(MagnaCarta)诞生八百周年,英国政府为此组织了全球巡展,其中一站在北京。我躬逢盛事,在英国大使馆不到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里,排队看到了这份1217年的抄本:棕黄色的羊皮纸上,用...

missan   2015-11-29

秦晖先生很像是一个思想的管道工。哪里出现了认识和观念的严重堵塞,他就常常“赶赴现场”,进行疏通清理。虽然专业背景是中国古代史,但他传奇般的知识面、记忆力和思辨力使其“管道疏通”工作远远超出了中国古代史...

北京时代华语   2015-11-28

当你有一部分资金的时候,你会买股票还是该买房子?股市和楼市一直是投资的主要战场,然而在今天每个人可以选择的范围更大了,可以买信托、基金和债券,可以买国际产品和互联网产品,等等。金融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

missan   2015-11-08

每年过春节,几乎都听到身边朋友的感慨:“这年味越来越淡了。”之所以觉得年味淡,是因为旧时那些烘托节日氛围,体现节日内涵,生成节日文化的礼仪、符号、习俗,已经淡出了人们的生活,皮(礼仪、符号、习俗)之不...

missan   2015-11-07

拆迁这事儿,并不是今天才有,古时候也经常发生。特别是商品经济比较活跃、自发的城市化比较迅速的历史时期,人们在城市中见缝插针一样修建住宅、商铺、出租屋,侵占街道,造成城市空间的拥挤。这时候,政府往往就会...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