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故事>

互联网媒介环境造就的“宅人”群体浅析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0-01 编辑:人生语录

1什么是“居家男人”

“家”是一个外来词,它的第一个祖先是在日本出生的“宅男”。随着世界交流的加速和中国互联网的普及,“家”已与“宅男”分离开来,成为一个独立的名词。在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人称自己为“家”,并用“家”来标记其他人。当“家”不再是一个小名词而成为我们生活中的高频词汇时,我们有必要弄清楚“家”是什么以及“家”是什么样的群体。

1.1“家”宅男的创始人

御宅族是一个特殊的社会团体,随着日本动漫产业的繁荣而出现。在1980年代,“宅男”一词在日本社会中首次出现。它最初仅在动漫迷的内部交流中使用。随着单词“宅男”(日语中的罗马语为宅男)不可避免地脱离了粉丝圈,逐渐成为流行的口头语言。但是,“宅男”世俗化的道路并不平坦。当人们不受惩罚地滥用“宅男”一词时,动漫迷们会表现出强烈的不满。在他们眼中,“宅男”是真正热爱动画文化的人们的身份象征。看了动画片并且品尝了动画片的外行如何看待?这是最糟糕的跟进事件。因此,那些高级动漫迷迅速放弃了这个头衔,“宅男”成为了“无脑思考,盲目追随潮流,表面追求”的人的代号。

1983年,社会评论员Morimov在《御宅的研究中》中正式使用“宅男”来称呼这个社会团体。他对“宅男”的评价基本上是负面的,这影响了当时许多日本人对“宅男”的看法。 1988年的“宫崎琴”事件使对“宅男”的评价引至谷底,这是灾难性的打击。在这种严峻形势下,日本动漫产业一度萎缩。有趣的是,一个人自发地为“宅男”的名字辩护。他是冈田斗史。他将“宅男”的定义提高到了精英水平,并在粉丝界赢得了阵阵掌声。他认为具有三个特点的人才有资格被称为“御宅族”。

1)具有较高的参考资料检索能力; 2)它们具有适应此图像信息爆发的能力,并且具有搜索跨域信息的能力。他们可以解释和研究图像作者建议的信号,而不会丢失它。 3)他们从不对自己的志向和自我表达的欲望感到满足。

从以上事实可以看出,“宅男”并不是一个不变的词,其含义有几大起伏。目前,热衷于某种亚文化或对研究精神有浓厚兴趣的人可以称为“御宅族”。值得注意的是,“宅男”从来都不是不足的。外出和呆在家里的意思。

1.2从台湾到大陆的“玉寨”发酵

“御宅族”这个词是为了从一部电影中获益而引入中国的:[0x9a8b]2005年,日本电影[0x9a8b]在台湾上映,“御宅族”这个词逐渐出现在人们的眼中。成为街头巷尾的热门话题。两年后,台湾播出了第一个关于“御宅”的综艺节目,但这里的“御宅”却带来了浓浓的台湾色彩,可以说是台湾人诠释的“御宅”。在节目中,主持人直接把“御宅族”称为“御宅族”。从那时起,“阿寨”、“宅男”、“宅女”一个个被创造出来。

台湾对“奥林匹克之家”的解读,是“奥林匹克之家”现象首次在中国文化圈公开传播。随着2000年后台湾文化的输出,这位“宅男”经过一些发酵后来到了大陆。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互联网在中国的普及,出现了一批站在电脑前、不在门前、不在第二位的年轻人。当时,媒体只把他们称为“蹲着”或“在屋里”。但是台湾带来的“御宅族”给媒体带来了新的批评工具。 2008年,《电车男》报道了宅女现象,题为:“广州出现在宅男‘家’……”可以解释当时的主流观念是:“宅男”等于“宅男”,而“家里人”等于呆在家里不出门的人。在传统媒体的权威下,“宅男”的含义慢慢演变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

1.3“居家人”的定义和基本特征

最后,什么是“居家男人”?关于“宅男”的定义已达成共识。人们普遍认为,“家庭男人”与在家中长期窒息密切相关。尽管这是一个被误解的词汇,但经过发酵后,它已经能够准确地指代一种社会现象和社会群体,在我们当前的语境中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家”。 “管家”是指长时间不离开家,与现实生活中的人接触较少,热衷于享受独处时间,失业,失业或很少有时间外出工作的人,通常是年轻人。

通过将“房子”与“宅男”进行比较,我们可以获得“房子”的本质特征。 “宅男”是一群基于爱好而建立的人。 “房屋人”是由于对生活态度相似而聚集在一起的人。对于“家庭人”,动画,游戏,电影和小说都只发送了。时间,放松他们的工具,他们享受在信息海洋中的快感,因为他们沉迷于富媒体环境并留在家里,这是在新媒体环境中受过训练的特定人群。在互联网不流行的时代,“宅男”在社会中被广泛发现,但是如果没有网络,就不会有我们今天定义的“家庭”群体。

实际上,“家庭人”是受互联网影响很大的一代年轻人。他们的生活模式和态度都在互联网上烙印。他们既不是怪物也不是谜。他们可能是周围的同事和同学。甚至我们自己。

2互联网带来的三重信息改变了“房主”的思想

媒体环境学院的创始人麦克卢汉(McLuhan)在他的书《电车男》中提出了“媒体就是信息”的思想。媒体本身具有概念,思想和逻辑,并且在媒体中发布的内容是与媒体无关的另一种媒体。人们总是问:“这段话是什么意思?”而没有问:“音乐旋律的内容是什么?房屋和衣服的内容是什么?”这只是价值问题,而不是实质问题。哪个执行了。以著名的杰作《南方都市报》为例,本书包含三个级别的信息。第一层是打印该载体所带来的消息。 “印刷书籍的线性特征具有相同的线性度,逐句顺序,其分段,字母索引,标准化拼写和语法导致了詹姆斯乔伊斯(James Joyce)称之为“ ABC风格”的思维习惯,与印刷结构非常相似的意识结构,人类的诞生带来了人类思维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其显着表现是思维向连续性,连续性,逻辑性和权威性的转变。书本本身所传达的内容,只要是阅读,人们就不可避免地接受印刷。这种媒介所带来的信息,从而使思想适应印刷信息的风格;第二层是文字带来的信息,从口语到书面文字已经成为人类文明的重要载体,塑造了人类的思想和意识,自从写作开始,传统上已经开始。读者是孤立的。他不需要发出声音,而只需用眼睛和整个世界发出声音。交流,在阅读文本时,读者已经与社会隔离,文本使人们有可能变得孤独。正如尼尔博兹曼(Neil Bozman)所说:“在阅读的整个过程中,作者和读者似乎在勾结社会参与和社会意识。”依靠视觉阅读文本,个人主义和自我意识第一次出现膨胀。这是言语带给人类的重要信息。第三层是复仇故事《理解媒介》,它是最容易感知的消息,但也是最少和最不新颖的表面信息。

媒体是揭示互联网时代本质的信息。每天使用计算机,平板电脑和移动电话上网时,我们会遇到三种不同级别的信息。

首先,它是互联网带来的信息。如果单词的发明使个人主义和自我意识开始扩展,那么互联网可以说是个人主义的主人。网络开辟了一个独立于现实生活的空间,使人们孤独。成本变得更便宜,社会被割裂成小块,通过互联网有效分配资源的能力已被用来获得生活必需品。每当遇到困难时,就必然会出现这种自负的想法:即使我一个人,我也可以生存。另外,Internet多站点,分散的设计概念使地球上的任何网络节点都不再成为中心。相反,地球上的任何网络节点都可以成为中心,五角大楼的计算机和中国大陆的配置。互联网上廉价计算机的状态是平等的。在互联网时代,人们可以生活在全世界,这增强了人们的自信心。我是世界的中心。在互联网思想的启发下,房客的诞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对房屋男女的心理研究中,发现大多数房屋所有者倾向于以自我为中心,个人意识被夸大,并且没有为社会服务的意识。在他们看来,成为“房主”是他们表达自我的方式。 “家”是无害的,甚至是一种真正的气质,还有飞离自己的表现。实际上,有一种轻视外部世界和促进自我的趋势。

其次,它是语音,文字和图片的链接所带来的信息。新媒体是一种直观的媒体。大多数信息是通过多媒体传输的。这向互联网用户传达了两条消息:界面思考和图像思考。在一个更加成熟的社会中,社会团体的内部运作是复杂且高度专业化的,交织就像一座山。所有职业都是对外行的阴谋。但是在组与组之间,只要具有某种语言,界面就非常简单。谈判的能力可以实现一组与另一组之间的对接合作。这就是界面效果。例如,某重工业公司希望与娱乐媒体公司合作。双方不了解彼此的业务运作,只需要派遣谈判者签署条约,两家公司就可以根据法律程序进行合作,互赢互利。多媒体形式的传播使群体之间的接口可以传播给普通网民。互联网用户可以具有不同的身份,不同的经历,甚至不同的国籍。但是,通过语音,单词和图片的传输,他们可以相互理解和交流。交互极大地扩展了网络的可能性。如果Internet允许“房主”发现他们正在全人类穿着,那么多媒体通信的形式就可以使他们与整个世界连接,并且当网络的张力远大于网络的力量时, “管家”诞生了。其次,多媒体交流的形式削弱了网民的逻辑思维。交流的内容具有视觉冲击力和情感吸引力。它不希望观众在上网过程中具有训练和控制情绪的能力。相反,它追求的是一种乐趣,这是一种即时的宣泄。只有这样,流量才能继续流动,运营商才能发大财。一旦沉迷于这种媒体环境,将直接导致人们逻辑思维能力的下降。麦克卢汉曾经提到:“电子文化创造的人比任何其他文化创造的人都要简单得多。新的媒体环境消除了人们内心的多余情绪,导致批评和反思的能力急剧下降。 “家庭主妇”是否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状态可能存在问题?如果他不知道这些问题,该如何解决?因此,“一旦他进入房屋,他将具有双重商数(IQ,EQ)。这是一个过客。简单思考导致的批判能力不足是“家庭主妇”进入其房屋的重要原因。

第三,它是一种每天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的信息。2014年,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播出了一部名为《哈姆雷特》的电视纪录片,并发表评论:“一天之内发布了一个微博网站。这些信息超过了[60x9a8b]60年的辛勤工作;世界上最大的视频网站,每天上传的图像可以连续播放98年;两天积累的信息总和相当于人类历史留下的所有记忆。信息量已经成为每个网民都必须面对的问题,但就新媒体环境的准备而言,我们并不比土著人民处理文字的能力强多少。信息的有效控制机制已经跟不上网络的发展。当“居家族”上网时,他们被多媒体和多层次的信息所吸引,注意力分散。面对海量信息,他们被束缚在一个房间里。权力被削弱,信息的海洋变成了信息的沙漠。

3以视听为主的媒体环境剥夺“家庭”行为

麦克卢汉有一个重要的思想:媒介是人的延伸。这一概念确立的前提是人具有“自我切割”的机制。“自我切割”之后,技术填补甚至强化了人体的某种功能,成为人体的延伸。为什么人们会有“自我切割”的机制?与其将这种机制命名为“自我切割”,不如将其命名为“自我保护”,在生活中,当我们踏上楼梯、摔下楼梯时,眼睛会不由自主地闭上,直到疼痛席卷全身,我们睁开眼睛检查是否有伤口。这种反应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情况给中枢神经系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而眼睛恰好是五官中捕捉信息最多的器官。为了控制这种压力,中枢神经系统必须因地制宜。在这个范围内,甚至割断了它,眼睛的器官也被暂时切断了。

“当身体受到超级刺激的压力时,中枢神经系统就会切断或隔离使人不舒服的器官,感觉或功能,从而保护自己。因此,对新发明的刺激构成了增加速度和增加压力的压力。负担。”第一次发明文字和货币时,人类社会的运作速度突然提高。人们需求的频率越来越快,范围也越来越大。因此,人脚不堪重负,人脚的负担使中枢神经系统意识到了威胁。中枢神经系统决定切断脚的功能,使车轮成为脚的延伸。人类的脚已被解放,但这并不意味着一旦人类的脚的功能被切断,人们就无法完全客观地认识自己,但是技术的进步带来了人类的麻木,即: “自我截肢禁止自我识别”。

在由Internet和移动设备建立的媒体环境中,媒体会分解并破坏人体,同时填充并增强人体的功能。屏幕传达的视觉图像是人眼的延伸;声音传达的听觉图像是人耳的延伸。两种视听感的扩展将增强人类视觉和听觉的功能,从而削弱其他感觉并使人麻木。以无声电影为例,在无声电影时代,人们对电影的感觉与现在完全不同。无声电影和声音的结果是,它减少了模仿,触摸和动态效果。换句话说,一旦加强听力,就会影响触觉,视觉,嗅觉和味觉,人的神经变得迟钝,并且对外部动力的敏感性也会降低。

因此,以视听为主的媒体环境剥夺了人们的流动性。

首先,由于“自我切割”,人们无法认清自己并认为自己的扩展过于重要,从而导致智力上的麻木。在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个漂亮的小男孩,索斯(Soss),他日夜凝视着他的倒影,甚至拒绝追寻回声女神。自尊心受挫的回音女神把他变成了水仙花,让他总是面对自己。反思自怜。卡索斯悲剧的原因是他爱上了自己在水中的分机号,他错误地认为自己是水中的真实自我。这是数千年来已经出现在人类面前的新媒体环境的隐喻。媒体已成为人体的延伸。许多人沉迷于媒体,甚至将它们等同于人体本身,并失去了对自我的客观理解。由于丧失了客观认识自我的能力,并且害怕失去媒介的延伸,然后再依赖媒介,这是“房子”进入房子的重要原因。

其次,以视听为主的媒体环境增强了人类的部分感知能力,并降低了其他感官能力。在使用Internet媒体的过程中,除了感知到的味道,气味等的下降外,降低人体捕获外部动态的敏感性甚至更致命。这反映在2017年3月4日晚上北京地铁站的男子殴打事件中。在网民拍摄的视频中,命中男子一直向两个女人发誓。一名男乘客正在后面玩手机,直到视频播放了16秒钟。男子发誓后,后排男性乘客抬起头。从他的面部表情可以看出他的头,当时他很笨拙,对发生的事情完全感到困惑。 21秒后,后面的男乘客再次低头看着手机。边看边看手机的态度,情况的发展,直到第38秒撞到男人抓住女人的手机时,他才正式放下电话,脸上不满意的是一个端庄的表情。镜头左侧和后侧的其他乘客正在玩手机,直到该名男子将两名妇女推到下层车站的门口,并且一些人没有抬起头。他们似乎没有意识到周围发生了什么。在最后30秒内,殴打的男人和两个女人进行了激烈的战斗,镜头中的所有乘客抬起头,朝门的方向看。互联网创造的媒体环境深深地沉浸在人们之中,甚至周围的纠纷也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在线生活的丰富性在某些方面可以钝化人们的感觉神经并削弱人们的活动能力。尼尔博兹曼(Neil Bozeman)提到:“我们似乎瘫痪在信息海洋中,但我们尚未建立有效的信息控制机制。该信息不属于我们。我们的行动不是因为我们获得了更多信息。“住所人”每天都使用Internet浏览和获取大量信息。实际上,大脑处于相当麻木的状态,并且对外界的实际变化不敏感。它对似乎与自身无关的更改不敏感。与它们的连接由网络电缆垄断。网络技术使他们认为自己与所有人息息相关。但是,实际上,他们很少出门在外。网络约束了他们的移动性,并允许他们在信息海洋中漂泊。无法到达另一端。

4结论

媒体技术的力量强大,并且确实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思维和哲学方式。然而,一方面将“宅男”的复杂社会现象归因于互联网技术和新媒体环境。 “家”是在相对发达的社会中存在的一种社会现象。它的流行和发展有两个主要的硬件和三个主要的软件。硬件是:Internet覆盖率达到相当大的比例,以及移动设备和Internet生产和消费行业的成熟。该软件是:区域经济相对发达,经济进步带来了闲暇时间,人们可以将部分工作腾出“家”。文化产业更加繁荣,文化政策更加开放;该地区人口素质高,社会稳定。可以看出,“家”不是绝对的消极现象。它是社会进步,经济繁荣和文化多样性的复杂因素之一。此外,“家庭”催生了多种亚文化,刺激了第三产业的发展,并丰富了年轻人的生活,这里不再赘述。研究人员应客观,全面地分析“逐户”现象的过去,现在,成因和归宿,并扬长避短,为多元化的公共文化生活做出贡献。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