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故事>

关于照搬西方主流经济理论是行不通的分析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0-02 编辑:散文随笔

该理论旨在从实践和实践两个方面帮助人们“了解世界并改造世界”。但是,该理论的适用性取决于条件的相似性。实践证明,按照西方主流理论指导转型发展的国家并不成功,而少数成功国家的转型发展道路违反了西方主流经济理论。要将西方的主流经济理论复制到发展中国家,经常会出现“淮南为橙色,淮北为尴尬”的缺点。

西方主流经济理论在发展中国家实践中的失败

结构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一些发展中国家推行了结构主义所倡导的进口替代战略,这刺激了发展中国家的民族工业特别是消费品工业的发展,增强了其独立发展经济的能力。降低了经济的外部依赖程度。但是,该战略在发展现代大型工业的努力中遭受了挫折。阿根廷,巴西,印度,墨西哥,巴基斯坦,菲律宾和许多非洲国家的工业化经验表明,进口替代战略已大大降低了经济效率,抑制了出口,加剧了失业,并导致国际收支和危机恶化。自1960年代中期以来,在一段时间的进口替代工业化之后,包括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在内的一些东亚经济体采取了以出口为导向的战略。

新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在发展中国家的传播并没有给发展中国家带来经济繁荣。相反,弊端已暴露出来,消极影响日益突出,严重损害了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俄罗斯推广新自由主义的教训非常痛苦。苏联解体后,一群俄国和欧洲的理论经济经济学家在中国进行了激进的“冲击疗法”,包括价格自由化,国有资产私有化和财政稳定。由于急于寻求改革而忽视改革中的国情,“休克疗法”带来了极为严重的后果,如恶性通货膨胀和大规模挪用国有资产。在新自由主义的压力和西方国家的压力下,拉丁美洲和东南亚的一些国家促进了贸易自由化,放松了资本账户监管,实施了大规模私有化,并减少了国家对经济生活的干预,从而导致了严重的衰退。在国民经济中。

新自由主义或“华盛顿共识”的失败在于,它以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及其发展模式为标准。它认为,落后的国家必须实现经济腾飞和现代化,并必须在经济制度和政策安排上采用美国。领先的发达国家彼此相提并论,进行了全面,彻底,甚至过度的自由化,私有化和市场化改革。过度的自由化导致东欧和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衰退。国内经济和金融主要由外资控制;过度的私有化导致拉丁美洲国家的储蓄率急剧下降,从而导致其经济在“中等收入陷阱”中崩溃;市场化已导致大多数拉丁美洲,中东和东欧国家无法改善其基础设施,并成为限制经济发展的重要瓶颈。这实际上宣告了新自由主义的破产。

西方主流理论很难解释成功经济体的发展实践

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已经超出了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的解释范围。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与苏联新自由主义所倡导的激进的“冲击疗法”不同,中国没有进行完全私有化,没有政府宏观经济监管就没有过度市场化,也没有进行资本账户控制。盲目自由化已经形成并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这是因为中国找到了一条将基本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相结合,形成动态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道路。制度,在改革的不断深化中,我们不断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实现了有效市场与有前途的政府的有机结合。回顾30多年,西方主流经济学认为完全不可行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目标和改革道路,使中国实现了稳定,快速的经济发展。

中国之路成功的秘诀在于打破自由主义,新自由主义私有化和市场化的神话。在坚持中国共产党总体领导,协调各方核心职能,坚持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基础上,妥善处理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发挥作用。在资源分配中起决定性作用,政府的作用更好。很好地使用了“看不见的手”和“可见的手”,并努力形成市场角色和政府角色。有机统一,互补,相互协调,相互促进的格局促进了经济社会的持续健康发展。

发展中国家的转型与发展需要新的解释

为什么中国的发展如此成功,而有些国家却步伐缓慢甚至倒退?根据作者多年的经验,关键是发展中国家不能在转型和发展中复制西方主流理论,而只能使用自己的理论解释和指导实践。

在发展中国家,资本通常是稀缺的,但是劳动力和自然资源相对丰富。因此,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或资源密集型产业。在发达国家,资本相对丰富,劳动力资源相对稀缺,这更有利于资本密集型产业的发展。为了提高收入水平,发展中国家应根据自身的比较优势发展各种产业,从而最大程度地创造盈余和最快的资本积累,改善国家的要素end赋结构,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并改善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

工业的发展和转型需要与其相适应的体制安排。如果发展中国家想将其比较优势转化为竞争优势,则除了要素生产成本的优势外,还必须降低交易成本。这就需要根据各种行业的资金需求和风险以及规模经济和市场特点,对金融,法律和基础设施进行调整以适应其发展。根据要素end赋结构决定的比较优势发展经济可以最大程度地创造盈余和最快地积累资本,但前提是要有一个“有效市场”能够准确反映各种要素的相对稀缺性,并且制度环境和基础设施。它能够通过资本积累,比较优势的变化和产业升级来改善“有前途的政府”。建立“有效市场”和“有希望的政府”,处理两者之间的关系,是经济健康发展和成功转型的制度前提。

为什么西方主流经济理论会指导发展中国家的失败?在结构主义倡导的进口替代和追赶战略下,发展中国家政府应优先发展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但这不符合发展中国家资本相对短缺的现实。因此,这些行业的企业在开放和竞争的市场中缺乏自给自足能力。企业家不会自发投资,只能依靠政府提供各种保障补贴来发展。这种发展是不可持续的,必然导致失败。新自由主义的失败在于对政府失败的原因缺乏正确的认识,而用“看不见的手”来否定取消“看得见的手”的效果。发展中国家市场存在的各种扭曲,实际上是由于在政府的保护和追赶战略下,企业缺乏生存能力。为避免社会动荡和国防安全的需要,转型国家政府在实施“华盛顿共识”改革时,在取消原有的保护补贴后,又推出了新的和隐性的保护补贴,效率往往比原来的保护补助低。

为什么违背西方主流经济理论的渐进式、双轨制改革能够成功?主要原因是,这一改革方法对原来发展起来缺乏活力的资本密集型产业部门给予了过渡阶段的保护,有效地维护了经济和社会的稳定;政府放开了符合比较优势的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准入,通过势利手段促进其发展,使经济保持可持续增长。与比较优势行业相适应的快速增长积累了资本,使以前缺乏生存能力的公司得以获得生存能力,过渡时期的各种保护补贴一直减少到取消。比较优势部门的发展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使一些不需要国防安全和民生、缺乏生存能力的失业人员在破产后重新就业成为可能,避免了社会动荡为经济转型赢得相对稳定的社会环境。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