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故事>

从国际国内立法论“钟裁认驰”的合法性问题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0-06 编辑:情感散文

作为湖北省荆州市仲裁委员会的仲裁员,我曾经接到一个以前在仲裁委员会工作的学生的电话。他代表沿海企业询问仲裁机构是否对驰名商标案进行仲裁,并否认设立驰名商标。据说沿海企业已经实行了“仲裁与认可”。这种偶然的查询,再加上理论界的司法实践界关于仲裁的辩论,自然导致了知识产权教学和研究的长期实践。

归根结底,仲裁机构是否具有识别驰名商标的权力或主体资格取决于法律的监管方式以及如何理解和应用这些规则。作为《国际保护知识产权公约》的缔约国,中国有关国际公约的规定无疑对我国具有约束力。因此,有必要研究这些公约中有关驰名商标识别的有关规定。

一,根据国际商标条约,有可能在春季进行“仲裁和承认”。

(1)国际公约的有关规定

《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是第一个明确保护驰名商标的重要国际公约。 《公约》通常且含糊地规定将驰名商标组织为“商标注册国或使用国的主管当局”。毫无疑问,主管当局受巴黎联盟成员国国内法的约束。因此,仲裁机构可以否认驰名商标取决于巴黎联盟成员国的国内法规定。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与贸易有关的果皮协议)是迄今为止最全面的知识产权多边协议,也是最高级别的知识产权保护。该协议第16条是关于驰名商标的规定。但是,该条仅强调“在确定商标是否为驰名商标时应考虑公众对其的了解程度”。而且“有意识地逃避驰名商标的认证机构……实际上,这是由国家立法决定的驰名商标认证机构的决定。”但是,《协定》第41条之二确立了司法机构最后任期的原则,即“关于行政管理的最终决定……诉讼人应有机会将其提交司法当局审查”。如果主管部门的最终决定涉及驰名商标的识别和保护,则司法机关有权依法进行司法复审,复审不仅包括法律问题,还包括事实问题。由于商标事实上是众所周知的,因此它属于司法最终裁决或司法复审的范围。因此,可以认为,《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的最终司法原则实际上要求每个成员都赋予司法当局司法认可的权力,以承认驰名商标。 200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在此背景下制定了关于驰名商标的司法承认和司法审查的规定。根据《 TRIPS协定》的规定,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作为“准司法机关”的仲裁机构:有权确定驰名商标,并且它是否还享有驰名商标的司法复审权。商标。 TRIPS协议未给出结论。这些问题的答案取决于WTO成员的国内立法。

保护工业产权巴黎联盟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会议于1999年通过的《关于驰名商标保护规定的联合建议》是保护驰名商标的重要国际公约。这也是一项国际公约,为承认驰名商标做出了明确而具体的规定。该公约规定,“负责在成员国内认可驰名商标的机关”可以是“行政,司法或准司法机关”。通过仔细理解此规定,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负责识别驰名商标的成员国成员”仍然必须由成员国的国内法确定,但其性质仅限于行政,司法或准司法机关。因此,作为准司法机构的仲裁机构可能会根据成员国国内法的规定成为驰名商标。

可以看出,在一系列重要的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公约中,谁应该识别驰名商标,它们都打算采取回避态度。它们没有直接指出具体的机构,而只有模糊和原则性的规定是“商标注册国或由该国主管当局或成员国的国内法建立的机构。因此,中国没有参加知识产权保护的权利,驰名商标的接受必须由一个或某些专门机构决定。但是,从我国参加的国际公约的角度来看,由于我国国内法律的规定,作为准司法机关的仲裁委员会完全有可能成为公认的驰名商标机构。当然,这种可能性在我国能否转化为现实取决于我们国内法的有关规定。

2.根据国内法的有关规定,既没有明文禁止,也没有明确授权“仲裁和承认”。

《商标法》在2001年进行的第二次修订并未明确规定驰名商标的主体,但仅在第二篇中批准了《国务院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关于国家商标的规定注册和管理”,并规定行政部门设立商标评审委员会来处理商标纠纷。根据授权,国务院于2002年颁布实施《商标法实施条例》:在商标注册和商标复审过程中,为了解决相关纠纷,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可以决定-应有关各方的要求提供已知商标。因此,商标局和商标评审委员会获得了法律认可的驰名商标的主体资格。

2013年8月,新修订的《商标法》在第14条中明确规定了关于驰名商标识别的授权规定。“在商标注册复审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调查商标侵权案件的过程中,当事方根据该法律。第十三条规定了主张权利的权利的,商标局可以根据审查和处理案件的需要,确定商标的知名度。 “在处理商标纠纷的过程中,当事人根据本法第十三条主张权利。陪审团可以根据办案需要确定商标的知名度。 “在商标民事和行政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如果当事人依照本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主张权利,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审理。因此,商标局,商标审查委员会和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的人民法院已经获得了驰名商标的认定资格。根据2009《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涉及驰名商标认定的民事纠纷案件管辖问题的通知》的规定,由“最高人民法院指定”是指“省或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城市,该市的中级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因此,学术界和司法实践界普遍认为, adm有两种类型强制承认和司法承认。那么,作为准司法机构的仲裁机构是否具有识别驰名商标的资格?为了研究中国现行商标法的上述规定,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法律既没有明确授权也没有明确禁止。

3.仲裁和承认的合法性分析

仲裁机构是否具有认定驰名商标的资格,取决于如何理解中国商标法的上述规定。在这方面,理论界和司法界都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持否定态度的学者认为,公共权力理论认为,尽管中国法律没有明确禁止仲裁机构识别驰名商标,但它承认驰名商标是一种公共权力,应反映商标的综合利益。社会主题,并在民主集中制国家/地区识别知名商标。需要法律授权。仲裁机构是一个非政府组织,由于各自的权益,在平等主体之间的争端的仲裁中发挥作用。这种民间组织不宜行使识别驰名商标的功能。

持肯定态度的学者认为,既然法律没有禁止仲裁机构识别驰名商标,而且法律没有规定驰名商标的“法律事实”需要特殊授权,则仲裁机构还必须查明。审理案件时的案件事实。因此,仲裁机构基于“审判需要”认定该驰名商标合理合法,并认为该驰名商标的承认并不一定属于“公共权力”范畴。上述国际条约和中国商标法都同意,驰名商标本质上是相关公众已知的商标。因此,从理想主义的角度来看,无论商标是众所周知的,最受关注的是“相关公众”或其非政府组织,而不是行使“公共权力”的官方机构。在实践中,还有一些实践,其中私人组织直接或间接地识别著名商标。例如,在美国和德国,通常是权威的社会调查机构使用舆论测试方法向不同的消费群体发出调查表以识别驰名商标。” 1990年代初,中国也以中文出现。消费者。该协会,法律口头报告和中央电视台共同组织了85万名消费者选择中国驰名商标的实践。这种做法虽然被否认,但不是由于选择的非政府性质,而是由于“材料选择和结果产生的黑匣子操作”。仲裁机构可以否认建立驰名商标,与它们是否属于民间组织没有直接和必然的关系。

“需要审判”确实提供了“仲裁和认可”的客观和现实需求,但是这一客观需求不能成为“仲裁和认可”的唯一充分理由。由于这种需求不一定是仲裁机构所能满足的,因此也可以“对我不满意”,也就是说,当仲裁机构在确定有关商标在仲裁时是否驰名时遇到问题商标争议案件,可以请求合法授权的机构提供协助。确定商标是否著名。正如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处理驰名商标纠纷案件一样,案件材料也逐级上报商标局,商标局确定涉案商标是否是驰名商标,以及当地商标局是否在申请商标注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根据判决结果处理。因此,我们不能仅仅因为“需要审判”而认为“仲裁与认可”是合法的。

如上所述,中国现行法律既未明确禁止也未明确授权“仲裁和承认”,但我们应更加关注: 2013新修订版《商标法》,明确授权商标局,商标审查委员会和“最高人民”。由法院指定的法院“在《商标法》之前确定了驰名商标:尽管未明确授权,但在其下级法律中确定了对驰名商标的承认。我相信法律明确规定,驰名商标的主题实际上需要特殊授权才能识别驰名商标,因此,应假定它间接排除了其他组织和个人的识别驰名商标的资格。不能以“要求审判”或“法律禁止违法”为由违反法律,因此,根据现行法律的有关规定,“仲裁和承认”不具有合法性。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