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故事>

专属经济区军事测量活动法律问题探讨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0-19 编辑:影视

一,《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制度的规定

1.《公约》关于专属经济区中国家权利和义务的规定

该公约在第55条中定义了专属经济区的含义,确认了专属经济区作为一种特定的法律制度的存在,并规定和限制了沿海国和其他国家在专属经济区的权利和自由。第五十六条第一款是关于沿海国权利,管辖权和义务的规定,其内容可以概括为以下三类,即自然资源的勘探,开发,保护和管理或经济发展的目的和探索。主权;对建造和使用人工岛设施,海洋科学研究,环境以及《公约》规定的其他权利和义务的管辖权。从该条可以看出,《公约》没有规范“军事测量活动”的性质。第56条第2款规定的对沿海国的适当考虑可以看作是对沿海国权利的限制。 《公约》第58条规定了专属经济区中其他国家的权利和义务。第1款指出,其他国家在航行和飞越,铺设海底电缆和管道等活动中享有自由,但没有明确将其他国家分配给海岸。该国专属经济区的军事测量自由。第58条第2款和第3款是对其他国家权利的限制。第3款还赋予其他国家在专属经济区适当的照料义务。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在《公约》第五十八条确定专属经济区内其他国家的权利和义务的情况下,是否可以进行军事测量活动并不重要。

2.关于转换公海制度和专属经济区制度的规定的公约

第58条第2款是将公海规则转移到专属经济区体系。 《公约》第88至115条及其他有关国际法规则指出,只要它们不与专属经济区的内容相抵触,便适用于专属经济区。第88条规定“公海仅用于和平目的”,第89条的内容是“国家不得对公海提出主权要求”。第87条对公海国家的自由作出了规定。从条款体系的角度来看,第88条和第89条是根据自由法对第87条的限制。第87条赋予各国航行,飞越,铺设电缆和海底管道以及在公海进行科学研究的自由。从第九十条开始,实际上是《公约》关于上述自由的具体内容的规定。 《公约》第90至115条规定了航行自由,铺设海底电缆和管道的自由,打击海盗,毒品贩运,人口贩运的自由,第88和89条是对第87条的限制。该条也应适用于本条的具体规定87.由于《公约》中专属经济区与公海之间的特殊关系,专属经济区的活动也应出于和平目的进行。航行自由以及海底电缆和管道的铺设也应出于和平目的。 “海盗,贩毒和贩运”实际上违反了国际强制法的规则,当然也违反了和平目的。实际上,由于对国家安全的保护,“对未经许可的广播的非法利用”赋予国家管辖权,侵犯国家安全行为本身就违反了和平目的。可以看出,和平的宗旨是公海的一项原则,可以指导公海规定的适用。该公约没有解释“和平目的”的含义。

不同国家出于自己国家利益的需要对和平目的有不同的解释。一些海事大国认为:“和平目的应解释为禁止一切为侵略目的的军事活动,而不是禁止其他军事活动。”这种观点实际上是和平目的与和平利用之间的区别。但是,《公约》在序言第X部分和第十三部分中规定了和平目的,但没有进一步区分和平的目的。可以看出,某些国家的观点无法得到承认。正如联合国秘书长哈维森德库埃拉尔(Harveyson de Cuellar)在1985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的那样,许多国家将“和平利用”解释为由于领土海洋和专属经济而禁止一切军事活动。一旦出现威胁沿海国家主权的活动,地区将被禁止。巴西,巴基斯坦,马来西亚,乌拉圭和其他国家在签署公约时认为:“在专属经济区内没有军事活动,没有使用炸药”与De Cuellar的观点一致。尽管没有阐明和平目的的含义,但我们可以通过条约制度以及条约的目的和宗旨来解释和平目的的内容。作为一般规定,《公约》第16部分对《公约》的其他部分具有主导作用,其规定可作为一般原则适用于其他部分。实际上,这符合《公约》中有关“公海仅用于和平目的”的规定,并且“第88至115条可适用于专属经济区”。这意味着在专属经济区中其他国家的活动必须符合“和平目的”,不得强行实施或以武力威胁。公海部分第109条“禁止未经许可的广播”实际上受到国家安全和秩序的保护,该规则应同样适用于专属经济区。 《公约》经常涵盖关于“国家和平与安全”的规定。首先,第301条禁止使用武力或以武力威胁的原则,即要求海洋国家在不损害其他国家的和平与安全的情况下使用海洋。

关于无害通过权的第十九条第一款“不损害沿海国的和平,安全与良好秩序”,关于和平与安全的保障可见《公约》的序言和一般规定。可以看出,“和平与安全”的目的是作为《公约》的一项原则而存在的。尽管专属经济区并未明确将保护和平与安全列为公约的一项具体规定,但专属经济区第59条的规定实际上是沿海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利益冲突。已作出规定。 “和平与安全”的保证可以成为沿海国家与其他国家之间冲突的重要根源。参照“公平和所有相关情况的平等”,结合条约的序言和第301条的规定,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得出以下结论:沿海国家“和平与安全”国家是一项公约原则,适用于领海,专属经济区,公海,并在各个部分的具体规定中发挥领导作用。其他国家施加的任何损害或威胁沿海国家的情况,“应禁止和平与安全行为。

第二,确定军事测量活动的性质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没有定义“军事测量活动”,但各国专家学者对“军事测量活动”作了相关解释。例如,英国教授山姆蝙蝠侠(Sam Batman)将军事测量值定义为:由军事或政府拥有或许可的船只在海上和沿海水域作军事用途的海洋数据收集活动。美国学者罗奇和史密斯教授认为,军事测量是一种收集活动,其收集的内容可以包括海洋学,海洋地质学,地球物理学等数据;尽管军事测量中使用的设备通常用于海洋科学研究。设备的类型相同,但是军事调查收集的数据用于军事用途,因此与旨在为公众服务的海洋科学研究完全不同。从英美学者的讨论中可以看出,军事测量活动是针对军事用途的,使用海洋科学研究设备进行专业数据收集,而收集的数据并不向公众开放,这无疑是其实质。是军事活动。国际社会上也有关于军事测量活动与海洋科学研究之间关系的辩论。

主要海洋国家认为,《公约》第40条规定了“研究和测量活动”,第40条也适用于船舶和飞机通过群岛的研究和测量活动。这些规定反映了《公约》在受管制时实际上将测量活动与科学研究区分开来。以中国为代表的国家认为,公约没有区分测量活动和科学研究。在第13章中将科学研究指定为特殊章节。随着技术的发展,用于军事测量活动的船舶与科学研究中使用的设施越来越相似,测量活动也应属于科学研究的范围。在第三届联合国海洋法会议上,中国指出,海洋科学研究始终直接或间接与沿海国家的国家安全,经济利益或海洋资源有关,所谓基于资源是否相关,实际上,它只能打开一些主要海洋大国一直提倡的科学研究自由之门。中国的立场也与许多国家重合。除公开声明外,中国还制定了相关法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海洋科学研究管理规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法》中明确规定,在中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海洋科学研究需要中国的同意,军事测量活动应作为海洋科学研究。一个应该得到中国的同意。这种做法具有广泛的国家惯例,印度,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也需要军事同意才能在专属经济区进行军事测量活动。他们认为,海洋科学研究和军事测量活动使用的是相同的舰船和设备,很难在外观上区分两者。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海洋法公约》没有规定军事测量活动和海洋科学研究的自由,这为不同国家的解释提供了空间,中国等一些国家的实践具有广泛的国家实践。它不违反国际法规则。

3.专属经济区军事计量活动的法律分析

《海洋法公约》从未将军事测量活动和海洋科学研究区分开来。随着技术的发展和进步,军事测量设施和海洋科学研究设施越来越近,因此无需对其进行区分。加拿大,巴西印度等国家的国家实践也表明,国际社会对专属经济区的军事测量活动的限制是有效的,可以遵循,并且在专属经济区作为和平公约的一项重要原则已经实现。军事测量活动。约束和“不危及沿海国家和平与安全秩序”的原则作为一项公约,也进一步限制了军事测量活动。此外,作为海洋科学研究的一种,军事测量活动必将受到《公约》第十三部分的管制。 《公约》第十三部分第240条第1款(a)项规定,“海洋科学研究是为了和平”,这实际上符合上述立法精神。由于军事测量活动是针对军事用途的,并且目前只有少数海上力量可以拥有这种技术和财务实力,因此,如果允许的话,这种行为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59条“衡平原则和有关情况”的规定。在专属经济区,随着现代技术的发展,对沿海国的和平与安全构成了重大威胁,这实际上违反了《公约》的立法原则和不允许使用国际法的国际法准则。武力,尽管这种行为符合少数大国的利益,但它不可避免地会侵犯其他不具有海洋勘探权的国家的利益。根据第59条“平等原则和对有关情况的引用”,这种行为实际上在现实意义上造成了不公平。禁止在专属经济区进行军事测量活动。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