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故事>

“月宫一号”总设计师:释放天性后才知要什么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1-19 编辑:阅读
作者:邱陈晖、郑雁南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4年

选择字体大小:中小

月亮宫1首席设计师:释放自然,知道想要什么

刘宏

像许多孩子一样,“月亮宫1”首席设计师刘宏小时候喜欢数星星,看月亮。当享受夏夜的凉爽时,她会抬起头指向月亮,说这个地方可能是一棵树,那个地方可能是一个人。但是随着童年的逝去,她不再继续追求太空。

直到知道命运的那一年,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刘蔡红以“月宫一号”总设计师的头衔登上中国科协夏季科学展的舞台,汇集了中国最先进的科技成果,她才更接近自己童年时对星星的梦想。

就像她自己在许多大学的教学经历一样,从中国矿业大学到中国农业大学,再到北京师范大学,她对兴趣和未来职业的选择不是一步到位的。她梦想成为侠客、裁缝和演员。她还和父母争论,甚至偷偷跑去注册了自己的账户,但由于某种原因都没有注册。

近日,领导设计中国第一个和世界第三个生物再生生命支持系统的女科学家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孩子们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兴趣和尝试。成年人应该容忍这种正常现象,甚至创造条件鼓励这种现象。”

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她毫无保留地追求她所看到的一切

刘宏现在是一名高级知识分子,但是她的成长环境似乎与“知识”这个词无关。我父亲起初在一家化肥厂工作,然后他去了一家石油厂和一家酿酒厂。基本上,他扭转了“化学工业”的局面。小时候,刘宏自然对这些刺鼻又臭的成人世界不感兴趣。

我哥哥是学校武术队的队长,他首先引起了小女孩的好奇心。她幻想有一天成为一名女游侠。八部样板戏如

《沙家浜》和《智取威虎山》的反复上演给这个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女人打上了这样的烙印:“如果她看到不公正,她会拔出剑来帮助她”和“她想整天帮助每个人找到正义”。

直到父母和老师在背后说,“一个女孩怎么能如此狂野?”刘宏的侠义梦想戛然而止。

很快,偶然间,小刘宏“闯入”了她家附近的戏班,因为她听到戏班工作人员说,“这个小女孩长得很好看,所以她可以化妆表演古装剧。”这一次,她梦想成为一名演员。

初中毕业后不久,刘宏就爱上了美丽,并开始注意她的衣服。当她发现自己对治疗不满意时,她想出了当裁缝的主意。穿上自己设计和裁剪的衣服后,许多人问刘宏:“这么漂亮的衣服是哪里做的?”

当时,刘宏已经下定决心要去服装厂注册她的账簿,但她最终被父亲“抓回来”。工人的父亲说,“这样做是没有希望的。”

刘宏仍然记得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毫无保留地追求他所看到的一切。尽管生活充满了意外,只要他勇敢地尝试他的梦想,他就会有有趣的回味。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刘宏和她的同龄人几乎没有什么阅读的资源。固定的配额、阅读后购买和反风格的图书销售让刘宏只能选择“蹭书”,这种选择多得让许多书店店员都认识她。有时候,一些“残忍”的店员会私下传递秘密,“这个孩子只看不买,别让她来”。

但是刘宏仍然“非常渴望”书籍。她最喜欢的是“手稿”一半是科幻小说,一半是在同学间流传的怪异禁书。"那时读书没有分类,所以她可以读任何她能得到的书。"她说,在资源匮乏的时代,书迷们的阅读极其珍贵。

如果她得不到第一名,她将会“悲惨”刘宏是家里的第三名。她经常说这种“尴尬的处境”总是让她不断争取自己的权利。例如,如果她的父母给她的姐妹们买一些练习本,他们也应该给自己买一些,或者多买一两本。结果,她变成了一个非常坚强的人。

今天,当设计“月宫1号”时,刘宏仍然会给自己“施加压力”。在设计理念被打开之前,“焦虑”的状态几乎总是伴随着刘宏和“折磨”刘宏。

像所有追求“第一”的孩子一样,刘宏经常会因为没有成为第一而“受苦”。

那时,父母只需要看孩子脸上的表情就可以推断出考试结果的质量。如果他们不说话,他们就不会在考试中取得好成绩,如果他们微笑,他们就会取得最好的成绩。对刘宏来说,不说话意味着得不到第一名,微笑意味着获得第一名。

除了成就之外,在“学会当农民”和系鞋带和刷子的过程中,刘宏也追求“系得最多”。当她没有赢得第一名时,她会先“受苦”,然后“挣扎”,然后换来更大的努力。就像“月宫一号”最初的待遇一样,刘宏一直想成为中国最好的,世界最好的。

当然,努力工作过程中的“焦虑”越大,事情完成后的快乐就越大。105天的“月宫1号”密封测试结束后,刘宏留下了更多的“极大的满足感”,尤其是前几周,她甚至“觉得自己在生活中不需要任何东西”,而且“这种快乐不同于买房后的解脱”。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的生命真的值得活下去”。

然而,爱为第一名而战的小刘宏不承认死亡的原则,也不是一个努力学习的人。用她的话说,“虽然他渴望学习,但他很淘气,甚至叛逆。”

在一次中学数学试卷分发过程中,刘宏发现他的试卷少了一张,于是自然而然地举起手。然而,数学老师没有问为什么就把责任归咎于“女孩很笨,甚至不会数试卷”。这句话仍然让刘宏耿耿于怀,它让她摆脱了所有的报纸,以此作为证明自己“清白”的条件。

为什么女孩不比男孩好?现在,我听到有人说那些有权势的女人是“女人男人”,而刘宏是“不快乐的”。她认为这种表达是对妇女的一种“歧视”。"当女人有能力并且表现出色时,为什么她们会变成男人?"

与我们的时代相比,现在到处都有儿童被“绑架”。

令许多外行人惊讶的是,“月宫1号”的首席设计师竟然研究环境保护。事实上,刘宏的研究,包括研究生和早年的工作,大多集中在环境保护上。

回顾他不断增长的经历,刘宏认为选择一个人将来要追求的专业和职业需要很多“巧合”。

例如,在高中时,她的物理成绩相当优异,但在高考中,抱有很高希望的科目“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得了很多分,而她原本不擅长的化学帮助她以高分进入大学。最后,根据当时的政策,她选择了偏爱化学的环保专业。

刘宏说:“在中国,很少有人让自己的脾气决定年轻时想做什么。毕竟,我们很难接受一个常年失败的孩子。”在中国,资源分配不够平衡,社会评价体系相对单一,像乔布斯这样的“替代者”可能会被痛苦过早地消灭,“父母无法抬起头”

作为一个女儿的母亲,刘宏认为“他那个时代的孩子会比现在和他生活的时代过得更轻松”。

到目前为止,刘宏仍然记得她女儿在幼儿园时的眼睛。“那时,她的眼睛是最亮的,就像我小时候身边同龄的孩子一样,闪闪发光。”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上学越多,光线就越暗,高中几乎没有光线。”女儿成长的经历让母亲坦率地说,“孩子压力太大了。”

在刘宏成长的时代,“进入高等学校的压力很小,排名直到高中才开始”。这些都是父母梦想但无法实现的空中楼阁。那时,时间还没有变成奢侈品。当我和我的小朋友们一起享受夏天的凉爽时,我坐在河边的幻想和想法现在被时代的印记所标记。

今天,虽然孩子们有很多学习资源,但他们的时间被学校、老师和课外班“绑架”,而不是像刘宏当年那样“给自己施加压力,为自己争取第一名”。

当然,刘宏作为母亲也有矛盾。一方面,她不得不强迫自己适应家庭教育系统,这样她的女儿才能在现有的游戏规则下脱颖而出。另一方面,她觉得“这种教育是错误的”。为了给女儿“一个快乐的童年”,她不允许女儿学习数学和英语。相反,她从小就训练女儿的实用技能,比如烹饪。“从孩子的天性来看,他们喜欢尝试自己做事。由于父母的安排,孩子变得越来越懒。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失去了照顾自己的能力。”刘宏说。

到目前为止,刘虹认为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会跟着自己的脾气,不断追求这个梦想。梦是一种“自然的释放”,孩子们的视野和环境在变化,兴趣也在不断变化。只有获释后,他才能真正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和喜欢什么。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