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小故事>

尚勇、杜占元回应委员们关心的科技界问题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1-24 编辑:情感语录

作者:甘晓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6/3/9 9:37

评选名称:杜占元萧中

尚勇回应会员关注的科技问题

■本报记者甘晓

科技成果转化、科研评价体系改革、青年人才培养……在今年CPPCC全国委员会会议上,这些科技领域存在的现实问题成为会员们共同关注的焦点。

3月8日上午,中国科协党委书记尚勇、教育部副部长杜占元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和科协的联席会议,对委员们共同关心的许多问题作出了回应。

科技人员

如何“走出系统”?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王超:目前还不清楚科研人员和大学教师如何有效地进行创新和创业,以及如何大胆创新和创业。因此,他们不敢这样做,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从“系统内部”转移到“系统外部” 我建议应该制定一份否定的清单,具体说明研究人员不应该采取什么立场,以便科技成果的转化能够顺利进行。

尚勇:去年,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组织了一次对“双重创新”政策执行情况的第三方评估。 在评估中,我们发现尽管60%的科技工作者愿意创业,但实际上只有2%的人愿意创业。 目前的体制和机制严重限制了创业精神 关于科技成果转化政策,中国科协向中央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关于鼓励科技成果转化的容错纠错机制的报告。 修订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于去年正式发布,国务院刚刚发布了《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 随着法律法规的完善,这个问题应该逐步解决。

杜占元:我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 事实上,高校一直在推动科技成果的转化。 关于高校教师是否应批准科技成果转化、领导干部能否成为股东以及如何确定价格,国务院最近发布了一份指导文件,阐述了这些问题。 教育部也在研究与科技成果转化有关的文件,希望能更好地促进高校科技成果转化。

你想要科学技术的科学评估吗?

李莉,全国政协委员:目前,科技人才的量化评价体系偏离了人才的本质和内涵 基于论文数量、影响因素、奖项、软件知识产权和专利的科技工作评价 论文最初是对科研成果的总结和升华,可以作为学术交流的工具和人才评价的因素,但不能作为评价工程技术人员的唯一指标。 这导致了大量浪费。

尚勇:“仅SCI”是科技评价体系中最大的问题 目前,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正在起草一份关于科技评估方向改革的文件。 我们建议新的评价方法是改革“仅SCI”标准,实行分类和差异评价 一些工作取决于代表性论文的质量,另一些工作取决于结果的应用。 第二,评估工作应由政府主导转向创新主导,并移交给研究机构、大学和研究团队进行评估。

研究生指数能提高吗?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人才是创新驱动发展不可或缺的关键因素 目前,高校硕士、博士研究生导师很多,但硕士、博士研究生指标太紧。 事实上,许多导师有能力培养优秀的硕士和博士研究生。 尤其是在一些开办自己学校的大学,教育部分配的指标更加紧张。 至于人才培养的质量,我建议在提高研究生指标的同时,要“宽严相济”

杜占元:教育部正在对研究生指标进行深入研究。 总体而言,我们将按照中央政府的要求开展人才培训,重点是服务要求和提高质量。 在此基础上,教育部将考虑增加对国家迫切需要的研究领域和学科的支持。 所有这些工作都将结合改革工作加以推进。

《中国科学报》(第一版集锦,2016年3月9日)

相关主题:NPC和CPPCC的科学和教育硕士,他们说了什么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