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学前班记忆

学前班记忆

古月 / 2017-05-13 14:06  来源:阅读时间

我印象中的第一任老师,是个女教师。学校就在我家房后,只记得当时的教室很暗,不记得学过什么知识。毕竟是村里的学前班,家长送学校的目的基本就是找个人看下孩子。

学前班记忆

我不记得那个女教师的长相,也不记得她的名字,只记得她身材高挑,发至腰际,发质干枯毛躁,年龄30左右。女教师的家应该很穷吧。我清楚地记得女教师被几个男家长追着打。女教师一路跑着躲到了我邻居家里。我邻居是女教师的亲戚。在我邻居的庇佑下,女教师才躲开了男家长的追打。追打的原因是女教师让我们集体出去捡啤酒瓶盖和废铁。当时,啤酒瓶盖和废铁可以卖钱。不巧的是,捡啤酒盖时,一个孩子不小心划伤了手,流了好多血。

后来,我再也没见过这个女教师。学前班就此解散。我转到村东头另外一家私立学前班。

这家学前班是一对半路夫妻创办的。女主人一头乌黑的大卷短发,眼球也黑黑的,有些内陷,中年丧夫,与第一任丈夫育有两男一女。第二任丈夫在村里口碑不错,入赘到女主人家,帮女主人开办了学前班,一心一意地讨生活。

在这个学前班,老师教了颜色辨别,也是从这个时候起,我至今都容易混淆蓝色和绿色。我知道天空是蓝色,树叶是绿色,但是遇到新事物,我总是潜意识地混淆蓝色和绿色。可一旦旁人指出我在蓝色和绿色上的认知错误,我也能明白自己确实错了。

那是一个迷糊的下午,老师让我们用画笔涂上对应的颜色。我好困,懒得思考。同桌是一个男孩,我见他涂什么颜色,便跟着涂什么颜色。可能是不满意我的抄袭,他故意诱导我。他用画笔轻轻地把蓝色涂成绿色,而我重重地直接涂绿色。他见我涂完绿色后,又把蓝色浓重地覆盖了之前的绿色。当时的纸张比较薄,我最后没能把蓝色更改过来。

记忆很奇怪,我明知道当时把蓝色和绿色混淆了,却至今陷在错误的潜意识里。好在这个错误不至于影响我的生活,我也没怎么放心上,只是特别清楚地记得那个男孩就这样误导了我对蓝色和绿色的认知。

另外一个夏日的午后,我们在学前班墙角尝试着吃一种黑紫色的小果子。前段时间才知道,那是龙葵。小时候胆子真大,不知名的东西洗都不洗就敢往嘴里塞。吃完后,去教室取书包准备回家。很诧异,我和小伙伴的书包都不见了。我们向老师汇报。老师帮我们找了一大圈都没找到。

偶然间,不知道哪个小伙伴抬头一看,学前班院子西侧的一棵树上挂满了书包。记忆有些模糊,不记得最后是谁爬上树把书包都取下来,也不记得究竟怎么知道是一个叫李少轩的男孩做的这件坏事。只记得我们一群小伙伴跑到李少轩的家里,看到了李少轩一脸坏坏的笑,我们便没吵没闹地各自回家了。

这次学前班,我好像也没能顺利毕业。我犯错误了,被爸妈谴回了家。小时候贪吃,但是又没钱。学前班的墙角坐了一个40多岁的妇女,短卷发,眼睛大大的,双眼皮,是一个叫蓝芳姐姐的继母。她在那里兜售各种零食,还敢赊账给我们。赊账的结果,是我们没能力偿还,便通知了家长。

最后一次学前班,课堂教育比较规范,在村里的公立小学。每天学一些基本的算术题,是一位白发苍苍的女老教师教授。后来这个女教师生病了,就由她的女儿代课。她女儿的脸上有些小雀斑,头发长长的,发质同样的干枯毛躁,每天教我们背古诗。

学期末,我们和公立学校高年级的学生一同参加了那位女老教师的追悼会。每位学生手里一束小白花,认真地听校长读悼念词。追悼会结束,女老教师的女儿不再来学校代课。我也正式从学前班毕业,步入一年级,开始接受真正的应试教育。(文/阅读时间作者·古月)

注:本文系阅读时间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