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宗风秋:纯朴

  宗风秋   2017-09-13 21:27

下班回来,秋日特有的暖阳,朗朗地照着,周围的一切,都还是盛夏的模样,只是地上偶尔多了几片落叶,也因而增添了一点秋天的趣味。久雨咋晴,天空是一望无际的蔚蓝,秋风是前所未有的凉爽。

宗风秋:纯朴

走到金水岸小区门口,看到一位老太太在卖豆角。是那种短短的紫红的豆角,一掰两段,用肉炖了很好吃。我折回去问价,老太太说两块钱一把。我买了一把豆角,她连方便袋也没有,我把豆角随手丢到车筐里。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这老太太好特别。

她不像别的老太太那样,总是一脸的苦大仇深。她一直快乐地微笑着,一边笑一边从左手边的袋子里,往外拿出一根根豆角,熟练地拢在一起捆扎好。见我在看她,她头也不抬地说:

“种的辣椒全淹死了,这是在辣椒地里补种的,是地豆角,省事儿,不用上架。就长这么一小团,就结豆角了。土地就是好啊,你种什么它就结什么!”

她把她的豆角,一小捆一小捆,整齐地排列在一块旧篷布上,好像列队的士兵。另外还有两根旱黄瓜,三根丝瓜和一个嫩南瓜。也都整齐地排列着。这些东西虽然少,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寒酸。

老太太戴着一顶麦草编织的草帽,黝黑的皮肤,深刻的皱纹,粗大的双手, 佝偻的肩背。一看就知道和土地打了一辈子交道。

今年夏季雨水偏多,很多庄稼都淹死了。眼看到手的收成,一下成了泡影。但是,她们从来不怨天怨地,总是很坦然地就接受了现实。她们又总能在适合的时候,种上合适的作物,以增加收入,减少损失。

她们不认识豪车,不羡慕豪宅,不知道股市行情,不懂得政治经济,但她们知足!温饱之后稍有盈余,就开已经觉得谢天谢地了。

那天晨练回来的路上,突然下起了小雨。一位卖豆角的老翁,推着三轮车,在十字路口的大树下躲雨。我问他豆角怎么卖,他说两块钱一把。

我回家拿钱,然后回到十字路口,那老翁还在。我拿了两把豆角,递给他五块钱。看到豆角下面还有茄子,就又拿了几个茄子。

他看了看茄子,说:

“这茄子是好茄子,就是不新鲜了。你给一块钱吧。”

这老翁也戴一顶麦草编织的草帽,黑里透红的皮肤,花白的胡须, 满脸的皱纹,两只眼睛却分外地炯炯有神。他穿一身不怎么可体的迷彩服,一看就知道是儿子或者孙子穿旧的。大解放鞋里,那双略显瘦小的脚上,没有穿袜子。

他不吆喝,也不摆地摊。就站在大树下半倚着他的三轮车,等。等顾客,也等雨停。他用一小块塑料布,盖着他的豆角。他就戴着那顶麦草编织的草帽,无遮无拦地站在小雨里,一脸平和地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

后来有一天,还在那个地方,那棵树下,又碰到他在卖菜。我问豆角怎么卖?他说两块五。

这次豆角非常好,我又拿子两大把 ,准备掏钱的时候,那老翁拿出一杆称说:

“还没称呢,咋算钱?”

“不是两块五一把吗?”

“两块五一斤。”

“以为你还是论把卖呢!上次一把才两块,为什么今天一斤要两块五?”

“上次下雨了,赔钱也得卖啊!”

我汗颜。他把豆角用杆子称约了一下,说:

“两把十块钱。”我往外拿钱的时候,他又从另一把豆角上抽出几根。

“差几分钱不到十块钱,亏啥也不能亏了心。”(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

注:本文系阅读时间原创文章,尊重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文章

我是多么的不自量,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现在的一切一定是上天的惩罚,孩子给我的惩罚。从今天开始我会开始记录你对我做的一切,以及我为你做的一切,直到我坚持不住,阎王殿上问一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去君正喝茶。带了几片枫叶,拿了一个佛手瓜,勉强当做伴手礼。人走半道,在一个售楼处门前,看到几株桂花树。都这时候了,枝头居然还有桂花正悄悄地开着。又随手摘了几朵桂花,攥在手心里。...

因为我父亲不在了,父亲在我心中,才显得格外地完美。每次给父亲上坟,都在心里和父亲说好多话。那些话,我虽然没有说出口,我知道,我父亲已经听到了!父母、子女一场,早晚终有一别。无论何时何地,过好自己的日子...

感谢今生所有的相遇!感谢我的亲人,朋友;感谢一面不识的陌生人;感谢小猫、小狗;感谢那些花花草草、山水树木……因为,我坚信,每一次漫不经心的相遇,都是命运别有用心的安排。...

流星,蝴蝶,剑。杀手就如流星一样划破星空转瞬即逝,没有人知晓他的名字他的行踪命运。流星如此闪耀明亮冷清,蝴蝶如此华美高贵却都短暂。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拔剑之处即江湖。豆蔻年华爱看武侠小说,古龙的江...

昨天是农历的十月一日,汉族传统的寒衣节。晚上我经过街道,看到路边有许多人在烧纸祭奠,不觉就沉郁起来。据说与清明节、中元节同属“鬼节”,是民间祭祀祖先的日子,在老家人们习惯叫"过十月一......

早起,去锻炼。风很大,吹得芦苇咯啦啦地响。好奇怪,广场上怎么没有人?这才猛然想起,今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中国传统的鬼节!按常理,这一天不上坟的人,一般不随便走动,我却破天荒起了个绝早!...

自从公婆都去世之后,回家的时候越来越少了。公婆生前居住的大院子,也因为久不打理,荒草野树,长得一片郁郁葱葱。杏树、槐树、醋桃树,都疯了一样向外扩张,另外还有花椒树和梧桐树。好像你越不关注它们,它们就长...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