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秋风起兮白云飞

  宗风秋   2017-11-08 19:08

周日的午后。灿烂的阳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天空万里无云,碧蓝如洗。

金色的阳光,从密密的树叶间筛落下来,斑驳的光影,随风摇摆。那些红的、绿的、黄的叶子,迎着阳光看去,似片片美玉,温润而柔美。

秋风起兮白云飞

偶尔有树叶,从枝头旋转飘忽而落;偶尔有小鸟,扇动翅膀,飞离枝头或者收敛翅膀,从云端降落;偶尔有行人,匆匆地来了或者去了。阳光下,花草树木或高大或短小的的影子,斜斜地映在水泥的路面上,风动影乱,动静相宜,妙不可言。

秋色越来越浓重了。红色的海棠果,紫色的女贞子,挨挨挤挤地垂挂在枝头。一树一树的银杏叶,已经黄得没有一丝绿意,站在树下向天空望去:淡墨渲染的枝干、艳如春花的黄叶,衬着湛蓝湛蓝的天空,美到无与伦比。

几个园林工人,正在清理那些已经枯萎的花草。先用割草机横扫一遍,然后再用笆子,收拢成一个个蘑菇一样的草堆。他们穿着溅满草汁的阔大的围裙,带着口罩,不说话也不左顾右盼。随着割草隆隆地响起,尘土飞扬而起,枯草应声而倒。

冬天比较干燥,怕引起火灾,每年秋末,园林工人都要把那些枯萎的花草或者修剪,或者铲除。

溜弯的老人,三三两两。或走走停停,说说笑笑;或者就坐在路边的木椅上,闭目养神。哭闹的孩子,从他们身边过去了,欢笑的情侣,从他们身边过去了,树上的叶子,就在他们脚边轻轻落下……

感觉这些老人,就像一棵棵历经磨难的古树,任你风起云涌,任你雪压霜欺,任你阳光普照,任你岁月更替,他们依然淡定自如,从容安详。

突然,一阵狂风吹过,落叶如雨,风声如潮。河边的芦苇,像一群受到惊吓的孩子,一起摇晃起来,一时间,芦花飞扬,碧波荡漾。两只正在游戏的野鸭,嗖地一下钻到水里去,然后又从另一个地方,钻出水面。

大自然总是这么慷慨,总是在无意间,就呈现出一种绝美的、不可复制的意趣来。

芦花,碧水,蓝天,林立的高楼,灿烂的阳光,缤纷的落叶和或黄或红、或粉或绿的花草树木,构成一副动感的秋之画卷。

栾树结满荷包一样的种子,榉树粗壮的树干上,有鱼鳞一样的老皮正在脱落。偶尔有黄栌,叶子已经红了大半。还有一些叶子,正处在半红半黄,或半红半绿之间。秋天,法桐的叶子总是最美的,每一树都如诗如画。

忍不住拿出手机,对着那些美丽的叶子拍照。突然,几个孩子尖叫着欢笑着,从前面跑来,我忙把镜头对准他们。

孩子们在前边跑,看孩子的家长抱着衣物和水杯,在后面紧紧地追。一边追一边叮嘱孩子们:跑慢点,别摔倒了!

正跑着,前面的一个孩子突然停下来,后面的孩子收不住脚,硬生生地撞上去,两个人同时摔倒在地上,哭成一团。

家长一边埋怨,一边飞跑过去,抱起各自的孩子……我站在那里,开心地笑着。居然忘记了拍照。

再美的风景,如果失去人的参与,似乎就少了很多趣味。

四季的更替、人事的代谢,总是无声的也总是无情的。又一个秋天即将过去,趁着秋光明媚如此,浓艳如此,去疯一回,去醉一回!

从手机上翻出刘彻的《秋风辞》,伴着这缤纷落叶和粼粼碧水,在心里慢慢诵读:

秋风起兮白云飞,

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

怀佳人兮不能忘。

泛楼船兮济汾河,

横中流兮扬素波。

箫鼓鸣兮发棹歌,

欢乐极兮哀情多。

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

注:本文系阅读时间原创文章,尊重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文章

我是多么的不自量,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现在的一切一定是上天的惩罚,孩子给我的惩罚。从今天开始我会开始记录你对我做的一切,以及我为你做的一切,直到我坚持不住,阎王殿上问一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去君正喝茶。带了几片枫叶,拿了一个佛手瓜,勉强当做伴手礼。人走半道,在一个售楼处门前,看到几株桂花树。都这时候了,枝头居然还有桂花正悄悄地开着。又随手摘了几朵桂花,攥在手心里。...

因为我父亲不在了,父亲在我心中,才显得格外地完美。每次给父亲上坟,都在心里和父亲说好多话。那些话,我虽然没有说出口,我知道,我父亲已经听到了!父母、子女一场,早晚终有一别。无论何时何地,过好自己的日子...

感谢今生所有的相遇!感谢我的亲人,朋友;感谢一面不识的陌生人;感谢小猫、小狗;感谢那些花花草草、山水树木……因为,我坚信,每一次漫不经心的相遇,都是命运别有用心的安排。...

流星,蝴蝶,剑。杀手就如流星一样划破星空转瞬即逝,没有人知晓他的名字他的行踪命运。流星如此闪耀明亮冷清,蝴蝶如此华美高贵却都短暂。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拔剑之处即江湖。豆蔻年华爱看武侠小说,古龙的江...

昨天是农历的十月一日,汉族传统的寒衣节。晚上我经过街道,看到路边有许多人在烧纸祭奠,不觉就沉郁起来。据说与清明节、中元节同属“鬼节”,是民间祭祀祖先的日子,在老家人们习惯叫"过十月一......

早起,去锻炼。风很大,吹得芦苇咯啦啦地响。好奇怪,广场上怎么没有人?这才猛然想起,今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中国传统的鬼节!按常理,这一天不上坟的人,一般不随便走动,我却破天荒起了个绝早!...

自从公婆都去世之后,回家的时候越来越少了。公婆生前居住的大院子,也因为久不打理,荒草野树,长得一片郁郁葱葱。杏树、槐树、醋桃树,都疯了一样向外扩张,另外还有花椒树和梧桐树。好像你越不关注它们,它们就长...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