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每一次漫不经心的相遇,都是命运别有用心的安排

  宗风秋   2017-11-20 10:00

“宝贝儿,领狗粮了!”小女儿在家复习考研,大女儿给她寄来两包零食:一包松子,一包开心果。

怕女儿吃多了对肠胃不好,我把这两包零食收起来,每天早饭后的第一要务,就是给女儿分果果,并戏称之为“分狗粮。”

每一次漫不经心的相遇,都是命运别有用心的安排

开始的时候是每次四粒松子,四粒开心果,后来小女儿抗议,嫌给的太少。于是增加到每次六粒松子,六粒开心果。

今天早晨,看看开心果比松子少很多,就少给了两粒开心果,小女儿当时就闹起来:

“朝四暮三,为什么突然改成朝三暮四了?猴子不愿意。”

没办法,只好给这“猴子”,再添上两粒开心果。然后,小女儿心满意足地去学习了,我却依然沉浸在母女相戏的快乐之中。

国庆节的时候,大女儿从济南回来。到家时已经下午三点了。我做了麻辣鱼,蒸了大米饭。大女儿到家还没站稳当,就叫着饿死了。然后洗手换睡衣,坐在那儿挽起袖子,就大吃特吃起来。

看女儿这吃相,我总是想到两个词:来则能战,战则能胜。对于吃, 大女儿是从来都不将就的。每到一个地方,她最先了解的就是当地的美食名吃 。保证不出一月,啥地方有啥好吃的,她就如数家珍了。

两个女儿相差三岁,个性也截然相反。大女儿称得上大智若愚,小女儿可说是心细如弦。她们小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夫妻吵架。正好两个女儿放学回来。大女儿一看爸爸妈妈吵架呢,小心翼翼地把书包塞到门里边,转身就到邻居家看电视了。小女儿一看爸爸妈妈吵架了,抱着我的腿就哭:

“妈妈,我不要你们离婚!你们不离婚吧?”

我一听她这么哭,忍不住笑出声来:小妮子,吵架和离婚有关系吗?

有,谁谁谁家爸爸妈妈,以前就老吵架,现在就离婚了!小女儿回答得理直气壮。

现在还是这样。我们两个偶尔拌两句嘴,小女儿张口就是:别吵啦!别吵啦。

大女儿一准要说:有劲打一架啊!吵什么。然后,坐沙发上该吃吃,该喝喝,公然漠视我们的存在。

大女儿在济南打拼,小女儿在家复习。每天午饭之后,就是我们切切盼望的午睡时间。

那天午睡,小女儿看到我床上,满是灿烂阳光,就挤到我身边来,非要和我一起睡。

我握住她的手,冰凉冰凉的,又摸她的脚,也冰凉。就把她的脚捂到我热腾腾的被子里,把手揣到我的腋窝下,帮她暖。

暖了一会儿,小女儿忽然说:

“妈妈,你这动作,让我想起老猫和小猫。一只老猫把一只小猫叼过来,不容分说,从头到脚舔一遍,然后,再从头到脚舔一遍。”

然后,老猫和小猫挤在一起,在这暖融融的阳光里,直睡到天昏地暗。

午睡醒来吃苹果。小女儿撒娇,吃着她自己的,非要再尝尝我的。于是,我们交换了一下,她吃我的,我吃她的,一边吃一边看手机。手机上有一篇文章,题目是《穿越到宋朝过周末》。女儿问我:

“妈妈,如果真的能穿越,你希望穿越到哪个朝代?”我想了想说:

“我不想穿越,太麻烦了。”

“为什么?”

“因为我谁都舍不得,穿越的时候,得带着你和你姐姐,还得带着你爸爸。”小女儿立刻无语。过了一会她才说,我以为你要说穿越到宋朝,你那么喜欢宋词。

那天一大早,小女儿一个人去济宁,做考研认证。正迷茫得不知道去哪儿的时候,碰到一个女孩子。这女孩子一边工作一边考研,然后还有另外一个男孩子也这样。他们一起去认证,又一起坐公交回程。走到火车站,女孩子坐火车回济南,男孩子做出租回汶上。

女儿回来,我去汽车站接她。在汽车站,她碰到一位乞讨的老太太,七十多岁,一辈子没结婚,生活无以为继。女儿给了她四块钱,还在心里说:

“我今天事事如意,但愿她以后也事事如意!”看我这慈悲的小女儿啊!

从车站回来,听着女儿不停地叽叽喳喳,说着她一路的见闻。她说她的山大毕业证,外面的壳没带,到那儿差点被当作假的。工作人员再三确认,才过关了。

然后我告诉女儿,你出门一次,解决人生三大问题,真是太值得了:

一,包装很重要。无论是人还是毕业证,不好好包装,都容易让人小瞧了。所以,女人无论如何,一定要美丽大方。

二,考研很必要。这是她一直在质疑的一个问题。考研真的有必要吗?有!不然那么多已经入职的人,为什么还要考研?

三,结婚很重要。小女儿一直是不婚主义。我想,那个乞讨者一定会让她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

感谢今生所有的相遇!感谢我的亲人,朋友;感谢一面不识的陌生人;感谢小猫、小狗;感谢那些花花草草、山水树木……

因为,我坚信,每一次漫不经心的相遇,都是命运别有用心的安排。(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

注:本文系阅读时间原创文章,尊重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文章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昨天我看了路遥的一篇文章《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突然很感动。最早接触路遥的作品,是在十五六岁时看的《平凡的世界》。路遥的文字魅力就是平淡里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他描写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喜怒哀...

心理学家戈夫曼提出过“拟剧论”:社会是个舞台,每个人都是演员,扮演着自己觉得需要的角色,并且希望向他人塑造某种形象,期待他人对此形象的回应。至此我发现,我已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老好人”的形象代言人,活得...

婚姻基本上不等于爱情,爱情也未必是婚姻的前提。爱情婚姻理想的最高标准就是:俩个人两情相悦,双方条件正好相当,互相尊重。这样的几率纵然很少,却也要双方条件相当。...

乐观者说:人生日日是新生;悲观者说:人生日日是归途。新生也好,归途也罢。如果我们每天都带着新生的惊喜,去面对浮世的柴米油盐,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呢?...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