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搭黑车,一次感激的经历

  毛朵   2017-11-26 09:53

在我的记忆深处有一次印象深刻的搭黑车经历。我忘了具体是哪一年?只记得那时“非典”蔓延很厉害,坐火车,汽车进站每个人都要检查。那时我刚踏入社会,不到二十岁。姑妈家的表哥在珠海打工多年,他问我想到珠海来吗?年少的我不假思索的说想来。那时的我一心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何况还是沿海经济特区,风景优美的海滨城市珠海呢?

搭黑车,一次感激的经历

那时我在珠海飞利浦工作,它距离珠海机场不远。闲暇之余我常去机场附近逛逛。那里有一条广袤的海岸线,据说养殖了很多生蚝;周围有很多绵绵起伏的群山,有座山上有一个养蜂场;附近有些农民种植着大片大片的芭蕉树……一派南国海滨田园风光。

我在珠海工作生活了两年。第一年表哥还在珠海,第二年他就离开了珠海。临走前他告诉我,如果我遇到什么事可以去找他的一个哥们,他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他会像表哥一样帮助我的。这个哥哥我是见过的,也认识他。但我想我应该不会遇到什么事需要这个哥哥帮忙的。

岂料后来我还真摊到事需要他帮忙了。过去了十来年,我想起这段经历,就会在心里默默感激他。

那年姐姐结婚,我请假十天回家。返程坐火车到广州站,一路很平静安全。下了火车出站,我准备到流花汽车站搭大巴回珠海。谁料走来一个男青年,他突然对我说:“靓妹,你不知道“非典”又来了吗?现在去流花车站还要多交150元的打预防针费呢!”我想不会吧?那个人看我怀疑便说:“你看,这么多人都到这边来搭车了,你也来吧。”我一看,真的有十几个人都过来附近的一辆面包车,于是我就将信将疑的跟着他来到那辆面包车里。

平时开到珠海的车费只需要35元的,这辆面包车却收了我130元,他们冠冕堂皇的说:“我们这费用还算低的,你要是去客运站,要150块!”我看着这十几个和我一样的乘客也坐上了车,也都给了相同的价格,也就没说什么了。当时我身上带的现金刚刚够付车费,付完后一分钱都没了。我想,到了珠海有公交卡坐公交,也没什么问题的。

一路上,面包车沿途停车,有人上有人下,很是拥挤。我一直疑惑,车内已经坐满了人,为什么还要加人进来?还有中途下车的人?我听到有个人嘀咕:“这肯定是辆黑车”。我的心“咔嚓”了一下,难道真的上了辆黑车?我突然很惶恐不安,怎么办?要是到不了珠海,明天就要上班了。在这异乡人生地不熟的,如何是好?

看着车上的人陆续下来了不少,我一直没下。我怎么能中途下车呢?说好车开到珠海的,中途下车我再怎么搭车?何况还付了这么高价的车费。终于司机把车开到中山三乡镇,就停下来了。他对着车内剩下的几个人嚷嚷:“都下车都下车。”我很奇怪,问他:“我要到珠海,怎么开到这里就要我下车?我不下车。”司机说:“小姑娘,我只开到这里。你要到珠海,就下去再搭一辆车。你就是不下车,我也是要停车休息的。”说完,他就准备锁车门了。没办法,我只好下车了。

可是我身上没有现金,便打算去一个工商银行取款机取钱。突然有个女人拿着和我一样的工行卡问我:“靓妹,帮我看看这张卡可以在这里取钱吗?”我看了看,说可以啊!她就从我手里拿了卡便走了。

然后我再去取钱,可是密码怎么都不对。十年前的取款机没有现在这样的防护措施,后面有个人看我输错了号码,便说:“靓妹,你再输一次呀。”于是我傻乎乎的又输了一次,还是错的。突然我明白了,我的卡被刚才那个女人给调换了!我心里好着急啊,这可怎么办?我身无分文,这再怎么回珠海呢?那时手机刚流行,远没有现在这么普及,网络通讯也没有如今先进发达。我的同事们都在上班,我也联系不上她们。情急之下我想到了表哥的那个好朋友,幸好我留有他的电话号码。当时我连手机也没有,可是身处绝境,人就会逼出求生的本能。我壮着胆子找到一辆由中山三乡开往珠海斗门的客车,战战兢兢的询问司机,没有钱能不能先上车,到了珠海斗门,再联系我表哥,让他帮我付钱。那个司机看我可怜兮兮的样子,疑惑了一下居然同意了。他用手机打通了那个哥哥的电话,操着一口广东腔普通话,不客气的对那哥哥说:“你表妹现在在我车上,她没钱付车费。我好心让她先上车,一个小时后我的车会开到斗门车站,你赶紧过来拿钱接你表妹。早点来啊,我要是没看见你,那你表妹怎么样我可管不着了。”我听着那个司机说话的语气,不由得联想到了警匪片里歹徒绑架撕票的情景,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司机把电话给我,让我再对那哥哥说话。我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那个哥哥在电话里安慰我,说他在上班,赶紧去请假来接我,要我不要担心。

这一路上,我的心一直不能平静。我知道那哥哥在金湾上班,到斗门车站也要时间,他上班还要请假,多么麻烦他啊。而且我和他根本就不是表兄妹,我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他会那么上心帮忙吗?我真担心车开到了斗门,司机没有看见他,那我怎么办?广东这么乱,我一个初入社会的小姑娘独自在异地他乡的,真遇到坏人该如何是好?

我的心里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也很忧愁。我想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了,怎么这么傻这么天真?被人骗上了黑车也就算了,连银行卡也被别人给骗走了,真是太衰了。要是那个哥哥没赶到,我坐了别人的车没给钱,那个司机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我可怎么办啰!

我一路就这样悲伤的思考着。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坐立不安的滋味。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我发现过得很漫长无助,我看见路边一排排树木山峦逐渐从车窗边消失,却不知我的希望在哪里……终于车开到了珠海斗门,我心情很紧张,突然我看到那个哥哥就站在车站最显眼的站台那里等着了!我高兴坏了,赶紧对司机说:“司机,停一下。我表哥在站台那里。”那司机听了后,马上对那哥哥说:“好的,你表妹我已经送到了。车费连着给你打电话的钱,给20块吧!”那哥哥二话不说,塞了二十元给那司机。我愣了一下,当时从三乡到斗门车费只要8元,那个司机足足要了两倍还多的钱啊!

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我很感激那个哥哥。后来我离开珠海,就再没见过他。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和自己的亲表哥也见得比较少,大家都各自忙各自的生活了。四年前的春节,我见到表哥,顺便问了一下那个哥哥的情况。听说他现在在老家做生意了,以前我在珠海时就知道有一个漂亮的湖南姐姐是他女朋友,后来他们结婚了,有一个儿子,还在老家的街道上买了一套房子。我想这样也很不错啊!

去年我听表嫂说,那哥哥的湖南老婆不甘于小城镇的安静生活,去沿海地区打工了,最后两人离婚了。我“哦”了一声。在我的印象里,那个哥哥是一个很安静,随和的人,他会做飞机模型,也会炒菜做饭。我想,好人总会平安的。

我一直都记得那个哥哥的名字。他叫“李玉刚”,和那个唱“贵妃醉酒”成名的反串歌手李玉刚同名。(文/阅读时间作者·毛朵)

注:本文系阅读时间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文章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昨天我看了路遥的一篇文章《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突然很感动。最早接触路遥的作品,是在十五六岁时看的《平凡的世界》。路遥的文字魅力就是平淡里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他描写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喜怒哀...

心理学家戈夫曼提出过“拟剧论”:社会是个舞台,每个人都是演员,扮演着自己觉得需要的角色,并且希望向他人塑造某种形象,期待他人对此形象的回应。至此我发现,我已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老好人”的形象代言人,活得...

婚姻基本上不等于爱情,爱情也未必是婚姻的前提。爱情婚姻理想的最高标准就是:俩个人两情相悦,双方条件正好相当,互相尊重。这样的几率纵然很少,却也要双方条件相当。...

乐观者说:人生日日是新生;悲观者说:人生日日是归途。新生也好,归途也罢。如果我们每天都带着新生的惊喜,去面对浮世的柴米油盐,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呢?...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