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年年落叶枕秋风,缘何不见风中人

  竹尚子   2017-11-27 10:06

秋天说来就来,我还没有任何准备。这一季秋天来得最是莫名其妙,我还停留在夏天温热的梦里没有醒来,树叶却已经走完了它们的一生,纷纷自觉地离开珍藏了它们全部喜怒哀乐的老家,极不情愿地踏上西去之路,涌入大地的胸腹。

年年落叶枕秋风,缘何不见风中人

我再一次踏入秋风中的郑大,穿过那座灰色的有点神秘的行政楼前方那空旷的草坪,在服务楼一字排开的各色小吃前买些充饥的食物,边吃边走,不久就来到了那座狭长的人造的眉湖前面。循着在湖中蜿蜒穿梭的休闲小道,一路向北,寻找那在秋风中“枫叶漫天”的所在。

等走尽了眉湖,便是郁郁葱葱长了许多各色树木的所在,以白杨树居多。地面也起伏不平,高高低低的,崎岖错落。充溢了一种文人雅士的风花雪月之美。但此时却是别有一番萧落之美的。无数白杨树上稠密的叶子,正在前赴后继的由翠绿转变为金黄。秋风一拂,便一路舞蹈着投入到大地的怀抱之中。然后,有更多的叶子袅娜着追随而来。它们便在沟壑里在山岗上嘻戏聚集,渐渐地演变成金黄色的海洋金黄色的生命。此时的它们便达到了一生的巅峰!还有哪种生灵,能像她们一样连离去都演绎得如此壮美如此浩阔呢?

但此时,我想大抵还看不到这种景观。前年时,我是比这个时候稍微晚一些的时令来和落叶话别的。而此时还稍微早些。白杨树的叶子还在树上恋恋不舍着呢。

翻过几个沟坎,就到了一处最高的山岗处。这里白杨树最密,草坪也好。那些金色的枫叶一样的落叶,此时也已经把草坪严实地铺了一层。看上去也已经有了一种壮美,走上去也能感觉的到树叶轻微的歌唱。那棵曾经引得无数情侣驻足存照的景观白杨,此时还披着一身绿装。只是此时除了我之外,却无任何卿卿我我的情侣。只有那树孤零零地守护着。守护着纷纷扰扰的故事,守护着来来去去的情感。

此前的我,也是两个人来的。看着熟悉的每一片落叶,此时我还能清晰地指出她曾经坐过的每一处地方。入眼尽是秋色,一个人在满眼金黄的落叶上逡巡的时间久了,就有躺下去的想法。躺在树叶铺就的金黄色的海洋之上,你的整个身心就会飘浮起来,整个思维就会沉浸在纷至沓来的梦境里。(文/阅读时间作者·竹尚子)

注:本文系阅读时间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文章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昨天我看了路遥的一篇文章《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突然很感动。最早接触路遥的作品,是在十五六岁时看的《平凡的世界》。路遥的文字魅力就是平淡里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他描写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喜怒哀...

心理学家戈夫曼提出过“拟剧论”:社会是个舞台,每个人都是演员,扮演着自己觉得需要的角色,并且希望向他人塑造某种形象,期待他人对此形象的回应。至此我发现,我已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老好人”的形象代言人,活得...

婚姻基本上不等于爱情,爱情也未必是婚姻的前提。爱情婚姻理想的最高标准就是:俩个人两情相悦,双方条件正好相当,互相尊重。这样的几率纵然很少,却也要双方条件相当。...

乐观者说:人生日日是新生;悲观者说:人生日日是归途。新生也好,归途也罢。如果我们每天都带着新生的惊喜,去面对浮世的柴米油盐,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呢?...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