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正文

人生日日是新生

  宗风秋   2017-11-30 18:59

去妈妈那儿,包饺子。妈妈和好面 ,我擀皮儿,大弟弟一直看手机。看我站在那儿躬着腰擀饺子皮,妈妈说这样时间长了会腰疼,让爸爸去找一个高板凳来。

爸爸拿来板凳,顺便还不忘告诉我:你妈妈除了打牌的时候不腰疼。告状模式正式开启。

人生日日是新生

只是,我早就习惯了他唠叨我妈妈,因而很随意地说:

“那更好,让我妈妈天天去打牌。”

“每天都是我早起,都是我做饭。”邀功模式正式开启。我想笑却忍着没笑。

“爸,你早起,你做饭,那你有福了!圣经上都说了:早起的人有福了,早晨必是你们的;做饭的人有福了,你们必得赞美……”

“姐,你可真能忽悠。”大弟弟听不下去,斜了我一眼,跑沙发上看手机去了。

煮好饺子,三弟他们也回来了,见面照例和三弟拥抱一下。三弟说:

“姐,你又往下长了。”

“肯定的,早晚有一天要长到地底下去。”然后,我和孩子们一起,开始翻看他买回来的一箱东西。

吃完饭,是我雷打不动的午休时间。妈妈去打牌,三弟带着三弟妹和两个活宝,去岳母家周转他还贷款的资金。我一个人在家里,一口气睡到三点多。要不是那一群叽叽喳喳的喜鹊,真不知道要睡到啥时候呢。

起来,想去野外走走,出门碰到爸爸。爸爸说大米已经打好了,还有地瓜和胡萝卜都丰收了,让我走的时候多带点。而且,还特别强调说,他种得胡萝卜特别好吃。

我拉出来那个盛胡萝卜的袋子,往里面一看。 天啊!这叫什么胡萝卜,简直跟漫画里画的一样,伸胳膊的蜷腿的,长什么样的都有,就是没有一个长得正常的!觉得这胡萝卜好不好吃都挺好,只看看就让人很开心!

在野外漫步,有喜鹊的叫声,远远地传来;有各种叫卖声,一忽而近了一忽而又远了。阳光,蓝天,白云……枯萎的芦苇和茅草,在微风中瑟瑟;青青的麦苗在阳光下安详,一切的一切,都已经进入越冬状态。

从外面回来,和大弟弟一起喝茶。爸爸过来问我:你妈妈呢?我说打牌去了。明知故问模式正式开启。

还没回来,你也不去问问,晚上还用给她送饭不?嘲笑挖苦模式正式开启。

你去问吧!你都七老八十了,就不会说句好听的话啊?

说一句好听的话,他得难受好几天。大弟说。我们正说着,妈妈回来,抱了一抱洗好晒干的衣服。一边走一边问老爷子:

“你做好饭了?”

“没有,我干活呢,热了一身汗,才歇歇。”

“你就是老奸巨猾!一到做饭的时候,你准干活去。一辈子了,我不愿意和你计较,你还真当我傻啊!”

“我热得出一身汗,坐下歇会儿喝口茶。一天不做饭又惹着你了。”吵架模式正式开启。

只是,我和弟弟早就有免疫力了,都装着没听见,继续讨论我们的话题。然后,大弟顺手拿了爸爸的棉袄,给他披上。我用脚踢过去一个马扎给妈妈。妈妈不坐,转身忙着做饭去了。

妈妈做好饭,戴上老花镜,坐门口给孩子们缝补衣服。她一边往针眼里穿线,一边唠唠叨叨:我也不是非打牌不可,就是我不去,她们就老三缺一。三个人等一个人的滋味,多难受啊!

“那也比一个人等三个人强。”爸爸说。

“你说话就和人家不一样,俺闺女来了,我不跟你吵,等俺闺女走了,你试着点儿……”

恐吓模式正式开启。这话我也听了上百次了,当然也不会往心里去,他们喜欢这样吵吵闹闹,吵去吧。

上午包饺子剩下的面和馅,要包了冻冰箱里,以便三弟他们出发的时候带着。看我一个人忙活,大弟说他要包饺子,得再找一个擀皮的。正好二弟的儿子回来了,我故意叫他:默丘,擀皮!

我妈妈把擀皮听成了减肥,在那儿自己笑起来:

“默丘减肥,再减减他都飞了!”

我们已经习惯了妈妈的答非所问,所以,并没有人觉得好笑。

大弟弟包饺子真是利索,一会儿就把我累出一身汗!三弟走亲戚回来了,顺便还给女儿买了鞋和衣服。大弟妹也从娘家回来了。她母亲病了,做了各种检查,最后只是有点血稠,并没什么毛病。因为儿子离婚了,孙子还小,老人家很怕死。

晚饭开始了,三弟的儿子拿出自己得的奖品显摆,然后又拿出自己画的《幸福家庭》来。这是爸爸在干什么,这是妈妈在干什么。我妈妈也凑过去问:奶奶呢?奶奶在哪儿呢?这家伙本来没画那么多,奶奶这么一问,他灵机一动说:

奶奶在屋子里打牌呢!看不见……

这下又让爸爸抓住了唠叨的理由:连小孩都知道你妈爱打牌,你还觉得我冤枉她。我笑笑不说话。

晚饭后,孩子们又玩了一会儿,才刚八点就睡觉了。明天周一,上学得早起。

在家从来没睡过这么早,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睡不着。起来看手机,还不到十点。

好容易熬到天亮,起床,然后走到满是霜雪的田野。田野空旷而静谧,上面飘浮着一层淡淡的雾气。东南方的天空,弥漫着一片紫红的霞光。头上的天空,蓝得好像一面巨大的玻璃穹镜。大地仿佛还在沉睡着,周围没有一点声音。继而,好像突然听到一阵冰裂之声,火红的太阳,喷涌而出。

成群的鸟儿开始飞翔,已经落尽叶子的树枝,光秃秃的枝丫,优雅地伸向天空。突然想起曾经买过的一种小蛋糕。那家所有的小蛋糕上,都印着四个字:生日快乐。我问店主为什么印这四个字?店主说:人生日日是新生!

乐观者说:人生日日是新生;悲观者说:人生日日是归途。

新生也好,归途也罢。如果我们每天都带着新生的惊喜,去面对浮世的柴米油盐,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呢?(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

注:本文系阅读时间原创文章,尊重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文章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昨天我看了路遥的一篇文章《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突然很感动。最早接触路遥的作品,是在十五六岁时看的《平凡的世界》。路遥的文字魅力就是平淡里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他描写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喜怒哀...

心理学家戈夫曼提出过“拟剧论”:社会是个舞台,每个人都是演员,扮演着自己觉得需要的角色,并且希望向他人塑造某种形象,期待他人对此形象的回应。至此我发现,我已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老好人”的形象代言人,活得...

婚姻基本上不等于爱情,爱情也未必是婚姻的前提。爱情婚姻理想的最高标准就是:俩个人两情相悦,双方条件正好相当,互相尊重。这样的几率纵然很少,却也要双方条件相当。...

孩子笑了笑,吹灭了手中的蜡烛,说道:“喏,你看到蜡烛熄灭了,你能告诉我,它的光去了哪里吗?”从来处来,到去处去,这么深奥的道理,却让一个孩子一语道破。所以,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人,世上万物皆可为师!...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