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语情感语录优美散文生活励志女人晚情伤感的句子晚安心语早安心语励志语录经典散文心理生活散文
首页 > 阅读生活 > 走!到哪里去?

走!到哪里去?

Ring  2012-09-05 19:56
在路上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又一个的年轻人。 他们背着行囊,表情或欢快或凝重,我问他们,你们去哪里,他们告诉我。他们在流浪。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身边出现了越来越多流浪的人,既然归之流浪,必然是丢了家园或心灵栖所的,我问他们,你们为何流浪,他们指了指远方茫茫的铁轨,因为有风景牵引着我。 一个年轻人,背着高过1个肩头的行囊,在无人的国道旁孑然前行,挨饿时,甚至连一个裹腹的馒头都没有,他们被毒日晒弯腰,像突兀又鲜明的问号探析着路标,依旧写着美轮美奂的诗歌,歌颂着这次牺牲了舒坦和安全的修行,他们美其曰,这是一次犹如最大规模的动物迁徙的史诗般壮丽的流浪。 不,这不叫流浪。 那些搁置了信用卡和良好职位的,把花园荒芜的牺牲,不叫流浪,那些一定要把肉体折磨的浑身是伤,换来眼瞳和脚板的照片的收藏,不叫流浪,不,年轻人,那不叫流浪。 有一个在拉萨前行的年轻男孩问我,我为了流浪,把该吃的苦头都吃净了,在青岛,嚼食海水冲刷出来的海带,自己捡了柴火烹煮,差点中毒身亡,从青海骑行拉萨,被野狗追,我停下车,捡来石块撵狗,三四只大狗在半米远的地方怒目狂吠,猩红的嘴巴淌出的汁液好像要把我活吞了去,在厦门,一个人游到了海洋中央,仰面躺在一条废弃的小舟上,周围寂静犹如死灵幽谷,随时一个不小心都会有浪把我卷入汪洋里,我走了这么多地方头发蓬乱胡须冗长,为什么不是流浪。 我说,真正的流浪不是肉体的流浪,是心的流浪,是没有可回去的地方。漂泊是天性,无关河与海。 你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窗外许是人声沸鼎,但人声的闹或静都不与你无关,在这个时间点上,唯一印证你活着——就是墙壁上报时准确的钟表,一格,一格,走过,你并不关心走过的是草地还是烧光的森林,也不关心你是从一个垃圾堆里起身还是要前往一个美丽的寓所,你什么都不关心。 你想说话,但连和影子对话的力气都没有,就算你吃了很多的食物,或者刚在花洒下洗了一个毛孔通透的澡,你也并没觉得自己有什么改变,你知道你的生命已残缺,就像身体的某一个器官变成了空心的,随便的一敲,就会噼里啪啦的碎裂成粉末。 令你特别感伤的是,在过往的经验里,你已经学会了最省力的求生技巧,就是——选择在冷酷里保持沉默,从起初的被迫,三缄其口到后来的主动闭嘴,自动把自己挑拨到隐形人的圈子里,你不愿交谈也不会交谈,因为说出的都是修饰过的语言或过滤后的假话。 你觉得人生不过尔尔,从鲜嫩的肌肤,到堆成褶子,像发硬的木头那样干梆梆的风化去,不过尔尔,有的人跑着走了,有的人走着走了,有的人跪在街道的转角阴影里,眼泪冻成冰花,却没有人注意过。没有人。 我问你,可有看过那些提着行李箱,像躺在传送带的某个环节上,被不断输送输进的箱子族,我常觉得,我们睡在一个封闭的被人不断提着走的箱子里,憋闷,却连要去哪里的知情权都没有,你有没有觉得说真话越来越难,假话换来了面包和代替脚走路的车子,你有没有觉得,通向爱的桥梁在物质的重捶下已被砸的半塌,你有没有觉得,那些被标记为80,90,70、60后的一个时代的人们,哪怕再不情愿再不情愿,再有激情再有勇气,都沦为了一样模糊的,同质化的脸孔。 我问你,你背着包,走向远方,想在茂密的花丛和侗族的山寨,酸辣的汤汁中,觅得生命的真义,你在社交网站上用一个模糊性别的ID,去关注一些人的吃喝玩乐,生老病死,爱恨离别,你甚至渴望有另一个ID,向你输送出爱情,你压在异性的身体上,像地钻打入隧道凿进彼此的身体里,你在每个月发工资后,掏掉半摞不知税种的税费,买来一些不知成分的食物,混进消化道里,你们像蝗虫一样密密麻麻的来到这大都市,逡巡着机会和成功,想捡走他人没注意的一颗肥大的麦穗,你们甚至想在这多灾之年,诞下自己的精子卵子,抚养成一个眉眼如你,却一样厌倦教育,沉迷犬马,研究死亡,渴望移民的孩子,你们还要背着包,去更远更远,恨不得是人迹罕至,盘古藏身的无人去处去流浪,你们是为了什么呢?(文/没头脑也很高兴)
阅读时间微信订阅号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