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欢:让“蓝嘴唇”患者不再隐形
  • 东西抓的太松,握不住;抓的太紧,手会痛
  • 女人可以努力生活,但请别满身戾气
  • 朴槿惠:母亲永远是我伟大的老师
  • 张小娴:谢谢你离开我
  • 有时候能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充满热情与干劲
  • 分开,最好一丝都不挂
  • 1号店联合创始人于刚: 聚焦在那些永远不变的事情
  • 幸福无关他人,只需忠于自己
  • 目录:首页 > 阅读生活 > 我们到需要帮忙的时候,再联系也不迟

    我们到需要帮忙的时候,再联系也不迟

    Ring | 日期:2014-06-13  来源:阅读时间

    如果说最好的爱人是你可以随时找对方聊天说话的人,那么最好的朋友便是我们到需要帮忙的时候再联系也不觉得迟。

    中午,四节课脑力课以后,同宿舍的妹子M去了南门的理发店,打算将齐耳的短发修剪得干净利索些,好心无旁骛地迎接期末考试。我便和另外两个妹子回了宿舍。由于近来事务繁杂,和导师编辑约好的事情已经由于我的拖延症推脱了好久,我已经实在不好意思再张口请求延期。昨晚不得已在知识的海洋里徜徉了个通宵达旦,今天自然是抵制不住的头痛和沉沉的倦意。日头正浓的时候我便回了宿舍与床榻缠绵,真想来个一梦不复醒。

    半小时后,手机震动。把我震醒。

    M发来短信:我好像被坑了,他要给我做头发,已经做了,我钱没带够。谁能给我送钱。帮帮忙啊。

    一看这种“你们”开头的群发短信,我想也没想,就把手机扔一旁,不再理会。

    半梦半醒一分钟后,我回过去短信:你在哪,要多少。

    别人需要帮忙的时候,干净利索的回答会是最抚慰人心的。

    由于手机信号延时,我没有再收到她的回复短信。

    在床上感慨了半分钟人生如此艰难后。我以最快的速度掀开被子,爬下床,换好衣服,拉开抽屉,翻出五百元,快步走去南门。整个过程跟我平时上课要迟到的速度都不在一个等级上。

    和M的关系平平,她是个不错的人,可偶尔的摩擦和磕绊也是有的。我不为别的,只是想当我再遇到同样的麻烦时,她可以毫不犹豫帮到我,出门在外,我没办法保证我身边有为我奋不顾身的人。

    有时候情感也是需要等价偿还的。你可以把这种交换理解为人情。

    J是我高中同学,在一起吃喝拉撒嬉笑玩耍了四年。

    她和我同在南京,不过不在一所大学。路程也不过三五十分钟。可是抱歉,我俩实在没法把四年的友情玩得像异地恋一样充满激情和火热。

    五月里的某天一大早我俩在人人上的某条状态下不痛不痒地寒暄了几句觉得不来劲,我便给她打过去电话。

    我说下学期一定要聚聚,我们这么铁的关系,上一次见面竟然还是暑假的同学聚会上。

    互相吐槽二十分钟后,她告诉我,她不像以前那样对学习那么热情,身上的惰性太大了。我也告诉她我学习和生活中的诸多不如意。由于手机信号坑爹,在我洋洋叙述某件令我不快的狗血故事时,话说到一半意外断线。我没有再打过去,意外终止也没觉得尴尬。

    她是我的好朋友,在一年多未联系的情况下,我仍旧不假思索告诉她,我过得并没有想象里的那么好。

    高二时候和J并不是一个宿舍。

    某个冬天清晨5点左右,同一层里的某个宿舍的饮水机忽然起火,楼道里的来来回回的脚步声和水流声让人逐渐意识清醒。忽然一阵急促猛烈的敲门声让我不得不起床,万分烦躁。

    “我cao,大早上敲门还要不要人睡觉。”拉开门,正是连衣服还来不及穿的J,见我便是:“你没去救火吧,那就好,我以为你去了,来告诉你让你别去。”

    后来我们都没再提这件事,只是在无数个夜晚和一些脆弱的瞬间,我会拿这件往事意淫一番。

    我可以不避讳地谈及我的无奈和苦衷,我可以不避讳地泄露我的脆弱和为难。我是在把你当我的亲人看待。

    我认识H有将近8年了,和她没联系也有大半年了。我俩的性格实在差得天和地。

    她不像我是处处叛逆和喜欢折腾的人,在多数人眼中,她是正经和稳重的女生。

    只有每个夏日蚊虫叮咬的傍晚和冬天里寒风吹彻的夜晚我们围着操场一圈圈地散步闲聊中,她会告诉我她又在暗恋谁,在徘徊什么,在顾虑什么。

    她会带我去吃肉串,我每次都耍赖故意不带钱。她会拉着我去喝酒,我不会喝酒,但也会和她碰几杯,听她讲她所有的故事。我只是想让她尽兴,想怎样便怎样。在我面前你不用太在意什么。

    我是要强且自负的人。可是高中时代,我会指着光荣榜上她的照片给别人炫耀,她的所有比我好几百倍的成绩我都在衷心为她自豪骄傲。

    愿意把喜怒哀乐和我共同分享承担的人,即使十年不联系,再遇见时候,只要你踹我家的门,带着你的酒和故事,我一定张开怀抱欢迎你。

    Y是男生,在复习班认识的。虽然长相傻逼。但是有点矮富萌的感觉。

    见他时我正沉浸在失恋中,和他的第一句话是“怎么办,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

    我来南京后,他在太原。

    一次给我的长途电话中,他说我的第一句话把他雷得里焦外嫩,当时就觉得我是傻逼。我沉默了片刻,说道,“我现在仍然想他回来。”

    他也毫不犹豫地回复我,“现在我依然觉得你就是傻逼。”

    后来在电话里,我们又说起刚复习时曾约定毕业后一起去西藏的事儿,当时一群人还时不时从桌兜里掏出捡来的中国地图在数学课上意淫呢。

    电话里我们乐不可支。

    Y不是我们本地人。确切地说,我真不知道还会不会和Y再聚在一起去玩去闹。

    可是这有所谓吗。人,本来就是一边走路一边迷失的动物。

    生来就有在异性面前更警惕更小心翼翼的本性,当我在异性朋友面前抠脚剔牙讲黄段子,面不改色地给对方个短信让他给我打长途电话以让我节约话费时,我已经在容纳他进入我内心深处了。

    我掐指一算,和D认识有17年了吧。最开始的16年只是认识的状态。

    幼儿园一个班:我们都是小朋友,我们一起跟着老师学刷牙。

    小学一个学校:五年里我好像没见过你耶!

    初中一个学校:认识你的脸只是因为和光荣榜上的一寸照长得差不多。

    高中一个学校:机缘巧合一起嘲笑了某个“地中海”老师的发型。

    最后复习的一年里,一起谈论失败的感情,一起憧憬复合的未来。一起就着自行车车棚的暗黄灯光讲着那些过去的小故事。

    从爱情的失落讲到了家庭的不如人意,从一起对男人的痛骂到对彼此的安慰。

    我3岁流鼻涕尿裤子的时候就认识你,我七十岁再流鼻涕尿裤子的时候也一定要有你。

    默契有时候真的是可以用时间来转换的。

    最后,抚养我长大的责任落在了L的肩膀上。

    不和我同班同宿舍的L。和我一起学渣的L。和我一起在凌晨3点的宿舍楼下数星星的L。

    我有约好40见面,却45才出宿舍门的毛病,我有主导别人的行为习惯我说了算的毛病,我有说好无数次要怎样怎样却难以付诸于行动的毛病。

    所有的毛病我都懂,她都会包容。

    L会在我演讲比赛,站在台上大脑一片空白说不出一句话要憋出眼泪时,在台下默默打了一长串话安慰鼓励我的话。在我万分沮丧地走下台的那一刻,收到这一大段短信。

    友情也可以让别人羡慕嫉妒你说是不是。

    忽然对友情有了新的评价标准,朋友就是在你遇到麻烦的时候,愿意顺手拉你一把的人。

    而好的朋友是你遇到麻烦的时候,他帮了你,你也不会觉得过意不去的人。

    对,顺手,只要顺手可以帮到我,他不拒绝这样做,那他便是我的朋友。

    会向我推荐一两本好书的人,会告诉我某天会有选修课放课的人,会问我什么时候回家要一起聚个餐的人,会在得知我挂科后保持沉默不再多问的人,会在得知我某门考试被取消考试资格不因好奇而跑过来核实真假的人,会真诚指出我的不足的人... ...

    朋友就是我虽然很强大,但是还是会依托于你。关键时刻请求你帮忙,我没有觉得在麻烦你,好像是理所应当。

    你也会依赖于我,关键时刻你请求我帮忙,我立马放手我的事情,毫不犹豫的冲向你。

    如果我们是朋友,我们到需要帮忙的时候再联系也不迟。(来源/人人小站,文/田媛)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