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官方公众号
目录:首页 > 阅读生活 > 再也不想啪他第二次

再也不想啪他第二次

Ring | 日期:2016年11月30日  来源:阅读时间

1

有个朋友E跟我讲,她领导的父亲上个月重病去世了,领导准备大办,要宴请,当地的习俗就是要大办的话,要杀几头猪,几头羊。

领导甚至把不怎么熟络的人都叫来了,上上下下几千号人来参加。

再也不想啪他第二次

朋友E就带着她家先生一块去了,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碰到了她的初恋。

当时他看着台上的几头猪,感叹道:这人生啊就是猪的写照:十岁学会自己洗澡――猪自清;二十岁光彩照人――猪时茂;三十岁找到工作――猪立业;四十岁雇了佣人――猪得佣;五十岁学会打篮球――猪投!

后面乌泱泱一些人,她抬头望去,看着他,有些秃顶,有些发福,甚至依然像当年一样夸夸其谈。

穿戴也不是很讲究,只是喜欢用高谈阔论来赢得身旁的人一些注意。她在人群里,挽着老公的胳膊,想尽量避开。

她挽着老公的胳膊,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桌子上坐下来,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初恋竟然背对背座在离自己很近的另外一张桌子。

她很慌张,很不自在,但很快又使得自己淡然下来。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嘈杂,但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嘹亮。

2

E想起来,上学的时候,他就是用他的高谈阔论迷糊了她,她懵懂无知,他侃侃而谈。

她白衣飘飘,饱读诗书,是那种人人向往的对象,是那种“那些年,我们都追过的女孩”。

可偏偏他得了手,因为他总是能用那些高谈阔论的把戏把她唬住,她崇拜他,敬畏他,稀罕他。

他总是用父母寄来的钱给她买衣服,买零食,她说他也可以去打工,好多男生都在校勤工俭学,挣得学费。他说他不是为打工而生的,是为理想而生的。

在操场上,他讲着,她听着,看着他迷惘的眼神,她深深的陷入进去,那晚,他占有了她。

她哭了,为她的第一次,就这样轻而易举被别人拿去了,她始终认为饱读诗书,白衣飘飘,第一次就该属于一个翩翩有礼,风流倜傥的男人。可,她就那样失身了。

他用一只小碗熊哄得她开心,她不再去想自己的第一次。

3

毕业后,她跟他一起在一个城市打工。

三年来,家里人给她找了工作,她没有回去,给她找了对象,她没有回去。她想着,他将来一定会有所作为,把她风风光光娶回去。

因为,他总说,他一定会实现自己的理想,带着她一起飞。

市面上很多好青年,都被她一叶障目。

他说这个世界无论多残忍,无论多少利剑,他都会带着她冲破云霄,飞到他们喜欢的地方去。

三年了,有无数的利剑,他并没有出鞘,跑保险,他说磨破嘴皮没有人要,干了三个月,赔了一笔回来了。去公司搞文案,他说那些杂七杂八的文案搞得他头痛。学驾照,他说驾校里的考官都是包公脸。

他就那样高不成低不就的悬在这个城市,一悬就是三、四年。

4

后来,家里人给他找了一个工作,叫他回去,他背了行囊就回了,全然不顾身后还有一个尾随了他多年的女人。

E哭着说:你答应我,要娶我的,你答应我,要在这个城市实现理想的。

男人说:理想就是个屁,他想回家放屁。

E一个人留在了那个城市拼搏,那个男人走后,只留下了绝望,无边无际的绝望。她始终觉得有一天,那个男人会回来,娶她。

可在三个月之后,她收到的是结婚请柬,他跟另外的女人结婚了。

她的青春就这样被人拖欠着一笔尾款仓皇而逃了。

数年来,她在那个城市打拼,在那个城市生根开花,向上。后来,遇到了公司的经理Y,对她特别的照顾,温文尔雅,得体从容。

不久,她们结婚,有了自己的宝宝,但她依稀会想起,有人拖欠着她的尾款。

5

直到有一天,被一个陌生人加了她微信,知道是他,他约了她。

在一个浓情蜜意的小酒馆,她们喝了酒,聊了往事,她以为他会对尾款给她一个交代。

没有想到,他问她带了身份证没有,她懵了,带身份证干吗,认识多年了,还要检验我是不是女人啊。

“开房啊”,E真的蒙圈了,她只想老夫聊发少年狂,没有想浓情蜜意去上床。E说,男人的字典里,叙旧就是上床。

没有去上床,回来后,她就删除了那个男人,拉了黑名单。看着自己的老公,刚刚把孩子哄睡着,还在书房点灯熬夜读研。眼前不禁浮现老公的好来,谈话从来都是那么温文尔雅,不声张,不张扬,沉稳冷静,脚踏实地。

她想起一句话: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声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种无需声张的厚实,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

一个中年男人该有的样子,她老公都有。

6

领导的宴请已经接近尾声,她的初恋依然在侃侃而谈,偶尔捋一捋脑门前掉下的几根稀疏的头发,打着饱嗝,站起来要上厕所,并嘱咐身边的人都尽性喝。

围坐在一桌的几个人都啧啧摇头,其中一个男的说:他可真能侃啊。

另外一个说:瞎吹,混的不如别人,吹的震天响。

E心里说感谢他当年的抛弃之恩。

宴请完毕之后,他们像熟悉的陌生人一样打了个招呼匆匆而过。

嫁男人,一定要听其言,观其行。有理想是好的,但中年之后,还那么不切实际,不愿意为理想流一滴汗,总是为理想侃侃而谈,这样的男人难免让人小看。

老是用吹牛引起别人注意的人,本身就是马戏团出身。他的措辞再天花乱坠,他的为人看起来都像是假牙,嚼生硬的东西都嚼不动。(微信公众号/毒舌女,ID/dushenv1234567,文/毒舌女)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