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时间官方公众号
目录:首页 > 阅读生活 > 抑郁症泛滥与特大号自我,乐观主义的偏见

抑郁症泛滥与特大号自我,乐观主义的偏见

Ring | 日期:2012年04月26日  来源:阅读时间

2012年春节,剧作家柏邦妮在微博发起一个活动,名为“老女孩对小女孩说”,她希望参与者贴出自己年轻时的照片,对那时候的“小姑娘”说上一两句话。本来她以为这个活动能有100来人参加就相当不错,不料最终有500多人参与。让柏邦妮印象最深的一个参与者贴出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她坐在妈妈怀里的老照片,另一张是她的女儿出生了,妈妈抱着外孙女的照片,姿势一模一样。还有一位参与者,贴出的就是照相馆里的一张旧照,图片说明写得清楚,这是父亲去世后不久拍的,她刚在学校里获奖,专门到照相馆拍一张照片留念。柏邦妮说:“每个小女孩都会长大,但我相信,她们长大后,那个小女孩还与她们是一体的。我小时候看过一本童话故事叫《长袜子皮皮》,皮皮热情善良,力大无穷,胆大妄为,乐观,有很多鬼点子,我想保持长袜子皮皮的那股劲儿。”

柏邦妮自认是个乐观的人。“我妈妈就是个乐天派,穿高跟儿鞋,永远风风火火兴高采烈,从小就教育我,不要总抱怨,不要牢骚满腹,不要让别人为你担心,要活出精气神儿。我一直遵从这样的教诲,其实,现在生活中,我们都愿意接触那些正能量的人,害怕感染上太多的负能量。我们在微博上玩得不亦乐乎,看别人都莺歌燕舞的,看完之后可能顾影自怜。其实,好多人都有自己的苦处,但只愿意把自己高兴的那一面展现给别人看。”

不知道从何时起,年轻人愿意使用“正能量”、“负能量”这样的词,他们觉得自己像是在打游戏,能量有限,战斗力那格总应该是满的。positive,正面的,阳性的;negative,意思是“负的、消极的、阴性的”。Lady GaGa有一首歌叫做《乐观主义者》,歌词大概是这个意思——你就是总抱怨的负能量,你就是这样的悲观主义者,你的杯子有一半总是空的。我可真厌恶你这德行,我的杯子有一半是满的,我的天空永远不是灰的。我是乐观主义者,我充满了正能量。你可真衰,你可没有我幸运,你可别用你的负能量影响到我。

柏邦妮把自己的微博当成一个传递“正能量”的地方,她讲自己的朋友欢聚,讲买菜做饭,分享自己的美好记忆——“夏夜我们去听相声。特小的剧场,挤得满满。一爷们把一胖娘们抱在腿上看,真叫浪漫。有人带着半只西瓜进场,一边看一边吃。场上场下欢乐一片。看到一半,卖票的大婶进来问:有一三花流浪猫,挺好看,谁能给带走?”她的“粉丝”也会与她互动,向她倾诉自己的故事——正月十六出了车祸,眼睛缝了3针,这几天病房成了家庭聚会的好地方。没有想到股骨头坏死的公公也去医院看望,当他一瘸一拐地出现在门口时,我一下想起了我去世的爸爸,他慈爱地说:我闺女缝了几针,越发看着俏皮了。

从某个角度说,柏邦妮的微博与美国作家Amy Spencer的博客有相似之处。斯宾塞的著作包括《光明起来:100条快乐办法》、《半个橙子乐观主义》等等,她传递正能量的方式有手机APP,你打开苹果手机,就能从下载的软件中找到一条乐观处世之道。她的博客则以每周一篇文章的频率讲述“乐观的注意事项”,关于“交谈”,她有这样几条法则——称呼别人的名字,让他们感到温暖,让他们因你的在场而感到舒适、感到有价值,暂时忘掉辞令,而专注于你能让别人产生什么样的感觉。

那些鼓励人们乐观并且想让人们快乐起来的教条,都显得肤浅。比如——生活中有什么不好的状况发生时,不要总分析到底哪儿出了毛病,试着去想想生活中那些美好的东西,想想那些让你像个孩子似激动的东西。这些肤浅的教条会让人想起幽默作家唐·马奎斯(Don Marquis)的话,他说:“一个乐观主义的家伙,就是那种没什么生活经验的人。”假如一个乐观主义者被鳄鱼咬掉了一只胳膊,他会这样宽慰自己:以后再也没人会问我,你怎么会是一个左撇子这样的问题了。而那些认识到生活艰难、世事悲凉的人,再以乐观的态度面对问题,就会显得更加智慧,昌西·迪皮尤(Chauncey Mitchell Depew)有一句名言——悲观主义者认为所有女人都是坏女人,乐观主义者希望这是真的。罗伯特·布洛尔特(Robert Brault)也有一句名言——你怎么告诉一个乐观主义者,他快乐的一生是个错误呢?

从古至今,乐观和悲观的问题被反复讨论。今天,经济学家也加入阵营,思考怎么才能让人快乐一点儿。美国布鲁金斯研究所的卡罗尔·格拉汉姆(Carol Graham)发布报告称,失业和经济衰退的确会使人感到痛苦,但经济进一步衰退,周围失业的人越来越多,失业就显得不那么痛快了。这位学者用严格的统计与分析得出结论——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乐与悲从来是一个相对概念——比你的仇人或邻居有钱,其幸福感超过成为一个大富翁。2002年,经济学家艾达·费雷里-卡博内尔(Ada Ferreri-Carbonell)和保罗(Paul Frijters)在德国进行研究,了解收入变化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他们把满意度从0到10评分,其结果是,要让德国人对生活的满意度平均增长一个分值,需要让他们的平均收入增长800倍。这篇名为《幸福测定:满足度计量方法》的论文给出结论——政府应该想办法让人们高兴,对生活感到满意,而不能只靠增加收入,人们高兴了,反过来可以增强经济表现。英语俗语中有“面包和马戏”一词,指政府安抚老百姓的剂量。普林斯顿大学一教授说,他的研究表明,美国股票市场的表现,受情人节来临的影响,比之受失业率上升的影响要大,在“面包和马戏”的世界,人们真的会关注马戏而扔掉面包。

《外交政策》杂志有一篇文章专门讨论“乐观”与国家政策,文章说,许多政府都打算把“幸福”当成一种指数来测量国民的生活质量。法国总统萨科齐建议,传统的经济指标应该加上幸福感。英国新经济基金会的查尔斯·西福德(Charles Seaford)提醒,澳大利亚、德国、厄瓜多尔、西班牙、意大利都在参照法国的做法,将幸福感当成国民生活的一种指标。英国工党的顾问甚至说,幸福感数据应该取代GDP成为衡量国家进步的标准。这篇文章说,那些经常面带微笑的人,那些睡觉睡得更好的人,那些自我感觉幸福的人,活得更好,活得更长。每天上下班的时间短一些,能享受更长一点儿的假期,都会让人们快乐。快速经济增长能让一国之人都感觉良好,但影响人们幸福感的,更多的是日常琐事和生活中细节的快乐,这些都不是那些政策制定者所能关心的问题。

老实说,我们所面临的现实,没有多少能让我面带微笑、乐观向上的理由。我们为资产发愁,为教育发愁,为医疗发愁,为社会不公而悲哀,但我们总要学着乐观一点儿。健康问题专家说,乐观是一种学习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们要学会积极的看待生活,发挥自己的“正能量”,这样才能减少压力,有益身心。哈佛大学的一项调查说,那些在平均年龄25岁时乐观向上的学生,他们到了45至60岁这个年龄段依然保持着良好的生活状态,而另一些悲观倾向严重的学生,在中年阶段遭遇更多的健康问题。这份调查将“乐观主义”的好处列出了一个清单——更好的身体状况,更大的成就,更坚强的意志,精神健康,更长寿,更少的压力。在乐观主义者看来,“进一步退一步”就是在跳Chacha舞。(文/生活周刊)

相关阅读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关于我们成长志版权申明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