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阅读生活经典语录人物周刊美文原创读好书散文小故事另一面生活派杂碎
投稿注册会员
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生活 > 没有一种工作是不想辞职的

没有一种工作是不想辞职的

Ring / 2016-12-24 22:57  来源:阅读时间  人阅读

我记得有一个午后,和四克走在保利斯塔大街上,讨论过一个问题。

彼时的我们,被出差压得喘不过气来,有写不完的稿子,剪不完的片子。吃完公斤饭,走在保利斯塔大街上,我们说,如果财务自由,那么你会想要做什么工作,从事什么行业?

想到财务自由的瞬间,你会觉得,太简单了,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啊。

没有一种工作是不想辞职的

然后我们好长时间,我们都陷入沉默。

那个时候,在圣保罗读研的姑娘问我们,硕士毕业找什么工作比较好。

她问我们,我们说千万别来央视,她问使馆的小伙伴,他们说,千万别来部委,她问中资公司的男生们,他们说千万别去企业。

然后她就懵了。她说,为什么你们都这么负面,难道不应该是干一行爱一行吗? 难道现在的工作不是你们自己选的吗?

路确实都是我们自己选的。

我身边大部分人都是“求仁得仁”,在自己梦寐以求的行业里。

做国际销售的男生说,以前最羡慕的就是拿着公文包,带着简单行李全世界飞,全世界谈生意的国际精英,后来他真的去了跨国公司做销售,成为了他。

在使馆工作的姑娘说,以前看电视总理的记者招待会,最羡慕那些坐在总理身后的高翻姐姐们,后来她真的去了外交部工作,变成了她。

有同事说,以前最羡慕闾丘露薇,看过她的书,听过她的演讲,最羡慕她是战地记者,后来她也做了记者,去了战地,变成了她。

但是,我们没有料想到的是后来。

后来,那个男生常年和家人分居两地,第一年在国内的时间是12天,第二年是23天,第三年是只有8天。他匆匆回去结婚,又匆匆离开。在每一个南半球的夜晚,加班到深夜,打开冰箱,喝一罐亚马孙果子做的汽水,继续写下一个报告。

有一次家人生病住院,他出差去了一个偏僻的镇子,没有信号,失联好几天。

他说,那些深夜喝汽水的时刻,那些没有手机信号的时刻,他想过两百遍,要不要辞职。

后来,在使馆工作的姑娘,外派非洲,在战乱和疾病并存的国度里,做一名文装解放军。

她说自己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每每看到朋友圈哪个姑娘又去了马尔代夫度假,同宿舍的姑娘又生了二胎,这些时刻,她怀疑了两百遍,理想究竟值得吗,而她要不要辞职。

后来,闾丘露薇从凤凰辞职,去追寻新的人生理想了。那个同样去过战地的女记者,在传统媒体日渐衰落,在媒体人都陷入集体迷茫的时代,看着自己微薄的薪水,已经高不可攀的房价,再看看自己坚守的新闻理想,她犹豫了两百遍,要不要辞职,要不要转行。

所以你看,再好的工作都有太多令人崩溃的时刻。

没有一种工作是不想辞职的。

我们都一样。我们有一大堆想要辞职的理由。

老板不近人情,加班比上班还多,同事勾心斗角,我们在每一个委屈的时刻,难过地哭了。我们也不管职场相不相信眼泪了,先哭了再说。

为什么要让我们背那个黑锅?

为什么总是我们做最吃力不讨好的项目?

然后,我们又在每一个发年终奖的日子里发现,会拍马屁的bitch们就是人生大赢家,而我们那些一整年加过的班,全当流过的泪吧!

我深刻地记得第一年上班,为了一个根本是别的部门的老师犯的错误,恰恰被这个老师本人骂得狗血淋头的时刻,我委屈得在办公室哭了,暗暗下决心再也不要在这里工作了,打开电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整理了自己的简历。

心里想的是,和这样的队友一起工作怎么可能有未来呢,我要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那是愚蠢的新人第一年。

多做了事,觉得委屈,被错怪了,觉得委屈,自己加班别人没加班,觉得委屈,自己的成绩被别人拿去邀功,觉得委屈。头脑风暴自己的提案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