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正文

一些人正在悄悄退出你的朋友圈

  missan   2017-08-12 22:07

01

前几天,看见有消息称:微信正在内测“不常联系的朋友”功能。

条件涉及:“半年内无单聊”、“无共同小群”以及“半年内没有回复过他(她)的朋友圈”。

该功能或许能一次性删除不常联系的朋友。

我下意识的点开通讯录,从头到尾捋了一遍。

一些人正在悄悄退出你的朋友圈

包括家人、朋友、老同学、同事,以及一些早就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添加的、不知道姓甚名谁,没有任何备注的“好友”在内,一共有174位联系人。

我这才猛然发现,这一百多号人之中,有90%的人,何止是半年内无单聊、无共同小群以及半年内没有回复过他(她)的朋友圈。

加了之后,一两年没说过一句话、群发祝福语也没有、被对方屏蔽了朋友圈或互相屏蔽的,更是大有人在。

那些曾经熟悉的名字,早就变得模糊不清,安静地躺在通讯录里。

他们同陌生人其实没什么区别,无非是多了那么一丁点念想。

原来我们如何如何,现实却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只差最后一步——删除。

02

上个月,我做了一件特别让自己无言以对的事情。

本来是想着清理一下微信缓存,结果一时手滑,点成了删除所有聊天记录。

也就是短短两三分钟的功夫,原本满满当当热热闹闹的聊天列表,变成白茫茫的一片真干净。

面对这种始料未及的状况,我先是呵呵地笑了一会儿,为手机里意外多出好几个G的内存而窃喜。

然后情绪很快转为慌张,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犯这种蠢。

上网查找恢复的方法,翻来翻去,也没查到什么所以然。

未果,只好作罢,将手机搁置在桌子上,愣在一旁,心里还在想着那些再也找不回来的聊天记录。

其实,那些被误删的你来我往,有一多半是几个月之前甚至一年前的,聊着聊着,就没有了下文。

它们沉寂在漫长的聊天记录底部,可是我舍不得删。

总是觉得,留着吧,说不定哪天就又能说上几句话呢?

事实证明,是我多虑了,依旧是沉默,沉默。

日子一天天过着,空白的列表又逐渐被新增的聊天填满。

很偶尔的,我还会想起那一天的那一次“错误”的点击,但不再觉得难过,只是还会有一丝丝遗憾。

毕竟被一同抹去的还有和家人、好朋友日积月累的回忆。

而那些随着聊天记录消失的人,散了就散了吧。

03

有时候点开QQ邮箱查看邮件,结果邮件还没开,就收到这样的消息:

“QQ邮箱管理员:好友生日提醒服务”

打开一看,“哦,她啊”

时间过去太久了,究竟是我想不起她的生日,还是我从来都不记得她的生日呢?

我想,应该是彼此都不记得了。

我们没有互道过生日祝福,没有互赠过生日礼物。

可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在各自的生活圈里,一岁又一岁的成长,再没有交集,也没有打扰。

还是想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快乐。

04

我的微博,除了偶尔的几条转发,已经有将近半年没有更新了。

迫于强迫症,终究还是没忍住“好友圈”红色点点的诱惑,到好友微博里转了转。

从一个好友的微博无意间翻看到另外一个朋友的微博,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看了下去,这种体验还是蛮奇异的。

有的人出国深造多年,说着流利的外语,和不同肤色的人成为了朋友;

有的人纵情山水,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场接着一场,五光十色的9宫格照片,看得我心生羡慕;

有的人为了生计奔波不停,偶尔喘息一下,一个人喝闷酒,一个人吃晚餐;

还有的人早就结婚生子,过起了相夫教子,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

原来,在没有联络的这些年,大家的生活都已经变得那么不一样。

这一段消失的时光,每个人都活得很精彩。

05

我没有很喜欢粤语歌,因为没有歌词,我听不懂。

可我又很喜欢粤语歌,因为看了歌词,我听得恸。

“来年陌生的,是昨日最亲的某某。”——出自陈奕迅的《最佳损友》

我们和昔日的朋友,究竟是怎么越来越疏远,越来越陌生的呢?

我看过一个作者说:

“当我们长大了,社会角色不断变化,这些朋友都莫名地散了......

第一波散在大学那关......第二波散在工作那关......第三波散在婚姻那关......”

深以为然。

高中毕业,步入大学,高中的死党可以在回家时重聚。

而大学毕业,却是真的各奔东西,散落在天涯。

而从前关系不好的,这辈子算是“死生不复相见”、“老死不相往来”了。

进入职场,不同的职业,注定了我们可以聊的话题越来越少。

你说股市行情,她说师生关系,我说文字编辑......

为了避免尬聊,无话可说,最终沦为点赞之交。

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多步入了婚姻,组成了小家庭。

他们的朋友圈也从生活照,变成了晒娃照。

想要聊聊,却又不知从何聊起。

06

很多人,我们与他们因为种种原因而分隔、不再联络。

电影《山河故人》中有这样一句话:

“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迟早是要分开的。”

一些人正在悄悄地退出你的朋友圈,而你也正在一些人的朋友圈里消失。

他们退出就退出了,离开了便离开了。

倘若你什么都舍不得,什么都放不下,心事多了,脚步被裹挟,活着就会很累。

那些渐行渐远的人,望着你们的背影,愿你们一生幸福喜乐。

依然留在身边的人,看着你们的脸庞,愿我们继续携手同行。(文/杭小熊bear)

作者简介:杭小熊bear,新媒体编辑,书写暖心的文字,记录真实的故事。如果你来找我,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熊抱。微信公众号:杭小熊bear(ID:hxxbear),简书&新浪微博:杭小熊bear。

注:本内容由作者杭小熊bear授权阅读时间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相关文章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昨天我看了路遥的一篇文章《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突然很感动。最早接触路遥的作品,是在十五六岁时看的《平凡的世界》。路遥的文字魅力就是平淡里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他描写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喜怒哀...

乐观者说:人生日日是新生;悲观者说:人生日日是归途。新生也好,归途也罢。如果我们每天都带着新生的惊喜,去面对浮世的柴米油盐,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呢?...

孩子笑了笑,吹灭了手中的蜡烛,说道:“喏,你看到蜡烛熄灭了,你能告诉我,它的光去了哪里吗?”从来处来,到去处去,这么深奥的道理,却让一个孩子一语道破。所以,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人,世上万物皆可为师!...

每次来妈妈这儿,都要包饺子。每次包饺子,都是全家总动员。每次活好面之后,我必然先给两个侄子,一人一小块面,任由他们去玩,免得他们在周围捣乱。而且,他们每次都能别出心裁,玩出新的花样来。...

在我的记忆深处有一次印象深刻的搭黑车经历。我忘了具体是哪一年?只记得那时“非典”蔓延很厉害,坐火车,汽车进站每个人都要检查。那时我刚踏入社会,不到二十岁。姑妈家的表哥在珠海打工多年,他问我想到珠海来吗...

去君正喝茶。带了几片枫叶,拿了一个佛手瓜,勉强当做伴手礼。人走半道,在一个售楼处门前,看到几株桂花树。都这时候了,枝头居然还有桂花正悄悄地开着。又随手摘了几朵桂花,攥在手心里。...

因为我父亲不在了,父亲在我心中,才显得格外地完美。每次给父亲上坟,都在心里和父亲说好多话。那些话,我虽然没有说出口,我知道,我父亲已经听到了!父母、子女一场,早晚终有一别。无论何时何地,过好自己的日子...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