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正文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宗风秋   2017-09-09 18:50

那一年秋天,正值秋收秋种的时候,婆婆脑溢血入院了。家里堆着成堆的玉米,地里散落着砍倒的辣椒,还要撒肥料、犁地、整地、种地……

爱人在医院回不了家。而这些农活,又不是我一个女人能干得了的。幸好,婆婆症状减轻了。我把女儿们送到姐姐家,再辗转到医院照顾婆婆,把爱人替换出来回家干活。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婆婆在医院,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针吃药。因为还有二姐在,我就可以偷懒了。躺在另外一张病床上,一会儿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近中午。屋后那一棵大梧桐树上,有的叶子已经开始泛黄了。

梧桐,总是最先感知秋声的啊!

因为寂寞,也因为疲劳,我继续躺地床上,就看那一树梧叶。看着看着,一朵白云慢慢从梧桐树后面爬上来,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爬到树顶,然后又向东慢慢飘散……

云彩去了一朵又来了一朵,就那么慢悠悠地,爬上来又飘过去,像是在上演一幕哑剧。从此,没事儿的时候,我就躺那儿看云。有时候起风了,那云飘散得特别快,恍惚之间,就好像那梧桐树在蓝天白云的背景里,慢慢地走。 有时候根本没有云彩,就间或有几只小麻雀,叽叽喳喳地来了,又叽叽喳喳地去了。偶尔也有几只灰喜鹊,连黑色长尾上的羽毛,都能看得丝丝分明。那喜鹊向病房里看看,然后飞走了。

医院很小,病人也不多。再说这种农忙时节,人就是有点感冒发烧,也因为忙乱,挺挺就过去了。所以,我在医院里很清闲,也很无聊。

很多时候,我就站在病房门口看人。一边看一边猜测,这人是什么人,来这儿干什么?有时候猜对了,也有时候猜错了。因为远离了家里的土地和庄稼,倒也不觉得特别着急。

那天早晨,医生们还没有上班,医院里只有几个小护士,还都不在岗位上。

突然来了一个拖拉机,送来一位喝了农药的妇女。那妇女被人从车上抬下来的时候,头已经垂下来了,头发衣服全是透湿的,赤着脚歪着头躺在一床旧棉被上。一个男人发疯了一样,到处喊医生。这时候,出来一位快要临产的小护士。她艰难地蹲下笨重的身子,拨开那妇女的眼睑看了看,什么也没说,站起来捂着脸就无声地哭了……

接着赶来的亲属和家人见此情景,一个个号啕大哭。只有那个到处跑着喊医生的男人,单膝跪倒,双手捧着女人的头,把脸贴在女人大概已经冰凉的脸上,许久许久……

过了好大一会儿,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快点转院啊!

一帮人又手忙脚乱地把那妇女抬到拖拉机上,拖拉机冒着黑烟叫嚣着,出了医院的大门……

人都走完了,那个男人还在地上跪着不肯起来。这时候,过来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弯了腰对那个男人说:

“起来吧孩子,到哪儿也不中用了,赶紧去告诉人家娘家一声,好好处理后事吧!”

那男人突然暴跳起来,追了出去,破旧的鞋子甩掉了,身上的衣服也甩掉了。跑到医院门口,正好和赶来的另一拨人相遇。

我还没看清怎么回事,那男人已经被打翻在地……

我急问那老人是怎么回事。那老者说:人家娘家来人了。人家的人没了,不让人家打两下出出气,也说不过去……

然后,那位老人走过去,不说话,也不拉架,直接低着头跪在地上……

那一群人很快住了手,蹲在地上,放声大哭……

生命是没有固定期限的。谁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什么时候,以什么方式结束。面对此情此景,我一直在想: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朋友的父亲八十多岁了,至今还在医院住着。状况一天不如一天,这可是看得见的生离死别啊!

记得那次我爬泰山回来,去朋友家玩。老人看我不怎么敢走路的样子,问我腿怎么了。我说爬泰山刚回来。老人家听说我去爬泰山了,非常痛心地说:

“作为山东人,我没去过泰山,作为中国人,我没去过北京!我觉得很遗憾。”

 老人病情恶化得飞快,看样子,老人这辈子也去不了北京了。想想,还真是莫大的遗憾! 

突然就想大黄山了!

我魂牵梦绕的大黄山啊! 趁着我还不算太老,趁着我的腿脚还方便,我一定要去看看你!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文/阅读时间作者·宗风秋)

注:本文系阅读时间原创文章,尊重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相关文章

我是多么的不自量,如果可以再选择一次,现在的一切一定是上天的惩罚,孩子给我的惩罚。从今天开始我会开始记录你对我做的一切,以及我为你做的一切,直到我坚持不住,阎王殿上问一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去君正喝茶。带了几片枫叶,拿了一个佛手瓜,勉强当做伴手礼。人走半道,在一个售楼处门前,看到几株桂花树。都这时候了,枝头居然还有桂花正悄悄地开着。又随手摘了几朵桂花,攥在手心里。...

因为我父亲不在了,父亲在我心中,才显得格外地完美。每次给父亲上坟,都在心里和父亲说好多话。那些话,我虽然没有说出口,我知道,我父亲已经听到了!父母、子女一场,早晚终有一别。无论何时何地,过好自己的日子...

感谢今生所有的相遇!感谢我的亲人,朋友;感谢一面不识的陌生人;感谢小猫、小狗;感谢那些花花草草、山水树木……因为,我坚信,每一次漫不经心的相遇,都是命运别有用心的安排。...

流星,蝴蝶,剑。杀手就如流星一样划破星空转瞬即逝,没有人知晓他的名字他的行踪命运。流星如此闪耀明亮冷清,蝴蝶如此华美高贵却都短暂。只有剑,才比较接近永恒,拔剑之处即江湖。豆蔻年华爱看武侠小说,古龙的江...

昨天是农历的十月一日,汉族传统的寒衣节。晚上我经过街道,看到路边有许多人在烧纸祭奠,不觉就沉郁起来。据说与清明节、中元节同属“鬼节”,是民间祭祀祖先的日子,在老家人们习惯叫"过十月一......

早起,去锻炼。风很大,吹得芦苇咯啦啦地响。好奇怪,广场上怎么没有人?这才猛然想起,今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中国传统的鬼节!按常理,这一天不上坟的人,一般不随便走动,我却破天荒起了个绝早!...

自从公婆都去世之后,回家的时候越来越少了。公婆生前居住的大院子,也因为久不打理,荒草野树,长得一片郁郁葱葱。杏树、槐树、醋桃树,都疯了一样向外扩张,另外还有花椒树和梧桐树。好像你越不关注它们,它们就长...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