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 > 正文

我庆幸你20岁时拥有孤独

  阅读时间编辑部   2017-12-04 10:59

心理学家戈夫曼提出过“拟剧论”:社会是个舞台,每个人都是演员,扮演着自己觉得需要的角色,并且希望向他人塑造某种形象,期待他人对此形象的回应。

至此我发现,我已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老好人”的形象代言人,活得越来越人格分裂。

我庆幸你20岁时拥有孤独

明知道自己的课题还没完成但还是敌不过室友的软磨硬泡陪她逛了一下午的街;休闲时间想放松一下却被社团里的学姐拉去做任务愣是硬着头皮没有开口拒绝;对于开得过分的玩笑眼泪都在眶里转圈圈也佯装出是因为太搞笑的缘故;难过到想要上街裸奔也没有给朋友打个电话倾诉,怕给他们增添烦恼而默默吞咽这份咸苦的心事。

理所当然,我成了很“懂事”的人,“朋友”成山成海,永远是社团活动的中心,在聚会时觥筹交错、推杯换盏,犹如达到了当时的人生巅峰。

这种状态持续了我整个大一学年,然后,我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当我对往事抽丝剥茧般做出结论时,心里却早已黯然知晓了这个答案:是的,我害怕孤独。

脱离集体仿佛是一件可怕的、令人焦躁不安的事情,所以我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掩耳盗铃、自我麻痹,但现实冰冷地告诉我,我在逃避它,我在否认——孤独。

弱者都是群居者,所以有芸芸众生。偶然看到的这句话一巴掌打醒了装睡的我。

然后我拿出全部的勇气咬牙做了这几件事,跳出了混杂的圈子,不再自欺欺人。

1:拥抱孤独

正如贾平凹在《自在独行》里所言:尘世上并不会轻易让一个人孤独的,群居需要一种平衡,嫉妒而引发的诽谤、扼杀、羞辱、打击和迫害,你若不再脱颖,你将平凡,你若继续走,走,终于使众生无法赶超了,众生就会向你欢呼和崇拜,尊你是神圣。

安东尼也在《绿》中简言写到:活得累是因为心里装了太多的东西   跟吃饱了撑的一个道理。

因此,我开始清理朋友圈,删掉了屏蔽的做微商的朋友和仅有一面之交且话不投机半句多的陌生人,整个圈子都干净了不少;拿起了停写一年的笔杆,继续写作和投稿,保持内心的充实和平静;每天跑步、拉筋、塑形,从4公里到10公里,从狗喘似地急促呼吸到有规律地呼气以及开始真正享受独处的时光。

由内而外,我改变了很多,身体和心灵都很轻盈,不再油腻。相比于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爱上了充满金色粉尘的那隅安静的书馆。

2:随缘交友

龙应台在给安德烈的回信中有这么一段描写同伴和朋友: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伴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情形就变了,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挤挤同唱同乐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侪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路其实可能愈走愈孤独。

王小波也在《黄金时代》中提到:假如有人打着火把行路,那就是说,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在那里。假如你不打火把,就如穿上了隐身衣,知道你在那里的人能看见,不知道的人不能看见。

因此,我不再庸人自扰的在意自己是否拥有同伴,不再假装兴高采烈地和室友讨论淘宝和八卦,不再一起刷充满玛丽苏的泡沫剧和逛那眼花缭乱令人煎熬的街。界限悄无声息地形成了屏障,我开始一个人看一场精心挑选的电影,一个人去吃顿不忌口味的火锅,一个人带上音乐随意坐班公交四处看夜景,一个人早起早睡,在图书馆和有趣的灵魂思想碰撞。这一直是我想要的生活。

如果一个人不会唱,那么全世界的歌对他毫无用处;如果他会唱,那他一定要唱自己的歌。

对此,我深以为然。

3:把他放下

爱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如芥草般平凡不起眼,却兼具解药和毒药的双面性,能让你强大如神祇也能让你坠入到痛苦深渊。

独木舟曾说:“等到眼神留下经历爱情以后浅浅的伤痕时,我才会反思:也许是太年轻的缘故,我还不懂得怎样温柔地去爱一个人。”

是的,我们没有《浮生六记》中沈复和陈芸的机缘,从青梅竹马互相倾羡到彼此牵手就是一世,没有《摆渡人》中迪伦和崔斯坦的运气和果敢,穿越恶鬼浩荡的荒原,灵魂重返人间,共同接受审判官的审判,亦没有《我们仨》中杨绛和钱钟书的老来温存,相濡以沫的爱情贯穿其一生。我们有的,大都是一粒粒单独的红豆,在别处相思,爱而不得。

《亲爱的安德烈》中说:你需要的伴侣,最好是那能够和你并肩立在船头,浅斟低唱两岸风光,同时更能在惊涛骇浪中紧紧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换句话说,最好她本身不是你必须应付的惊涛骇浪。

因此,我放下了一个人,斩断了一段情,过程相当痛苦和难过。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自认为自己已经丧失了爱与被爱的能力。不过即使如此,我相信,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是对我们最好的结局。

对于他(她),如果不能在一起,那么就做一个文明守法的旅客,到了地点挥手下车,像电影里潇洒决绝的样子走得大步流星,是很酷的一件事。

我庆幸自己还没遇到那个让我花光所有运气的人,这样我在买彩票的时候还能梦想一下成为亿万富翁。

同样的,我庆幸自己,在20岁时拥抱了孤独。这样,我就会有机会在路上碰到同样执拗可爱的你,然后一起去征服,属于我们的星辰大海。(文/阅读时间作者·西蒙先生@dct)

注:本文系阅读时间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违者必究。

相关文章

我实际上是个十分口拙的人。而且,特别是在关键时刻尤为口拙。比如告别。告别似乎是一个普遍公认的隆重时刻,也是一个最能够让人感怀的时刻。越是这样的时刻,我就越是畏惧。倒不是怕伤心怕落泪,而是怕说话。...

那年上海的街头小巷传唱筷子兄弟《老男孩》的旋律。我28岁了,坐在公交车里,耳机塞在耳朵里听着歌词,若有所思。28岁的我,站在青春尾巴的末梢,听着这些歌词,内心澎湃不已。...

能与仙为邻的人,大概也不是凡人吧?路过以前居住的小镇,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劳务市场,一眼就认出了我们原来的邻居----仙儿。他还是一头乱发,还是一身旧衣,缩着脖子,抱着膀子,站在寒风里等活干。仙儿原名赵...

窗外,香椿树的叶子落尽了,冬天就真的来了。只是,喜鹊的叫声,依然欢快,麻雀的叫声,依然吵杂,鸽群扇动翅膀飞翔的声音,依然震撼……夜里又做梦了,梦到老家的小枣树上,还有一颗枣。想吃还够不着,打下来还怕...

成熟是人生必经的历程,我们期待成熟,因为那是生命完整的标志,也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我们惶恐成熟,是因为担心它来的太早而让我们缩短了那逢勃生命的体验,那些风华正茂的岁月,挥斥方遒的梦想不因成熟的到来,而无...

昨天我看了路遥的一篇文章《一生中最高兴的一天》,突然很感动。最早接触路遥的作品,是在十五六岁时看的《平凡的世界》。路遥的文字魅力就是平淡里透着人生的酸甜苦辣。他描写着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喜怒哀...

婚姻基本上不等于爱情,爱情也未必是婚姻的前提。爱情婚姻理想的最高标准就是:俩个人两情相悦,双方条件正好相当,互相尊重。这样的几率纵然很少,却也要双方条件相当。...

乐观者说:人生日日是新生;悲观者说:人生日日是归途。新生也好,归途也罢。如果我们每天都带着新生的惊喜,去面对浮世的柴米油盐,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快乐呢?...

阅读时间通过文摘、翻译和原创的方式分享有益于提升个人生活品质的精品内容
成长志标签集鄂ICP备12015973号   鄂公网安备420502020000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