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阅读生活>

信息不对称的法律规制_民商法与经济法的视角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0-02 编辑:生活故事

一,简介

人类社会文明的历史也可以说是信息活动发展的历史。 “信息不对称”或“信息不对称”尽管其概念是在1970年提出的,并且被视为市场失灵的表现之一,它是微观经济学和信息经济学的元概念,但它却是一个客观目标。人类社会。作为经济关系的翻译和社会生活的表达,自诞生之日起,法律就面临着如何解决信息不对称导致的逆向选择,道德风险和交易安全的问题。中国经济法界此前曾认为,将经济法作为克服市场失灵的方法只能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其他部门法律不规范信息不对称。实际上,很少有研究表明,民法和商法中的诚信获取系统和所有权保险制度在解决信息问题方面起着重要作用,也就是说,民法和商法中的某些系统还可以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本文试图开拓民商法与经济法(包括社会法)的边界体系,研究信息不对称的法律规制路径。

《德国民法典》第119条以及《中国台湾民法典》第88和89条都规定了“错误制度”,这意味着,如果一个表意人物知道他的处境,他就不会表达自己的意图,而表意人物可以撤销他的意图。错误表达意图。这表明,如果表意者知道这种情况,即“信息对称性”,他将不会作出这种意图的声明。为了使外界表达的意图声明符合演员的真实意图,他规定了“错误制度”,可以撤销我国的错误意图表达《合同法》,并规定了“重大误解制度”。 ”。当事人可以请求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者撤销因重大误会而订立的合同,以解决合同订立过程中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重大不公问题。一方知道事物的某种属性或条件,而另一方则不知道,这意味着存在信息不对称。即,客观信息是不对称的。一方知道某物的某种属性或状况,并将该信息告知另一方,但另一方无法理解或有误解。这种情况也属于信息不对称,即主观信息不对称。在主观信息不对称中,当误解达到很大程度时,就可能构成重大的误解和可撤销的欺诈合同。同样,欺诈一方有意向对方告知虚假情况或有意隐瞒真实情况,使双方产生不对称交易信息,从而达到诱使对方订立合同的目的。对于欺诈合同,我国《合同法》授予欺诈方取消合同的权利。

II。经济法关于信息不对称的规定

经济法中信息不对称的法律规制措施包括非信息工具和信息工具。

平静期系统是调节信息不对称性的典型非信息工具。冷静期(或犹豫期,取消期等)或消费者的悔改权主要适用于消费者合同,例如大规模准入销售,在线销售,人寿保险合同,复杂的金融衍生品交易合同等。在诸如访问销售和在线销售之类的消费者合同中,消费者只能根据有限的信息,有偏见的信息,误导性信息甚至由运营商的宣传,广告或徽标提供的虚假信息来做出消费决定。在这种情况下,冲动性消费非常容易发生。因此,法律将承担$ causeless return&将合同惯例合法化为消费者的pent悔权是对合同自由原则的重要修正,这使消费者可以冷静地思考他们的消费决定是否正确。允许消费者在悔改期间单方面取消销售和消费者的悔改权是经济法的重要制度。

在人寿保险合同中规定平静期更为常见。在新加坡,人寿保险单的冷静期为14天。保单持有人可以在此期限内取消合同,保险人应在扣除必要的费用和损失的市场价值后退还保费百分比。一些国家的单位信托投资合同也有一个冷静期。例如,在新加坡,单位信托合同的投资者有7天的取消期限。如果投资者此时终止合同,则分销商应在扣除必要的费用和损失的市场价值后退还付款。目前,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建议投资者在非上市债券投资合同中有7天的冷静期。金融法领域通常引入冷静期的原因与从投资者到金融消费者的转变以及相应的理论有关。它与金融产品的专业性以及金融市场中信息高度不对称有关。

3.信息不对称调节的历史话语逻辑

信息的分配在客观上是不平衡的。信息不对称自古以来就存在于现代市场经济阶段。在熟人社会中,在商品不太复杂的阶段,信息不对称程度相对较低。在亚当斯密(Adam Smith)时代,即英国工业革命期间,当时的企业都是错误的。在此阶段尚未出现委托代理问题。非法叛徒最多有时会利用欺诈手段欺骗对方。人们订立合同时有时会有错误的含义。这时,诚实信用原则,可撤销的欺诈性合同制度,错误或重大误解制度,善意取得制度和有缺陷的担保制度就足以解决以下问题:信息不对称在当时还不严重。随着公司的兴起,贸易的扩大,距离的增加,商法的兴起,股份公司的建立的自由化,委托代理问题的出现,股东获取信息不对称的制度公司法,票据法中的非因果关系规则以及保险法中至善至美的原则应运而生。在资本主义蓬勃发展时期,警惕公共权利干预可以有效地协调社会经济的运行。市场由中小企业主导,经济的合理性和道德性可以相互结合。参孙的理论逻辑仍然有效。

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公司变得越来越庞大,公司帝国也随之出现。许多行业已逐渐成为垄断市场和公民法。小商法时代开始逐渐演变成大商法时代。为了节省订约时间,大规模生产,销售,销售和重复交易,格式合同正在增加。随着产品越来越专业和复杂,消费者的弱势地位开始加剧,消费者理解并认可商品。同时,商人开始在格式合同中添加霸王条款。 1950年代和1960年代,消费者问题开始变得严重。在某些国家/地区,甚至有激烈的消费品公司在经济产品和环境方面的犯罪。放弃使消费者真正拥有主权的质量竞争体系。上述所有问题都加剧了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尽管传统的民法和商法也解决了这些问题,但格式合同的监管和对消费者的保护已成为时代的需要。调整是适当的,但自治主体的平等原则的束缚已逐渐变得不足。史密斯的理论逻辑不再完全适用。随着现代市场经济进入现代市场经济阶段,它最终产生了对经济法的要求,这种要求肯定了国家的干预。经济法结合了非信息工具和信息工具,以克服市场失灵为逻辑起点,并对信息不对称进行更全面和系统的调节。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