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阅读生活>

《点石斋画报》中“马车”的图像功能分析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0-20 编辑:成长

《点石斋画报》由上海石狮书店于1884年5月8日出版,从发行到最终发行。在14年中,出版了4,600多张图片。主题广泛,内容丰富,既生动又生动。清末中国社会变迁的历史,也是清末上海城市生活的生动写照。

仔细查看《点石斋画报》,我们将发现近一百张表示“海洋繁荣”的图片与“马车”有关。与电灯,电报机,火车,轮船和自动计时钟等西方乐器相比,“车架”也是从西方国家进口的,在《点石斋画报》中是艺术家中最常见,最流行的东西。这种现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和思考:“运输”的魅力是什么,使其频繁出现在由《点石斋画报》绘制的“海洋繁荣地图”中?《点石斋画报》通过“马车”风景图像传达了什么样的“海上热闹”?本文试图检查这些问题。

1.在“马车”上“看”和“被看见”

根据熊月志《上海通史晚清社会》的编辑:

“上海的马车是1850年从欧洲进口的。1853年,一个名叫史密斯的外星人第一次乘坐马车出现在黄浦海滩。在那之后,马车开始在上海的大街上蓬勃发展。起初,马车的所有者大多数是外国商人。随着对马车的不断投入和大量模仿,中国商人已开始准备自己的马车。此后,出租车开始出现在上海,马车也加入了城市客运系统。到20世纪初,租用了马车。在鼎盛时期,中外官僚,富商,王双公子,钱革千金和青楼妇女出门坐马车,坐马车成了一种时尚和一种氛围。”

以上文字传达了上海西方马车发展的历史。同时,该车以便捷,快捷的方式取代了中国传统的旅行工具轿车,并在清末作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在上海广为流行。

随着“马车”的快速移动,中国人将其活动从室内转向室外。从内到外的空间,通过“马车”也可以看到中国人的视野和心态。打开并打开。而且,中国人乘马车去“看世界”时,会不自觉地或有意识地成为别人“看世界”的风景和内容。这样,乘坐马车的人不仅是“观看者”,而且是“被监视”的人。在观看现代上海不断上升的城市景观的同时,它们也是上海城市景观的组成部分。

《点石斋画报》中反复强调并显示了“运输”上的“看见”和“被看见”。例如《虚题实做》:在图像的最前面放置了一个马车,然后是三三两两的马车,马车上的人们欣赏着沿途的风景。马车前面坐着一个惊慌失措的女人,她的眼睛被车侧面的男行人惊呆了,这个人的袖子挂在了女人的马车上,男人无法自由地拖放。离这个人不远,有两个人抬起头来。他们伸出脖子,看着车里的女人和被车拖着的男人。他们脸上露出微笑,看着活泼的表情。

仔细阅读《虚题实做》,您会发现图片中的每个人都在“看到”和“被看到”的双重网络中。图片中的每个人都在“看到场景”,每个人在别人眼中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充当风景,并成为“被观看”的风景。

值得深思的是,“看到”和“被看见”之间的关系不仅存在于图像的每个人中,而且还延伸到图像之外,从而在读者和图像之间创造了新的外观。 “看见”与“被看见”之间的关系。小说家鲍天霄阅读《点石斋画报》的经验可以支持读者与图像之间形成的“看见”与“被看见”之间的关系:

“当我12或3岁的时候,在上海《点石斋画报》有一台石版画,我喜欢看它……因为上海是第一个开放的地方,外国有什么新发明和新事物?第一个被传送到上海,例如,像轮船,火车和当时从未见过的内地人一样,可以一手欣赏,风俗习惯和各地差异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果仔细查看《点石斋画报》中隐藏的各种“看到”和“被看见”图,我们会发现《点石斋画报》在图像合成中具有这样的功能:故事的作用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图片。部分情况下,大多数图片被故事外部的许多观众占用,因此整个图片由“看见”和“被看见”组成,不仅复制了真实城市中的“看见”和“被看见”。关系并作用于读者,使读者和图像产生一种“看到和被看见”的阅读关系。

例如《车中斗口》,在马车上截获两名妓女,并在现场:争吵,第一个马车的第一个少女“检查汽车,站立和下蹲”,然后在马车上荡妇站立抬头往回望,两人都处于失望的状态。大约有十二名观众围着两个马车,他们的视线几乎全部集中在故事的中心人物上,指着说话。有趣的是,车夫只是将手放在墙上,看着熙熙tle。在楼上的窗户上,有三到两个男人和女人抬头看着镜头。在此图像中,两辆车中的故事角色通常由故事外部的许多观众控制。图像中的“看到”和“被看见”不仅是真实城市中的“看”和“被看见”。复制并作用于阅读器,可以使阅读器和图像产生一种“看到并被看见”的阅读关系。正如罗刚所说:“由于相同的'观看'逻辑正在起作用,所以每个观看'童贞'的人都可以很容易地成为阅读《点石斋画报》的读者。”

另一个例子是《马夫凶横》。在图像的中心,停着一辆马车。车夫站在车前,扬起鞭子殴打一名被他撞倒的中年妇女。那女人斜倚在车轮旁,痛苦地抬头看着车夫。马车周围,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停下来观看。他们挥动手臂,脸上露出愤怒的表情。更重要的是,人们站在窗户边,俯视着路边的建筑物。根据文中对《马夫凶横》的描述,照片上的中年妇女被留在茶馆前,看着现场,全神贯注于现场,使她成为车祸的受害者。这样,她就从原来的“观察者”变成了观察者。这种女性的旁观者态度,是近代中国纳入资本主义制度后,中国封建农村文明对西方现代城市文明的惊异和好奇的象征。从道路交通事故的角度看,这一形象所关注的车祸案件,呈现出人口膨胀、车辆拥堵、贫富分化、城市进程中的道德危机等一系列社会问题。教练们对地图的态度表明了他们对这些社会问题的极大关注。他们的不安和谴责态度表明,他们把自己当成了社会的一员,积极融入社会,介入社会现实。这种生活态度与鲁迅旁观者的麻木形成鲜明对比,它预示着中国人积极参与社会生活的公民意识的觉醒和崛起。《马夫凶横》图中最后一句话是这样写的:“图中有险情。太可怕了。工信部严查严办,租界群众有几首歌,“在这里,笔者不仅强烈谴责新郎的行为与画面中的观众无异,更重要的是,笔者还主张从法律制度的社会制度上对新郎的行为进行约束和管理。这种理性思维在无形中表明,一个有序规范的现代法治社会正在逐步取代以人类道德为中心的传统社会。

进一步探索这种代表当时上海人心声的理性思维,是以报业媒体的新闻为基础的[0x9a8b],我们会发现,哈贝马斯提出的“公共领域”的重要宣传指标是在近代。上海诞生并形成。“公民在处理非强制性情形下的共同问题时,是一个群体,因此,这种行为具有自由集会、自由组合、自由表达和公开意见的保障。当公众达到大规模时,这种传播需要一定的传播手段和影响力。从以上哈贝马斯对“公共领域”话语的解读来看,[0x9a8b]已成为晚清上海公共领域的有效媒介。它以图解的方式描绘了晚清上海近代社会的轨迹。

通过对以上三幅图像的分析可以看出,《点石斋画报》以“马车”为媒介,不仅复制了现实中的“看”和“被看”,而且在图像和读者之间产生了新的“马车”。因此,从关注形象的人到关注形象的整个城市,都处于一种开放的、向外的状态。以“向外看”、“城市/本土”、“世界/中国”和“现代/传统”的态度,把现代上海发展中的一系列问题都散布在[0x9a8b]中,从而形成一幅“看”与“被看”的开放式海洋繁荣图景。

其次,“载体”是时间推移和空间流动的双重载体

“车架”与其他西方文物之间的区别在于它不是静态的,具有时间流逝和空间流动的双重性。在“车架”前进的过程中,“车架”见证了时间的快速流逝,见证了空间的流动与变化。在“马车”的飞速发展中,中国人不仅培养了现代观念和竞争意识,而且逐渐追求追求更快,更高效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并通过私人空间扩展了自己的空间概念。转向公共空间,一种参与社会生活并基于现实的公共意识开始出现。《点石斋画报》很好地利用了“车厢”的时间和空间二元性,并将其组合在一起,从而创建了一个“海洋繁华地图”,将现代概念和现代空间意识交织在一起。

《点石斋画报》与“马车”相关的第一张图片是《点石斋画报》:该图像的正上方是西方人建造的露天赛马场。在球场的圆形跑道上,西方人飞速飞行,紧张而又令人兴奋的比赛气氛现身。喧闹的赛马场外是熙熙,的观众群。其中有西方人和中国人,其中大多数是中国人。观众的后面是人流和各种运输工具,马车,人力车,独轮车等,在人群的最外面是小商贩摆放的各种零售摊位。整个画面充满了活泼的气氛,正在人群中移动的马车影像正在向前移动,从而融入了整个画面的嘈杂和流动的气氛。在此,在其前面的“托架”的图像绝不是必不可少的笔。它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画家将“托架”放在向前的方向。它见证了赛道上时间的流逝以及赛马场上的赛马。在“马车”的运动中突出了强烈的时间感,并提出了“马车”。在观看赛马的观众中,“马车”和赛马场的开放公共空间相互联系。在“马车”中,马车上的人们实现了从私人空间到公共空间的过渡。从地理空间扩展到文化空间。

赛马是第一个吸引中国人观看和参与的西方娱乐和休闲活动。它促进了中国人的时间意识文学研究和空间概念的现代建构。赛马是一项衡量比赛成败的活动。在观看赛马的过程中,基于时间的竞争机制正逐渐加深在中国人的心中,从而形成了精确的时间感。在《点石斋画报》中出现了追求效率和竞争的想法,例如《点石斋画报》《赛马志盛》《点石斋画报》《赛船续述》。在空间方面,赛马场是露天赛马场。无论区域,行业,阶级,性别和中国传统公共活动如何,这个开放的大型公共活动空间都与公园和道路相同。剧院,书店,妓院,茶馆和餐馆等室内娱乐场所大不相同。当中国人的活动参与其中时,男女之间的尊敬与谦卑与传统文化的逸霞之间的等级差距逐渐消失。在赛马场代表的西方文明的载体中,相互作用的现代公共空间开始形成。因此,《西人赛技》在对“马车”和赛道的比较解释中突出了强烈的时间和空间感。

“现代性是时间的历史:现代性是时间开始具有历史性的时间。”《力不同科》的图像高度关注时间。我们经常在《赛脚踏车》中看到各种西式时钟,从室内到室外,从家庭到政府机构,从传统娱乐场所到新的公共场所。最典型的是巨大的钟楼,建于江海北关之后。《赛马志盛》:在图片中,在江海北关前的大街上,七八名中国人正站在门前,抬头看着巨大的钟,指着绘画,这是一个惊喜。出现。在图片的右下角,一个车夫从座位上伸直,眼睛注视着新的巨型时钟。《点石斋画报》向前取“支架”和代表精确时间的西式时钟,并通过“支架”表达清晰的时间感。 “报纸上是自朝代刻下来的,响亮的大钟声和砸碎的电气石。行人必须注意蝎子的桌子,然后停在墙上。”过去,“日出日落”的模糊时间意识是精确而理性的。时间意识,时间敏感性和自我意识的替代是从传统向现代过渡的关键因素。

《点石斋画报》对时间的高度关注清楚地反映出清末上海城市现代化的痕迹。《巨钟新制》通过有效的“马车”载体,它不仅显示了对现代概念的认可,而且突出了现代空间的扩展。从《巨钟新制》的上海场景看,图像的焦点位于室外空间,公共空间和文化空间,而不是室内空间,私人空间和地理空间。即使担心后者,它也经常会打开门窗或捡起窗帘。窗帘的方式扩展了内部空间的社交性,增强了人们对私人空间的关注度,并且从来没有下注于封闭空间,孤立的空间。这样,以开放和机动性为特征向读者呈现“海洋的繁荣”。此功能主要是通过滑架的介质来实现的。

“对于大多数来上海的游客来说,这里有七样东西:剧院,饭店,茶馆,烟囱,书店,马车和大厅。” [7]在这里,“马车”作为一个流动的空间,不仅排在清末上海整个森林中的各个空间之中,而且还是空间之间流动的媒介,因此它有切换的空间空间。在《点石斋画报》中,“马车”不仅与传统的娱乐空间紧密相连,而且更重要的是,与赛马场,道路和公园等新的露天公共场所构成了上海新的城市景观。晚清。例如,《点石斋画报》锁定了张媛的活动现场:“张薇薇花园自然而然地位于上海北部泥城之外的亭子和亭子。近年来,很少有人寻求帮助。他们的业主刻意管理自己的花园,将茶,烟,酒,宴会和时髦的玩艺一一排列,色彩千姿百态,对游客的需求很大。故事的主题是:一对年轻夫妇骑着四轮马车在张远玩耍,马跳了起来,这对夫妇掉入游泳池,经过所有人的救援后上岸了。事故:“明智的人应归因于女人不要从闺房里出来,是的,但是我只说花园荷花池也应该被栏杆包围,以免偶尔不慎陷入危险之中。”

这一评论揭示了两个信息:一是骑马、逛公园等活动不再是一个特殊的妓女群体的专利,而官僚、女僧侣等女性上流社会已经从庭院走向了街头社会。这是对传统社会男尊女卑秩序的巨大冲击。难怪那些所谓的“演说家”声称“女人不该偷偷溜出花招”;其二,笔者认为“菜园出了问题”根本不是女人的花招,而是张的安全防范措施不完善。这种对公共场所管理提出意见和建议的做法,体现了作者对公共空间和社会生活的积极关注。这与《点石斋画报》相同,笔者呼吁工业部对该事件进行严格调查。公民意识在社会管理中的出现和对社会现实的干预。因此,《点石斋画报》一幅以“马车”为媒介,将张媛真实的公共空间与晚清女性(不再关注妓女)联系起来的画面,不仅预示着女性意识的觉醒。它还显示出一种参与社会生活、干扰社会现实的公民意识的出现。这两个方面是晚清上海由传统向现代转型的两个重要方面。

综上所述,《游园肇祸》以“马车”为媒介,通过“马车”形象,不仅以开放的格局勾勒出一幅“看”与“被看”的海上繁华图景,而且将一幅具有鲜明时空感的现代城市转型图传播到一个波段。两者交织在一起,见证了晚清上海城市现代性的出现。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