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阅读生活>

从福利支持视角分析刑满释放者的社会融入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09 编辑:智慧

促进囚犯的返回和融合,非常有利于维持社会的稳定与统一。这是现阶段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I.审查释放囚犯

在1990年代,随着囚犯的再犯率上升,西方的法学和监狱科学界对这部分人口的社会问题进行了许多研究。研究人员在权利呼吁,社区矫正,政策支持和心理治疗领域进行了深入的学术讨论。这一时期的大多数研究都集中在监狱生活对囚犯回归社会生活的影响上,并在此基础上讨论了整个刑事司法系统在遏制犯罪中的作用。学者认为,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刑事司法制度的单方面工作不能解决返国囚犯重返社会的所有需求。他们坚决主张政府,非政府组织,社区和其他部门的合作,以共同完成全面释放提供所需的社会支持。就中国的研究而言,它主要强调囚犯的服刑和持续的社会化。由于监狱的特殊性,学者们习惯于使用“社会社会的二元对立模型”来研究这个问题,并将囚犯作为“重新社会化”的过程返回社会。现在学者已经改变了这种观点,但是将监狱视为整个社会系统的组成部分。换句话说,从系统的角度看,它是在为句子服务,为句子服务和为句子服务之前而不是彼此分离之前的连续统一;在此前提下,我们将探索使囚犯重返社会的新途径。目的是消除他们的社会孤立感,帮助他们融入社会,并激励他们成为守法公民。

社会学家对释放囚犯也有一些担忧。美国学者Vise和Travis研究了囚犯从社区生活到监狱生活再到社区生活的个人转变过程。这个过程分为四个阶段:监禁前,监禁,监狱后过渡和监狱后融合。在重返社会的过程中,后者的释放会影响个人特征和生活环境,家庭,社区以及国家政策的四个特征。同时,从监狱中释放出来的人的心理转变也是重返社会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针对这一特定群体的国内社会学研究非常有限。莫瑞丽主要讨论和分析了回归社会过程中的就业,户口,社会保障,住房,家庭,婚姻和人际交往等社会排斥问题。

心理学家更关心囚犯的心理状态。英国学者研究了那些从监狱中释放出来的人的自杀现象,发现他们被释放的第一年是囚犯的高自杀期。研究表明,如果囚犯重返社会受到社区提供的健康和社会护理的阻碍,或者缺少相应的过渡援助服务,自杀风险将大大增加。美国心理学家的研究表明,即将被释放的囚犯的积极期望和态度将对他们顺利回归社会产生良好的暗示作用。

在社会工作领域,西方社会有许多社区为囚犯提供产后护理服务。这些服务大多数是从社会福利的角度设计的,旨在帮助囚犯重返社会。例如,为他们提供工作机会,帮助他们改善与家人,朋友和邻居的关系,并帮助他们重新认识并接受自己作为新的社会角色,等等。在中国,目前没有这样的专业社会工作服务全国释放的囚犯。尽管某些地区(例如深圳)已经开始出现一些为囚犯服务的非政府组织,但这些机构在全国范围内并不普遍,服务有限且不完整。

在先前研究的基础上,本文不仅从福利的角度,而且从福利支持的角度,也从福利支持的角度添加了福利支持的角度,更重要的是,从福利支持的角度,如何促进消除福利支持的观点。以制度化的方式排斥。方法。本文的讨论基于对2007年至2011年期间囚犯研究的实证研究。该研究采访了52名囚犯和13名狱警。

第二,社会排斥与社会融合

社会排斥是1990年代欧洲出现的新兴社会理论。在欧洲,社会福利学者认为,作为减少社会排斥和消除社会排斥的手段的社会政策一直与社会排斥理论的研究联系在一起。从起源的角度来看,社会排斥理论部分植根于社会分化的社会学理论,例如涂尔干早期关于社会分工,机械统一和有机统一的论述。后来以帕森斯为代表的宏观社会。结构与社会分化理论。

尽管社会排斥在很大程度上与贫困有关,但它不仅影响穷人,而且影响整个社会。目前,社会排斥的概念已经大大超过了贫困的概念。它不仅表明缺乏收入和经济,还表明缺乏工作参与,社会沟通和许多其他方面。简而言之,社会排斥强调社会联系破裂,这是指社会中的两级社会危机,它比社会不平等更为复杂。意义。因此,我们可以将社会排斥视为一种现象,其中社会成员被排除在决定个人融入社会的系统(包括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方面)之外。在实践中,社会排斥经常被用来描述精神疾病,自杀倾向,受虐待的儿童,吸毒者,单亲父母和其他具有社会适应性残疾的人。解决社会排斥问题可以依靠社会融合的努力。融合意味着一个人拥有稳定和安全的工作,并且可以得到社会关系和社会福利结构的支持,以实现融入社会的目标。

第三,福利支持的视角

福利支持有许多理论观点和研究框架。然而,为了理解囚犯在社会上不同制度的排斥,并有效地整合社会各阶层可能的福利投入,作者建立了基于福利三角理论的理论框架。为了分析囚犯家庭,市场和国家的三角互动的现状和社会排斥的原因,并找到帮助他们融入社会的方法。

在福利三角的框架中,作者完善并实施了这三个概念。首先,家庭层次是一个相对微观的层次,主要与被释放的囚犯是否能够重新融入家庭生活,是否能够建立自己的交流网络以实现回归社会的目标有关。因此,作者将这一部分精炼为适应家庭生活和建立社交网络。其次,市场主要是指与工作和就业有关的经济制度,即研究职业市场上释放囚犯的排斥和融合程度。稳定的工作在促进释放囚犯迅速,顺利返回社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在这个维度上,作者将其细分为工作和就业。最后,在国家一级,作者主要关注与释放囚犯有关的有针对性的福利政策的完备性,这将为系统中释放囚犯返回社会提供福利支持的基础。

4.从福利支持的角度看释放囚犯所面临的社会排斥和社会融合困难

判刑(特别是长期监禁)会使罪犯从监狱释放后面临重入和社会融合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它们被社会“排斥”。根据福利三角框架,此排除可以总结为:无法适应家庭生活并不能很好地重建社交网络;第二,在找工作时可能需要面对雇主的歧视;第三,缺乏国家针对性的福利政策。在此,作者打算以2007年至2011年在监狱中进行的现场研究数据为基础,举例说明释放的囚犯所面临的社会排斥。

首先,现场研究表明,大多数囚犯已经适应了封闭,规范,安排合理且压力很大的监狱环境,倾向于依靠监狱机构,并习惯了有控制的生活。当被问及从监狱释放后的生活前景时,许多囚犯表达了他们对从监狱释放后重新适应社会的关注。这些囚犯通常缺乏建立正常社交生活的信心。他们认为自己无法适应“外来生活”,无法建立正常的朋友圈,甚至无法跟上社会发展的步伐。为此,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即将被释放时都感到紧张和恐惧,他们担心他们重返社会后会对正常的社会生活造成损失。此外,由于长期与家人生活隔离,大多数囚犯在即将受到惩罚时会向家人提及“恐惧”,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不在乎”自己。

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长期监禁的集体生活使它对家庭生活相当陌生和不自然。第二,监禁的事实可能导致夫妻关系与亲子关系的分离甚至破裂。如前所述,自1990年代以来,随着囚犯再犯率的持续上升,西方国家进行了大量有关囚犯重返社会的研究,这些研究表明囚犯已获释。累犯主要是由于它无法恢复正常的社会生活和家庭生活。

其次,被释放的囚犯仍然容易受到社会歧视,特别是在寻找工作时。在我研究的52位参与者中,有24位提到他们因出狱后受到歧视而无法找到工作。

根据标签理论,罪犯在被捕时会被标记为“罪犯”,即使他们已经出狱,该标签也会在他们的余生中陪伴他们。在将囚犯送回社会的过程中,这一标签将使他们与世隔绝并被排斥在各个社会群体之外,并对他们的生活产生巨大影响。尽管许多囚犯渴望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返回社会,并渴望得到社会的认可和接受,但“犯罪”这个标签使这一过程极为困难。

根据接受采访的狱警的说法,过去,X监狱的囚犯的再就业通常只有以下三种类型-未受雇,去监狱推荐的工厂,自己做生意。当被问及当前囚犯出狱后的生活愿景时,这一事实得到了充分证实。选择第一种-不雇用,通常发生在囚犯年龄较大和较弱的情况下。

第二种选择是在监狱的一家合作工厂工作。大部分受访者是年轻人(大多数来自不发达农村地区的年轻人)。他们大多数人的劳动能力出色,在监狱中表现良好。建议监狱在合作单位工作。

最后一种选择是自己动手做生意,或者用囚犯自己的话说“自己做生意”。选择这一职业道路的人是最多的,都是具有一定学历,个人能力和生活经验的中年人。人们,有些普通居民在入狱前靠小生意为生,有些年轻人则有自己的想法。

从上述求职类型来看,不难发现“正常”和“受欢迎”的求职者很少。他们要么没有被雇用。如果他们想找到工作,他们只能选择“了解”自己的工厂工作或创业。

可以看出,这些囚犯由于其服刑经历而在很大程度上被专业市场拒绝。由于缺乏正常的求职渠道和就业机会,这也构成了他们重返犯罪道路的潜在危险。

最后,该州的囚犯福利政策也处于不足状态。目前,中国在囚犯管理方面仍然非常有效。例如,江苏省在2011年成立了综合管理委员会综合人事服务管理领导小组,以加强对“特殊人员”(即从监狱释放的人员)的管理。但是,从社会福利的角度来看,管理还不是全部。作为一个特殊的社会弱势群体,我们不仅需要管理他们,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制定了相应的福利支持政策来帮助他们“成功回归社会”。为了确保将其系统地包含在“关注”中,它促进了社会归属感和融合感。就目前情况而言,我们在这方面仍处于空白状态。

以上三个方面从三个不同的角度描述了囚犯被排斥的社会现实,这三个是相互关联和相互关联的。综上所述,排斥的这三个方面可以从福利支持的角度视为缺乏福利支持。

5.改善福利支持以促进囚犯的社会融合。

从福利支持的角度来看,解决囚犯面临的社会排斥问题是利用一系列福利支持从家庭/社会,就业和社会政策方面促进他们充分融入社会。这种整合反映了他们的社会适应能力,自我接受能力和社会接受度。西方的许多研究表明,囚犯进行社会适应和融合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他们缺乏住房,就业和投票权。此外,社会融合障碍导致该群体中的再犯率更高。因此,为了摆脱重犯的局面,他们必须促进他们顺利和顺利地重新融入社会,也就是说,必须在这些方面给予他们支持和改善。此外,一些学者认为,囚犯未能很好地融入社会生活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在入狱前已被社会“拒绝”。换句话说,如果这些人能够更好地纳入社会福利范围,并在犯罪之前得到足够的社会支持,那么他们犯罪的机会将大大减少。最后,这仍然是缺乏福利的问题。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我们对于释放囚犯的福利支持都是非常必要的。这来自整合而不是排斥的想法。如果我们能从社会福利的角度找到帮助他们融入社会的方法,不仅是保持较低的累犯率,而且是更有效地促进社会融合。

首先,在促进家庭生活的融合和社会关系的形成中,作者认为可以启动针对囚犯的家庭待遇和人际关系治疗方案。罪犯的犯罪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与他们的家庭问题有关。在提交人对监狱的调查中,相当多的参与者说,由于与家人的不良关系,他们正在犯罪中。他们无法从家人那里得到足够的爱与关怀,这导致他们流失了犯罪的重要原因。此外,服刑本身导致罪犯的家庭崩溃,许多参与者表示,他们显然在入狱后与家庭成员疏远了。对于那些被释放出狱的人来说,改善与家人的关系是他们从监狱释放后融入社会的重要的第一步。他们还将受益于能够接受这方面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有特殊的治疗方案,以帮助囚犯释放正确和积极的家庭问题观念,并帮助他们找到修复,重建和维持相对良好的家庭关系的方法。这种治疗方案可以同时面对囚犯及其家人的释放,旨在改善他们之间的关系并帮助他们更好地相互交流,从而促进囚犯重返家庭生活。

除了家庭之外,囚犯常常面临人际交流的障碍。由于入狱,他们与以前的社交圈分开。这种分离既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其好处是,他们与上一个圈子(尤其是朋友的某个坏圈子)相距甚远,并且开始了新的生活;但同时,缺点也很明显,即由于缺乏正常的人际关系而导致孤立和无助。针对这种情况,从福利支持的角度出发,我们有责任帮助他们正确面对这个问题,并帮助他们发展人际交往能力,学习如何在他们被释放后尽快与他人建立社会关系。良性沟通圈子可以帮助您生活。我认为,这也可以通过推广一些有针对性的人际交往计划来实现。同时,还可以添加相应的咨询服务,以区分来自不同囚犯的独特问题和人际交流的需求。

其次,作者认为,最重要的是消除雇主的就业歧视。为了鼓励雇主积极接受诸如释放囚徒之类的“特殊”弱势群体,除了进行宣传外,还可以采取一些实质性激励措施,例如减税和与业务有关的相应优惠政策。此外,通过组织有针对性的职业技能培训,提高囚犯的职业技能,使他们有更多的就业渠道。这种职业技能培训可以多样化,但考虑到该群体的总体文化水平和能力水平,仍然主要基于易于学习和易于使用的技能教育,并且需要更多的知识背景和更高的技术含量。技能教育得到了补充。这样,从供需双方出发,寻找消除专业市场排斥的方法,使监狱的释放可以更好地实现专业整合。

这两项服务的开发需要专业的治疗和咨询服务。西方社会有许多基于社区的发布后护理服务,所有这些服务均由经过专业培训的社会工作者承担。目前,中国还没有为从监狱中释放出来的人提供这种专门的社会工作服务。在中国,社会工作专业人士的社会认可度和受欢迎程度也很低,这引起了诸如此类项目缺乏专业人士的问题。因此,建立一个专业的“服刑后”社会工作服务或咨询系统以向被释放的人提供帮助是非常必要和有意义的。

最后,从宏观角度看,囚犯的福利支持政策和体制安排是帮助囚犯实现社会融合的基础。这部分主要可以包括以下两个方面:

首先是为囚犯建立一个独立而完整的福利制度。严格来说,中国还没有制定和发布被释放者的福利政策,也缺乏法律法规来保护相关人员不受歧视,保护相关方的权益。随着中国从自给自足型福利社会向包容性福利社会的转变,有必要建立更加详细,具体,实用和可执行的相应福利政策。同时,也有必要对被纪律处分的人实行相应的法律法规,以保护有关人员的合法权益。

二是建立健全执行释放囚犯福利政策的行政管理和服务体系。目前,释放囚犯主要受基层公安部门的“管理”。但是,如上所述,这种管理基本上是基于“管理和控制”,而与帮助,支持和保护囚犯释放有关的内容则较少。由于我们要对从监狱中释放出来的人实施福利支持政策,因此不可避免地需要建立一个将管理和服务结合在一起的系统,以便这些福利政策能够得到很好的实施。作者认为,从管理归因的角度来看,囚犯释放的管理可以归于民政部门,并且作为特殊的“弱势群体”被包括在福利支持系统中;并从特定的服务部门来看,从监狱释放的人员的服务也应该属于社区,社区中应该有专门人员(尤其是与社会工作有关的人员)负责为囚犯服务。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