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阅读生活>

北大陈洪捷教授:不能以局部来判断整体博士生质量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2-28 编辑:人生

作者:金晓艳资料来源:光明日报出版时间:2011年

商品名选择:萧中

北京大学陈红杰教授:博士生的整体素质不能分门别类

近50%的博士生导师认为中国博士生的素质有所提高

博士生培养质量是个问题,各界意见不一。 中国博士生的“素质”是什么?记者采访了北京大学教育与人类发展系系主任陈红杰教授

不能用部分来判断博士生的整体素质

记者: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的博士生教育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博士生教育大国。 开展博士教育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陈红杰:博士教育是最高水平的人才培养。它培养顶尖人才。 30年来,中国从零开始建立了医生培训体系,取得了显着的成绩。 因为我们过去依靠外国,没有自己的高层次人才培养体系,今天我们可以满意地说,我们已经达到了培养高层次人才的目标。

记者:博士生数量的增加也导致了人们对博士生教育质量的“拷问”。这是否意味着博士生的价值已经贬值?

陈红杰:当我国颁发第一批博士学位时,国家领导人亲自出席,场面非常壮观。 当时,医生是一个质量标准,在中国接受过培训的医生水平很高。 现在有一些怀疑的声音也是正常的。 医生培训的质量如何?我认为确立总体概念非常重要。 总的来说,中国的医生培训质量是乐观的。 我们对9928名博士生导师的问卷调查显示,近50%的博士生导师认为我国博士生的“论文质量”和“科研能力”有所提高。 此外,40%以上的博士生导师认为中国博士生的“论文质量”和“科研能力”是“平等的” 换句话说,绝大多数博士生导师认为博士生培养质量是乐观的。

记者:我知道你带来的研究小组已经完成了一本名为《中国博士质量报告》的书。你如何判断博士生的质量?

陈红杰:它正面临着社会上对医生素质的各种质疑。因此,教育部、国务院学位办公室和人事部于2007年启动了博士质量调查项目。该项目由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和中国人事科学院共同承担。 我们所做的调查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涵盖了所有培训单位。 一般来说,教师和学生的比例,教师和学生之间的交流频率,以及指导的地位应该说是好的。 肯定有一些极端的个别现象,但总的来说,情况没有那么严重。

医生的素质应该从哪些方面来考察?一是对不同的群体进行问卷调查和访谈,让他们进行评估 这些人包括导师、学生、毕业医生以及学校里负责研究生工作的人。二是通过博士论文的国际比较 博士论文是衡量医生素质最关键的项目之一。 我们雇用了许多不同领域的专家进行直接比较。 比较结果表明,我们的优秀论文可以与世界一流的博士论文相媲美。 我国一些优秀博士生可以在《科学》 (Science)、《自然》 (Nature)、《细胞》 (Cell)等顶级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博士论文的相关成果,这是最好的解释。 当然,也有一些不令人满意的,我们不能否认,但这只是一小部分。 也有一些缺陷,比如我们在创新程度上的缺陷;第三,它是用博士生的学术贡献来衡量的。 博士生不同于普通学生。他不仅是学生,还是研究员。在阅读博客的过程中,他会发表论文,做研究,并为学术和知识生产做出贡献。 因此,我们可以根据他们的贡献情况来判断他的素质,我们的调查结果非常令人满意。最后一个是他们毕业后的情况。 我们拜访了许多雇主,他们对博士培训的质量普遍非常满意。

不能指望马上培养出世界级的人才

记者:关注博士教育的质量是全世界的热门话题。为什么?

陈红杰:近年来,世界上许多国家都不同程度地质疑医生的素质。 这表明在知识社会中,博士生的培养面临着转型问题。 长期以来,医生培养的人才主要是学术人才,就业渠道主要是大学或研究机构。 因此,大学作为培训单位,对培训质量有自己的要求,也形成了一定的传统,相对稳定。 然而,从近10年或更早的时间来看,人们对医生的素质提出了质疑,因为许多医生毕业后不进入学术部门,也就是说,他们不做大学教师或研究工作,而是在企业、政府部门和其他各部门工作。 这些部门对医生的要求不同于研究机构。他们将要求这些医生在做研究时做其他工作,如组织、协调、项目开发等。结果,评估医生的质量标准发生了变化。 怀疑的声音与这一变化有关。

这给学校和老师带来了挑战 因为他们不熟悉社会其他方面的就业市场需求,这就需要决策者和整个培训系统来应对这个问题。 这方面的问题不仅在中国是挑战,在世界上也是挑战。现在,欧美国家,包括与我们关系密切的国家,正在引入一些改革博士教育的新政策。

记者:在接受医生教育的过程中,我们是否也遭受过重伤?

陈红杰:很难说,但是有很多问题。 核心问题之一是博士生创新能力相对薄弱。 学习环境、科研条件、国际交流条件和治疗本身等因素都会影响创新能力。 另一个影响因素是医生对学术研究的热情和道德水平有下降的趋势。 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应该对博士生的素质持相对平和的态度。也就是说,博士生的培养、博士生的素质和综合国力关系到整个国家的科技发展水平。在整体水平还在发展的时候,我们不能指望马上培养出一大批世界级的人才。 着眼于整体发展形势,使博士培养质量的评价是客观的。

记者:国际博士生教育改革的趋势是什么?中国将吸取什么教训?

陈红杰:世界博士教育改革有几个主要趋势:第一,扩大博士培养规模 根据我们的国际比较研究,巴西、澳大利亚、意大利、英国、日本等国家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大幅扩大了博士培养规模。 这是因为现在培训人才是为了满足社会各阶层的需要。 二是在扩大规模的同时调整培养方向。 过去,我们训练学术医生,但现在我们需要增加一些应用或专业医生。 这种新的培养模式能够更好地满足社会不同领域高层次人才的需求。 第三,博士生的就业方向越来越多样化。 目前,50%的博士生毕业后没有进入大学或研究所。 我们应该为他们设计合理的培训模式、课程和培训方法。

与国际相比,我们还有差距 中国博士生的培养只花了短短的30年,而在西方却花了数百年。 我国要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达到这一水平并不容易。 但是为了提高质量,我们仍然需要坚持不懈的努力。 毕竟,整个培训系统的建立、各种系统的改进和基础设施的改进都需要一个过程。 在未来的5到10年里,我们可以满怀信心地说,我们博士生的素质将会大大提高。

更多阅读

中国博士生遭遇优质“折磨”

《中国博士质量报告》宣布一半导师每月指导学生不超过两次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