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阅读生活>

博士扩招暗藏质量问题学历贬值致“博士无用”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1-06 编辑:生活

作者:王若涵资料来源:新民周刊发布日期:2013年

字体大小的选择:中小

博士招生规模的扩大掩盖了学历贬值造成的“博士无用”的质量问题。

有些人无奈地叹息:“医生没用” 然而,许多雇主提出了另一种观点:学历贬值的原因不是扩招后医生数量的增加,而是庞大数量背后隐藏的质量问题。

又是毕业季节。在700万求职者中,大约50,000名拥有博士学位的毕业生被淹没。 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博士学位授予数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授予博士学位最多的国家。 2010年,国家博士招生计划为62,000人

中国已经成为医生的“大国”,曾经耀眼的医生帽光环随着医生数量的增加而褪去。

今年5月27日,华东师范大学举行了一次特别对话。对话的一方是第一代中国医生。他们现在是众所周知的,已经成为各个领域的权威和领导人物。另一边是年轻的博士生,他们不得不面对就业和科研的压力。

不同时代的博士毕业生面临不同的困难和困惑。医生的情况反映了时代的变化。

30年前献给年轻人

十一名“新中国第一代医生”聚集在大学校园,情绪高涨。 30年前的5月27日,在经历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后,中国学术界开始在一种彻底毁灭的状态下逐渐复苏。 继教育部1977年恢复高考和1978年恢复研究生招生后,在这一天,18名在中国受训的“地球医生”经过论文审查和答辩,终于出山了。 1983年5月27日,18名医生在人民大会堂集体获得博士学位,成为新中国的第一批医生。

被外界戏称为十八勇士的年轻学生,已经过了六十岁,成为中国着名大学的院士、校长和教学大师。

拥有博士学位证书号码的马中奇是当年18个人中第一个为他的论文辩护的人。历史选择他成为新中国第一个自己训练的医生。 从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毕业后,马仲礼一直在该所工作到现在。他从事理论物理研究已经很久了,他的学生已经遍布全世界。

在华东师范大学的聚会上,马中奇展示了一份珍贵的材料30年前医生辩护的现场视频。 由于年龄的关系,视频图像不是很清晰,但是黑白图像再现了当年的真实场景。 图中,马天骐用幻灯片演示论文内容,并不时在黑板上做计算。尽管设备简陋,防御过程却一丝不苟。

就像黑白图像一样简单,30年前攻读博士学位是一个艰难而简单的过程。 受“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李尚志曾在四川山区当过农村教师。教书时,他没有放下数学。在他心中,他相信“有一天这个国家将需要数学人才。” 当命运给李尚志重返大学的机会时,他毫不犹豫地抓住了这个机会,成为了第一代医生。 面对30多年来命运的变迁,现在在北航空航空航天大学任教的李尚志教授感叹道:“因为这种特殊的经历,我们将珍惜从事科学研究的机会,而这种机会今天可能不会被学生所理解。” “

太多还是太少?

1983年第一批医生被授予大会后,时任复旦大学校长的苏黥布说了一句意想不到的话:“那么多医生呢?“许多人不知道他们的意思。这个国家刚刚培养了18名医生。为什么有这么多?后来,据当时在场的一名记者回忆,《人民日报》说:“他预感到将来会有许多医生被我国授予荣誉。" “

据2010年统计,我国已建立347个博士学位授予单位,在校博士生共计246,000人。 与1983年的前18个相比,这个数字增加了1万多倍。 据权威人士透露,目前,中国拥有博士授权资格的大学和医生数量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学位授予国。

有更多的医生是坏事吗?面对近年来日益增长的就业压力,一些大学生开始选择研究生院作为逃避就业压力的临时避难所,这几乎是一个众所周知的现象。 有些人一口气读完博士学位,但是当他们毕业时,他们发现他们仍然不得不面对同样的就业问题。

有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医生没用。” 然而,许多雇主提出了另一种观点:学历贬值的原因不是扩招后医生数量的增加,而是庞大数量背后隐藏的质量问题。

30年前,首批18名医生的超豪华导师阵容标准注定会成为难以复制的时刻,并载入史册。 在5月27日的座谈会上,当年的一位老医生在谈到高校扩招时感叹道:“我们的第一批博士生几乎都是各领域的院士和顶尖学者,每个人只带了一两位医生。” 不像现在,有些人同时带40多名学生,我不知道怎么带。 “

”博士的训练要多得多,自然良莠不齐,这是非常自然的现象 目前,媒体关注医生群体,不仅要看到医生团队中一些专业水平较低的人,还要看到一些优秀的好代表。 扩招增加了医生的基数,优秀人才的绝对数量自然也会相应增加。 据说培训医生的整体素质不如我们第一批,但每年优秀人才的绝对数量肯定超过18人。 李尚志对医生素质的下降持不同看法。

阅读博客的动机

赵晔德博士于20世纪90年代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现在是一名优秀的整形外科医生。 赵晔德粗鲁地批评道:“现在的医生一般都太水性了。” “不久前,赵晔德刚刚拒绝了一位即将毕业的医生去医院实习。 博士生的简历显示,该学生从事硕士水平的寄生虫研究,而她选择整形外科作为跨学科考试。 “今天的年轻人在他们的职业中过于功利。他们只考虑就业和治疗,但很少有人负责他们的学习。 寄生虫场第一次介入后不久,在臀部稳固就位之前,他们跳进手术场给人做手术。 赵业德表示,他更倾向于在获得硕士学位时学习整形外科,或者是在医院有临床工作经验的毕业生,然后选择出国学习。

在后续采访中,记者发现大多数转专业的研究生候选人都是根据就业情况、申请人数与申请人数的比例,甚至是与导师的关系来选择的。在考虑入学标准时,许多导师也将学术考虑混为一谈。

一种观点认为,博士生质量的下降与单一的评价标准有关。 赵业德认为,不同的专业需要不同的评估标准。对于一些喜欢理论研究的专业,毕业论文可以作为学位评定的唯一标准。对于一些喜欢实践的专业,应该考虑对学生实践经验的严格要求。 “没有详细的学位培训标准,导致一些学生在研究生入学考试和考试中随意交叉学科,结果很差 “

赵晔德为记者计算了一个帐户。以整形外科医生为例。三年来,总共有六个学期。第一学期,他上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英语等公共课。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名义上被用来写毕业论文和外科诊所。在上个学期,他必须交论文。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月里,他不得不在准备辩护的同时修改论文,与导师沟通。 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博士生在三年的博士生涯中只有六个月的外科临床实践,甚至许多博士生都没有持刀经验。只要论文通过,他们就会毕业。 “这样的医生毕业了,哪家医院敢要?当然,他们中的许多人选择留在学校教书。他们没有动手术,但开始教别人拿手术刀。 "

英国、日本等国家实施了“博士论文”机制,规定博士论文学生只需要在3-10年的学习期间与导师交流,毕业时还需要撰写相当于博士毕业生学术水平的论文,通过答辩后可以获得与全日制博士学生同等的学位。 2008年,国务院学位办公室副主任郭新立表示,中国没有所谓的硕士和博士学位论文。如果发现这种情况,教育部将“不会手软”

温陈晖说他当初选择生物学是因为他听到一句流行的谚语:“生物学是21世纪的一门科学。” 温陈晖告诉记者,在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生物学以最高分非常受欢迎。 “我们清华大学生物系在那次会议上招募了30人,几乎所有人都是各省的顶尖科学学者 那时,我选择生物学的想法是我在考试中得了最高分,当然我必须去得最高分的专业。买最贵的东西比花最贵的钱要好。 “

这是一个如此抽象和空空洞的概念,决定了陈晖未来11年的学术方向 温陈晖的大多数同学都有同样的想法。“我们有30名本科生,其中至少有20名像我一样。我们选择这个专业仅仅是因为一个口号。” "

经过五年的本科学习,温陈晖的同学大多选择在研究生院和博客上学习,包括他自己。 温陈晖说,虽然他在最初的五年里一点也不喜欢生物学,但他选择了这个专业,并在哥伦比亚大学继续深造,在那里度过了六年的研究生和博士生涯。

“来到美国后,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因为老师的启发式教学方法和学生在美国课堂上的发散思维方法,我觉得自己像个新生。 ”后来,从博士生毕业后,温陈晖从事科学研究,但最后他选择接受工商管理硕士教育,成为一家投资公司的董事。

“在我计划攻读工商管理硕士之前,我咨询了我的导师。虽然她为我的离开感到难过,但她仍然支持我的选择,并为我写了一封推荐信。 当时,1998年,在美国经济泡沫时期,投资市场非常好。此外,我在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最初是巴菲特的母校,所以学生选择经商是很常见的。 当然,我所学到的不能被视为白学。我学习生物学时形成的思维方式和逻辑让我受益终生。 "

替代医生

在过去的30年里,尽管首批18名博士后经历不同,但他们都没有“出海”,仍然坚持老一辈学者的教育传统,从事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马天骐曾经说过:如果你什么也做不到,你会为这"第一批"感到遗憾。我们都有这种责任感。 当今社会环境不同,博士生对如何选择人生道路有不同的考虑。

苗青,历史学博士,现为上海滨海古园历史研究员。

1999年从本科毕业后,苗青有8年的教师经验。 “我从小就热爱历史,并且获得了历史学士学位。毕业后,我在一所中学教历史。 “他工作的时间越长,苗青越觉得在课堂上只教授简单的历史知识不能满足他对历史研究的渴望。 带着这种心态,2007年,苗青再次进入大学,开始了他的硕士和博士生涯。

"很快就是找工作的时候了。事实上,不教书很难找到像历史这样的专业的合适工作。 ”苗青回忆说,当时他曾试图将简历发送到几所大学,希望教授大学历史中的一门普通课程,但没有得到回应。 在学校招聘会上,苗青看到了滨海古花园的招聘信息。 “滨海古园林,作为历史研究者的墓地,可以看出这里是一种文化追求 ”苗青告诉记者,继续从事历史研究是他职业选择中最重要的考虑因素。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苗青终于把他的简历送到了滨海古园。

拥有博士学位的苗青很快受到了招聘方的重视,滨海古园的领导还特意邀苗青来墓地参观。“看到他们的名人陈列馆时,我发现这里对很多长眠于此的名人,都只有简单的介绍,多数是从网上找到直接拷贝下来的,有些地方还不准确,大概是因为之前没有专业的人来做这个工作吧。那时我开始意识到,在这里,自己将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事实证明,这里的发展空间比苗青最初设想的还要广阔。苗青编撰了两本详尽介绍古园内名人的书籍之后,又在古园内新开辟的上海故事墓区,协助收集各种文化元素。“当时我提供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在我的牵线搭桥下,一些名人的后人和高校的历史研究院,也开始和滨海古园建立了合作,这是我来这里工作之前没有想到的。”

“土”与“洋”

成为高校教师,是很多人攻读博士的动机,也是博士毕业生的“传统”出路。这些拥有博士学位的高校青年教师,如今常被称为“青椒”。

选择成为“青椒”,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讲师刘|的理由是:“我希望有稳定的工作、宽松的时间和良好的学术环境。”在这位顶着“80后作家”头衔的青年教师看来,留在高校教书,既能有充足的时间继续自己的文学创作,又能与众多业内知名学者交流,可谓一举两得。

刘|本科学习的专业实际上与媒体传播并无关系,但凭着自己在文学方面的天赋,毕业后他很快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小说 《难为情》 ,因为涉及出版行业,刘|结识了一批媒体界的朋友,遂决定在媒体传播领域读研深造。2004年底,已经考取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广播电视学系硕士的刘|,又出版了自己的第二本小说 《新青年卡卡》 ,并因此进入上海市作协。对于自己博士毕业后留校选择,刘|表示十分满意,学校里环境相对单纯,工作稳定又有寒暑假。尽管与进入企业的同学相比,大学教师的待遇是少了点,但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大学老师还是十分值得尊重的。

国人习惯把留学海外并最终拿到博士学位的人,称作“洋博士”,这一称呼与本土培养的所谓“土博士”相对。

现任华东师范大学软件学院副教授的刘晓,在合肥工业大学完成了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的本科和硕士学习后,曾一度留学澳大利亚斯威本科技大学,并获得了信息与通讯技术专业的博士学位,留学期间,也曾在斯威本科技大学担任过助教。“在澳大利亚时,我参加过很多中国留洋博士的沙龙,关于是否考虑回国的问题,也被一再问及。我觉得80后一代人,选择回国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大家都是独生子女。很多人想着趁父母还年轻,抓紧时间出国看看,等到父母年纪大了,还是要回来发展。”

刘晓表示,目前国内鼓励留洋博士回国,一些高校也开出较高待遇,加大在海外对中国留学生的招聘力度,这些都是洋博士回国的诱因。但说到底,国内待遇再高,和国外比还是有差距的,真正让很多洋博士选择回来的,还是一些家庭的现实问题。 (原标题 《博士无用?》 )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