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阅读生活>

《科学新闻》:试剂真假困局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1-14 编辑:情感散文
作者:徐志国资料来源:《科学新闻》双周出版:2009

《科学新闻》:试剂困境

Invitrogen是世界领先的生命科技公司,但最近发现其产品存在“问题”。

Xi建中的细胞培养实验再次失败,这是北京大学理工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系特别研究员的第n次失败,仍然是同样的问题。这种状况从2008年仲夏持续到今年年初,持续了半年。

“当它被培养六七天的时候,有些细胞死亡了,我们在实验中找不到问题。”一进Xi建中的办公室,他就告诉了《科学新闻》他胸中积聚了六个月的怨恨和愤怒。

35岁的Xi建中做梦也没想到这是一种在实验中制造麻烦的假试剂。

“李鬼”制造麻烦

惹恼Xi建中的是美国Invitrogen(英杰生命科技有限公司)的一个着名品牌吉布科的高糖生化试剂DMEM(杜尔聪子的改良鹰培养基)。DMEM是一种常见的生化试剂,主要用于细胞培养。

过去,Xi建中实验室直接从Invitrogen在中国北方唯一的一级代理商北京茂建联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茂建联兴)购买DMEM。

2007年底,Xi建中博士生孙昌洪偶然从北京于斯叶巍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简称于斯叶巍)购买了同一品牌的试剂。这个阶段的实验没有显示出任何异常。

2008年6月,Xi建中实验室第二次从于斯叶巍购买了一批吉布科DMEM。产品编号为-046,批号为“然而,正是这批DMEM引起了细胞培养问题。”Xi建中说。

实验一次又一次失败,Xi建中专注于培养箱和血清。然而,Xi建中没有通过改变条件、重复实验和消除其他干扰来找到实验失败的原因。

后来,Xi建中偶尔打电话给一级代理商,说从于斯叶巍购买的DMEM价格相对较低。Xi建中回忆道:“一级代理商坚定地回答说,你一定买了假货,如果价格低于300元,就不可能买到真货。”。

一句话提醒了Xi建中。实验失败的症结已经半年没有找到了,现在它似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于是,Xi建中再次从一级代理商手中收购了DMEM。

“嗯,培养的细胞是正常的。以前没有类似的情况。最终,原因找到了。”孙长宏说。困扰Xi建中和整个实验室半年的谜团似乎有了答案。

然而,3月20日上午,当Xi建中和思昱伟业就购买的DMEM试剂是否有问题进行协商时,该公司的销售人员贾祥义质疑道:“实验的失败并不意味着试剂是假的。只有出具试剂的质量检验报告,才能证明它是假的。”“真假难辨”贾祥义的话提醒Xi建中有必要鉴别试剂的真伪。

3月20日下午,上海Invitrogen亚太总部销售代表Ju Jun对Xi建中从于斯叶巍购买的DMEM进行了现场真实性验证。

Ju Jun告诉《科学新闻》:“首先通过Invitrogen网站检查批号,看看这些批号的产品是否销往中国。如果是这样,那么可以通过批号和有效期来比较真实性,因为批号和有效期是一一对应的,而批号只有一个有效期。”

包括储存条件、温度和上述信息的文件称为产品分析证书(Certificate of Analysis of the product),可通过Invitrogen的官方网站检索产品批号获得。

但是,通过Invitrogen的官方网络,没有检索到批号为的DMEM分析证书。这说明只有两种可能:第一,这个批号的DMEM根本没有卖给中国,第二,批号本身是假的。对此,Invitrogen(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出具了产品声明,证明该产品批号不存在,是假冒产品。

Invitrogen一级代理商Mau连谏星的销售经理贝利推测,一些小公司(所谓的二级代理商)先从一级代理商那里购买真正的试剂,然后根据购买的试剂批号重新打印新的有效期,然后(生产)销售。因此,批号和有效期不匹配,有时甚至一个批号对应几个有效期。

除了这种鉴别方法,朱军还指出有几种简单的方法来鉴别(GIBCO)DMEM的真伪。

Ju Jun补充道,如果不可行,还有另一个“杀手”来鉴别真假:通过测定试剂的成分来确定,这样就没有假试剂可以逃过检测的“法眼”。“虚假利润很高。为了避免类似的情况,去一级代理处购买试剂更可靠。”

源头很难找到

但是到目前为止,一个谜仍然摆在我们面前。于斯叶巍到底在哪里卖假试剂?

3月23日,一位来自于斯叶巍的崔姓销售主管告诉《科学新闻》:“我们不是GIBCO的代理。DMEM从其他公司订购商品,然后我们出售。”

她拒绝透露于斯叶巍以“商业秘密”为由出售的吉布科DMEM的真实购买渠道,这使吉布科DMEM的来源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然而,不久之后,当Xi建中准备通过法律手段解决此事时,于斯叶巍公司终于改变了态度。其法定代表人宋国杰于3月27日向《科学新闻》透露:“货物可能是2007年3月和4月从北京华泰荣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泰荣信)进口的,当时的采购清单有所保留。”

但是,采购订单上只有商品编号,没有批号。至于Xi建中购买的编号为-046和-038的两批GIBCO品牌DMEM,宋国杰承认确实是从自己的公司购买的。至于产品的批号,宋国杰说购买时间已经很长了,我记不清楚了。

在试剂代理领域,同一试剂在两个不同的区域代理中往往有价格差异,所以一些所谓的二级代理通常从价格较低的区域代理处购买。

于斯叶巍导演崔星最终承认:“我们不能代表一切。这不现实,但有些东西很便宜。我们从华泰荣信等公司进口货物。有些公司给出批发价,所以我们直接从他们那里购买。说实话,我们无法用肉眼识别试剂的真实性,更不用说我们制造和生产试剂的能力了。”她还抱怨道,“我们也是受害者。”

根据于斯叶巍给出的购买解释,华泰荣信有自己不同的看法。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卓亚告诉《科学新闻》:“卖假货是不可能的。我们的货物直接从国外进口。批发一盒的利润只有10~20元左右。因为这20元,我们不会冒这个险。”

此外,“我不确定于斯叶巍是否在2007年从我手中夺走了DMEM,因为公司有很多生意。我只记得。即使我有,我也不确定这是不是我的产品,”王卓亚一再强调。他承认公司有一份销售给思远的发行文件,但清单上只有DMEM中号的名称和价格以及产品的其他详细信息,如产品编号和批号,“所以无法确认思远是否从我这里买的。”

华泰荣欣是一家只有六七个人的小公司。“虽然我们没有特工,但我们有好的渠道。许多公司都在销售假冒产品。没有渠道,他们怎么能得到这么多产品?”该公司销售经理王卓亚的妹妹王卓悦说。与此同时,王卓悦给出了与王卓亚不同的答案:该公司的购买渠道是在南京的办公室,这是他们多年来维护的最后一个家,与王卓亚所说的“外国”来源不匹配。

然而,当记者询问Invitrogen在中国的总部时,他发现GIBCO只有在上海、北京、广州、重庆和武汉的代理资格,而南京的Invitrogen源也在上海代理商的辐射圈。华泰荣信拒绝透露任何关于“南京办事处”的信息。

正品假

在《科学新闻》的调查中,一些人还反映存在“正品”和“假”的假试剂。

王卓悦说:“事实上(一些)假试剂是由一些公司和(一些国际试剂公司)办事处开发的。”

本身就是赝品,赝品和真品之间有区别,这令人费解。

王卓亚向《科学新闻》透露:“目前,仍然存在直接从国外定制大包装的现象。有50升甚至几吨的大桶。通常,他们去中国香港,然后被分成不同的包裹。中国很少有人有这样的水平。”他说,假货实际上是由国际试剂公司办公室的一些人做的,只有他们才能申请那些特定的大包装,但重新包装后的产品通常不会交给代理人。

如果以合法进口作为判断真假的标准,那么这些分装试剂无疑是假的。

"一些公司将进口(因此重新包装)商品并销售真假商品,但假冒产品不会正式通过公司流出,通常是流向与试剂制造商无关的另一家公司,然后流向彼此。"王卓亚说道。

他补充说,从办公室重新包装的假试剂仍然是好的,有些仍然可以使用。另一个是纯粹的国内欺诈,与试剂制造商无关。

分发的试剂在假货中可以被视为“真的”,而假货本身可以被视为“假的”。不管怎样,它比通常进口的试剂便宜。

谁是受害者

假试剂造成的损害通常不限于个人或实验室。“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其他学校的教师一再反映出类似的问题。这是一种常见现象,不再是新现象。”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的一位教授说。

2007年12月,北京大学理工学院高级材料与纳米技术系博士生郑春红也有类似的经历。黄伊彦的实验室收到了北京一家生物技术有限责任公司的一批GIBCO M199和DMEM媒体。记者发现,购买该试剂的生物技术公司郑春红也不是GIBCO试剂的代理人。

另一名研究人员告诉《科学新闻》,他们通过不规则媒介购买的媒介是白色的,而真正媒介的粉末是黄色的。此外,由这些试剂制备的培养液的颜色也不同。幸运的是,这种介质没有影响实验结果。

假冒试剂给Xi建中实验室造成的损失不仅仅是总价几千元的DMEM培养基盒。Xi建中仔细计算:“试剂本身的成本不是很大,但是培养的细胞作为整个实验最基本的部分,位于实验的最上游。如果将实验过程中增加的其他试剂、仪器和人员的成本换算成成本,估计损失约为2030万元。”

如果没有及时发现试剂是假的,实验结束,数据整理出来,相应的文章将在接下来的几年陆续发表。殊不知,这些论文是根据不真实的数据发表的,对整个科学研究的危害是可以想象的。

假试剂不仅危害科研本身,而且对正规公司的声誉和利益也有一定影响。这对于武汉卜式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来说是一次深刻的经历,公司酶联免疫吸附技术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科学新闻》:“最近,很多客户向我们举报,一些盈利公司和小作坊使用假冒伪劣的酶联免疫吸附试剂伤害大量科研工作者,严重扰乱科研工作和市场秩序。”

试剂毒瘤

奇怪的是,在生化试剂代理领域,科研院所、大学等机构经常购买假试剂的情况已经存在很久了。然而,到目前为止,只有研究人员主动站出来为这一事实伸张正义。他们购买假试剂似乎是公开的秘密。

北京大学理工学院的特别研究员黄伊彦说:“实验室里的老师和学生从来没有想到试剂是假的。他们脑子里从来没有那根弦。”

今年,DMEM的每箱价格从去年的20元涨到了320元,而这些所谓的二级代理商只卖250元,与70元完全不同。“一些二级代理商正在销售假试剂,而且价格比我们一级代理商低。对此我们无能为力。”毛建联的贝利说。《毛健联星》的销售员焦李嫣也证实,当购买假试剂并影响实验过程时,“一些老师回来了,又从我们这里买了”。

然而,假试剂凭借其价格优势,在生化试剂市场上仍然占据优势。"这些假药就像用二锅头做五粮液,用劣质试剂做好."Xi建中气愤地说道。

“怎么吹?我们不能降低太多的价格。如果我们也把价格降低到他们(假药)的水平,就没有办法做生意了。”Invitrogen的Ju Jun坦率地说,他的公司也通过法律手段打击了这样的公司,但一次打击,但更多,最后他懒得打电话给律师。

北京大学的一名律师告诉《科学新闻》,这种情况通常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解决。一是起诉法院要求赔偿损失。二是通过工商部门对其实施行政处罚。

像毛建联这样的一级特工也很困惑。通常,他们只能告诉研究人员通过大力宣传从一级试剂购买生化试剂,但仅此而已。

“如果有赝品,我们也无能为力。这就是大环境的样子。”贝利指出,许多顾客在购买后发现它是假的,一般不会采取任何手段获取声明。

据朱军介绍,除DMEM外,市场上还出售胎牛血清、三唑(核糖核酸提取试剂)和脂质体2000(转染试剂)等假试剂,“并不罕见,很常见。”

”假试剂在循环过程中有很强的隐蔽性,一旦进入实验室,往往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对于这种潜在的危害,我希望引起广大科研人员的注意,并拿起合法武器扞卫自己的利益。”Xi建中说。

目前,这一事件已经受到北京大学校方的重视。

鉴别DMEM的四种方法

鉴别1:真试剂袋的封口用热敏法封口,其他封口方法为假;

标识2:真正的试剂包标签较暗,而假的标签较亮。

标识3:真实试剂袋标签上的字体和条码印刷清晰,而假的则模糊不清;

标识4:真试剂粉为黄色,假试剂粉较浅。

如需更多相关报告,请参阅《科学新闻》双周

阅读更多

《科学新闻》双周

发送电子邮件至:

|打印|评论|论坛|博客|

阅读后评论:

相关新闻

哈佛教授伪造睡眠研究数据

海南大学博客针对“学术造假”报道

《科学新闻》:学术造假风暴“尾气”写4点书面评论

海南大学博客报道学术造假

北京一所着名大学伪造台湾身份被拘留3年的北京学生

顶级学术刊物遭遇尴尬助长学术造假?

北京大学女校长起诉教育委员会败诉,并让书跑掉消失一周

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浙江大学论文欺诈调查:为了.

一周的新闻排名

西北政法申博落选,质疑省学位办公室的沉默

检查十大疗效奇怪的药物和抗抑郁药引起性高潮

华中大学几名学生跌倒的真相:男孩杀死女友后跳楼

华北电力大学几名学生在校园外小森林被抢劫杀害

《遗传学》:爱情 一见钟情可能存在并由基因决定

中国学科发展的五大特征和趋势

《自然》宣布中国科学家纳米催化研究的最新成果

美国百年名校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对奥巴马说“不”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