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阅读生活>

《科学新闻》:国际合作诠释大国实力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2-10 编辑:处世

作者:唐林资料来源:《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5/1/7 10336027336013

Select Font Size:Small Medium

Large

《科学新闻》: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translate Great Power Strength

Inter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operation Not New

在过去的30年里,在“平等互利、成果共享、知识产权保护、符合国际惯例”的原则下,中国的国际科技合作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然而,在各种科技合作中,它不如“民生”那么感人。

成都山地研究所在中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科技合作中高举“民生”的旗帜。

堰塞湖处置、公路减灾、泥石流防治转移到全球高原和山区,以民生为重。

成都山在山地灾害和山地环境研究中积累了深厚的技术底蕴和精湛的技术,创造了“墙内墙外,处处开花”的国际合作新氛围,也更好地向世界科学界展示了“科技的灵魂在于开放”的理念。

帮助促进国际友谊

1999年12月。

当全国人民都在期待新千年的到来时,位于南美洲北部、享有“瀑布之乡”美誉的委内瑞拉正在经历一场持久的灾难上个世纪南美洲最严重的泥石流灾害在加勒比海北部的瓦尔加斯州爆发。

这场被称为世界末日的泥石流持续了两天,夺去了数万人的生命,使无数居民流离失所,并造成数百亿美元的直接财产损失。

中国政府听到这一消息后,迅速做出反应,将中委友好关系和展示大国形象的重要任务委托给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院代表着中国最高水平的国家科技团队。

当时,成都山区泥石流减灾防灾研究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科研积累和研究水平已经是世界第一。因此,中国科学院果断地将这一任务移交给成都山地研究所,该研究所经验丰富、技术娴熟,但从未有机会在国际舞台上充分发挥作用。

成都山地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崔鹏仍然清楚地记得,灾难发生后的第30天,他和同事刘石坚带着风尘仆仆的来到灾区。然而,这两个人没有得到他们所期望的关注。

上世纪末,虽然中委交流频繁,但委内瑞拉方面还不清楚我们是否想谈谈中国在泥石流减灾防灾方面的水平和实力。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相信发达国家的科技实力和预防水平。

到达委内瑞拉后,不同于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先坐下来讨论他们的工作,崔鹏和刘石坚直接去了灾难现场进行现场调查。因此,他们也成为第一批进入灾难现场的外国科学家。

经过现场反复调查,崔鹏、刘石坚结合成都山地研究所多年泥石流灾害管理经验,初步得出泥石流是一种低频大规模粘性泥石流直接入海。

在接下来委内瑞拉举行的讨论中,来自中国西部内陆地区的两名科学家在10分钟内征服了委内瑞拉政府和所有在场的专家,详细阐述了他们的发现和预处理计划。

之后,一切都很顺利。

期间,中国科学院和委内瑞拉中央大学签署《科技合作备忘录》,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部正式列出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泥石流研究和减灾援助项目的项目。

2000年3月2日,成都山地研究所再次向委内瑞拉派出专家组,与委内瑞拉专家组组成联合研究专家组。经过深入细致的实地调查研究和双方专家的反复讨论,提出的泥石流综合防治规划顺利通过委内瑞拉议会审议。其他方案包括意大利、日本等国家的方案,但成都山地研究所的防治方案已被确认为最合理可行,可节约项目投资的40%以上。

科技合作已成为两国人民之间的新纽带。倾注爱心和智慧的泥石流防治工程让委内瑞拉人民感受到了中国兄弟的友谊。成都山地研究所科学家的工作热情、艰苦精神和科技实力受到委内瑞拉政府和专家的高度赞赏。

为此,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访问中国会见中国科学家时,向当时的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白春丽院士表示感谢。卸任前,这位委内瑞拉前大使甚至亲自来到成都山区研究所,代表委内瑞拉人民向这些可爱的山区人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这段历史不长,但意义深远。

它铭刻着一种国际友谊,这种友谊显示了人们在危难中的真实感受。已经形成的是中国在山地灾害领域的世界声誉。开幕式是成都山地研究所国际合作的新篇章。

南南合作扞卫国家安全

打开世界地图,指尖沿着科西河一直向南,穿过喜马拉雅山区,穿过尼泊尔,被称为“天堂”,最后停留在神秘的印度。

该地区与亚洲其他地区被喜马拉雅山脉等高山隔开,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被称为“南亚”。

如果邻居安全,中心将被设置。

南亚国家是中国构建和谐周边关系的重要选择,这与中国的长期经济发展和能源安全有着特殊的地理关系。同时,南亚也是世界上主要的不发达地区之一。从长远来看,积极主动地加强与南亚国家的科技合作,寻找解决外交领域相关问题的途径,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陈晓卿,成都山区研究所的研究员,不记得他进过巴基斯坦多少次了。他最多一年至少会进入政治不稳定的巴基斯坦四次。

2006年,中国承诺帮助巴基斯坦扩建和改造连接两国的喀喇昆仑公路。此后,陈晓卿和他身后的成都山区研究所一直致力于向巴基斯坦提供道路重建方面的技术援助。

这条公路的另一个着名名称是“中巴友谊公路”。然而,这条友谊之路不如中巴关系稳定。

受特殊地质构造控制,公路位于地震烈度极高的地区。地震活动经常导致崩塌和滑坡,并积累大量松散的固体物质。温床最终酝酿了一场灾难。

2010年1月4日,巴基斯坦北部汉萨山谷的阿塔巴德山发生山体滑坡。山体滑坡堵塞了汉萨河,形成了一个约11公里长的堰塞湖,淹没了几个村庄和部分中巴公路。形势危急,巴基斯坦首先向中国政府提出了援助请求。

成都山地研究所作为中国唯一一家专注于山地灾害研究的研究机构,在川藏公路、中尼公路等防灾研究方面积累了深厚的科技经验。从1966年开始。

成都山地研究所在危机时刻下令再次站起来。

4个月来,他们在山和湖之间旅行。经过严格细致的调查和讨论,他们最终制定了一套充分利用堰塞湖冲刷能力的处置方案。堰塞湖水位成功降低30米,大大降低了溃坝风险,为中巴公路畅通提供了保障。

这一计划给巴基斯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与传统计划相比,节省了高达2亿美元的投资。然而,成都山区居民并不认为这是结束,而是另一次旅程的开始。

考虑到中巴公路沿线崩塌、岩石崩塌、冰湖溃决泥石流等山地灾害较为发育,他们意识到必须对中巴公路进行彻底的“体检”才能做好准备。

2013年,成都山地研究所与巴基斯坦白沙瓦大学国家地质中心联合开展“中巴喀喇昆仑公路地质灾害综合减灾与环境保护合作研究”,针对中巴公路上各种潜在的公路灾害,为改扩建提供技术支持。

10年来,成都山地研究所的科研人员采取了每一个坚实的步骤来保卫中巴生命线的长期稳定。

指尖从巴基斯坦向东滑向狭窄的尼泊尔。尼泊尔是中国在南亚的战略战场,也是许多国家限制中国的前沿。

自2009年以来,成都山区研究所研究员陈宁生与甲子河结下了不解之缘。

科西河,中国和尼泊尔之间的天然纽带。漫长的过程和巨大的差距赋予它壮丽的美。然而,频繁的山灾使生活在这条河中下游的尼泊尔人痛苦不堪。此外,科西河流域的气候、冰川、土地覆盖格局、生态系统和生物多样性也吸引着世界各地的山地科学家。

一方面,当务之急是确保国家战略安全,另一方面,科研潜力巨大。中国科学院有长远的眼光。2009年,支持“气候变化影响下甲子河流域跨境变化初步研究”,成都山地研究所所长邓伟直接负责项目推广。

随后,由中国科学家领导、由11家科研机构组成的强大国际合作团队在科西河流域进行了多次联合实地考察,获得了许多宝贵的第一手资料,为进一步的国际合作与交流奠定了基础,并形成了《气候变化下Koshi河流域资源、环境与发展》专着。

加德满都,2014年4月:特里伯恩大学;2014年9月,成都:中国科学院山地研究所。中尼地理联合研究中心揭幕仪式在两国相继举行。

这一举措不仅宣告了一个集科研和人才培养于一体的实体的诞生,也有助于增强中国的科技影响力,促进中尼科技交流与合作。

然而,成都山地研究所的“雄心”远远不止于此。

“关注山脉”是为了更好地“支撑未来”。该小组向上级决策机构提交了该项目产生的咨询建议,最终推动了中尼一系列重要决策的实施。

近年来,成都山地研究所一直致力于推动“南亚战略”。成都山地研究所以科西河流域跨境科技合作、南亚资源环境关键问题及科学数据库、中尼科技援助项目、中巴科技减灾合作项目、中国科学院发展中国家科学家项目、国际山地中心一系列重要项目为契机,加强了与南亚各国科学家的交流与合作,积极提升和增强了国际合作能力和影响力。

其中,“南亚国家资源与环境关键问题及数据库建设”研究正在邓伟的领导下稳步实施。一旦成功完成,“它可以为中国南亚周边地区跨境水资源共享和泥石流、干旱、洪水等水害管理提供数据支持和科学依据”。对此,邓伟充满信心。

继往开来,坚定不移地“走出去”

2012年11月,成都山地研究所研究员魏方强从俄罗斯联邦泥石流学会副主席爱德华扎波罗夫琴科(Eduard Zaporozhchenko)博士手中接过沉重的弗莱什曼奖章,他不仅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章的外国科学家,也为成都山地研究所中俄科技合作的画面增添了另一片色彩。

近年来,成都山区开展的国际科技合作正在走向世界。在实际的科技交流与合作中不断开花结果,增强了国际科技影响力。

2013年,成都山地研究所围绕“走出去”战略和“135”战略继续推进国际合作,从人才培养、项目应用、基地建设等方面实施了国际化战略。

为了更好地实施“走出去”,成都山地研究所形成了五大战略,即“南亚战略”、“东盟战略”、“日韩战略”、“欧美战略”和“国际组织战略”。

出国访问、培养和引进人才、联合发表成果、召开国际会议、签署合作协议、开展国际项目。国际科技合作蓬勃发展。

其中,中意山地灾害防控联合实验室是中意科技合作的亮点,也是崔鹏推动的一项重要工作。

“创新团队国际伙伴计划”(Innovation Team International Partnership Program),由中国科学院于2001年发起,旨在促进国际科技合作和学术交流,培养和汇聚一批优秀的高层次人才。仅成都山地研究所就有6个团队入选。合作内容涵盖山地灾害和山地环境,合作形式灵活多样。合作国家包括美国、德国、澳大利亚和挪威等许多山地科学研究的先进国家。

成都山地研究所走向国际化的道路越来越宽,但更好的理解是为什么需要“走出去”:国家需要山地研究所“走出去”,山地科学需要积极“走出去”。

长期国际合作经验的积累,不仅在成都山区形成了一支具有全面国际合作能力的骨干队伍,一套成熟的合作管理机制和独特的优势学科,而且进一步拓展了国际伙伴关系。"作为一个国家研究机构,学科和国际合作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中国科学院秦大河院士曾向邓伟郑重强调。

如今,成都山地研究所将国际科技合作与学科发展和人才培养紧密结合,通过国际合作促进交流与提升,巩固自身特色,扩大影响力,突出在实践“四个一”中的独特作用。成都山地研究所已真正成为我国可靠、可靠、不可替代的科技骨干队伍,在国际科技合作中占有重要地位。■

《科学新闻》(2014年12月号科学新闻封面)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