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阅读生活>

本科转专科:大学生“升”“降”意味着什么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4-28 编辑:生活观察

作者:王志康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报,发布日期:2017/8/15 8:47336045

选择商品名:中小

本科专业:“升”和“降”对该报的大学生意味着什么

■王志康

见习记者,高等教育系统应在淘汰后进一步构建“出口”和“出口”,建立全方位学习的“立交桥”,以减少负面影响 图片来源:vision china

日前,“普通本科学生如果不能按照规定完成本科学业,可以申请转学专业”的新规定,确实让华中科技大学“愤怒”,“本科学生不努力,毕业进入专业”成为舆论焦点。如果时间定在今年7月初,另一条新闻将进入我们的视野。据说浙江农林大学暨南学院三所独立学院的30名二年级学生将于下学期转到校本部的一两个相关专业学习,以取得优异的成绩和良好的综合评价。

相比之下,前者是“贫困学生”的警钟,而后者是为“优等生”打开大门的一种方式 那么,这种起伏对中国高等教育意味着什么呢?

有升职和降职的先例。

事实上,在我国高等教育的历史上,有升有降的先例,无论是“本科教育还是专科教育”,还是“三升一两册”

例如,2003年,海南大学有23名学生因考试成绩不合格而未能达到本科培养目标的要求,被从本科降为高职(专科)。

2008年,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降级”了那些学分未达到要求学分1/2的学生。那一年,30名本科生被降为大专。

2015年,清华大学曾规定,因课程学习不合格而在一个学期内获得不到12学分的学生将转入试读,并暂时留校一年。 试用期满后,不符合试用期学分取消条件的,将转入专业学习或辍学。 此外,那些由于身体或其他原因不能坚持正常学习的人可以申请转到专业学习。

此前,北京大学还规定,“凡完成两年以上学习,必修课成绩达到教学计划规定的总成绩的70%以上,总成绩达到70学分以上的,经学院(系)主管领导审批,报教务部门批准后,可根据其专业毕业情况离校,并发给专业毕业证书。” 这篇文章将不得不在2017年正式终止

浙江农林大学的“三升一本书或两本书”是该大学的内部尝试,而在上海,类似的校际探索早在2000年就开始了。

同年,上海市教委实施了学生安置制度,允许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同济大学等12所重点大学招收学生。该法规定,上海市普通高校招收的所有品德良好、身体健康、完成第一学年学业且成绩合格的全日制一年级本科生均可参加学生安置考试,录取的学生安置工作按照学校的录取管理办法进行管理。

总之,不管是旧的还是新的,不管舆论是贬损的还是正面的,在“本科卫生专业”和“三个推广,一两个拷贝”的表象背后,都有值得探究的实质性问题

完善教育体系

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南京大学教育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曹泰生表示,从本质上讲,两所大学的做法都是教学管理中实行的奖惩制度,奖惩制度都是激发学生外部学习动机、鼓励他们成功完成学业、努力取得优异成绩的适当制度。

”浙江农林大学从积极的角度引导学生,华中科技大学则从消极的角度警告学生 然而,事实上,两者都是通过教学管理体系的构建来激发学生的外部动机的。 “操得太神圣了说

他指出,由于一些大学生学习动力不足,教学管理松懈,他们无法在规定的期限内获得相应的学分,也无法顺利毕业。 从这个意义上说,华中科技大学的实践可以看作是学校帮助学生的一种努力,让学生知道不努力学习的后果,从而在更大范围内对学生产生警示作用。

说到警告,高等教育界其实有一个更熟悉的术语,那就是江西科技大学首次发布的“学术警告”。华中科技大学也是首批实施该系统的学校之一。

华中科技大学21世纪教育研究所副所长熊丙奇表示,这项新政策实际上是对学术预警系统的补充。 因为在过去,学生直接被学校开除是因为他们收到两次“橙色警告”或“红色警告”。华中科技大学给辍学的学生一条出路。他们可以选择一门专业继续学习。如果他们不愿意选择专业,他们也可以辍学回家考虑参加高考。"

同济大学高等教育学院讲师张段宏认为高等教育需要建立良好的分流机制。 消极消除机制会对学生形成约束,如“本科卫生专家”;积极的选拔机制可以对学生形成激励,“激励和约束是硬币的两面,这种联合行动有利于促进本科教育质量的不断提高,也可以说是我国完善的教育体系 "

“浙江农林大学的‘三比一或二比一’是学校系统内的积极选择,而上海实施的安置制度为学生提供了在不同学校间流动的机会。 张段宏说,入学考试只是高等教育的一个起点,学生进入大学后仍有许多发展的可能性。 高等教育系统有责任为学生提供更多的机会和选择。 “高考不能定终身。只有给学生更多的机会和选择,学生才能在动态环境中找到更合适的道路。 “改革势在必行”曹太生认为,这两所学校的实践是在国内高校目前还没有实施真正的学分制的背景下进行的,“因为在学分制下,学习时间可以是灵活的。"

关于弹性学制,他在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深化高等学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的实施意见》中明确指出:“实行弹性学制,放宽学生学制,允许调整学制,保留学生的学生身份,暂停创新创业学习。" “

”结合两所学校的情况,打破学年制的限制是非常必要的。 曹太盛表示,如果中国的高校仍然严格实行学年制,有些学校有可能会借鉴这两所高校的做法,因为这样做不仅在管理上起到了鼓励作用,也体现了学校管理的人性化。 “当然,如果将来真的实行学分制和弹性学制,那么上述两所学校也是权宜之计。毕竟,它们只是激励措施之一 "

熊丙奇认为,突破这一困境的关键在于改革高校招生和培训制度,实现高校自主招生和办学。

”一方面,自主招生意味着大学和学生在招生时会相互选择,在接下来的学习中进一步选择是很自然的 他说,另一方面,根据自主招生和自主办学的运作,大学可以继续接受学生的申请,因此被淘汰或自愿辍学的学生可以自由申请其他大学,大学也可以接受离开其他学校的学生的申请,因此大学的招生和培训成为一个动态的、开放的过程。 大学淘汰不合格学生或学生自愿退学是双方的最佳选择。

“如果我们能够促进大学的自主招生和培养制度,将从根本上消除社会上存在的学位情结和学位歧视。不再有“从初级学院晋升到初级学院”或“从初级学院晋升到初级学院”。这是学生在学习过程中的独立选择,可以双向传播。 ”熊丙奇说

呼唤奖罚制度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陆晓东说,两所大学对大学生的奖罚探索符合高等教育发展的规律。 特别是在当前“双一流”建设的背景下,它应该成为我国高等教育体系的核心体系

“一方面,一流本科教育的建设自然会有很高的学术要求,这是其本质 但是,与此同时,如果学生的努力跟不上对方,如果学生没有一流的学习努力和努力,就会产生一些问题,这反映在教学管理上,即四年制学位率低,或者淘汰率高。 ”陆晓东说,“淘汰从来不是办学的目的,而是提高学术要求后的自然现象。 “

据统计,美国常春藤盟校本科生的平均淘汰率超过20%。加州理工学院每年招收200多名本科生,其中约25%将被淘汰。加拿大大学生的淘汰率为15% ~ 20%.可以说,高淘汰率是一流大学“优秀人才教育”的本质特征和更高的学术要求。

作为回应,张段宏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并呼吁为本科教育建立一个精心设计的淘汰制度。

“首先,高水平大学应该达成共识,即如果实行严格的学术标准,一些被录取的学生将因其学术表现而无法完成学业,这种“取消本科教育注定存在”的理念应该在招生过程中传递给学生。 张段宏表示,高等教育体系在淘汰后还应进一步构建“出口”和“出路”。“专业学习不适合”的机制可以为专业内被淘汰的学生提供缓冲。上海的学生安置制度也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同时,应建立一个"申请评估"制度,让被淘汰的学生转到另一所学校,让他们有机会继续在高等教育系统学习。 “此外,张段宏说,高校也应该为淘汰学生保留学分,普通教育和成人教育的界限应该更加模糊,所有通过努力取得学术成就的人都应该受到尊重。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建立一个全方位学习的“立交桥”,从而减少淘汰制度对学生的负面影响。 当然,教师和教育行政部门也应严格执行淘汰制度。 另一方面,我们也可以模仿美国大学之间的转学制度,在我国建立双向转学制度。 ”陆晓东说,简而言之,就是允许名牌大学的学生转到普通大学,也允许普通大学的学生通过考试转到名牌大学,“这不仅是淘汰学生的‘出路’,也是奖励优秀学生的机制。 "

“双向迁移是未来中国高等教育体系建设的一项特别重要的制度,它与“双一流”的建设,尤其是一流本科教育的建设密切相关。 ”陆晓东指出,通过双向迁移制度,顶尖大学可以提高自己的学术要求,追求一流的学术水平,这将大大增强普通高校学生的学习动机,从而提高中国大学生的普通学习质量和水平。

《中国科学报》(第五版大学周刊,2017年8月15日)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