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悦读时光>

专家谈曲靖铬渣污染事件:南盘江底泥待“刮”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3-23 编辑:技巧
作者:冯李飞资料来源:科学时报发布时间:2011年

选择商品名称:萧中

Da

专家谈曲靖铬渣污染:要“刮”的南盘江沉积物

《永不妥协》,2000年美国纪录片的名称。在影片中,朱莉娅罗伯茨扮演一名女律师,她为遭受铬污染的居民寻求巨额赔偿。她因扮演的角色获得了奥斯卡金质奖章。

今年8月,云南曲靖铬渣污染问题成为中国公众关注的焦点。是否有人能帮助他们打一场“永不妥协”的生态战仍不得而知。

“解毒”仍然是潜在的排放风险

6月12日,曲靖市麒麟区张佳莹村的一些村民发现山羊饮水后死亡。当地环保部门发现山羊饮用水中剧毒的六价铬含量超标。随后,附近的几个铬渣倾倒点暴露出来。夏季暴雨频繁,77头牛、羊和牲畜因饮用污水而死亡。

追根溯源,非法倾倒的铬渣来自附近的吕梁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吕梁化工)。4月中旬,该厂部分铬渣在运往贵州第一污水处理厂的途中被承运人司机倾倒在南盘江附近的山上,总量为5222.38吨。

据当地政府称,铬渣造成的污染范围包括一个约100立方米的水库、近3000立方米的蓄水和查冲水库约40000立方米的蓄水。水库中的水被泵入吕梁化工处理,蓄水和储存的水经当地环保局还原解毒后排入南盘江。

南盘江是珠江的源头。

虽然云南有关部门发布了“云南省外南盘江水质优良,无任何危害”的消息,曲靖铬渣污染却引起了广泛关注。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重金属污染修复专家告诉记者《科学时报》,利用现有的还原技术,水中的铬确实可以被处理到环境可以接受的水平。如果污染源得到控制,排入下游水体的铬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则不会造成下游污染。

中国科学院土壤修复专家陈佟彬教授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也认为,目前解毒的水不会引起急性中毒,饮用后也不会直接对人和动物造成致命伤害。在不久的将来,它基本上是安全的。

但陈佟彬也指出:“从长远来看,是否存在潜在的长期生态风险仍不确定。”

“生态毒理学和医学毒理学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定义。在医生看来,环境中的许多东西是无毒的。但是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存在潜在的风险。如果你喝一两次处理过的水并不重要,但是如果你喝了很长时间,你可能会在体内积累有害的水平。因此,尽管它已经达到标准,但很难说它绝对安全,不会受到长期生态风险的影响。”陈佟彬说道。

南盘江17年的积累和渗透应该“翻江倒海,刮泥”

公众担忧的不仅仅是这5000吨铬渣。中央电视台的后续报道显示,除了运输过程中倾倒的铬渣外,吕梁化工还在南盘江岸边露天堆放了28万吨铬渣。铬渣废料堆只与南盘江“隔着一堵墙”。它已经暴露在阳光和雨水中17年了,没有经过任何处理。邻近河段渗漏痕迹明显。

一名网民建议,除非“刮去”南盘江的所有淤泥,否则官方所说的“无害”应该完全实现。

专家不认为这是荒谬的。

陈佟彬说是否需要清除河底的淤泥取决于污染物的沉积时间。“如果渗透时间短,无需清理,但如果积累了3-5年,或者污染历史较长,污染物浓度相当高,则应考虑清理河底泥。”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员徐向荣在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也指出,如果铬渣从土壤渗透到河水中,剧毒的六价铬可以通过化学手段转化为毒性较小的三价铬,河水本身也有稀释作用。然而,很难处理渗透到河底淤泥中的重金属,因为清理淤泥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具体待遇取决于政府和企业的态度."徐向荣说。

对于沿河多年积累的铬渣废料,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也明确表示:“南盘江是珠江上游的水体。如果要彻底处理污染,光处理水体是不够的,必须处理沉积物。”他认为,只要在人力和物质资源上有足够的投资,污染的威胁就可以消除。

立即发出警报,消除需要监测的长期风险

曲靖铬渣污染只是冰山一角。相关数据显示,中国未经处理的铬渣总量超过400万吨。

六价铬具有很强的氧化作用,对人体的危害表现为慢性中毒。它可通过消化道、呼吸道、皮肤和粘膜侵入人体,积聚在肺、肝、肾和内分泌腺体中,并往往从局部损伤逐渐发展为不治之症。在

《永不妥协》中,罗伯茨扮演的女律师艾琳克服了许多困难,最终从电力巨头PGE追回了3.3亿美元,用于赔偿因铬污染而受伤的居民。

据云南省曲靖市政府新闻办16日报道,8月16日,曲靖市畜牧部门称死牲畜后,以30元一公斤的市场价赔偿了这两名农民的损失。农民家庭刘继才获得了人民币补偿,而另一个农民家庭张忠获得了人民币补偿。据中央电视台报道,这两个农民对补偿标准“相对满意”。

然而,在吕梁化学工业中,是否只有牛和羊是铬渣污染的直接受害者是值得怀疑的。

陈佟彬认为,虽然南盘江水质经过测量已经达标,但沉积物是否达标还没有经过检验,需要进行长期风险评估。

媒体援引村民的话说,陆良化工附近的兴隆村每年至少有6至7人死于癌症,因此该村被称为“癌症村”。根据吕梁县卫生局提供的调查报告,2002年至2010年,兴隆村县级及以上医院确诊癌症患者14例,其中11例死亡。癌症发病率和化工厂之间是否有不可避免的联系仍然“很难说”。

“铬污染对当地居民来说是一个大问题。从伦理的角度来看,我们不能不关心它。从环境管理的角度来看,急性中毒的风险已经得到解决,但其长期生态风险仍需关注。”陈佟彬说道。

《科学时报》 (2011-08-18 A1亮点)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