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悦读时光>

《科学新闻》:40亿砸向流感重大专项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4-04 编辑:人生语录
作者:孙涛源h资料来源:《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09

《科学新闻》:40亿打击重大流感项目

无论甲型H1N1流感的防控重点是公共卫生还是基础科学研究,无论重大流感防控项目是如何设立的,所有受访者都表示,透明使用、公平竞争、合理分配国家防控资金是重中之重。

2009年5月20日,媒体报道,全球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超过10,000例。

与此同时,一项耗资40亿元的国家重大流感防控项目示范会议也正在北京的一家酒店举行。目前还不清楚该项目将于何时发布。

此前,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于5月5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宣布将投入50亿元用于甲型H1N1流感的防控,同时要求地方政府进行相应的资金投入。

如果我们遵循发达地区一对一匹配的原则,中央政府为欠发达地区出资,加上地方政府的投入,甲型H1N1流感的总投资预计将达到780亿元。

目前,《科学新闻》仍无法了解甲型H1N1流感防治专项资金的分配情况。与流感病毒或传染病的预防和治疗有关的大多数被咨询的研究人员及其机构不知道该领域相关资金的分配计划,也没有一名研究人员说他们收到了研究资金。

然而,一位从事传染病研究的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在50亿元的流感防控资金中,国家将启动一个40亿元的重大项目。这一特殊项目的具体分配仍在论证过程中。

被重大医学项目搞糊涂了

在中国的科研环境中,为传染病设立重大项目是罕见的。

在2003年非典防控中,中央政府设立了20亿元的防控基金,地方财政投入也达到了数十亿元。然而,当时没有设立任何重大项目。

与常规传染病防控项目相比,所谓的大型项目可能会集中在一些重点领域,集中资金在一定时间内取得突破。

自2008年以来,中国已经启动了《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确定的16个重大科技项目。

新华社2008年11月报道,到2020年,预计全国人口的九大科技项目将投资6900亿元,其中中央政府将投资2000多亿元。在九个人口项目中,涉及医药和卫生的项目是“重大新药发现”和“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的预防和治疗”。

其中,“重大新药研发”项目于2009年5月5日在北京正式启动。“十一五”期间(2006-2010年),共确定970个课题,项目资金53亿元。共设立创新药物研发、大品种药物技术改造、创新药物研发技术平台建设、企业新药孵化基地建设和新药研发关键技术研究5个项目。然而,该项目主要针对癌症、心血管疾病、神经退行性疾病、糖尿病和心理健康等10种疾病,不涉及流感。

虽然“艾滋病、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一词用于“艾滋病、病毒性肝炎、结核病等重大传染病的防治”专项,但该专项主要针对艾滋病、病毒性肝炎、结核病。它计划开发关键的技术平台、临床研究网络和方法以及使用中医药防治这些疾病的途径。此外,还涵盖重大传染病的大规模现场流行病学和干预研究以及传染病防治综合示范区。“艾滋病、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的防治”招标文件中没有提到“流感”一词。

目前,上述两个重大项目的获奖研究团队和研究经费的信息尚未向公众公布。

高福,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告诉《科学新闻》,2008年组织实施的“艾滋病、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的防治”包括流感研究,“只占一小部分”。

作为中国流感病毒的主要研究者,高父于2005年7月6日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高致病性禽流感H5N1对迁徙鸟类的感染》,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关注。

40亿元流感大项目?

在中央政府宣布将投资50亿元预防新的H1N1流感后,许多一线研究人员不知道这50亿元的可能方向。

饶何姿,南开大学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是“艾滋病、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重大科技项目“艾滋病发病机制及免疫保护机制研究”学术委员会主任。然而,病毒分子结构的顶级专家告诉《科学新闻》,他不知道目前50亿元的流感专项基金。

《科学新闻》大部分咨询过流感病毒或传染病防治的研究人员及其机构不知道该领域相关资金的分配方案。

上述消息灵通人士还表示,项目的具体分配仍在论证过程中。

“最初可以确定的是,在40亿元的国家重点专项资金中,有30亿元将用于基于监测网络的传染病预测和预警。这包括建设14个传染病检测网络实验室,每个实验室将带来5-10个哨点医院。14个实验室将每天检测到的5种主要证候数据发送到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然后通过应急决策系统进行预警。”消息来源说。

5月19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学家曾光告诉《科学新闻》,联合防御和联合控制机制的专家将于5月20日讨论具体的示威活动。然而,他拒绝透露细节,“我只专注于特殊的论证和应对策略,我不负责资金安排”。

但是,目前还不清楚这个重大的国家流感项目是否只关注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传播,或者各种流感病毒甚至其他传染病的传播,以及是否将它纳入现有的重大“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的预防和治疗”。

世界各国已经对H1N1流感进行了严格的防护,但截至5月20日,中国五例确诊感染病例中没有一例是严重的,都是输入性感染。

根据目前的病例统计,甲型H1N1流感的死亡率不高,世界上只有1.2%左右。但是科学家担心它可能与其他更致命的病毒株重组,如H5N1禽流感病毒,形成一种更致命的病毒。

此外,传播甲型H1N1流感的能力不再令人放心。香港大学的关彝在接受《科学新闻》采访时认为甲型H1N1流感具有高度传染性。“传染性取决于趋势。非典相对具有传染性,总共只有8000例。从4月24日到现在,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超过10,000例,但实际病例可能超过100,000例,所以你不能说它不是很有传染性。”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疫苗公司研究员指出,与季节性流感相比,甲型H1N1流感的患者和死亡人数要少得多,而后者在中国从未受到重视,疫苗接种率也非常低。

“这并不排除世卫组织和相关专家这次大肆宣传新甲型H1N1病毒的可能性。”她说。

但研究人员强调,即使这是炒作,呼吁相关部门和公众更加关注流感也不过分。“事实上,我们对流感病毒的许多方面还没有完全了解,从基础科学研究中的病毒发病机制到公共卫生中的疫苗接种策略和经济评估。建立一个重大的流感防控项目将是一件好事。”

无论这个特殊项目是否是流感病毒研究未偿债务的“大清算”,不言而喻,这个特殊项目成功的关键是如何花掉作为一个重大项目设立的资金,以及如何更合理和有效地使用这些资金。

基础科学研究与公共卫生的博弈

目前,《科学新闻》还不清楚“国家重大流感预防项目”的官方名称中是否包含“科技”一词。如果包括在内,这意味着它可能是一项针对流感病毒的国家科学研究计划。

如果“特殊”一词不包含“科学技术”一词,那么流行病监测和预防等公共卫生活动可能是该项目的主要内容。

"基础研究人员很难获得这种新流感的资金。"高父的话带有焦虑。

中国医学科学院副院长黄建始在接受《科学新闻》采访时反复说道,“我们对公共健康欠得太多了。”

黄建始也是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和卫生部全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专家委员会成员。他说,“我在2004年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中国当前的公共卫生应急保护战略和策略应该关注传统的公共卫生和非高科技手段,而不是依赖疫苗等高科技手段。”

关彝也持有类似的观点,“不要像非典时期那样,成千上万的家庭急于制造疫苗,成千上万的家庭填补空白,成千上万的家庭走在世界前列,但这对疾病控制有用吗?”

一大群研究方法确实不可取,但也许没有人会否认对流感的基础研究是不可或缺的。高福指出,在猪流感病毒的基础研究领域,“我们已经做了一两年,而且工作相当成功。”

尽管流感病毒不断变异,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刘方盈告诉《科学新闻》,病毒变异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如果疫苗的目标是突变位点,那就没用了。如果它针对的是没有突变的位点,这是有用的。

谈到非典期间的基础研究,刘方盈认为,虽然非典病毒很快过去了,但并不意味着以后不会再发生了。疫苗研究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如果它再次出现,将很快开始。“流感每年都会发生。它有可能转变为季节性流感,其复发率将高于非典。尽管病毒会变异,但这并不意味着目前开发的疫苗将完全无用。作为一个国家,疫苗仍然需要开发和储存。”

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科技处主任杨怀义也表示,微生物研究所正在与其他研究机构联合建立P3实验室。微生物研究所与生物局等单位合作建立了“中国科学院甲型H1N1流感信息平台”,所有这些工作都是在没有专项资金支持的情况下进行的。"从基础研究到应用的距离实际上很短."高父说。

学会花钱从非典到甲型H1N1流感

无论甲型H1N1流感的防控是以公共卫生还是基础科学研究为重点,无论重大流感防控项目是如何启动的,所有受访者都表示透明使用、公平竞争、合理分配国家防控资金是重中之重。

关彝说,“非典时期的科研经费和财政拨款不公平、不透明,让媒体和公众监督。”

记者发现科技部官方网站找不到非典期间科研项目的统计数据。虽然“863”项目公布了非典科研项目清单,但资金的数额和使用情况却没有任何痕迹。

根据《科学新闻》多人的采访,不可能知道国家在非典期间投入了多少科研资金。

甚至一些获得资助的研究人员也遇到了困难。从事禽流感病毒研究的刘方盈与饶何姿一起发表了两篇杂志论文[2-3] 《自然》。然而,他说,“他得到的是几十万,已经做了三年多,花的钱远远超过他得到的。然后没有特别基金,所以我想申请猪流感基金,但我仍然不知道。”

“我想参加(目前对甲型H1N1流感的研究)。也许现在主要是紧急情况,可以立即使用。“我没听说过这件事,”刘方盈说。

从非典到甲型H1N1流感,中国对公共卫生和科学研究的投资翻了一番。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从2003年底开始,紧急公共卫生医疗体系建设正式启动,总投资114亿元,3年内配套建设2306个项目。

从2003年到2005年,中央政府又拨款92亿元用于公共卫生。2006年,中央政府拨款51亿元用于公共卫生。

与非典相比,中央政府投资50亿元防治甲型H1N1流感的决定是及时的。然而,关彝也指出,钱应该花在最前沿,要有前瞻性。

“我们现在看到病毒已经在美国传播。但是美国政府和疾病控制中心有多低调,为什么他们如此沉默?这是因为他们非常科学地评估了病毒的致死率并不高,并且错过了他们控制疾病的最佳时机。如果这种疾病要被完全扼杀,成本将非常高,天文数字也是一种不可能的方法。因此,如果采用说服和监督的方法,社会成本是最低的。”关彝说。

参考资料:

[1]科学,2005,309,1206

[2]自然,2009,458,909-913

[3]自然,2008,454,1123-1126

科学研究进展

2009年5月17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研究所国家流感中心成功分离出中国大陆第一株甲型H1N1流感病毒,并在清晨完成了病毒全基因组测序这项工作为今后与诊断试剂、疫苗、分子流行病学、传播机制等相关的工作提供了基础。

在病毒检测方面,军事医学科学院军事兽医研究所于2009年5月7日开发了甲型H1N1流感病毒检测芯片,可同时对包括目前流行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内的12个样本进行快速、灵敏、特异的检测,检测结果可在5小时内获得。

在药物研发方面,由中国自主研发的注射剂“三水帕美维”是一种新型抗病毒药物,于2008年6月获得SFDA批准进行临床试验。目前,一期临床试验已经完成,二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据报道,中国科学院的相关研究机构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科学院生命科学与生物技术局生物医学处处长王立平表示,中国科学院已经在疫情预警与评估、快速诊断与检测、药物储存与筛选、病毒溯源与跨物种传播、疫苗研发、国际国内组织与企业合作、信息与科普宣传等领域进行了部署。涉及许多机构,如微生物研究所、动物学研究所、基因组研究所、生物物理研究所、武汉病毒研究所、上海医学院等。

继加拿大、美国等国家的研究机构完成甲型H1N1流感病毒样本的基因测序后,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也于5月10日完成了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的“猪源H1N1流感病毒”样本的全基因组测序和数据分析。

阅读更多

Science News

发送电子邮件至:

| Print | Comments | Forum | Blog |

Comments:

相关新闻

中国科学家研究猪流感病毒病原学的新进展

英国科学家警告:流感病毒将对达菲产生耐药性

全球网格联盟预计提前发现新的流感药物

上海宣布开发甲型H1N1流感快速检测试剂盒

甲型H1N1流感病毒可能已经在猪体内传播多年

美国拨款10亿美元支持甲型H1N1流感疫苗研发

世卫组织预计在6月底前为甲型H1N1流感疫苗生产做好准备

日本科学家证明流感病毒扩散机制

每周新闻排名

由两所科学院院士共同选出的有效候选人名单公布

生命科学与医学系(共63人)

技术部(共47人)

化学系(共42人)

数学物理系(共52个)

信息技术科学系(共39个)

地理系(共53个)

农业部(共57个)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