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悦读时光>

中国科学报:谁来为研究生科研“烂尾楼”买单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4-06 编辑:小故事
作者:王梓霏资料来源:中国科学新闻发布日期:2014年

选择一个商品名:中小

中国科学新闻:谁来为研究生研究“烂尾楼”买单

■要改变科研“烂尾楼”的现象,我们的实习记者王梓霏

必须精简研究生课程,保证学生最基本的科研时间,同时给予导师研究生培养更多的主动性,对研究生实行严格的淘汰制度。照片来源:

”研究生的毕业季节正式开始,简历、面试、合同等情节一步步上演。这学期,几乎所有即将毕业的研究生都对科学研究不感兴趣,而是到处寻找工作。”

"大多数大学研究生的研究工作都成了鸡肋:食物无味,但放弃却很遗憾。"

“这就像是在建一座半成品住宅楼”…

最近,一篇题为《科学在线》的帖子引起了人们对毕业季节研究生研究的关注。

“我们这些计划工作的人只想毕业后有个地方可以去。此时,科学研究已经排在第二位。”一名网民说,当研究生即将毕业时,他们的工作达到顶峰,科学研究很难产生结果。这时,他们没有主意,甚至想放弃。

对于科研中的“烂尾楼”现象,大多数网民的反应是“有同感,但无能为力”。

人们不禁要问,到底是什么导致了研究生研究中的“烂尾楼”现象?

家庭教师无助

"这是常见的事情。"记者联系了北京交通大学电子信息工程学院教授陈王德,他是这篇博文的作者。他告诉记者,“烂尾楼”现象“年年不同,类似事件年年发生”。老师对此很无奈。

长期以来,研究生一直是导师科研的主力军。导师申请的科目取决于学生,而学生通过参与导师的项目学习技能来完成学业。

华南师范大学神经生理学研究所所长李东锋定义了研究生研究的“烂尾楼”:研究生工作已经在第三个毕业季节全面展开,研究已经取得进展或接近尾声。此时,学生们正忙着找工作,这导致了他们的论文质量得不到保证或“尾巴”被落下的情况。

李东锋指出这是大学里常见的问题。

在老师看来,发送简历、面试和准备……这些都是研究生不做科学研究的光明正大的理由。然而,遗憾的是,已经完成的科学研究有一半以上被推迟了。许多学生决定不找工作,有些学生甚至在决定前得到了五六份工作电子科技大学彭振明教授。从找工作到签订合同,没有半年的时间。

教师更不能接受的是,在找到工作后,研究生有了新的想法。

"当我在实验室的时候,我不知道我的心在哪里."陈王德说,有些学生甚至整天忙着聚会,或者没打招呼就去用人单位练习。"他们不知道如何总结和改进他们以前的研究工作."

“我每年带十多名研究生来,总会有一两个不太体面的。”彭镇明告诉记者。

然而,对于不正派的学生,老师们都说:“他们不愿意放弃他们的卡片。”

“如果你的论文不符合开题的标准,我不能说你不能毕业。”彭真说得很清楚,对于没有达到打开话题目标的学生,他不能无情。

陈王德对此也有同感。“学生工作已经找到了,而且还不错。“卡”什么都没有。

然而,对于“烂尾楼”的危害,导师们却“痛心疾首”。他们的科研工作就像把水加热到80~90℃,然后生火煮沸陈王德说,慢慢冷却的水只能由弟弟妹妹从一开始就烧了,浪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

"必须有人来收拾残局。"彭镇明说,一些项目的完成甚至被推迟了三四年。

学生受伤

“我很惭愧我建了很多”烂尾楼。“李志是安徽省一所大学计算机专业的三年级学生。从去年7月到12月,李治去了各种讲座和面试场所。”现在找工作太难了。“

最近,李志刚与一家安徽企业签署了三方协议。尘埃落定后,他说他会休息一下,“整个过程太累人了。“

当记者问他手头的科研工作时,李治的脸立刻红了。他说他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没有读过专业相关的内容。

李志说,自从他在研究生院学习以来,他一直觉得自己处于“筋疲力尽”的状态。我学习功课,在实验室做零工。我正式进入实验室从事第二项研究。在学习3开始之前,我已经准备好找工作了。

“看!这是我们的时间表。”李智的电脑是他们的教案。根据计划,要成功毕业,学分不得少于35分。课程计划包括公共必修课、基础课和专业课。课程计划要求,除专业课程和基础课程外,公共必修课程要求学分≥7分。其中,李智秀的课程包括自然辩证法、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与实践、日常交际英语和研究生综合英语。

"这些课程占用了很多时间。"李治觉得学习这些东西不仅没用,而且内容基本一致。"一些专业课程也由本科生选修,只是为了获得学分."

李志,二年级的学生,已经正式加入了实验室的科研队伍,他很快成为了努力工作的主力军。他说:“这总是有点困难。然而,论文的主题最终顺利通过。”

然而,刚刚在论文中找到一些意义的李志,在进入第二学期的研究后,就开始考虑找份工作。去哪里,找什么样的工作?李贽的一部分心思不再放在科学研究上,手头的工作也在慢慢放缓。

“我不认为我工作得太努力,但我不知道问题是什么。”李治有点愤愤不平。

谁是罪魁祸首

"学生们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做了科学研究。"彭明真为他的学生计算了时间。“许多项目肯定需要一年多的时间才能完成,留下了许多混乱。”

因此,陈王德也认为国家研究生培养计划存在问题。

"上课时间太长,学分太多."陈王德说,在国外,研究生只学四五门课程,而中国学生有十多门课程,”第一门已经成为“第五年”。

”然而,信用是死亡的必要条件。”彭镇明指出,教师对课程没有决策权。

对此,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认为研究生研究中的“烂尾楼”现象与导师制尚未真正落地有关。他指出,在目前的研究生培养机制中,导师无法真正承担起导师在招生、培训和管理过程中的角色,也无法制定个性化的培养方案。

此外,一些专家表示,由于追求就业率,学校在毕业前一年的暑假开始接待大量雇主做宣传工作,这将严重“扰乱军队士气”。

”9月至12月是一个完全失控的时期。”李东锋说。

彭镇明告诉记者,当他还是研究生的时候,他是在六月份毕业的,学校只会在四月份组织招聘会直到毕业的最后一个学期,我们还在做科学研究,基本上完成了论文。“

除了有效的研究时间,研究生培养的方向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

“目前的情况是,学校正在以科研项目的形式培养硕士,但许多学生毕业后不从事科研工作,雇主对求职者有学位要求。”彭镇明认为研究生培养的方向不明确。

近年来,许多高校开始了本科生通识教育的试点工作。根据本科改革,研究生应在此基础上加强培养,但目前研究生教育仍处于原始状态,培养模式没有改变彭镇明认为,研究生教育和本科教育改革的脱轨也是造成当前尴尬局面的重要原因。

解决方案

只有将不同年级的学生分组,毕业工作才能持续进行华南理工大学环境与能源学院教授王晓军认为,有必要合理规划研究项目,该项目应由多名硕士研究生共同完成,是防止“硕士研究生烂尾楼”的有效方法。

陈王德还说,为了改变“烂尾楼”现象,他们开始尽快安排低年级的工作人员加入这个项目,这样高年级的学生和低年级的学生就可以一起做科学研究。

许多专家认为,虽然这些措施是有用的,但它们可以治疗症状,而不是根本原因。

"有必要保证研究生一年以上的研究时间."彭镇明指出。

为确保科研时间,精简研究生课程已成为第一步。“课程可以简化,学分应该减少。学生应该有更多的时间来写论文。”李东锋认为研究生和本科生最大的区别不是学习知识,而是创造知识。通才的培养是本科生的培养任务,研究生的培养应该是某一领域专业人才的培养。本科生和研究生的培养需要衔接。

他进一步指出,导师应该在确保科研时间方面有更大的自主权,而不是在一年级“抓不住”,在三年级“管不了”,在二年级才“管得了”。

“我们可以在第一学期上课,让学生在第二学期开始科研工作。”陈王德建议教学计划应该适时调整,这样学生就可以在找工作之前完成论文。

熊丙奇对此有不同的看法。他指出,在我国,所有研究生都被要求做研究,但有些学生根本没有学术兴趣。结果,学生在找到工作后不可避免地要应付科学研究。“根据不同的培训方向,提出培训要求。学术硕士(Academic masters)可以要求研究生做学术研究和写论文,而应用型研究生应该注重学生的实践能力,不需要要求学生做学术研究和写论文。”熊丙奇说。

当老师呼吁更多的主动性时,专家也认为学生自己应该制定计划来提高他们的主动性和自我意识。此外,专家建议对学生实行淘汰制度和严格的考试制度。

《研究生毕业季的“科研烂尾楼”现象》 (2014-01-16第五版大学周刊)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