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悦读时光>

学术着作出版:缘何“不差钱”却“差了学术”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5-03 编辑:情感

作者:庄健资料来源:光明日报出版:2012

选择字体大小:中小

学术着作出版:为什么学术着作的出版“对钱不坏”但“对学习不好”

目前,学术着作的出版混杂着好人和坏人 出版社出版书籍“不缺钱”,想出版书籍的人也“不缺钱”,但出版的相当多的学术着作“不缺学问”。 胡元嘉/CFP“创作和创作更多值得历史、时代和人民纪念的优秀作品,是出版繁荣、学术繁荣和文化繁荣的重要标志。” 这个标志不是空的,而是依靠一系列书籍和有影响力的学术着作来支持它。 高水平学术着作的出版,应作为出版业贯彻中央计划和十七届六中全会要求的具体措施,作为出版社安定下来,乃至争取世界话语权的基础性和重要工作。 胡生同志在作为人民出版社社长的讲话中说,一个国家必须有出版的门槛。如果我们降低门槛,学术氛围就会恶化。 现在是认真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

-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吴林纾

在一所大学的一次会议上,两位在中国颇有名气的教授会面并进行了对话。 其中一位说:“目前90%的学术出版物不需要阅读。” ”另一个犹豫着说,“哦,60%,60% 前者说:“那是因为你是图书管理员。作为图书管理员,你不能说我只买了10%的书,而你只买了40%的书。 但是我是一个读者,我管理着研究所。我只为研究所购买了10%的书。 “

不管是在19号还是16号,学术界和出版界都弥漫着“学术出版物令人失望”的情绪。 “我们已经制作了相当多的所谓学术着作,说实话,我们不想制作,但因为有补贴,所以仍然在制作 更重要的是,你不想要这份手稿,一些俱乐部想要它,而人们会得到它。 作为一个企业,无能为力!”总统感叹道

"出版书籍并不难,但出版学术着作却很难!"一家出版社的总编辑的这句话说的是实话:当出版社面临生存压力时,举手选择一个贫穷但有钱的话题,或者坚持质量标准而不受人的感情、关系和经济利益的影响,确实不容易。

门槛低,混乱猖獗。一些出版社已经成为“二流”和“三流”俱乐部。

曾经,出版学术着作真的很难。 大多数学术着作印刷量很小,并且受到图书价格低廉的限制。出版后,几乎没有利润。 然而,学术出版反映了出版的深度和深度,这是出版社承担社会责任、塑造品牌的必然选择。 因此,虽然学术着作的出版应获得自身利润的补贴,但一些出版社仍然从最好的中选择最好的,并始终坚持追求它们。 一些出版社和团体也设立专项资金支持优秀学术着作的出版,如“重庆出版集团(社会)科学学术着作出版基金”、“山东科技出版社泰山出版基金”等。 因此,在那些资金紧张的年代,许多优秀的学术着作确实出现了。

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到本世纪初。

现在不同了 随着国家对科学技术、文化和教育空的重视,学术活动日益活跃,特别是近年来国家出版基金的设立,增加了对学术出版的支持。客观地说,近年来,仍有许多优秀的原创学术着作。 对于优秀和创造性的学术作品,出版社仍然蜂拥而至。 “经常是商务,中国,北京大学,三联.我们有几家出版社竞争手稿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社长何姚敏坦率地说

但这种现象毕竟很少见。 更常见的是,如果一个学者想出版一本书,只要他有出版补贴,在一些出版社,他会“毫不费力地出版一本书” 结果,学术着作的出版混淆了好人和坏人。因此,出版社出版的书“用好钱”,那些想出版的书“用好钱”,但出版的学术着作“用坏学术”

就中国学术出版物的现状而言,主流评价是:水平较低,规模较小,影响力不大,学术出版物在中国出版业尚未占据重要地位 在学术着作中,对整个社会有重大影响、对某一学术问题有突破性意义、推动学科发展、回答重大实践问题的着作整体上仍然很少。

重庆出版集团总编辑陈武星总结了当前学术着作出版中存在的问题:各种迎合和取悦公众阅读的与学术事务相关的浪漫故事被喧闹地列出,导致学术不诚实和误导读者;在学术研究和写作方面,有许多研究成果和论文缺乏实用性和创造性。学术剽窃、学术欺诈和论文交易时有发生。学术出版的严肃性和权威性受到了挑战。

商务印书馆学术出版中心哲学系主任李霞进一步指出,学术着作出版中存在的问题还表现在出版风格不规范、学术着作庸俗化、肢解化以及一些学术着作缺乏基本学术思维等方面,这对学术界和社会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 此外,一些依赖学位论文和主题的书是原版书,还没有转换成书籍形式,相当粗糙。

至于目前学术着作的出版,北京万盛书园总经理刘苏里说,“形势令人担忧。” 他说,这些年来,学术着作的出版缺乏原创性,原创性更低。年轻一代的学者仍然跟不上时代。应提高外国学术着作的翻译质量。类别分配不均的问题十分普遍,甚至呈现出累积的趋势。

混乱是纷繁复杂的,一句话:有“钱”可以开路。出版社在选题时,学术水平的“门槛”很低。一些在学术出版方面取得成就的出版社现在已经成为“二等”和“三等”

评估系统的问题导致学术和出版工作质量低劣。

学术着作出版混乱的原因一般不能归咎于浮躁的社会环境。 受访者的批评针对的是当前学术和出版评价体系中存在的问题。 他们指出,由于社会转型期浮躁倾向的盛行,学术研究不能孤立。 当前的学术评价体系和学术激励机制存在一些问题。通常,论文和作品的数量作为衡量标准。研究人员在这个项目上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在这个项目上花费的时间更少。因此,许多作品都是“水性的”,缺乏含金量和原创性。 出版社的评价也有重质轻量的倾向。经济效益指数和出版数量指数比图书质量指数更重要,导致片面追求市场效应,放弃对学术着作的严谨创新追求,从而降低学术着作的出版质量。

中华书局副主编顾青指出,目前学术评价机制偏离了对内容的审查和评价,更加注重数量。 他指出,人文社会科学学术着作的出版处于出版业的高端。这是一个国家精英在这一领域的最初成就和思想文化贡献。这类作品的出版在学术界和出版界都应该有严格的评价和选择机制。 在科研经费不足、出版能力不强的时代,我们对学术着作的选题和评价比较严格,出版门槛也不低。 现在,这两种机制的功能都被削弱了,这既有社会氛围的影响,也有制度设计的原因。

与此同时,严肃的学术批评日益减少,“相互支持”的趋势盛行,导致学术界自律能力严重下降。这也导致了学术着作出版的混乱,并引起了有识之士的激烈批评。

站在学术着作出版之外,刘苏里多年来一直与学术着作“密切接触”。他的批评一针见血:还存在“混乱”的原因吗?这只是在学术和思想书籍的生产中渴望快速成功和立竿见影的好处以及追求名利的习惯的反映。这是一个社会状态的缩影,在这个社会状态中,劣币驱逐良币,而不奖励优秀的系统设计。这是轻视文化建设的必然结果。

向其他山石学习,建立奖惩制度,把一流出版社的声誉和机会留给优秀的学术作品。

校长和总编辑在采访中指出,外国学术出版物为我们提供了参考。 专业化和高质量是西方学术出版的基本方向。许多出版社都有相当严格的评价体系。他们依靠大学,由该行业的专业研究人员组成评估委员会。 许多出版社的学术出版物经常得到大学和基金会的支持。 学术着作的出版集中在一些优秀的品牌出版社和大型学术出版机构。 虽然有些出版社规模小,但在某些类型的学术出版中却很有名。 许多大学出版社在学术出版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

他姚敏指出,“许多着名的外国出版社已经落户出版学术着作,如麦格劳希尔(McGraw Hill)和艾塞尔(Eisel),以及现在与我们合作的塞吉集团,并以出版专业参考书为荣。” 哈佛大学出版社每年出版不到100本书,但质量相当好。 “

刘苏里参观了美国国会图书馆,也参观了美国最着名的书店。他的印象是学术和思想书籍的分类非常详细,涉及的主题非常接近,这是令人惊讶的。

专家学者表达了他们对改变学术着作出版现状的看法 最集中的意见是从基础入手,改革国家层面的人才评价、学术评价体系和激励机制,为重视学术写作和出版创造良好的氛围。

第二,制定相关财税政策,加大国家出版基金对学术出版的支持力度。 出版社还应根据自身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学术出版激励政策。

第三,加强科研经费使用的科学管理,改变出版补贴和补贴方式。 一些学者建议,在科研经费的使用上应加强科学管理,学术团体应推荐出版补贴,以确保选定课题的出版价值。 与此同时,出版基金将被推回,实行额外的奖惩(补贴),即在学术着作出版后,作者和出版商如果得到学术界的优秀评价,将获得额外的补贴。如果评价不高,甚至受到一致批评,补贴应该取消,甚至惩罚。 对于出版社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指南,可以让他们制作出高质量的书籍,既能名利双收,又能制作出臭名昭着的低质量书籍。

第四,增强出版优秀学术作品的意识 顾青认为学术作品坚持创作优秀作品,优秀出版社应该有更多的责任和意识。 我们应该把一流出版社的声誉和机遇留给优秀的学术作品,通过吸收一流的学术成果,形成自己的品牌,承担起积累时代文化思想的责任。

第五,建立严格的奖惩制度 刘苏里认为,现在可以做的是为学术和意识形态书籍的出版建立匿名同行审查制度,为抄袭者建立严厉的惩罚制度,并为这类书籍建立公开和权威的评价和奖励制度。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通过推回出版资金来实施额外的奖惩(补贴)是一个好办法。为了加强执行力度,不妨将其作为奖惩制度来实施。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用于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