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悦读时光>

中国青年报:被冒名顶替上大学的那些事儿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20-06-30 编辑:摘要

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6/7/15 10:49336033

选择店铺名称:萧中

Da

中国青年报:2013年4月26日,罗彩霞北京,被强制上大学的人在《中国青年报》报告对象返校活动上发言。地图视觉中国(信息图片)

地图视觉中国

李景英《中国青年报》

□评估分数与实际分数相差甚远。建议考生申请成绩检查,以防试卷被更改

□高考成绩超过自愿申报机构的录取分数,但未收到录取通知书。建议考生直接联系学校招生办公室核实录取情况

□对录取学校不满意且不接受的考生。建议考生联系被录取学校的招生办公室,明确拒绝录取并申请撤回档案,并确认档案已被退回

关于“冒名顶替上学”的两次面试的幕后故事

目前,高考招生工作正在紧张进行,各种招生欺诈活动猖獗。提交人记得他采访过的两起“冒名顶替的学校”事件。

一个是轰动一时的“罗彩霞被冒充去上大学”:2009年3月,即将从天津师范大学毕业的罗彩霞正在找工作。然而,她惊讶地得知,2004年高考后,她的高中同学王佳俊以她的名字和高考成绩进入贵州师范大学学习,并于2008年毕业。然而,她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如在她的身份证被盗用后取消了她的教师资格证书。原来冒名顶替者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从女儿的班主任张文迪那里获得了罗彩霞的高考信息,并伪造了罗彩霞的户口迁移证明等文件。王佳俊冒充罗彩霞,被贵州师范大学历史政治学院录取。

2009年5月,罗彩霞向天津市西青区人民法院起诉王佳俊、贵州师范大学等7个单位和个人侵犯姓名权和受教育权。2009年5月,报社派笔者采访湖南邵东一中(罗彩霞、王佳俊曾就读的中学)、邵东招生办、贵州师范大学等相关单位。《中国青年报》5月7日发表了作者的调查报告《公安局政委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内幕调查》。

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被判入狱四年,因为这一事件一直被《中国青年报》和其他媒体关注和曝光,并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

与因媒体广泛关注而得到妥善处理的“高考冒名顶替事件”相比,作者17年前调查采访的另一次冒名顶替事件性质更差,但结果令人遗憾。

1999年1月28日,《中国青年报》头版刊登了作者的调查报告《4个班出了20个假学生》。该报道的来源是该报收到一名学校教师的举报信:自称是江西国防科技工业学校(现更名为高职学院作者注)的员工。1996年,该校公开违反国家政策,通过"冒充"招收了20多名不符合入学要求的学生。这些学生大多来自农村,统一考试的结果没有达到录取分数线。然而,他们通过支付更多的钱来代替别人的名字。

作者来到这所学校,比较了报告老师提供的名单,并逐一召集孩子们询问情况。孩子们都配合了调查,没有隐瞒情况。然而,学校领导否认了事实,并说:在过去的10年里,学校只发现了两三起冒名顶替的案件。学校在这方面做得更好,并且有严格的招生政策。在提交人的采访被刊登在报纸上之后,学校到处寻找人们来“灭火”,找到了提交人采访的学生,要求他们写支票,并偿还他们,但没有归还他们所付的钱。负责这个班的老师哭着在电话里告诉提交人,责任不能完全由孩子们来承担。学生们被开除了,但是钱没有退还,那些负有责任的官员仍然逍遥法外.

这个消息没有在社会上引起多大轰动。那些用假名和假名的孩子已经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但最终没有人对这种改变负责。

被盗的未来永远不会回来

过了这么长时间,我一直认为“冒名顶替上大学”的事件太奇怪了,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今年年初,“王娜娜被冒名顶替送进大学”的事件再次映入我的眼帘。

王娜娜,来自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新安镇新溪行政村。2003年高考后,因为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她认为自己高考不及格,于是出去工作,然后结婚生子。2015年,她发现自己被周口职业技术学院录取了,而不是在名单上不及格,而是被冒充了。那一年,冒名顶替者张莹莹的家人花了5000元购买了该指数。然后张莹莹用王娜娜的身份证号码、姓名和出生日期等信息,凭王娜娜的录取通知书进入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他于2006年毕业于张莹莹,获得了大学学位。现在他已经结婚,并成为河南省淮阳县一所公立学校的正式教师。

出于好奇,作者梳理了媒体披露的“被冒名顶替者带进大学”的真实案例。

第一起冒名顶替者进入公众视线进入大学的案件可以追溯到30多年前。河南省新安县的张虎群,1976年高中毕业。1981年,张沪群无意中听到有人冒名顶替上了大学,他怀疑自己也被替换了。因此,他开始向上级机关上诉。直到2001年,洛阳农学院才收到省纪委教育厅纪委调查组的来信,并进行调查。最后,张沪群被承认不能在学校冒名顶替学习。张沪群提出上诉,但由于找不到替代者,因此不能证明学校有过错,法院认为“受教育权”是一项宪法权利,不能以受教育权受到侵犯为由提起民事诉讼,驳回了张沪群的上诉。

对罗彩霞、王娜娜和张沪群来说,一旦他们通过高考的“独木桥”,十年寒窗苦读可能会改变他们的命运。然而,当我等待录取通知书却没能到达时,我感到沮丧和沮丧,随之而来的是人生失败的阴霾,但我不知道有人拿着录取通知书,带着他们的名字走进了大学的殿堂。从那以后,冒名顶替者的生活发生了变化,他们的生活也相应地被改写了。

一个上大学的骗子无异于偷走了别人的生命:之前的漫长努力和之后可能会改变的未来。这种行为不能受到太多的谴责和惩罚。

虽然许多冒名顶替者在许多年后被发现并受到相应的惩罚,例如在“罗彩霞被迫上大学”事件中,冒名顶替者王佳俊的父亲王峥嵘最终被判处4年有期徒刑;但是,今年曝光的“王娜娜冒名顶替进大学”案件,最终调查处理结果是:13名相关责任人受到严厉处理,3名涉嫌违法的人被移交司法机关。但对有关各方来说,这无疑是人生的悲剧,因为被偷走的未来永远不会回来。

如何防止被冒充

随着高考制度的改革,从评分到评分、从手工报名到阳光高考、网上报名、网上报名和网上报名的权力介入空间越来越小。笔者认为,高考制度的不断改革使得“冒名顶替者上大学”事件不可能大规模发生。

但是仍然有黑暗的角落,太阳无法照耀。尤其是在信息不发达的偏远地区和农村地区,冒名顶替者上大学的几率很高。在这里,作者想给这些地区的高中生和家长一个防患于未然的警告:

首先,评估分数与实际分数有很大不同,所以要小心试卷被更改。一般来说,在正常情况下,估计得分和实际得分之间的差异不会太大。如果差异太大,考生可以申请分数检查。考试仅限于检查答题纸是否已被更改。如有错误,应予以纠正,并将错误科目的考试费退还考生。申请考试成绩的考生必须到其申请所在的县(区)征兵办公室办理申请手续。分数检查的申请时间为6月24日至25日和6月26日至27日。不申请考试的考生将被视为自动放弃考试。

2。高考成绩超过自愿申报机构录取分数但未收到录取通知书的。如果分数超过很多,建议直接联系学校招生办公室核实录取情况。

3。一些对入学学校不满意或不被录取的考生将选择继续学业并参加明年的考试,而少数考生将申请退学并期望再次被录取。在这两种情况下,谨慎的做法是联系被录取的学校申请入学,明确拒绝入学并申请撤回档案,然后确认归还档案。

4。一旦你发现自己被冒充,你必须像罗彩霞和王娜娜一样坚决扞卫自己的权利。一方面,寻求媒体的帮助,调查和揭露此类事件;另一方面,如果你请求法律帮助,你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取消冒名顶替者的身份,恢复真实身份,并赔偿损失。冒名顶替者获得的各种国家许可证,如公务员资格和教师资格,都是以欺诈方式获得的,应予以吊销。

作者衷心希望国家的招生制度将变得更加开放、透明、公平和公正,使阳关高考真正惠及每一位考生及其家人。人们希望国家的法律将是严格和完善的,以便冒名顶替者和有关负责部门将受到严厉惩罚,并为他们的行为付出更高的代价。

我希望冒名顶替者上大学的事件和悲剧将成为历史,并变得离每个人越来越远!

(作者是媒体从业者)

阅读更多:冒名顶替者上过大学的那些东西

1。2012年,安徽省苏州市灵璧县的牟阳进入山东财经大学,因为他认为学校不好,所以没有得到录取通知书。与此同时,山东女学生张在高考中表现不佳。她父亲花了80,000元为她的女儿找到上大学的方法。通过层层关系,他们得到了杨的录取通知书、学生身份文件等内容的复印件,以及杨的身份证和账簿,并把杨的身份证、账簿、大学录取通知书等资料带到派出所,将杨的账户移出灵璧县。2013年,杨再次参加高考,并被北京化工大学录取。杨的父亲因为户籍问题去公安机关报案并报警。同年10月,张从山东财经大学退学。相关人员被判刑。

2。被冒充的考生的家人接受了冒名顶替者的费用,并自愿让其他人冒充

1993年7月,候选人朱吉基溺水身亡。他去世后大约10天,他的家人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朱吉基被湖南医学院录取。在某个领导的撮合下,他的父亲朱铁生把朱吉基的录取通知书卖给了雷光义,雷光义没有从桐县紫晶镇高中毕业。从那以后,雷光义就接受了朱吉基的录取通知书,接替了他在大学的位置。

3。由于一个冒名顶替者的曝光,一群冒名顶替者被挖了出来。

2011年4月,中南林业科技大学高年级女生王慧在办理毕业手续时被告知,身份证号码等个人信息已经在教育部网站上注册,注册人是新疆大学的学生。替补队员告诉王慧,山东的高考压力很大,录取率很低。他没有进入大学。但是她非常想上大学,所以她委托别人去做。然而,它通过了谁和什么渠道?替换者保持沉默,只是说“我不知道”。

2011年4月21日上午,新疆大学法学院学生“王慧”被取消。她还与另外17名伪造高考信息、伪造证件并参加高考的大学生一起受到了处理。

4。仍有大量事件被揭露为冒名顶替者去上大学,但这些事件尚未得到解决。

2009年,湖北孝感的王均良于2002年被湖北农业大学录取。当时,网上询问并不常见,王均良也不知道自己被录取了。没有参加高考的高二学生郑飞在大学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王均良以前的班主任是郑飞的叔叔。后来,他承认他亲自把王均良的录取通知书交给了冒名顶替者郑飞的父母。

1995年,取得优异成绩的夏风没有等待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而是黯然去上班。一年后,她意外地发现她高中校长的妻子也被称为“石夏风”,她就读于一所师范学校。史夏风直到现在才知道她被冒名顶替进了大学。替代者的丈夫是当时施夏风学校的校长,他承认他的妻子使用了施夏风的学校地位和成绩。他的妻子李大秦声称使用了学校的名册,但结果是她自己取的。

2007年,冒名顶替的李帅因为分数低只向郑州科技大学提交了一名志愿者,但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由于家庭环境不好,他选择出去工作。2011年,李帅申请了北京的一所私立大学,并开始准备自学考试。偶然登录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我发现自己2010年毕业于郑州科技学院,却发现自己曾经是个骗子。

当媒体在2013年报道此事时,他在北京的一家公司工作,优化网络。他的收入很低。因为他没有大学文凭,所以他求职时总是碰壁。冒名顶替者承认冒名顶替者上过大学,但他不想谈论太多。他只是说是他父母干的。当时,警方已经介入调查,后续情况不明。

Read More

Times Review:Public The implementation to government to University

The pension Basis for The response for The "王娜娜事件"首次公布

河南省命令周口市回复王娜娜的信息披露申请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