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主题月刊>

图符在幼儿园大班规则培养中的作用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09-17 编辑:人生语录

摘要:图标是视觉符号。它也是一种简化,可视化和可视化各种行为或要求的材料。教师在活动和游戏中有效应用图标可以帮助幼儿形成和建立良好的规则意识,使孩子能够理解一些图标所表达的规则或要求,从而逐渐加深孩子对规则的理解,也可能是无聊的。讲道成为绘画的交流,使幼儿更容易理解,接受和执行,符合幼儿的年龄特征。

关键词:图标;规则;幼儿教育;

图标是以图形,符号等形式记录和表达事物的方式。图标的记录可以是教师的记录,或者孩子的记录,或者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合作记录;记录的对象和事物是孩子生活中熟悉的人,事物,事物,可以是他们自己的想法或探索。过程或某种方法,方法或要求。对于幼儿园的孩子来说,图标比幼儿更容易理解和接受,而不是抽象的词。

一,师生关系和谐,营造温馨的图标环境

除了外部环境,幼儿园环境也有一个心理环境。心理环境包括平等的师生关系和可以给孩子安全感的心理环境。在规则意识的培养中,教师与孩子之间的关系已经从管理者变为管理,成为“大朋友”和“孩子”之间和谐轻松的关系。我们改变了太多的限制和过度的统一管理。过去使规则教育更加温暖和快乐。教师使用各种生动,简单,清晰和孩子般的图标,让孩子们与图标进行友好对话。在这种和谐的氛围中,孩子有意识地被遵守和执行。早在19世纪,蒙台梭利就提出“实践是最好的儿童教师”,这被解释为:我听到了,然后我忘记了;当我看到它时,我记得它;当我自己做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地理解它。我们让孩子说规则,看规则,制定规则,遵守规则,让孩子学习,理解,接受快乐和积极的体验,让孩子感到规则是他的内在需求而不是外在的强加。在相对自由和有序的环境中表演更令人愉快,并且更愿意接受和遵守。

二,积极和消极的卡通形象图标,加深对儿童规则的理解

“没有规则,没有广场”,古人已经知道规则的重要性,并且在人的发展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幼儿园是一个团体。儿童保育和教育相结合是幼儿园的最大特点之一。因此,儿童良好的生活习惯是开展各种活动的前提和保证。心理学家指出,幼儿期是培养和建立规则意识的最佳时期。如何在这个关键时期建立规则感是幼儿园和幼儿园教师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卡通形象是一种拟人化的方式,将生活中的一些人,事物和事物设计成儿童面前生动可爱的卡通形象。由于这个图像的特点,孩子非常喜欢它,并愿意接近它们。为了回应儿童的心理特征,我们在儿童的生活中给出一些卡通形式的图标,让孩子们与他们交谈。 “你说我做,你做我。”你说我做的是采取积极的图标效果,注重积极的教育,让孩子按照图标的要求实施各种规则;如果你说我,用负面的例子让孩子判断它是否正确,不应该这样做,怎么做才是正确的吗?有一种思维过程,而不是纯粹的模仿,来培养孩子在生活中区分和判断的能力。

案例:当户外活动回来时,孩子们开始轮流喝酒。 “啪”,“老师,哲哲把我的茶杯打倒了。”哲哲帮孩子们啜饮着茶杯说:“我很抱歉。”然后我静止不动。 “哲哲,你跳进来,我告诉老师去。”哲哲听了孩子们的话,抬头看着墙上的照片,犹豫地伸出脚,还是收回来,蹲在孩子的背后。

分析:每次喝酒,孩子们总是在排队。哲哲经常忽视一个冲着前进的孩子。老师总是说它没有效果。当我做错事时,我能认出自己的错误,之后我会忘记它。在饮酒区,我为Pigeon Peggy贴了一个简单的图标来排队喝水,让孩子们谈谈地图上的裴琦是如何喝水的。这不好,让孩子主动发现,主动使用地图。为了刺激自己的行为,提醒自己该做什么,等等。这个图标对哲哲也有一定的监督作用。哲哲在孩子们的提醒和图标的提醒下汇聚了他的行为。慢慢地,哲哲在图标的提示下,改变了他的行为,开始关注其他孩子,并愿意与孩子积极沟通,并尽力帮助孩子遵守图标上的规则。

反思:在饮水区域,戴上饮水图标,让孩子熟悉卡通图像,这样孩子们在水中排队时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图标,并始终引起注意并提醒自己他们的行为。当孩子不遵守时,老师不必过多干涉让图标和孩子说话。图标就像一面镜子。在任何时候,根据孩子的言行,孩子知道他的行为是否正确,并学会观察和约束他的行为。图标对孩子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减少了老师的苦涩,对个人有一定的限制,引起同伴之间的互动和交流,相互促进。

第三,静态图标和动态图标的组合,以提高儿童执行规则的能力

认知发展理论指出,获得经验来自于自己对环境的理解。儿童对任何行为的获取都是通过他们自己的积极活动和与环境互动的思考来实现的,这是通过内部世界对外部刺激的同化和适应的动态平衡过程。也就是说,只有当孩子在自己的积极活动中理解行为的意义并将其内化为他们认知结构的一部分时,他们才能产生相应的行为。在整个过程中,儿童应始终是行为的发起者,完成者和经验者。

静态符号指的是单个和单个内容符号。它们的主要特征是简单直观的图像,使孩子们可以看到如何做或不做怎么做,以及应该注意什么提示或暗示符号。这些符号中的大多数显示为简单的图表或图像的一部分,并伴有简单的符号。例如,在书的角落里读书时,设计一张大嘴的图片,然后画一个“嘘”的手势,这意味着告诉孩子们要安静,不要大声,或者打红色斜线,告诉孩子们不要大声说话,这样静态图标总能提醒孩子们。在这里,您会发现许多孩子已成为图标执行高管,他们将帮助您监控同事的行为。

动态符号由几个连续符号组成。通常指的是做事物的顺序,在每个顺序中,你应该做什么,大多是积极的提示,练习使得完美。传统的生活训练经常使用这样的动态符号,例如晚餐四重奏,“饭前洗手,安静地吃饭,清洗碗碟,漱口和洗脸”。我们都在儿童面前呈现明确的动态步骤符号,每一步都有相应的要求。另一个例子是将洗手的步骤设计成几个动态符号,如“手洗七部分”,“滚动袖套,湿手,肥皂,擦,冲洗,晃动,擦拭”,这样孩子们就能记住这些方法每一步,逐步实施,学习和掌握正确的洗手方法。动态和静态符号的组合使孩子在实施规则时更加清晰,不仅是两种效果的结合,而且是学习和实践时对规则的理解,接受和执行。在观看的同时,在学习的同时,在记忆的同时,规则意识深深植根于孩子们的心中。坚定地,让孩子终身受益。

案例研究:书角的孩子们正在享受阅读。当我圈起来时,书角的场景很糟糕。地上到处都是书。湘乡甚至不看地上的书。她还试图从书架上取书。这时,有几个孩子被吸引了。湘乡坐在角落里。他只是看了看书,读完了。他把书放在地上,想转过身去拿它。当他把它拿回来时,他突然发现他刚读过的那本书仍在四面八方躺在地上。他不经意地看着墙上的照片,仿佛他再次思索着它。过了一会儿,继续读。

当地有越来越多的书籍,有些孩子在地上任意捡拾。有些孩子踩书,走到书架上拿书。 “老师,老师”,图书馆员郝浩前来寻求帮助,“出什么事了?”我故意问。 “孩子们把书上的所有书都拿到了书上,我告诉他们发誓,他们并不嫉妒。” “哦,事实证明是这样,然后你去寻找地图的帮助,看看它能帮助孩子吗?”?

大约十分钟后,当我过去的时候,书角里的孩子正在整理书本,地面不再乱七八糟。有些孩子说:“放书很好。”有人说:“不能,如果这本书坏了,我们是否要照顾这本书?”看来孩子们正在自言自语。事实上,孩子正在谈论这个图标。图标似乎在说给孩子们,似乎告诉孩子们要做什么。做什么?孩子从图标中读到了什么信息?

阅读区域的孩子们对此有一定的兴趣,但由于能力的限制,孩子对书籍的偏好保持在图片浏览中,并且没有养成放回书然后拿一本书的习惯。通过图标,孩子们会尝试与图标提醒下的图标对话,他们会按照图标上的说明指导他们的行为,了解他们的行为是错误的,并且可以通过有意识的思考来决定自己的行为和执行标志性行为。

建立阅读规则和儿童意识形成势在必行。在书本的角落墙上阅读书籍时应遵守的规则,让规则的规则提醒孩子有意识地拿书,安静的阅读是必不可少的。儿童可以通过区分自己的行为来完成图标的要求或实践,并使用规则来指导他们的行为,逐步制定良好的行为规则,避免教师无聊的讲道,真正发挥人与环境之间对话的作用。

第四,创建区域图标,快乐执行,有意识的维护

区域活动是幼儿最喜欢的活动。最大的特点是开放和自主。儿童是活动的主体。结果,有许多行为与规则相冲突,儿童游戏的质量下降,有时会引起不必要的纠纷和纠纷。

为了帮助孩子进一步提高区域活动规则意识,大胆放手,根据实际情况,以尊重为原则,以指导为手段,让孩子思考规则和要求,鼓励他们转变为抽象意识规则成为图像规则。

在“娃娃屋”中,原来的老师设计了卡片。几个网格填满后,没有孩子可以进入角落。但是,我们经常发现几张卡片粘在一起,并问第一个孩子。我不能问为什么。在孩子们的讨论之后,最终的计划是抽出几个微笑来确定可以参与的人数,放弃原来的方法,并通过投票。

在数学领域,由于材料数量众多,加上正确的操作方法和材料的放置,给孩子们带来了一定的困难。经过讨论,孩子们一致认为材料的放置和材料本身的特性可以结合起来。如变形变形所示,可以在其下面放置图形标记;如果数量和数量匹配,您可以粘贴卡通对话与下面的数字和对象,以增加兴趣;您可以在排序操作中绘制几种不同的颜色。僧侣说每个人排队,等等。

幼儿通过图标讨论规则并设计自己的规则,使儿童对自我意识的遵守规则的意识在活动中明显增强,他们会互相敦促相互恪守,发挥决定性作用。在维护规则中的作用,并体验规则带给自己。快乐,提高活动的质量。

它以其独特的魅力在幼儿园中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它是孩子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孩子和图标之间的亲密接触和图标之间的亲密接触都反映了命令性规则。画展的形成和建立,让我们共同描绘明天的偶像,让一个班级的图片写出一个班级和谐的乐章,演奏一首歌和动人的歌曲。

参考资料

[1]李继伟,冯晓霞主编.3-6岁儿童学习和发展指南[S]。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13。

[2]蔡秀萍主编.幼儿园探究环境的创造[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

〔3〕李立。幼儿园班级环境创造[J].学前教育研究,2008(9)。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