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主题月刊>

北京科技报:中国湿地走向干涸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21 编辑:社会

作者:李鹏资料来源:北京科技新闻发布日期:2011年

选择一个商品名称:中小

北京科技新闻:中国湿地正在干涸

大约三分之一的自然湿地有变化或丧失的危险;2月2日是第15个世界湿地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着名农业和生态专家杨邦杰近日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份报告:中国湿地处于全面紧急状态!

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湿地具有巨大的生态价值 它不仅能补充地下水或作为直接水源,还能有效控制洪水和防止土壤荒漠化。它还能保留沉积物、有毒物质和营养物质,从而改善环境污染。此外,它还能以有机物的形式储存碳,减少温室效应,保护海岸免受风浪影响,并提供清洁方便的运输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湿地也被称为“地球之肾”

另一方面,湿地也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尽管它们只覆盖了地球表面的6%,但它们为地球上20%的已知物种提供了生存环境。正因为如此,湿地也为人类和陆地上的其他动物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物质能量。例如,人类所需的大多数水产品和一些畜产品、谷物和药材也是由湿地生态系统提供的。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02年的权威研究数据,一公顷湿地生态系统的价值高达每年14000美元,是热带雨林的7倍,是农田生态系统的160倍。

不久前,杨邦杰刚从祁连山调查回来。那里的情况令他担忧:作为敦煌的最后一道绿色屏障,西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目前只剩下113500公顷湿地,而且由于水资源的缺乏,湿地正在逐年萎缩。在另一边,库姆塔格沙漠正以每年4米的速度接近这片湿地。高山沼泽湿地位于甘肃省甘南地区玛曲县,是黄河的天然水库。目前,玛曲县荒漠化面积已达80万亩,以每年3.1%的速度增长。黄河沿岸形成了220公里的沙漠化地带。

祁连山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的青藏高原、蒙疆高原和黄土高原的交界处,横跨甘肃和青海两省。近1000条年径流量约158亿立方米的河流的保护和运输是西北干旱地区最重要的水源,也是西北乃至全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 杨邦杰说,湿地以及森林和海洋被称为世界三大生态系统,在维护全球生态平衡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湿地在这里大面积消失,将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

然而,这只是当前中国湿地危机的一个缩影 据不完全统计,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全国湿地开垦面积已达1000万公顷,全国沿海滩涂(一种湿地)面积减半,黑龙江三江平原原有沼泽80%消失,湖北省“千湖之省”湖泊减少2/3,成千上万只水鸟面临生存威胁,中国东南沿海56%以上的红树林消失。 调查还显示,该国成千上万个不同大小的湖泊已经消失,大约三分之一的自然湿地有被改变或消失的危险。

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副所长高继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人类活动和自然因素,中国湿地已经被大大减少和破坏。在整个国家,人类活动已经导致大面积湿地的破坏和减少。在中国东北的青藏高原和内蒙古呼伦贝尔等许多地方,湿地也受到气候变暖和变干的严重影响。在这种气候条件的影响下,许多湿地已经减少,甚至大面积消失。

2010年5月初,记者在对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鹿曲市尕海湿地的调查中也看到了这样一个事实:5月1日下午,记者抵达距甘肃省最大的高原淡水湖鹿曲县53公里的尕海湿地核心区尕海湖,海拔3480米。它不仅是黄河上游重要的水源保护地,也是许多珍稀鸟类如黑鹳、黑颈鹤和天鹅的天堂。然而,记者发现,它的水域面积不大,只有10平方公里左右,而且几乎没有鸟活动的影子。 当地人告诉记者,许多年前,加海的水域面积一直保持在20平方公里以上。 20世纪90年代,受过度放牧、挖沟排水、植被破坏和干旱的影响,尕海水域面积持续缩小,甚至在1995年、1997年和2000年完全干涸。同时,这里的鸟越来越少了。 2002年下半年,国家在加海湿地建立了加海泽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里的湿地危机才得以缓解。

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张王筝教授告诉记者,为了进行鸟类研究,他多年来参观了全国许多湿地,“特别是在东部沿海地区,湿地的开垦和开发更为普遍,这直接导致了大面积自然湿地的减少。除了一些自然保护区和一些受到良好保护的湿地公园外,许多湿地已经被开发和破坏,在一些自然保护区,除了核心区以外,其他地方也有不同程度的开发。” ”张王筝说道

湿地急剧减少或破坏的最直接后果之一是危及许多鸟类的生存。 “对许多水鸟来说,湿地在维持它们的生存和繁殖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们不仅是许多水鸟的重要繁殖地和越冬地,也是许多迁徙物种的中途停留地。 中国有300多种水鸟需要生活在湿地上,约占中国鸟类的四分之一。 如果大量湿地消失或被破坏,它们将失去生存的基础。 “张王筝说,许多生活在湿地的水鸟是濒危或珍稀物种,如丹顶鹤、白鹤、朱雀、中国秋沙鸭、黑嘴鸥、鸳鸯等。如果它们生活和繁殖的湿地消失或被破坏,它们将进入灭绝状态。

“此外,一些水鸟的繁殖或栖息地非常有限,如丹顶鹤,它们的繁殖地主要在黑龙江省三江平原的沼泽或芦苇中,而白鹤的主要越冬地在鄱阳湖地区。目前,世界上约95%的白鹤在鄱阳湖越冬。如果这些地方被严重损坏,他们将会有厄运。 ”张王筝说道

鹬水鸟是地球上迁徙距离最长的鸟类。每年春天,澳大利亚大约有500万只这种鸟迁徙到美国阿拉斯加和俄罗斯远东地区,在北极冰原繁殖,然后在秋天返回。然而,由于路途遥远,大多数水鸟不可能直接飞越太平洋,所以中国漫长的海岸线和滩涂湿地已经成为它们重要的中转站。

“多年来,我国许多研究人员也进行了调查和卫星监测,表明渤海湾滩涂湿地和东南沿海滩涂湿地和岛屿是它们非常重要的中间站。 ”张王筝说道

周向海,沈阳巩俐大学生态环境研究室主任,着名鸟类和生态摄影师,说鹬水鸟几乎不会游泳,只能在泥滩湿地寻找食物。如果这些泥滩湿地普遍遭到破坏并且缺乏食物,这些鹬类水鸟的正常迁徙将会有很大的问题。

周向海已经处理中国沿海湿地将近两年了。 他告诉记者,沿海滩涂是指沿海大潮高潮和低潮之间的潮间带,在地貌上被称为“潮间带”。由于潮汐的作用,沿海滩涂有时被水淹没,有时暴露于水面,有时退潮时,滩涂面积极宽,甚至很难看到远处的海面。

“有将近100种底栖生物生活在这些海滩上。它们不仅被人类使用(驱动海洋),也是各种鸟类的重要食物来源。 ”周向海说,这也是原因,目前中国从北到南的漫长海岸线上鸟类资源非常丰富,但目前滩涂湿地是全国受损最严重的湿地类型。

“在渤海湾和中国北部的黄海海岸线上,我已经考察了许多地方,但我所能看到的只是悲伤 在许多地方,沿海的山丘或高地被直接吹倒,然后泥土和岩石被填充在泥滩湿地上,这些湿地过渡到前面的大海,从而导致漫长海岸线上许多广阔的泥滩湿地永久消失。 “周向海说,虽然沿海滩涂在生物系统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它们经常被许多人视为荒地。他们的土地开发不需要拆除和转换农田,所以没有必要补偿任何人。它们比农田和其他类型的土地便宜得多,因此成为许多地方政府和公司攫取的重要土地资源。

周向海说,海滩农业也是严重破坏海滩环境的一个方面。 多年来,我国一直倡导和鼓励沿海地区利用滩涂围垦进行土地复垦,扩大耕地面积。然而,由于沿海淡水严重短缺,滩涂转化为耕地的成本和效益高低不一。越来越多的滩涂围垦已经失去了填海造地的“初衷”,成为海水养殖的“天堂”,其中最重要的是海参的人工养殖。

多年来,由于中国对海参的强烈需求,许多农民和企业投入了大量资金,其中一些资金已经达到数千万甚至上亿,在渤海湾和中国黄海北部的海岸线上种植了大量海参。 周向海告诉记者,2010年,他和其他人对渤海湾40公里海岸线上的海参养殖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表明,沿海共有海参养殖场1010个,平均每个养殖场占地70亩。

海参是奢侈品,在中国需求量很大。现在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需求越来越大。有时价格会涨到几十倍以上。因此,海参养殖的利润非常大。 “一位老板甚至告诉我,除了贩毒,现在最大的利润是海参养殖 ”但周向海说,他在调查中发现,海参养殖现在从育苗到生产都需要药物,这对近海生态尤其有害。它排放的污染物几乎是虾和贝类的几十倍,它还杀死大量其他海洋生物,如贝类。

此外,许多渔民过度捕捞也导致沿海滩涂湿地生态退化。 周向海看到许多渔船越来越大,雷达越来越先进,渔网越来越密,但网眼越来越小。因此,许多与沿海滩涂相连的近海鱼虾被彻底清理干净,这些地区也是鱼虾重要的迁徙和繁殖场所。因此,这种破坏性捕鱼几乎给他们带来了一场彻底的灾难,这种情况和近海污染的结合导致了整个滩涂湿地生态系统的恶化。

中国工程院院士、海洋生态学家唐启生的研究发现,近年来渤海的生物物种大幅减少。鱼类从1983年的63种减少到目前的不到30种。此外,生物群也开始呈现小型化和年轻化的趋势。

此外,近年来,在整个渤海湾很难形成一个合适的虾、鱼汛期,称为古宇、黄姑鱼、黄姑鱼、大黄鱼、牙鲆.许多鱼类濒临灭绝,渤海的渔业资源开始面临最严重的危机。

”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当你乘坐一艘小渔船航行时,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你有时可以钓到一千磅甚至几千磅的鱼。但是现在,一个人在一艘大功率的渔船上航行,有时有一天甚至不能赚回石油钱。 秦皇岛市的一名渔民告诉记者,为了捕到更多的鱼,他们的渔网必须越来越密,网眼必须越来越小,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相关法律的缺失和管理的混乱是近年来我国湿地生态系统持续遭到破坏的主要原因。 虽然在2007年2月,国家林业局正式成立了湿地保护管理中心和中国国际湿地公约执行办公室(中国于1992年加入《湿地公约》) 经国务院批准,中国还成立了中国实施《湿地公约》全国委员会,由国家林业局、外交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16个部门组成。 此外,近年来,黑龙江、内蒙古、辽宁、湖南、广东、四川、陕西、甘肃、宁夏、吉林、西藏等11个省、自治区的林业部门也出台了地方湿地保护条例,为促进湿地保护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在管理和法律上仍存在空差距和漏洞。

例如,目前我国湿地的主管部门是林业部,但大量沿海滩涂湿地仍由海洋部门管理。目前,林业部根本无法启动。 在一些内陆省份,林业部门参与湿地管理经常受到农业、环保、渔业等部门的批评和指责。

在调查过程中,周向海看到许多内陆湖泊湿地被分块承包给周围的农民,但许多承包商在捕鱼时并没有放开大鱼和小鱼,因为他们用大量的小鱼和小虾作为饲养水貂和浣熊的饲料。

“在农民承包的许多湿地,他们使用各种方法捕鱼,但这种情况有法律缺陷空,因为中国渔业法只规定禁止使用禁网,但没有具体说明哪些是禁网。 “周向海告诉记者,根据我国的《森林保护法》,即使是普通人也不允许随意砍伐他们承包的森林中的树木,否则他们将面临法律制裁。但是,在他们所承包的湿地中,他们在合同期内将不会有任何草留在湿地中,有关行政部门也找不到任何法律依据来限制他们。

此外,还有一些湖滨湿地和水库型湿地,许多农民经常利用消水期来建田。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我国湿地保护的法律、法规和管理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周向海说道

事实上,关于湿地立法,国家林业局湿地保护管理中心主任马任光近年来一直呼吁出台国家湿地保护法律法规。 早在2004年,湿地保护管理中心成立之前,国家林业局就已经成立了专门的起草工作组,并组建了一个由来自各部门的众多知名湿地保护专家组成的专家组,开始《湿地保护条例》的调查、论证和起草工作。 但是,由于与湿地立法密切相关的部门涉及到环境保护、水利、海洋、土地和农业等诸多部门的利益,这些部门的利益难以调整,《湿地保护条例》在国内仍然困难重重。

不过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生态规划与绿色建筑研究中心总监董翔告诉记者,湿地生态是一个很大的生态系统,它并不是简简单单就湿地的保护划上一条界线就能够解决问题的,它需要整体生态规划的保证,并且和城乡建设规划、工农业产业发展规划密切结合起来,才能够收到很好的效果。“只是目前在国内很多生态规划都是片状的,整体生态规划还缺乏法律上的依据和地位,搭建起这个平台还需要较长的时间。”董翔说。

高吉喜则告诉记者,在现阶段,我国还可以通过建立更多的自然保护区来加强对湿地生态系统的保护。他说目前国内虽然很多湿地都划为了自然保护区,但是所占湿地的比例还是太小,以后应该将更多的湿地纳入到自然保护区中。

“在我们国家,有 《自然保护区条例》 ,划入以后,对人为的破坏就可以起到很好的制约作用。”高吉喜说很多湿地如果不能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省级或者地级自然保护区也可以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只要把湿地予以保护起来,其破坏的严重程度就要小得多。

张正旺告诉记者,目前在很多地方湿地保护和土地开发已经成为一对非常尖锐的矛盾,有关部门在进行区域发展规划时,应该保留一些天然的湿地,并寻找到一种经济发展和湿地保护双赢的模式。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