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主题月刊>

三院士的医患关系实验:一上午看60个号如何耐心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22 编辑:管理

作者:来源:余华资料来源:中国青年报发布日期:2015/6/24 9:400336012

选择字号:萧中院士医患关系实验

Da

3:早上在

会议厅看60号有多耐心,钟南山鼓励大家发言。从左到右,胡卫东/摄影师

是钟南山院士、郑贾蔷和王晨。胡卫东/照片

克里斯蒂娜的世界(油画)

作者:安德鲁韦斯(美国)

□三名院士和几十名着名医生挤在一个小会议室里,只有一名病人坐着会诊:医生和病人一起做决定。

□钟南山说:“通常我们谈论的是医学人文,更多的是医学伦理和医生对病人的态度,但医学人文精神的深层内涵还应该包括技术层面的沟通,即医生和病人的共同决策。”

□但也有医生质疑:如果一个医生早上看到50或60个数字,他害怕喝水,不能去厕所,他怎么能耐心地听每个病人的声音?如果开颅手术仅花费100多美元,但支架可能花费数千美元,医生会“同情”和“合作”吗?6月17日,北京广播大厦10楼的一个小会议室可能是黄牛党最梦寐以求的地方。

钟南山、郑贾蔷和王晨,三位近200岁的院士几乎挽着胳膊挤在一起。会议厅中间的柱子被主治医生、大师和医生包围着。最后一排的10多名着名医生像壁虎一样贴在后墙上。有些人笑着说他们的座位比飞机上的经济舱“经济”。

60位客人几乎涵盖了与医学相关的所有领域,是该行业的领导者。医生的诊所号码在工作日很难找到。据说79岁的钟南山的电话号码已经挂到明年。

但是这一次,这些不同部门的医生只有一个目标:医生和病人一起做决定。

钟南山和郑贾蔷都认为,在医疗改革找到起点之前,我们不能悲观,必须有所作为。

钟南山和他的朋友、英国医学科学院院士郑贾蔷决定在10000米高空举办这个纯粹的民间“第一次医患联合决策论坛”。

起初,他们在飞机上谈论别的事情,但当他们谈论医患关系时,他们无法停止。郑贾蔷写了一篇关于医患关系的文章,作者是格林埃尔温博士,他是美国达特茅斯研究所的终身教授。他们想邀请这位医生来中国谈话。

医患关系一直是钟南山关心的问题。他的一些言论经常被媒体引用,甚至断章取义。今年3月,一名醉酒患者在无效抢救后死亡,医生在患者家人的护送下走上街头。钟院士怒不可遏。他说:“法律对医生和病人都不起作用。这太荒谬了。”第二天,这句话成了新闻头条。

他还讨论了“排队三小时三分钟看医生”的现象,并思考了为什么东北医疗事故后50%的网民鼓掌。他一直呼吁“医疗改革最根本的是解决公立医院真正的公共性质。”他还承认,正是因为医院有创造收入的压力,才产生了所谓的灰色收入。一些医院将手术分成许多部分来筹集资金。与此同时,“医院有灰色收入”成为第二天报纸的头条。

今年,钟南山在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和全国人大的开放日第一个发言。他仍在谈论医疗改革。他粗鲁地说:“七年的医疗改革还没有找到起点。”

在找到把柄之前,他和郑贾蔷都认为他们不能悲观,必须做点别的。

郑贾蔷是公共卫生专家。他说每个人都是这个荒谬医疗系统的受害者。病人和医生可以悲观地说,我们怎样才能改变如此大的环境?结果,每个人年复一年地在这种恶性循环中受苦和堕落。然而,如果有足够多的有识之士不接受现实并发出许多声音,也许哪怕是一点点火花也能带来一些有趣的变化。

王晨院士也一直在思考医患关系,他曾为一名因没有时间插入呼吸机而面临感染风险的开放性肺结核患者进行口对口人工呼吸。

2014年是中日医院成立30周年。当时,新任总裁王晨向数百名员工解释了他对好医生的理解。王晨认为医生有三种法宝来照顾病人:药物、刀子和语言。语言代表着对病人的人文关怀,其疗效将永远超过50%。一千年前是这样,一千年后仍然是这样。只有当医生等于或大于病人的人文素质时,他才能在医患沟通中获得主动权。

当北京人民广播电台八年健康节目主持人安洋第一次听到郑贾蔷院士的“医患联合决策”这个词时,他敏锐地感受到了这六个词的方向和价值。

8年来,她认识了很多医生,因为亲戚朋友经常要求她去找一个医生加号,她微笑着说她要成为一个“黄牛”。她也接触过各种各样的病人,深深地感到医患关系中存在着一个大问题。

当时,一家人为78岁糖尿病母亲的脚病召开了几次“火药味升级”会议:踝关节应该手术吗?是更换接头还是把接头焊死更好?她在附近找到了她的朋友。北京最好的医生有不同的意见,决策仍然非常困难。

还有一件事触动了她。她的老师从山西老家去世了,她匆匆赶回山西。老师的家人说,老人去世时甚至不知道自己患了癌症,医生和他的家人非常“成功”。杨安出来后感到非常不舒服。她觉得老人应该知道自己的病情,以便安排最后一次,那时他还有能力自己做决定。

这位女士因为在地铁上阅读医学人文书籍而经常错过站,她决定与郑贾蔷和他们一起举办“第一次医患联合决策论坛”。她很清楚这个话题够“重”,三位院士够“大”,场地不够大,制造轰动效应并不难,但与两位院士讨论的最终结果是举办了一个“小而美”的高质量研讨会,邀请的媒体很少。

在与这个行业打交道多年后,她知道医患冲突的解决取决于医疗改革,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但是除此之外,她还能做什么呢?她把这次会议理解为“不仅提问,而且寻求突破,从一个点开始,打开一个角落,共同探索解决问题的途径,即使这只是树的摇动”。

钟南山说:“通常我们谈论的是医学人文,更多的是医学伦理和医生对病人的态度,但是医学人文精神的深层内涵也应该包括技术层面的交流,这是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共同决策。"

直到半个月前,安阳才找到一个赞助商。起初,一些企业愿意赞助,但他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标志要求。安阳觉得这完全破坏了会议纯粹公益的味道,直接拒绝了。

直到一个偶然的机会,杨安遇到了刘志恒,一个声称“生活的最终目的是成为一个更高层次的生物”的企业主。刘的医疗公司成立于4月,到处都是等待花钱的地方,但经过半个小时的沟通,他反应非常热情。安洋吐了口气,开玩笑说:“医生们终于可以在开会那天吃一顿饱饭了!”

会前,刘志恒像一个背着书包的“路人”一样站着迎接一个“不认识任何人”的医生。等他的座位,不是在第一排,而是在后面柱子旁边的角落里。

“医生和病人做联合决定太奢侈了”

这三位院士无疑是会议厅里最耀眼的人物,秃顶的欧文博士真的是从美国飞来的。他热情地说着,脱下外套。然而,郑贾蔷院士说,真正的主角应该是病人。会议厅里有60名医生,但只有少数病人和他们的家人出席,他们做出了一些“联合决定”。

病人的家人程红带着一张照片走上舞台。《克里斯蒂娜的世界》是美国艺术史上最具标志性的画作之一。照片中的女性克里斯蒂娜患有退化性神经疾病,这种疾病会逐渐导致行动不便。画家怀斯打动了病人的心:请注意我,而不是我的病。

他说照片像闪电一样击中了他。他觉得他的父亲就像躺在山坡上的克里斯蒂娜。他不知道前面的房子是希望还是绝望,是结束还是开始。

程红是专门从成都来的。他父亲患有晚期肝胆癌。这位老人是个农业工人,喜欢种花,但是这位老人的生命之花正在枯萎。说到这里,他哽咽了。坐在第一排,穿着蓝白相间的衬衫,钟南山用力拍了拍他。

他说为了治好他的父亲,他和村、镇、县、省、北上官的医生打过交道。每天,他都被各种各样的形式淹没。他今天必须签一份表格,明天再签一份。他认为有些表格是医生为了逃避责任而准备的。

他直言不讳地说:“医生和病人做联合决定太奢侈了。它会让我得到一点信息。”

他在生与死之间画了一条横轴,生在左边,死在右边。在医学能够采取措施的阶段,决策权是否更倾向于医生?当老年人的癌细胞扩散、接近死亡、医学停止、宗教、生与死跃出时,病人有权做出决定并选择死亡方式。

王晨院士还对医学领域的一些现象表示遗憾:“对于病人来说,有些医生会说两三天前掉头是件好事。他这么说是出于几个考虑。首先,他逃避责任,因为病人迟到而无法治愈。第二是欺骗家人,不告诉他们真相。第三是出卖他的医生同伴,不公正地对待病人。如果这种情况普遍存在,我们怎样才能赢得社会的信任?在社会中建立尊严?”

李梅,39岁,留着长发,是直肠癌患者。她说一些医生根本不是“家长式的”,而是“独裁的”。因为肿瘤离肛门只有4到5厘米,手术涉及到是否保留肛门的问题,她希望找到最合适的治疗方法。

在全国最着名的三级综合医院之一拥挤的门诊,她把检查报告交给了专家。专家哼了一声,开始写治疗计划。李梅问治疗计划是什么。专家说,别问了,你已经准备好接受治疗了。你不知道你是不是这么说的。

李梅回忆说,她抑制住怒火说,“我当然不知道你是否这样说,如果你这样说,我会知道的。”医生提高了声音。“如果你有这么多话要说,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治好它,但如果你不愿意,就不行。”李梅砰的一声关上门,离开了。出了门,她把医生带进了她的心脏。

第二天,李梅找到了另一位着名的医生。她想给她成绩单。医生抬起头说你不必说我在看。大气突然降到冰点。在整个医疗过程中,李梅几乎没有机会说话。

后来,她挂断了国内一家着名的肿瘤医院达那的电话,给出了直接手术的计划,但没有肛门保护。没有讨论的余地。她听了他几分钟介绍癌症治疗的“黄金标准”。

没有人向她解释这种疾病。在一个又一个十字路口,“百度”成了她唯一可靠的“伙伴”。

最后,她选择了一个不太出名但有强烈医学人文主义意识的医生。医生第一次见到她时给了她一本名叫《癌症不是病》的书。医生还打开电脑,用PPT向她解释治疗方法。

现在,恢复良好的李梅已经成为志愿者。当她遇到她想不起来的癌症患者时,她会打车去她家,邀请人们共进晚餐,聊上五六个小时。她发现癌症患者所说的话“比化疗更有效”。

如果一个医生早上看50或60个数字,害怕喝水,他怎么能耐心地听每个病人的声音?

全体观众都被李梅感染了,他在微信上签了“杀死熊猫,额头是国宝”和“阳光明媚,全体观众看起来最不像个病人”。她得到的掌声比三位院士更热烈。钟南山还说他“受过良好教育”。

坐在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后排的夏涛医生并不十分平静。她说她不是在反思留下来的病人,而是那些离开她的人。“就像你踢足球一样。每个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好球,但是那些你没有得分的球呢?”

一位癌症专家说,他30年前毕业,从未上过医学人文学科课程,但如果一位医生不懂医学人文学科,他就像一个“穿白大褂的野蛮人”,在工作中会被打死。他感谢像李梅这样的病人和“死在我手里的病人”

这种感谢也见于解放军总医院编的《名医手记》。第一篇是耳鼻喉科专家蒋常思院士的文章。他没有谈到他辉煌的经历,而是谈到了他年轻时的一次失败:在一次普通手术中,病人突然大出血。由于粗心大意,他在手术前没有准备血液,导致青少年患者死亡。孩子的父亲很难过,但他仍然握着蒋医生的手,感谢他。这让江常思羞愧了几十年。

2008年去世的邱发祖院士在一份90多岁的报告中讲述了一位普通女性在德国做主治医生时做阑尾切除术的故事。手术做得很好,但由于其他原因,这名妇女死在医院里。当时,德国老师板着脸看着他,说了一些他已经记住了60年的话:“她是一个有4个孩子的母亲!”

儿童医院的张金哲院士也说,60多年前,他在学医的时候,读了标题页上印着“先交朋友,再做手术”的《柯氏外科学》。但后来新版《柯氏外科学》标题页上的警句消失了。"病人能否放心,他会把自己的生命献给一个拒绝成为朋友的人?"

在会议大厅里,北京大学健康科学中心的王方毅教授展示了一幅画:18世纪着名画家戈雅画了一幅画。照片中的病人是戈雅本人。医生把他拉到一边,给他拿了一杯水,手里没有药。

在王的眼里,这杯水融化了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共鸣”。他认为医生和病人之间的同理心是共同决策的基石。

王晨院士说:“过去强调医生和病人共同决策,现在更强调病人在知情同意基础上的决策和作用。这不仅是一个新名词,也是一个新概念,不可避免地会成为一种新的行为模式。”

但是一些医生也质疑:如果一个医生早上看到50或60个数字,他就不能喝水也不能去厕所,他怎么能耐心地听每个病人的声音?如果开颅手术仅花费100多美元,但支架可能花费数千美元,医生会“同情”和“合作”吗?也许这是“戏剧性的”。当前医患矛盾是医疗改革步伐缓慢的罪魁祸首。

根据一项调查,大约80%的门诊病人可以在两分钟内完成病情陈述,而且就诊的医生都认为“病人提供的重要信息不应该被破坏”但实际上,许多病人的陈述往往会在几十秒钟内被医生打断。

尽管目前情况如此,仍有一些学生在钟南山看到“同理心”:在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旧门诊大楼里,钟南山的门诊非常简单,体检的“床”由靠墙的一排矮柜子换成了。他在诊所至少要花半个小时才能见到病人。

他几十年来的“习惯性动作”是轻轻地走到病人的床边,轻轻地拉起病人的手,触摸病人的前额,并仔细倾听病人的声音。检查病人口腔时,他把头靠近离病人不到20厘米的地方仔细观察。

有些医生说钟南山让病人和医生放心,“他就像那种孩子的玩具坏了,一回来就能修好的父亲”。

中午自助餐时,钟南山被一群粉丝堵在墙上,要求在拿盘子前合影留念。钟南山离开李梅的时间最多。医生和病人谈了很长时间。最后,李梅笑着说:“好吧,如果我老了,我就不会那么在乎了。”

70岁的钟南山过去常常向公众裸露上身,展示肌肉,但他很不服气,笑着说:“你是说我这个年纪不应该在乎,对吗?”

郑贾蔷院士和程功院士也进行了密切会谈。郑院士建议程功找个轻松聊天的机会,问他父亲一个问题:你有什么遗憾吗?程红含泪点点头:“后悔这个词比他最后的愿望更容易接受。”

医生的行动、语调和诗歌可以让医生和病人更加亲密。

郑贾蔷院士和杨安的团队很难将杂志的名字艾文变成着名的座位卡。最后,英俊的秃头教授如期出现。

Irwin的团队开发了一些辅助工具来帮助医生和患者做出决策,例如单个疾病的相关数据、相关视频等。在美国,医生会发送相关的视频、数据等。提前到患者家中,让患者在门诊前提前了解相关知识,从而节省门诊宝贵的沟通时间。

在现场,他和他的助手尤里恩模拟了一个场景。金发陪审团扮演一名50岁的男性。病人有稳定的心绞痛。他九点钟来到诊所。有两种合理的治疗选择:支架和药物控制。

医生:“你听说过支架吗?”

Juriens:“听说过。”

医生:“支架手术将于下周进行。”

Juriens:“有个问题。我能单独吃药吗?单独服药有风险吗?”

医生:“药物可能有副作用,但我们可以调整剂量。如果进行支架植入术,1%的人可能会死于心肌梗死。”

陪审团:“支架选择后心肌梗死的风险会降低吗?”

医生:“支架不能保证心肌梗塞不会复发。”

陪审团:“心绞痛会减少吗?”

医生:“如果你吸毒,52%的人在吸毒后一年内没有心绞痛。如果使用支架,数据将适当增加到59%,5年后数据不会有差异。”

Juriens:“我需要考虑一下。”

“草图”完成。话题转到了其他话题。新客人又来了,但钟南山还没有“出现”。他忍不住追着陪审团问道,“你考虑过吗?”陪审团挠了挠头,笑着说:“不,再想想。”

有些人估计,直到朱利安登上飞机离开中国,“这可能还没有被考虑”。

这确实是一个困难的选择,但是许多医生不会为了赚钱而告诉你这两个数据的52%和59%,并且直接建议安装支架。

有些医生的冷漠来自哪里?我们的医学教育有什么问题?北京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医院管理局副局长魏燕举了一个例子:一个学生说第一堂动物实验课给她自己留下了非常糟糕的经历。因为手术技术不够熟练,老师分配的麻醉剂没有完全注射,导致兔子麻醉效果不佳。手术中兔子挣扎着。她不能往下看。她要求老师再给兔子一些麻醉剂,但是老师没有抬头就说:不,我们开始吧!

魏延说:“在医学教育中,我们不仅要传播科学,还要传播人文。如果像这位老师这样的其他老师,在实验课上没有尊重弱者生命的意识,他们怎么能期望学生在进入诊所后有意识地转换到尊重治疗对象的模式呢?”

这种课让人想起林乔治的课。有一次,林乔治给了学生一个测试问题:去产房观察产妇分娩的全过程,并写下所看到的要点。收到答案后,林乔治只在一个学生的试卷上写了“好”。当困惑的同学们聚集在一起,看到这个同学写的比他们写的多,“汗珠顺着产妇的额头滚落”,一切都很清楚。林老师告诉学生,临床实践的第一步是感受病人的痛苦。

在会议大厅,一些人回忆起在英国,医生单膝跪在糖尿病足患者面前进行巡视的情景:医生抬起脚仔细观察并嗅了嗅。据说英国有一套标准的医生查房制度。不管医生的资历和年龄,推门的动作都是一样的轻。看到病人一定是主动伸出手。当与病人交谈时,医生弯曲他的膝盖,最后他的膝盖搁在床前的地毯上,与病人的眼睛成一条水平线。

有人说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复杂的医患关系,但是医生的行为、语气和诗歌可以让双方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北方医院,一名孕妇听了齐秦的音乐,生了一个孩子。在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乳腺科b超室的入口处,张贴了狄更斯的一首诗《不要挤》。

余刚是北京儿童医院的眼科医生,该医院声称“最好地反映了中国目前的医疗状况”。去年,他和他的眼科同事在一个164平方米的部门接待了21万名患者,平均每天接待1600名患者。有时,他的审讯时间只有1分钟,他也想“同情”和“交朋友”,但他没有时间。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拍拍母亲和孩子的肩膀,在她离开时说“别担心”。

已经快下午5点了,演讲仍然非常热烈。五个麦克风中有四个已经死了。有些人只能通过“叫喊”来说话。唯一的麦克风是钟南山的“恶霸”,他有一个很长的总结。

他说这是一次充满积极活力、没有抱怨的会议。这是一次热烈的会议。人们谈论的不是医疗技术,而是如何“移情”。这次会议是一个好的开始。

冷静克制的老人最后说了一句“谢谢!”“每个人都应该爱对方和病人!”在这种情况下。

会议前一天,在离会场2000多公里的地方,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西院,一名男医生被一名泼汽油的病人严重烧伤。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20天里,全国媒体公开报道了至少12起暴力伤害案件。

医生非常清楚,在会议的这个时候,也许在中国的某个角落,这样的伤害正在发生。

医患联合决策在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一次简单的晚宴上,钟南山向企业家刘志恒敬酒。他感谢刘让大家再次吃饭,然后两人转身就跑。钟南山当年在大学的成绩一直保持到现在,没有人能打破。

李梅也很开心。她吃了粽子,喝了两杯酸梅汤。当她的同桌重新斟满时,她幽默地说,“再喝一杯,我就有三个加号了!”

第二天一早会议结束后,钟南山赶在6点钟赶到机场。在电梯里,他对杨安说,郑贾蔷是个伟人。看到中国医疗的现状,他很着急,不得不做点什么。杨安说他所做的是“改良土壤”。

几乎与此同时,一夜之间高速成立的“医患联合决策”微信群一直响个不停。

有人大声叫了起来,喊道:“打完电话,就是行动!”郑贾蔷院士引用鲁迅的话:希望没有存在,没有虚无。这就像地面上的道路。事实上,地面上没有路。当更多的人行走时,它就变成了道路。文章的结尾,是拳头加油的表情。

有些人建议阅读安徒生的童话来培养“同情心”。一些人分享古人如何处理医患关系。

耳鼻喉科也有一位医生谈到同事在假期加班的经历:一位年轻母亲带儿子去看急性中耳炎,并要求他不要开抗生素或布洛芬。医生问,“你认为吃什么好?”母亲说:“中成药,无副作用。”医生强调了疾病的严重性。目前,中成药是不可靠的。母亲又问:“那我该怎么办,没有治愈方法?”医生继续建议,但他无能为力。他说,“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名字,我给你开个处方。”我妈妈补充道,“我从哪里知道的?我不是医生。”

每个人都很遗憾,在中国,医生和病人做出共同决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公众需要普及基础医学。当媒体报道“滥用抗生素”时,他们不妨将“滥用”改为“不正常使用”。

其他人正在讨论主持人白严嵩的一篇文章,“我为什么相信医生”。

严嵩引用了他父亲的例子,这感动了所有人。白严嵩说,他父亲30多岁在天津出差时被诊断患有癌症。医生无法当面告诉他,只是对他说:对不起,你不能离开,你必须住院。

他拿出车票,对医生说,这是我今天回海拉尔的车票。我得走了。医生说,请稍等,我去找我们的领导跟你谈谈。当医生去找领袖时,他溜走了。

晚上,当他在天津火车站等车时,火车站的喇叭响起,有人在找他。医生记得晚上的火车号码。他的父亲因此被救护车拉回到医院。

为期一周的微信“蜜月”快结束了。郑贾蔷院士非常高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微信。从早上6点到午夜,手机仍然会响。

(程红、李梅是保护患者及其家人信息的假名)(原标题:三院士医患关系实验)

特别声明:转载本文仅是为了传播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