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主题月刊>

施一公饶毅:经费分配体制该改了

来源:www.timetimetime.net 时间:2019-11-24 编辑:成长

作者:饶毅,石龚毅资料来源:人民日报,2010

选择一个名字:中小

饶毅,龚毅:资金分配制度应该改变

简单但重要的出发点是根据学术价值而不是关系来分配所有新的资金。

尽管近年来中国的研究经费持续增长20%,但研究经费分配中的严重问题减缓了中国潜在的创新步伐。

目前,这是中国打破各种潜规则,建立健康研究文化的好机会。 一个简单但重要的起点是,所有新的研究基金都必须根据学术成就而不是个人关系来分配。

近年来,中国政府投入的研究经费每年增加20%以上,甚至超过了中国最乐观科学家的预期。 理论上,它应该使中国在科学和研究方面取得真正突出的进步,并补充国家的经济成功。 然而,在现实中,研究经费分配的严重问题减缓了中国潜在创新的步伐。 这些问题部分归因于制度,部分归因于文化。

虽然对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一些小型研究基金来说,例如,科学的优缺点可能仍然是获得资金的关键因素,但是对于政府各部门的大型项目来说,科学的优缺点之间的相关性要小得多,这些项目的资金从几千万元到几亿元不等。 对于后者,关键问题是每年针对特定研究领域和项目发布的应用指南。 从表面上看,这些指导方针的目的是概述“国家的主要需求”;然而,项目的应用指南通常是以一种特定而狭窄的方式来描述的。人们基本上可以意识到这些“需求”不是国家真正需要的。基本上很清楚这些资金是给谁的。 由政府官员任命的专家委员会负责编写年度申请指南。 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专家委员会主席经常听取官员的意见,并与他们合作。 所谓的“专家意见”只反映了少数官员和他们欣赏的科学家之间的相互理解。

这种自上而下的方法不仅抑制了创新,而且让每个人都清楚,与个别官员和一些有影响力的科学家保持良好的关系是最重要的,因为他们主导了为资助申请制定指导方针的整个过程。 为了在中国获得重大项目,一个公开的秘密是,好的研究不如与他们欣赏的官员和专家建立联系重要。

中国大多数研究人员经常嘲笑这种有缺陷的资金分配体系。 然而,一个矛盾的现象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也接受了这一点。 有些人认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这些做法。 这种潜规则文化甚至渗透到刚从海外归来的学者的意识中:他们迅速适应当地环境,继承和发扬不健康的文化。 在中国,相当一部分研究人员在网络上花费了太多精力,但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参加学术会议、讨论学术问题、做研究或培训学生(甚至把学生视为廉价劳动力) 许多人太忙了,不能在他们原来的单位看到他们。 有些人自己也成了这个问题的一部分:他们更多的是根据人际关系而不是学业成绩来判断申请资助的人。

没有必要陈述科学研究和资金管理中的伦理规则和条例,因为中国研究领域绝大多数有权势的人物都在工业化国家接受过教育。 然而,要完全改变这个系统并不容易。 现行制度的既得利益拒绝真正意义上的改革。一些反对不健康文化的人选择了沉默,因为他们害怕将来失去获得资金的机会。其他希望改变的人持“观望”的态度,而不是冒改革可能失败的风险。

尽管路上有障碍,科学决策者和一线科学家已经清楚地认识到中国当前科学研究文化中的问题。 它浪费资源,侵蚀精神,阻碍创新。 随着研究经费的增长趋势和打破有害法规的意愿的增加,现在是中国建立健康的研究文化的时候了。 一个简单但重要的起点是根据学术价值而不是关系来分配所有新的资金。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新文化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一个新体系的支柱,这个新体系将培育而不是浪费中国的创新潜力。

(作者石龚毅是清华大学教授,饶毅是北京大学教授 )

阅读更多

饶毅:科研经费分配制度的问题根本没有解决。最常见的问题是冷疗。

科技领域的许多潜规则被曝光:

《科学新闻》:利用中国科技领域的潜规则

石龚毅博客:学习,做一个人

石龚毅和饶毅共同为《科学》杂志

Special Statement撰写社论:这篇文章的重印只是为了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的观点或确认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本网站,他们必须保留本网站上注明的“来源”,并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果作者不希望再版或联系再版费,请联系我们。

相关文章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

版权所有© 阅读时间 | 备案: 鄂ICP备12015973号-1 | www.timetimetime.net . All Rights Reserved | 网站地图